云南开远市罗云长期遭原单位骚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原云南省开远市小龙潭矿务局女职工罗云,于二零零一年辞职离开单位,二零零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九年八月讲真相时遭绑架、非法劳教迫害。后来,她与家人一直遭原单位人员骚扰、监控等迫害。下面是她自述其经历:

我叫罗云,今年四十岁,原云南省开远市小龙潭矿务局职工;于二零零一年辞职离开单位。二零零五年通过网络看到《转法轮》打印下来一直带在身边经常阅读,从而明白了以前怎么也弄不明白的人生真谛,也尽力按照《转法轮》中李老师的讲法去做人做事。在苏州做瑜伽教练期间,虽然还没能正式走入修炼,因为心中有了真、善、忍的宇宙法理,能替别人考虑,赢得了学员和老板的好评和信任。

二零零六年七月决定正式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因法中讲不二法门,我决定放弃瑜伽教练的职业。

二零零九年八月三日,我在西坝路发真相小册子,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大观派出所非法拘留,九月二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不转化又被非法加期五十天。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一日获自由却被开远市小龙潭矿务局一监区行政办公室张卫及劳资科科长龚伟平强行劫回小龙潭矿务局父亲家里,并让父亲签字。签的是什么没让我看,父亲因害怕邪党没敢问,也没看清就签了。龚伟平告诉父亲说如果我要离开小龙潭要先通知他们。九月三十日,我和父亲被侄女罗树君接回文山老家参加侄女的婚礼,十月一日送侄女出嫁,并住在侄女家。张卫打电话骚扰我侄女并询问我的下落,侄女如实说了。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我因在昆明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就到了北京并在甄如养生馆上班。期间张卫打我的电话(因公司上班时间手机是放在更衣柜里)我没接到,他们找到我父亲让他不停的给我打电话。我在下午六点左右吃饭时看到有十来个未接电话,当时就给张卫回了个短信告诉她我在上班不方便接电话。晚上十一点左右,张卫打电话给我问我在那里在做什么我都一一回答了。

只因我没有及时接电话他们就随便去骚扰我那八十三岁的老父亲,实在是太过份了!第二天我就发信息给张卫:“张姐新年快乐!我发这个信息给你是告诉你这个号码我以后不会再用。还有我会一直坚持我的信仰并且不惜一切代价。我也会努力的创造条件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也许是我对你们的慈悲心不够,没有给你们讲清该讲的道理。我会在适合的时候去找你们的。在这之前我不想再被打扰。谢谢你们对我‘关心’!我以后给我父亲打电话会用公用电话。”

“张姐这并不属于你们的工作,对于无理的要求为何不能干脆拒绝?我不愿和你们联系了,我对你们没有什么意见,而是我觉得这件事本身很无理。我所做的事就是对于这个政府的流氓行为的不配合。贫贱不移、威武不屈,柔弱渺小的我为了信仰是不会屈服的!你们也可以试着这样去做的。”

之后我的电话就停机了。后因放心不下年事已高的老爸,我又回到了昆明。张卫因一直找不到我,他们又再次骚扰我年迈的父亲;三天两头去问我有没有打电话回去等等。他们不但骚扰我父亲,还骚扰我侄女罗树君,直接去我侄女所在的单位骚扰,给我侄女造成了很坏的影响;并且还告诫我侄女不要告诉我他们去找过她。他们去移动公司查了我的通话记录以后,强迫我前夫贾彦强和他们一起去湖南找和我通过电话的一个朋友。我在他们到达湖南的第一天给我前夫打电话(因被劳教时是前夫帮我收拾的生活用品)要去他那里拿我的衣服。前夫告知我他们在湖南找我呢。我说你告诉他们我在昆明呢,不用去找了。可张卫和两个我不知道是什么部门的人在知道了我在昆明后,还是通过当地派出所骚扰了我在湖南的那个朋友。就在当天小龙潭矿务局派人和车在我父亲的门前监控长达数小时,说是如果我打电话回去他们要监控录音。我父亲上自己种的小菜地浇水都要向他们说明。

他们从湖南回到昆明后,让前夫跟我联系说是想跟我见见面。我考虑了一下,因怕他们为难我前夫(因前夫在单位上班,小龙潭矿务局工程师),我同意和他们一起吃饭见见面;吃过中午饭后他们让我和他们回小龙潭去,我说不去!他们就强行让我的前夫同行。前夫第二天要出差他们都说出差可以往后推,已经和前夫的上司说过了,前夫很无奈。看到这情形我只有勉强同意跟他们回去了。

到小龙潭后,他们把我送到我父亲家里;然后让前夫跟我说在两会期间让我不要离开小龙潭。如是要离开得给他们写一份书面申请。我说真好笑,书面申请?想都别想。后想到父亲年岁已大,我就想在家陪陪父亲也好。过了两天,郭主任和张卫到我父亲的住处找我谈话,我简单的说了大法的美好和法理,告诉他们真善忍没错!这么好的真法真理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的!他们说他们不了解。我说我可以让你们了解呀,他们就不说话了,只说这是他们的工作。然后说以后要我跟他们保持联系;如果不喜欢和他们联系的话,那就和前夫联系;然后他们跟他联系。我说我不愿意打扰前夫的生活,因前夫已经再婚,不想影响他的生活。然后我说我还是跟张卫姐联系吧。

这样一年多以来,张卫每个月给我发短消息,我都回了。六月份张卫到昆明学习,打电话给我让我一起吃个饭,我同意了;一起吃过饭后,因时间比较晚了,就各自走了。这个月因我忘了交电话费,电话停机我都不知道。十四号发现我的手机卡变无效卡了,才知道我手机停了(我平时电话并不多),所以没有注意到。八月十六日,小龙潭矿务局政委吴东来带几个人把我前夫叫回小龙潭矿务局威胁式询问了一早上,并说他们一直就监控着他的电话,什么时候我打过电话给他,说过些什么他们都知道。我前夫受到很大的压力。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