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爸爸的真相信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三日】

爸爸,您好!

原谅我吧!真没想到会让您带着不愉快的心情离开这里,那天回来,我整整哭了一夜,不是为了被您打了我两下冤屈而难过,是因为我一个修炼真善忍的女儿,没有修出慈悲而祥和的心态,没有能力让爸爸明白真相,悔恨自己又伤爸爸的心了。列车开动了吧,我的心好像被车轮辗动一样的疼痛。泪水不由自主的夺眶而出。女儿知道您的心脏不好,多多保重啊!

本来您这次回来,我就想找个机会,以一种祥和的心态把我这些年来积存在心中的话说给您。不只是告诉您我这几年修炼后身心的变化而求得您对我修炼的理解,更想希望您能选择一条正确的路,从而有一个健康的体魄和良好的心情,度过幸福快乐的晚年。可我还是没修好,最怕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还把您气得够呛。在这里再次向您道歉了,希望您旅途愉快,平安到达北京。

我没忘记爸爸的恩情,小时候对我无微不至的呵护,长大了我的婚姻、生活都离不开您的关心。我结婚那天您却伤心的哭了。您曾经对我说:希望你幸福,哪怕过的穷一点。就是在你们走上街头要饭那天,他能把要来的东西先给你吃,这就是爱。这些女儿在心中牢牢的记着了。

爸爸,您在我心中是一个正直而传统的人,没学大法之前觉的您正直到有点不能适应这社会,我还怪您为什么不能牢牢抓紧手中的权力,多多的捞钱,就是不懂您的高贵反而觉的您有点傻。现在回想起来我能修炼法轮大法,您应该是我入门的向导,因为法轮大法的理念和您教我做人的道理在某些方面是一致的。

记得我刚开始修炼法轮功时,您没有反对,我知道您的内心是很认同的。因为按“真、善、忍”做好人,谁能说不好呢?作为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有孝心;作为夫妻都希望白头偕老;作为邻居都希望和睦相处,这都是作为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必须做到的。所不同的是,法轮大法的法理是这些人生道理无法相比的。做坏事不行,在思想中想坏事的想法都要修去。这也是当初一些人望而止步的原因。但是那些还有善念的人,即使他做不到他也不会反对,因为一个再爱说谎话的人,都不希望别人骗自己;一个再凶恶的人,也希望别人善待自己;一个再暴躁的人,都喜欢别人对自己忍让。特别是中国人有五千年的传统文化,仁、义、礼、智、信成为中华民族的骄傲,中国历史上最好的时期都是这些传统文化的鼎盛时期。那时的中国被世界称为“礼仪之邦”。

中国五千年的传统文化也称神传文化,或称半神文化。自古以来,丰富的神话传说是我们中国人民精神生活中的重要部分,特别是对佛道神的信仰极为普遍,寺庙道观遍布大江南北。在中国最强盛的唐代,不也是佛教最昌盛的时期吗?

共产党来了,把中国的传统文化统统的当作“四旧”去破除,特别是“文化大革命”把中国五千年的传统文化的命真的是“革”掉了,把中华儿女变成了“西来的幽灵”——马列的子孙。父子为仇、夫妻反目、师生相斗,用“党性”代替“人性”到成了光荣。其实,人是有感情的,人性是人类生存的基础,人要是都失去了人性那还是人吗?爸爸,您想一想,共产党的领袖们他们希望中国人“父子为仇、夫妻反目、师生相斗”目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把国人变成只听从他们的摆布的顺民,使他们能够为所欲为的统治中国人吗?共产党就真的把很多的中国人变成的没有人性的“人”了。文革之所以能被发动起来,这是其中一个原因。

那天您打我时,我不知道您为什么打我,我就问了您一句话,“您为什么要打我?”您却说:“你反对共产党”。您知道吗?当时我非常震惊,这就使我更加相信《九评共产党》说的:“共产党在半个世纪中给中国人全都洗脑了”,就连我的很正直的爸爸都分不清谁对谁错了。尽管目前全世界,包括国人明白真相后都在觉醒,都知道共产党它的腐败古今中外罕见;在和平时期通过一次次的政治运动害死了八千万优秀的中华儿女;用坦克车、机关枪镇压那些为了国家好,而提出反腐败的爱国学生;对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修炼者面前,对着一群手无寸铁的群体开动全部国家机器来镇压!打击“真善忍”就等于提倡“假恶暴”,使目前的中国黄赌毒盛行,到处是贪官污吏。可是我的爸爸却因为我不赞成这些而打我。其实我们真的不是反对谁,只是在面对不公时,我们向世人说句真话,就好比说,大家都被流氓欺骗了,我们今天觉醒了,我们告诉国人这个人是流氓,并把它对我们的不公告诉更多的人,希望大家不要再被欺骗。

修炼法轮功是按真善忍做好人,不花钱就会有一个健康的身心,让更多的人能在大法中受益,这不好吗?就是今天我们告诉大陆民众“三退保命”也不是像有的人认为的是什么“搞政治”。是因为历史上的古今中外的预言都预测到了,“这个邪恶的共产党干的坏事太多了,上天就要消灭它,谁不退出,就是它的一分子,就会随着它的灭亡而被淘汰掉”。我们只是把这一信息告诉更多的人,让有缘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记得南亚大海啸时,当时一个土著人用他的经验看到将要发生大海啸,他告诉大家要发生海啸,赶紧往山上跑。有的人相信了,有的人不相信,最后相信的人得救了。那您能说这个土著人是在“搞政治”吗?再如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在四川发生的大地震,此前国外的一些媒体把一些专家和民间人士的预测做了报道,可是中共的媒体以维稳高于一切而矢口否认,甚至说某些西方势力在蛊惑人心,一再的辟谣。结果大地震发生了!多少鲜活的生命不是因为天灾而死,而是死在人祸上。现在回想起来,您能说当时的海外媒体是在反党,在“搞政治”吗?

其实所谓的“搞政治”、“反对某某党”等说辞,都是这十几年来由于邪党的妖言惑众,对大法的残酷迫害造成的,这样看来让您岂不只是在担心这个邪党,而不是您的女儿,更不是法轮大法。正是您对邪党恶毒本性的了解,所以一有个风吹草动您就担惊受怕。

爸爸,您虽然知道法轮功,可您对法轮功还是不了解的。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或简称“大法”,是李洪志先生于一九九二年五月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真、善、忍”为根本指导而修炼。经亿万人的修炼实践证明,法轮大法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炼的人带到高层次的同时,对稳定社会,提高人们的身体素质和道德水准,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引发了全球法轮功学员和平、理性的反迫害、讲真相活动。十多年来,法轮功已经传到一百多个国家,并得到很多国家及地方政府的褒奖。这次小于去港澳台旅游,已经见证了法轮大法在海外的洪传的盛况。其实佛家功就是修佛的,很多预言中都提到,末法末劫时将有法轮圣王(也叫转轮圣王)下世传法度人。佛经中还记载,有一种花,叫优昙婆罗花,此花三千年一开,当这种花开的时候,转轮圣王已在传法度人了,十多年来这种花在全世界相继开放,中国更多。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在宏观上保护着人类。可是,从邪党的出现他就宣传无神论,那个血雨腥风的年代,多少庙宇被砸,多少寺院被毁。如今我们只是认清了共产党,在思想中抛弃它,从新找回传统文化,修大法,信佛法,却被它们说成是被洗脑了,其实说是被洗脑了也可以,不就是把中共的歪理邪说洗出去了,重新装进真正的神传文化吗?仔细想想,神佛绝不会因为人不相信就不存在,其实那些相信无神论的才是被中共真正的洗脑了。

如今的中国人只相信钱,为了钱无恶不作,有奶便是娘被越来越多的人崇尚(我们不修炼可能也是一样)。多少个家庭因钱而破裂,多少个子女因为父母没钱而不尽孝道,多少个兄弟姐妹因为纷争父母的遗产而大动干戈,社会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黄赌毒泛滥。罪恶之源是谁?是中共。

爸爸,在这里女儿想告诉您,您的女儿是修大法的。大法的法理告诉我们要孝敬父母,管教孩子,在家里就是要做个好父母、好子女、好妻子好丈夫,请您相信,在您健康幸福的时候,我祝愿您,但我不会向您求得什么,在您真的需要我时,无论您处于什么状态,我绝对都会尽我的责任和义务,孝敬您。

爸爸,您知道,我和小于的婚姻您和妈妈作的主,那些年我们可以说是“同床异梦”。特别是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也被中共的宣传毒害了,生怕我的信仰给他带来灾难,也因为您的不理解,更加重了他对我的不公,不仅家务活他不替我分担,让我一个人照顾孩子,经常三更半夜才回家也不告诉我一声,可我一旦回来晚了一点,或不随他的心愿了,他对我非打即骂。为了让您不为我们操心上火,这些都成了我埋在心里的话从来没对您说过。我都按照“真善忍”的法理约束自己,对他不怨不恨。有一次他为了阻止我修炼,一直打到门口,还不解气就一脚把我从楼梯上踢下去。当时摔的耳朵、衬衫上全是血。还有一次突然冲进屋照我后腰猛踹一脚,使我跌倒,头撞在床角上当时就出现昏迷,血流如注,血流在地上好大一滩,等我清醒一点要站起来时,他吓傻了。看着满头的鲜血,不知道头伤的有多重,没敢动我,哆哆嗦嗦的拿来抹布清理地上的血迹,以为真把我杀了。后来整整一个星期我都不能去上班。当时我没有修好的怨恨心全起来了,不仅怨他也怨您,当时我想要不是您对我信仰的不理解,他有什么理由敢这样对待我?我都不想活了。可后来还是在大法中看到了光明,看到了希望。“真善忍”让我一次次的原谅他,使他逐渐的越来越理解我了,不仅不干涉我与我们的同修来往,也允许我在家里和同修一起看书学法了。目前他对我不好的表现完全是做给您看呢。

在这里我也想说说他的父母。说别人,这在大法修炼中说别人也属于不修口了,可为了您能理解也只好说说。爸爸可能不了解,他家真的是小农思想,处事自私到让人不能理解的程度。严重的重男轻女;只看重钱财,大嫂的妈妈得癌症病逝时,他们背地里竟说:我儿子得搭多少钱啊?还有更多,这里就不说了。这一切我全看在眼里,可是我没有计较过这些,仍然用真善忍的理念严格要求自己,每次他们来我家时我都象对待您和妈妈一样对待他们,要买楼房,我帮他们贷款九万元,我的医药本,叫他们拿去随便用,从未和他们计较过。可是他们还是自私的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甚至挑拨我们夫妻离婚。有时真让我忍无可忍了。但为了您和妈妈不为我操心,我还会以一个大法修炼者的心态对待他们,不会和他计较的。这都是我在大法中修炼后的提高,不是吗?

爸爸,我相信您是一个有良知的人,假如说是一个医生给您调理好了久治不愈的疾病,您一定会对他感恩戴德的。可我们的师父,没要我一文钱,没喝我家一口水,不仅给了我们一个健康的身体和灵魂,还给了我们一个和睦的家庭。到现在大法被迫害十二年了,我们的师尊蒙受不白之冤,大法弟子也还在惨遭迫害。有名有姓的,三千五百多人被迫害致死,还有成千上万的同修被关押在洗脑班、劳教所、监狱、精神病院遭受迫害,另有无法统计的同修的器官被中共活体摘取,高价贩卖,牟取暴利。这么一个邪恶、这么没有人性的事都能干得出来的共产党。谁能保证这个迫害有一天不会落到自己头上?说不定哪件事上得罪了共产党,也许就被它逼的走上绝路了,您怎么能还站在他们一边呢?

有这样一句话:“天要使其亡,必先使其狂”。别看中共有军队、有警察、有监狱,垄断了全国的资源,如果真象明初刘伯温预言的那样,来了一场大瘟疫,军队再多也无用。人算不如天算,人不治天治。 您记得历史上古罗马这个强大的帝国吗?当时耶稣来救人时,带着他的弟子就是在这个国家被迫害、被它们钉在十字架上的。后来,皇帝尼禄指使其手下,到处杀人、放火栽赃成耶稣门徒自杀、自焚。结果给自己的国家带来四次大瘟疫,死亡人数达到百分之八十,罗马帝国随之灭亡。史书记载:有的人走着走着就倒下了,有的人睡着睡着就死了,还有的人全身烂的一块块肉往下掉。有的人生怕被传染,躲的远远的,还是传染了。可是,有的人抱着自己死去的亲人恨不能一起去,想死却传染不上,因为这些人是好人。今天的中共与当年的罗马帝国没有什么两样。我们师父讲过,有劫难也是淘汰坏人的,与修炼人无关,与好人无关。

爸爸,您知道什么是洗脑班吗?对外中共美其名曰叫它什么“法制学习班”,其实就是破坏法律的班。而“六一零”这个被称为类似当年纳粹的盖世太保的组织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凌驾于宪法之上的、非法的暴力组织。与文革时的文革小组一路货色。在洗脑里叫你骂人,骂师父、骂大法、骂“真、善、忍”、骂自己,骂的越疯狂越好。不会骂,它们就一句一句的教。还给录像,多邪恶呀!您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吗?就是被逼着做违背良知的事,出卖良心和道义。

爸爸,我还想告诉您,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救人。当人都认清了共产党在干坏事,就不会对法轮功误解了,也就不会再给共产党市场,更不会参与迫害了。谁都不跟共产党一样来迫害,那这场迫害就结束了。它自己想干啥人们不会盲从了,它还能折腾几天啊?我们是在告诉世人远离邪恶,不要出卖自己的良心,只要分清善恶,心中装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退出邪恶的组织,就是在选择真善忍,抛弃假恶暴,就能得到上天的佑护,就能在大淘汰来时留下来。爸爸,请您有时间看看《转法轮》和《九评共产党》这两本奇书吧,然后再认真思考一下。您就知道应该怎样选择了。

恳请您别再为我们担心,也不要被共产党灌输的仇恨所利用,谁也改变不了我们,想都不要想。当初江泽民喊出“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现在看看,面对官场的腐败透顶;面对百姓风起云涌的抗暴潮;面对每天六、七万人三退的大潮,中共已经回天无力了,而我们再难也是走在神的路上,是有神佛护佑的,乌云再重也终遮不住太阳。

爸爸,我还希望您理解我,法轮大法已深深的扎根于我的心中,任何再大的压力即使能夺取我的肉身,也不会夺去我对真善忍的信仰。您打我骂我,我不会记恨您,我不让您打我骂我,并不是我怕挨打,我真的是为了您好。我也请您相信,法正人间的那一天不会久远了,到那时您会知道我是您的骄傲,总有一天您会发自内心的说:“我为有这样一个女儿而自豪!”

爸爸,我更希望您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您一定会体会到佛法给您带来的幸福和快乐!

您的女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3/写给爸爸的真相信-2627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