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政法系统近两年对法轮功学员血腥洗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三日】从二零一零年到现在的两年多时间,四川省被迫害致死的36名法轮功学员中,死于男女监狱、男女劳教所迫害的有16人,死于洗脑班迫害的有12人。36人种,18人被毒药虐杀致死,10人被不明迫害致死。

一、破坏中枢神经系统药物毒害

四川政法委、“六一零系统”用尽了最凶残邪恶的方式洗脑转化法轮功学员,各种数不胜数的酷刑,特别是注射不明药物破坏中枢神经系统。

法轮功学员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系统的药物后,有的全身瘫痪或局部瘫痪;有的双目失明,两耳失聪;有的身体肌肉、器官腐烂;有的部份或全部丧失记忆,成为呆痴;有的导致内脏功能严重损害;有的全身浮肿,吃饭喝水都很困难,导致肾坏死,全身浮肿、胸腹肿大,水饭难下,走路困难;有的吐血、便血、尿血、大吐血;有的被迫害致疯;有的药性发作很快死亡。

1、陈仕明,男,眉山市丹棱县城乡白塔村四组村民。陈仕明生前多次被丹棱县警察绑架迫害,二零一零年七月被绑架到洗脑班,遭恶徒注射不明针剂,造成记忆不清,生活不能自理。回家后,痴呆逐渐加重,全身发抖,站立不稳,瘦的皮包骨,生活不能自理,不到半年,被迫害去世。

2、李廷芳,六十岁,家住遂宁市中区船山乡南强镇龙坪涪江村四大队一社。二零一一年七月份被当地恶人又一次绑架到遂宁洗脑班迫害,十月份过后几天放回。丧失记忆,成为呆痴,后越来越严重,一个多月后死去。

3、吴义华,男,四十多岁,资阳市雁江区马家巷开诊所治病。二零一零年10月12日,被雁江区黄光武带领国保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在给其喝的水里投放破坏中枢神经及内脏毒药。在后来的几个月里,吴义华经常昏迷,向碰见他的人痛苦诉说:他心胃经常剧烈难受,吃药无效,而且越来越难受。2011年12月,吴义华全身皮肤发黑起小红包,不能進食,心胃剧烈难受,脸发黑发青。12月12日,吴义华停止呼吸。

4、周素琼,女,七十五岁左右,成都市金堂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下午一点在家中被水城派出所以办理身份证为名骗走,怀疑是被劫持至新津洗脑班。当天半夜十一点,她儿子和生产队长被通知去水城派出所接人,当时周大娘已经重度昏迷。其儿子仔细检查之下,发现母亲背部一片瘀青,胸口有纱布,嘴里有粪便,慌忙把母亲送到金堂县第一人民医院,医生检查救治后说:“别治了,接回去吧,五脏六腑都烂了,没救了。”周大娘死于器官腐烂。

5、王明蓉,女,五十三岁,原公安系统的成都市安康医院护士长,因坚持信仰被单位非法开除;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左右被成都市金牛区金泉街道办、派出所及“六一零”绑架到新津洗脑班,不到十日便被迫害离奇死亡。王明蓉生前绝食抗议迫害,遭到惨无人道的野蛮灌食、殴打,遗体遍身鳞伤。公安局却对其丈夫称,是为阻止王明蓉炼功和喊口号而将她捂死的,并以工作等相关利益威胁其丈夫不得追究,更不能让法轮功借此要说法。

王明蓉
王明蓉

据明慧网报道,新津洗脑班至今已非法关押过上千的法轮功学员,他们从肌肉、血管里注射破坏神经毒药,在饮水、饭菜中下药,甚至把药注射到水果里面,直接、间接迫害致死近十人、精神失常十几人。

6、祝艺芳,女,四十九岁,广元市政府驻成都办事处干部。屡遭四川政法邪恶残酷迫害,被非法判刑七年后,在川西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劫持在成都警官医院,每天四个男犯把她强行按在床上,用布带把她的手脚绑在床的四角,把肚子和膝盖也用布带绑在床的两边,输入二瓶到八瓶不明药物,致使她血管疼痛,肚子肿胀,奄奄一息。骨瘦如柴,两脚肿胀腐烂,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六日上午九时多被迫害致死。

祝艺芳遭监狱药物折磨后
祝艺芳遭监狱药物折磨后

7、肖洪模,男,四十七岁,一九六三年三月八日出生,家住广汉雒城镇东街101地质大院,四川阿坝州若尔盖四零五探矿队职工。肖洪模被广汉国保、“六一零”绑架后诬判五年,先后被劫持到德阳、广元两地监狱迫害,多次遭受酷刑折磨,牙齿被恶警打掉几颗。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八日上午,肖洪模再次被广汉邪恶政法委枉法秘判五年,被劫持在德阳监狱。肖洪模在狱中仍坚持向世人讲真相。

肖洪模
肖洪模

零九年七月二十五日,德阳监狱狱警在他身上注射不明药物,致使他昏迷不醒,大小便失禁,七月二十七日被转去成都病犯医院。二零一零年三月中旬被残酷迫害致死于成都病犯医院。家人自始至终没看到肖洪模遗体、不清楚其死因,不知到底是被活取器官还是被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毒杀。肖洪模始终坚定信仰不转化,所以狱方既不让肖洪模的家人探视,又骗其家人说肖洪模脑中长瘤子(脑袋有包,顽固之意),终至被恶人们毒杀。

8、袁永文,女,六十八岁,成都邛崃市电机厂退休职工,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六日十月中旬,邛崃市法院非法诬判袁永文三年,劫持到臭名昭著的四川省简阳女子监狱迫害。据悉在监狱时,老人只是有一点便秘,就被恶警强迫吃不明药物,造成全身瘫痪,皮包骨头,气息奄奄,大小便失禁、小便处被插入导尿管,神志不清,说胡话,不能饮食,一触动就呼叫“不要打我”,右手有很多针眼。袁永文老人在二零一一年五月七日离开人世。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日在成都警官医院见到袁永文时,她已经被迫害得瘦骨嶙峋、神志不清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日在成都警官医院见到袁永文时,她已经被迫害得瘦骨嶙峋、神志不清

9、胡桂芳,女,七十岁左右,家住资阳简阳市草池镇群力村,二零零五年三月上旬,简阳国保将胡桂芳及其丈夫绑架,戴上全副脚镣手铐,劫持至简阳看守所進行刑讯逼供,酷刑折磨。后简阳政法委枉法密判胡桂芳,劫持到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简阳监狱坏人用了不明药物,致使她回家后,双目失明,吃啥便啥,大小便失禁,直至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去世。

简阳看守所
简阳看守所

10、刘光弟,男,六十多岁,四川能源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原峨眉铁合金厂)动力处处长,高级工程师,曾多次荣获省科技发明奖并有国家专利,曾担任两届乐山市政协委员。是深受群众爱戴、领导信任、全厂公认的大好人。刘光弟二零零八年在奥运会期间被乐山邪恶绑架劳教一年,在狱中受尽折磨,劳教所医院所谓的治疗,灌了大量不明药物,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五日死于劳教所医院。

刘光弟
刘光弟

11、高光崇,男,凉山州会理县果元乡九榜村人,在过去的十二年里,老人被国保恶警十一次绑架,多次被非法劳教、酷刑折磨、抄家,被勒索近万元。二零零七年十月,高光崇再次被绑架。五个月后,会理检察院公诉,法院开庭审判,那时老人已被迫害的全身浮肿、站立都困难。高光崇被非法判刑三年,送五马坪监狱迫害。在五马坪监狱里老人被打毒针。二零零九年八月,高光崇保外就医回家时,已被迫害得神智不清,说话结结巴巴,走路都摔跟头,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国保大队庄明清还指使乡村干部对他骚扰。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九日高光崇含冤离世。

12、陆智勇,男,黑水县森林最佳优秀警察,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八日再次被六一零操控的黑水县法庭非法判刑四年。下面一个镜头摘自陆智勇自诉在新华劳教所的毒药、酷刑洗脑迫害: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九日,再次被非法劳教三年。

陆智勇和母亲以前的照片
陆智勇和母亲以前的照片

“我在新华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遭受到药物摧残和酷刑折磨。他们在我茶杯里放药,在饭碗里放药,输液时放毒,灌食时放药,对我身体伤害最大,他们使用的迫害方法让受害人有生不如死的感觉。“穿上约束衣绑在床上,全身动不了,没有多久全身肌肉发麻,酸痛,心发慌难受,四肢颤抖,整夜痛苦难眠,第二天脸冒出油汗,身体明显消瘦,他们连续几天这样绑着我。加之插到胃里的管子发出异味和异物在体内的折磨,那种痛苦真是让人难以忍受。每天强行给我输三千毫升液。天底下没有共产邪党干不出来的恶毒事,只有人们想不到的。”

13、黄秀英,女,今年七十六岁,原攀枝花市攀钢医院护士。二零一零年一月十日被绑架到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至三月十七日,仅仅十四天时间,被监狱六监区监区长田丽(音)、股长赵红梅强行劫持到四川省金堂监狱医院,滥用药物,致双目失明。

黄秀英
黄秀英

二、惨绝人寰的酷刑、毒药洗脑转化折磨

1、蒋云宏在五马坪监狱被殴打致死

蒋云宏,成都空气压缩机厂工程师。蒋云宏两次被非法劳教,多次被非法关押,并被非法判刑,多次遭酷刑折磨,多次生命垂危。于二零一一年三月八日晚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三岁。

蒋云宏曾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初進京上访中途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期间多次被警察和其他犯人殴打、折磨,受尽了种种非人的虐待,几次差点失去生命。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蒋云宏再次遭绑架,被劫持到五马坪监狱迫害。他一進去就遭暴打,最后被迫害致死。

2、邓建刚遭惨绝人寰的酷刑折磨和毒药虐杀

邓建刚,彭山县凤鸣镇人,中医师,二零零八年十月八日再次被彭山县法院非法判五年,被劫持到五马坪监狱一监区。二零一二年四月,五马坪监狱打电话给家人,称邓建刚已被转入成都病犯监狱医院。家人持续全力营救,明慧网连续刊文呼吁释放,监狱邪恶头子祝伟等发现邓建刚生命还没被折磨到必死无疑,就坚决拒绝放他。邓建刚刚到医院时,神智是清醒的,但不到一个星期,就变的神志不清,而且即使他在昏迷状态下,警察仍将他四肢强行绑在病床上,让他无法动弹。直至折磨到五马坪监狱和病犯监狱确认邓建刚决无生还的可能,才于六月十四日晚突然通知其家人将他接回家。邓建刚此时已神志不清,处于严重中毒的极度痛苦、难受状态,医生来检查了邓建刚的瞳孔,说瞳孔放大,有中毒症状。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八日,饱受十年惨绝人寰非人摧残的邓建刚在极度痛苦中停止了呼吸。

邓建刚被乐山五马坪监狱关押迫害致生命垂危
邓建刚被乐山五马坪监狱关押迫害致生命垂危

3、徐浪舟离奇死亡,是毒药谋杀还是活取器官?

徐浪舟
徐浪舟

徐浪舟,曾于二零零零年被劫持到绵阳新华劳教所非法劳教,其间遭恶警拿几万伏的电棍电击,所触之处立即烧一个洞,青烟直冒。几个警察还将徐浪舟按在地上捆警绳,踩着他半边脸摁在砖碴上,鲜血直流,绳子勒進肉里五花大绑后丢在夏天的院子里曝晒受尽折磨。

二零零四年四月九日,徐浪舟再次被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秦刚、邹勇军、孙支文等绑架,遭殴打、吊铐、连着三天不让睡觉等折磨。后备攀枝花公检法合谋诬判八年半重刑。就在徐浪舟即将刑满回家时,五马坪监狱长祝伟因他拒绝放弃“真善忍”信仰,指使狱卒吊打徐浪舟了七天七夜,直至生命垂危,然后将他送成都司法警官总医院。亲人被通知到医院时,徐浪舟已经死亡,遗体胃腹处有一道刀痕,前身腰腹两侧分别有两个小圆洞,两前胸胁内侧有一大片血瘀。是毒药谋杀还是活取器官,医院和狱方不但至今不敢给家属看徐浪舟死亡鉴定报告,还讹诈、威胁其家人。

4、遂宁吕燕飞被迫害九死一生

吕燕飞,女,五十五岁;遂宁船山乡妇联主任。在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十三年中,她多次被非法劳改、劳教,被关洗脑班、精神病院。

下面是从吕燕飞自述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精神病院遭受的迫害: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我被遂宁市“六一零”杨一(从劳教所)送往遂宁市民康医院(精神病医院),又于当天转入北固医院(精神病医院),我继续绝食,于三月二十一日再转入民康医院迫害。北固医院李旭东医生在我進院的当时,就强行给我注射了不明药物,致使我的舌头僵硬了三天。民康医院聂洪医生将我捆绑输液,灌食、强行注射了大量不明药物,导致我双目失明,头发脱落,记忆减退,头脑发呆、颈硬、全身无力、通宵失眠、口水长流、双腿肿胀……

二零一二年八月底,吕燕飞再次被劫持到遂宁洗脑班迫害,至今在被折磨中。

5、张自琴遭简阳女子监狱几十种惨绝人寰的酷刑折磨

泸州古蔺县法轮功学员张自琴,在这场残酷的迫害中,先后被中共夺走了家中祖孙四代三条人命。张自琴自己曾多次被绑架、判刑。二零零一年她被绑架、非法判刑四年,先后被劫持到四川省简阳女子监狱、苗溪监狱迫害,遭到几十种惨绝人寰的酷刑折磨;她还多次被打毒针后、疼的从床上滚到地上,昏死过去。她遭到的酷刑还有:背铐、吊铐、残酷灌食、藿麻抽打、棒子打、捆绳,其余还有什么“栽秧子”酷刑,站刑,拖、甩、磨烂肉体;绑老虎凳;把衣服剪烂、脱光、铐在厕所里蚊虫叮咬;指使犯人抓住张自琴的头发拍裸体照等等。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晚,张自琴在再次遭绑架。泸州古蔺县法院于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二日对张自琴等法轮功学员進行非法庭审。

6、吴世海遭药物迫害

吴世海,大学本科毕业,凉山州昭觉县民族中学教师,因修大法讲真相被昭觉县政法委劫持到新华劳教所劳教两次,二零零三年四月他被新华劳教所劫持到绵阳市精神病院,强行注射破坏神经中枢药物、强行灌药,致他很长时间行动迟缓、反应迟钝,面部肌肉呈面瘫状,流口水、麻木等。

吴世海
吴世海

在德阳监狱受尽折磨的吴世海,二零零九年出狱回家时已完全残废:双眼被恶警用食指和中指戳瞎失明,十个脚趾甲被德阳监狱恶警用胶把钳拔掉,双耳完全变形,被打得充血以后没有及时抽血,血全部淤塞在里面导致双耳全部硬化,呈暗红色肿块;门牙被打落两颗,嘴角上还留着深深的伤痕,头上的伤痕随处可见,疤痕斑斑驳驳……吴世海回到家中,昏睡了数十天,才能下床吃饭,后全靠姐姐吴世莲做小生意维生。

三、四川各地法轮功学员两年多被绑架到洗脑班的统计

(一)全省两年多历年总计:

二零一零年至今(二零一二年九月1日):全省绑架到劳教所、监狱、洗脑班、看守所强制洗脑迫害的至少1680多人及众多明慧网上披露却未写清人数、姓名者;迫害致死36人;枉法劳教、冤判、庭审220多人;其余大多数劫持到各地洗脑班洗脑迫害,很多劳教、冤判期间坚守住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到期又直接再被绑架到洗脑班。

据局部统计,二零一零年全省绑架关监洗脑596人及数名不知姓名者;失踪6人;迫害致死16人;冤判、庭审79人;枉法劳教洗脑28人,其余直接劫持到洗脑班洗脑迫害。其中成都政法委邪恶绑架153人,枉法冤判11人,非法庭审2人,迫害致死4人。

2011年,绑架洗脑关押653人;迫害致死11人,枉法冤判洗脑49人,非法劳教洗脑8人,其余绝大多数则直接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二年至今,绑架关押洗脑430多人,枉法冤判洗脑23人,枉法批捕20人,枉法劳教洗脑15人,2人被迫害精神失常,4人被失踪,9人被迫害致死。

(二)成都市两年多总计:

成都市:绑架153人,大多数绑架到洗脑班,其中绑架至新津洗脑班40多人;枉法冤判11人,非法庭审2人,张卫华、何遗桂、缪素芳、沈兵4人被迫害致死,袁永文被迫害生命垂危,胡伟,梁成龙已失踪十多年。绑架关监洗脑180人(多数绑架在新津洗脑班),枉法冤判10人,劳教1人,迫害致死6人。刘益明、王明蓉、袁永文、王扬芳、蒋云宏、被郫县友爱镇恶徒“宋老二”和七大队支书文居贵沉尸于鱼塘的一名法轮功学员;绑架洗脑121人,失踪2人,枉法批捕4人,迫害致死3人。

成都两年多总计绑架洗脑关监454人,冤判21人,非法庭审6人,枉法劳教1人,迫害致死13人,失踪4人。

(三)四川各地二年多绑架洗脑关监总计

1、乐山市:绑架洗脑21人,枉法冤判4人,非法庭审2人,钟琼芳被迫害生命垂危,刘光弟被迫害致死。2011年:绑架36人,冤判8人,其余则绑架至大石桥洗脑班迫害。洗脑班每“转化”一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之徒将获得一万元的奖励。绑架洗脑13人,3人被冤判,1人被非法劳教、非法庭审4人。
两年多总计:绑架洗脑70人,冤判15人,非法庭审6人,非法劳教1人,迫害致死1人。

2、达州市:绑架洗脑40人,枉法冤判4人,枉法劳教2人;2011年绑架洗脑关监30人,冤判6人。绑架洗脑16人、冤判5人。
两年多总计:绑架洗脑86人,冤判15人,非法庭审6人,非法劳教2人。

3、广元市:绑架27人,枉法冤判2人,唐林章被迫害致死。绑架洗脑13人到洗脑班。绑架洗脑3人,祝艺芳被迫害致死。
两年多总计:绑架洗脑43人,冤判2人,迫害致死2人。

4、泸州市:绑架27人,枉法冤判5人、非法庭审2人、非法劳教1人。绑架洗脑关监23人,1人被非法劳教,5人一直关着不放。绑架洗脑9人,1人被非法批捕,非法庭审3人、冤判1人。
两年多总计:绑架洗脑59人,冤判6人,非法庭审6人,非法劳教2人。

5、南充市:绑架53人,枉法冤判4人,非法庭审2人,枉法劳教7人,曹春强被迫害致死。绑架洗脑关监28人,5人已关押八个多月,退休女教师罗值遭迫害含冤离世。绑架洗脑16人、冤判2人。
两年多总计:绑架洗脑97人,冤判6人,非法庭审2人,非法劳教7人,迫害致死2人。

6、雅安市:绑架7人,枉法劳教2人,劳教延期1人。绑架洗脑6人,枉法冤判4人。绑架洗脑2人。
两年多总计:绑架洗脑15人,冤判4人,非法劳教3人。

7、眉山市:绑架17人,枉法冤判1人,迫害致生命垂危。绑架洗脑关监19人,枉法批捕1人,枉法劳教1人。绑架洗脑52人,其中2人被冤判,七月邓建刚被迫害致死。
两年多总计:绑架洗脑88人,冤判3人,枉法批捕1人,非法劳教1人,迫害致死1人。

8、广安市:绑架18人。绑架洗脑关监25人:1人冤判,雷立春被迫害致死。13人被绑架到洗脑班,1人失踪。
两年多总计:绑架洗脑56人,冤判1人,失踪1人,迫害致死1人。

9、绵阳市:绑架洗脑12人,枉法冤判10人。绑架洗脑关监62人,冤判5人,其余全部绑架到洗脑班。张燕被非法判刑五年,到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五日就应结束三年的非法关押,可是至今已超过非法刑期一年零十九天,张燕还被非法关押在黑监狱里。绑架洗脑18人,母志太失踪,劳教1人。
两年多总计:绑架洗脑92人,冤判15人,非法劳教1人,失踪1人。

10、德阳市:绑架48人,枉法冤判4人,枉法劳教6人,肖洪模被迫害致死,邓永春已失踪十多年。绑架洗脑关监57人,冤判7人,劳教1人。绑架洗脑28人、冤判2人、劳教2人、谭金会被迫害致死。
两年多总计:绑架洗脑133人,冤判13人,非法劳教9人,失踪1人,迫害致死2人。

11、攀枝花市:绑架已知姓名的27人,还有不知姓名的数人,枉法冤判4人,枉法批捕1人,吴名山、何永红被迫害生命垂危,文玉淑、姜礼芬、邓敏辉被迫害后致死。绑架关监洗脑45人,冤判1人,冯忠良被迫害致死。半年迫害17人、冤判5人、枉法批捕2人,徐浪舟被迫害致死。
两年多总计:绑架洗脑89人,冤判10人,枉法批捕3人,非法劳教1人,迫害致死5人。

12、宜宾市:绑架洗脑7人,枉法冤判4人。绑架洗脑34人,1人被冤判,黄华遭三年冤狱又被绑架到洗脑班。绑架洗脑7人。
两年多总计:绑架洗脑48人,冤判5人。

13、自贡市:绑架8人。绑架洗脑10人。绑架洗脑7人。
两年多总计:绑架洗脑25人。

14、凉山州:绑架31人,枉法冤判8人,非法庭审2人,枉法劳教2人,胡芸怀、罗瑞清、李忠珍、成锡橘、刘金华、吕有芬等6人被迫害、因迫害致死,胡玉兰已失踪十多年。绑架洗脑关监8人,1人冤判。绑架19人,6人被非法劳教。枉法批捕3人。
两年多总计:绑架洗脑58人,冤判9人,非法庭审2人,枉法批捕3人,非法劳教8人,迫害致死6人,失踪1人。

15、资阳市:绑架40多人,胡桂芳被迫害致死。绑架洗脑36人,枉法劳教2人,吴义华医生被洗脑班迫害致死。绑架洗脑16人,李华彬被洗脑班迫害致死,失踪1人。
两年多总计:绑架洗脑92人,非法劳教2人,失踪1人,迫害致死2人。

16、巴中市:绑架17人。绑架洗脑7人到巴中市洗脑班。10人被绑架洗脑。
两年多总计:绑架洗脑34人。

17、遂宁市:绑架27人,枉法冤判1人。绑架洗脑关监27人,李廷芳被洗脑班迫害致死。绑架洗脑近30人、枉法劳教2人。罗庆友被迫害致死。
两年多总计:绑架洗脑84人,冤判1人,非法劳教2人,迫害致死2人。

18、内江市:绑架洗脑10多人。绑架洗脑关监7人,枉法冤判4人。绑架洗脑12人,1人被枉法劳教、冤判1人、喻斌被迫害精神失常。
两年多总计:绑架洗脑30人,冤判5人,非法劳教1人,被迫害精神失常1人。

19、阿坝州:枉法冤判1人
陆智勇,男,黑水县森林最佳优秀警察,二零一零年四月28日被六一零操控的黑水县法庭非法判刑四年。

20、省外四川人绑架洗脑22人,枉法冤判、劳教11人。

四、二零一零年至今被迫害最后致死的邪恶场所

缪素芳,死于楠木寺劳教所迫害
曹春强,死于绵阳新华男子劳教所迫害
刘益明,死于劳教和看守所毒药迫害
刘光弟,死于劳教及毒药迫害
肖洪模,死于德阳监狱酷刑
沈兵,死于德阳监狱酷刑迫害
胡桂芳,死于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不明药物
谭金会,死于简阳女子监狱迫害、毒药
袁永文,死于简阳女子监狱酷刑、毒药迫害
祝艺芳,死于川西女子监狱酷刑和毒药
冯忠良,死于五马坪监狱和当地残酷迫害
高光崇,死于五马坪监狱酷刑、毒药
蒋云宏,死于成都国保、五马坪监狱残酷迫害
刘学明,死于五马坪监狱残酷迫害
徐浪舟,死于五马坪监狱谋害
邓建刚,死于五马坪监狱、成都病犯监狱酷刑、毒药谋害
张卫华,最后死于成都洗脑班迫害
唐林章,死于广元市洗脑班
吴义华,死于资阳洗脑班酷刑毒药迫害
李华彬,死于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洗脑折磨和毒药
李廷芳,死于遂宁洗脑班酷刑迫害
王明蓉,死于新津洗脑班酷烈迫害
罗值,死于南充西山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
陈仕明,死于眉山市洗脑班注射不明针剂
一姓名不详的法轮功学员,被郫县友爱镇恶人活活打死
廖常琼,死于成都彭州市洗脑班
周素琼,当晚死于成都邪恶酷刑凌虐毒药
罗庆友,死于遂宁国保、狱卒迫害
何遗桂,死于成都市看守所及其指定的青羊区医院
胡芸怀,死于西昌看守所

因关押洗脑、劳教、冤判迫害而致死的还有攀枝花的文玉淑、姜礼芬,西昌的罗瑞清、李忠珍、成锡橘,在西林看守所遭暴力灌食致死,年仅三十二岁的四川人周凤林等。

五、二零一零年四川各地被枉法冤判、劳教法轮功学员案例简要统计

据了解,四川省二零一零年冤判劳教97人,加上在外省的11位四川人,四川省二零一零年被冤判、庭审、劳教107人。其中枉法劳教28人,枉法冤判、庭审79人。

(一)四川广元二十名法轮功学员被转移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日,四川广元20名法轮功学员全部被转移到乐山市五马坪监狱。据初步了解,现在五马坪监狱有100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受迫害。

1、省外四川人被枉法冤判、劳教11人

冉奉云,四川人,二零一零年时被关押在内蒙古劳教所,他的妻子和儿子被河南警察劫持回河南老家。

李勇军,四川人,土木工程师,广州工作,冤判六年,劫持在广东省四会监狱。
周家颖,四川人,工程师,在岷县一带被抓,劫持到甘肃省女子监狱黑窝后被迫害的也很严重。

李军,四川人,劫持在广东三水劳教所迫害。

袁利妮,湖北人,二零一零年六月下旬,广州市天河区“610”非法劳教一年,四川辜智明两年,两人同时被送广州槎头劳教所,两次二人检查有病,槎头劳教所不接收,退回广州市天河区棠下看守所,现两人仍在被非法关押之中。

游全明,四川人,被云南省丽江县邪党法院诬判3年冤狱送到云南省一监后,一直不让家属接见。

黄浅,成都双流人,被广东佛山市三水劳教所迫害严重,神智一会儿清醒一会儿不清醒。

邢彬,成都人,在上海礼恩派公司上班时被上海国保绑架,上海610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非法庭审。

朱慧群、朱慧吉、汪定秀,四川省城口县人,二零一零年六月15日,被重庆恶警绑架,劫持在重庆女子劳教所。

2、成都市:枉法冤判11人,非法庭审2人,袁永文被迫害生命垂危(后被迫害致死)

张华昀、钟述芳母女,成都市金牛区国税局职工,二零一零年八月二日,被青羊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其年逾六旬的母亲被非法判刑四年,监外执行。

韩玉华,60多岁,医生,双流县人,双流县法庭欲于二零一零年八月4日对她進行非法庭审。

董绍太,68岁,双流县人,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三日上午十点,双流县法院对已被非法关押半年多的董绍太老人非法开庭。来自北京的两位维权律师冲破各种阻挠与刁难,为董绍太做了无罪辩护,有理有力,掷地有声。双流县法院对已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的68岁老人枉法诬判七年重刑。董绍太当庭提出上诉。

王传秀,新津县人,邛崃市法院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于二零一零年2月9日被枉法冤判三年徒刑。

王晓松,大邑县人,被大邑县邪恶政法委非法判刑三年,目前被非法劫持在四川德阳监狱。

刘建,于二零一零年八月六日被成都市温江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刘建不服,当庭提出上诉。

骆玉英,成都温江人,七月十四日被温江法院非法开庭。

彭昌华,新都人,二零一零年五月七日上午九点钟,被新都区“六一零”、法院诬判三年徒刑,对彭昌华那病得生活不能自理的妻子枉判两年监外执行。

骆常勇(男,46岁左右)、陈迟会(女,54岁),新都区人,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五日上午九点钟,成都市龙泉驿区法院枉法冤判骆常勇5年,陈迟会3年6个月。在这期间,两位法轮功学员遭受了酷刑折磨。同时,两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多次到龙泉驿公安局要求放人,被国保大队郭钥等警察威胁、恐吓、不予答理,甚至驱赶。

李长利,成都龙泉驿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六月8日被转送到德阳监狱八监区迫害。

3、乐山市:枉法冤判4人,非法庭审2人,钟琼芳被迫害生命垂危。

朱明容,乐山人,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九日,被乐山市市中区法院在“610”组织操控下,枉法冤判六年徒刑。朱明容聘请的律师当庭为朱明容做了无罪辩护,并指斥法庭的违法行为。

雷小琼和毛秀珍,乐山市人,二零一零年三月二日被五通桥法院非法开庭。

朱明容、王善竹,乐山市人,被乐山政法委邪恶分别非法判刑六年及一年零三个月。

代正君,女,乐山市人,二零零九年三月四日在讲真相时,被邪恶之徒跟踪、绑架,非法关押至今。亲人想见都很难,因为恶人既不告诉他们非法关押的地方,也不告诉他们枉判了几年,至今生死未知。

钟琼芳,女,乐山犍为县人,在成都龙泉女子监狱二监区被迫害严重,现在已送恶人医院迫害,并叫亲人去护理,详细情况不清。

4、泸州市:枉法冤判5人、非法庭审2人、非法劳教1人。

古蔺县原有法轮功学员一万多人,迫害初期有三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川、黔交界处的太平镇集团弘法炼功。有几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有二名法轮功学员被四川德阳监狱迫害致死。

杨明,泸州人,被泸州邪恶政法委非法判刑五年,在乐山五马坪监狱遭受严重迫害。

张利华,泸州人,戴着手铐、脚链,头发十分凌乱,脸很脏,被秘判三年劫持到监狱。

罗庆生,古蔺县大村镇丰水村法轮功学员,二月二日被古蔺县检察院枉法批捕。

胡彪,古蔺县人,十一月十八日被古蔺法院何传斌非法诬判四年半。

黎忠明,女,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上午九点多钟,泸州龙马潭区法院三个男子将老太太绑架上车,直接劫持到龙马潭区法院非法庭审。

张利辉,女,四十二岁,泸州市纳溪区护国镇人,被纳溪“六一零”非法判刑三年,于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四日被劫持到简阳养马河监狱迫害。

吴厚玉,女,四十一岁,泸州市江阳区华阳乡农村妇女,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五日遭龙马潭红星派出所绑架,四月九日被秘密劫持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这是吴厚玉第三次被非法劳教。

唐旭珍,女,七十三岁,泸州医学院退休副教授,被泸州邪恶政法委秘判三年半,二零一零年二月八日被送往简阳监狱迫害。

5、攀枝花市:枉法冤判4人,枉法批捕1人,吴名山、何永红被迫害生命垂危。

吴名山,男,被攀枝花市法院冤判四年,被劫持到乐山市五马坪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家属已去监狱要人。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二日从四川省司法警官总医院接回家。

何永红,女,攀枝花市人,被攀枝花邪恶政法委枉法冤判三年半,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七日至五月二十六日,短短的九天时间,在成都女子监狱迫害成子宫肌瘤。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七日又劫持到四川省司法警官总医院遭受迫害。

龚顺会,米易人,二零一零年1月24日被攀枝花中级法院冤判4年,送四川女子监狱迫害。

钟义芳,女,五十多岁,攀钢集团公司第二机械厂(原金江造船厂)退休工人。被仁和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崔福利等人劫持到攀枝花市弯腰树看守所,被攀枝花仁和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二零一零年六月被劫入成都女子监狱,至今都不允许家人探视。

李歆壵,攀枝花市第九中学教师,冤案已到攀枝花市仁和区检察院。

6、宜宾市:枉法冤判4人。

康庆芬,女,五十七岁,宜宾市兴文县小河二队法轮功学员,被判三年六个月。

李玉芳,女,五十五岁,宜宾市兴文县小河二队法轮功学员,被判三年。

杜祥芬(72岁)和郑华芬(近60岁),珙县巡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十日下午被宜宾珙县国保大队马昭勇为首的一群恶警从家中劫持到珙县、高县看守所。二零一零年五月枉法冤判杜祥芬4年重刑,郑华芬5年重刑,审理,判决都不让家人知道,二零一零年七月下旬被送往养马河省女子监狱進行迫害。

7、遂宁市:枉法冤判1人

遂宁市秦正芳于二零一零年三月十日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成都女子监狱6监区,监狱禁止家人探视。

8、达州市:枉法冤判4人,枉法劳教2人

吴立翠,女,55岁,达州市开江县的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重判十年,被开江县国保、“六一零”及社区一行多人强行闯入家抄家,抢走她家所有大法书籍及私人财产,其中包括私人存款和现金一十五万七千九百多元,当时吴立翠外出未在家。

柳明英,女,59岁,退休职工,被枉法冤判六年。

王兰英,女,59岁,退休职工,被诬判四年,被劫持往简阳监狱继续遭受迫害。李本定(男,65岁,退休职工)枉法冤判五年,同日被劫持到四川省德阳监狱。

王明英、张珍华被非法判刑劳教一年半,于二月四日被万源市国保叶旭东等劫持到四川楠木寺劳教所。

9、凉山州:枉法冤判8人,非法庭审2人,枉法劳教2人

在西昌市610办副主任陈其操控下,二零一零年九月十日,西昌市法轮功学员陆远翠、夏惠琼均被西昌市法院非法判重刑5年。直接参与迫害者:西昌市法院:刑一庭审判长:石蜀云 审判员 杨波 李玉 书记员马秋。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四日,西昌市4名法轮功学员被西昌市法院非法判重刑:高德玉被非法判刑12年,程冬兰被非法判刑10年,何先珍被非法判刑10年,何正琼被非法判刑7年。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西昌市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胡芸怀和伍淑君。
罗留相,会理县益门镇云甸乡云河四组人,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八日被会理国保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苏丽娟、冯娟,米易县人,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被西昌市法院枉法冤判苏丽娟六年,冯娟五年半。

徐国芳,会理农市场女退休职工,10月31日被当地国保、六一零劫持到楠木寺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10、眉山市:枉法冤判1人,迫害致生命垂危。

陈云霞,眉山市仁寿县文林镇人,二零一零年2月9日已被迫害得生命垂危,还被秘密枉法冤判5年重刑。

11、阿坝州:枉法冤判1人

陆智勇,男,黑水县森林最佳优秀警察,四月二十八日被六一零操控的黑水县法庭非法判刑四年。

12、德阳市:枉法冤判4人,枉法劳教6人。

廖武香,女,68岁,广汉金鱼镇人,被广汉邪恶再次非法判刑4年,在四川女子监狱遭受迫害。老人曾被非法判三年,在四川女子监狱遭受了三年惨无人道的迫害。

周玉宝,德阳什邡市人,二零一零年五月26日,被绑架后非法劳教一年。

赖光鑫,六十八岁,德阳广汉人,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五日被广汉邪恶政法委非法开庭,枉判三年。

广汉市西高镇十大队肖泽群和三大队牟世如,三月29日被什邡派出所劫持,直接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据悉肖泽群被非法劳教的时间是一年三个月,牟世如的是一年六个月。

江一全等三人,德阳市旌阳区人,被广汉警察非法抓捕,于11月16日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一零年10月13日,广汉市法院枉法冤判卿立菊10年重刑;诬判曾述芳3年。

13、广元市:枉法冤判2人

曾玉贤,男,四十八岁,大专文化,原广元苍溪县商业局主办会计师。二零一零年八月13日被苍溪“六一零”及法院,枉法重判曾玉贤七年徒刑。

崔维凯,男,六十八岁,苍溪县疾控中心主治医师。八月13日被苍溪“六一零”及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14、南充市:枉法冤判4人,非法庭审2人,枉法劳教7人

张丽芳,女,蓬安县人,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四号,被逢安法院枉法重判五年,劫持到简阳女子监狱。

张玉秀(女,40多岁,南部县南隆镇枣儿农民,被迫害致死的张照洪之胞姐)等两名女法轮功学员,九月2日上午,被南部县南隆镇黄金派出所恶警绑架后劫持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王红梅、陈平,西华师大教师,二零一零年八月6日面临南充市顺庆区法院非法庭审。

王向红被非法劳教一年,所外执行,遭勒索金额五万多元。

刘思清,南充市高坪区人,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在南充市华凤镇看守所,不让家属探望。

徐盛兰,南充市顺庆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三月被非法判三年。

何素珍,南充市顺庆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三月被非法判五年。何素珍于五月被劫持到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

胡国秀,南充市顺庆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三月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一零年六月被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因身体检查不合格退回。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南充市嘉陵区拘留所遭迫害。

唐尤玉,南部县法轮功学员,九月十四日被绑架到资中的女子劳教所,劳教所不敢接收,最近被送回南部县非法关押。

罗天健和李素华,四月十八日被南充仪陇县土门镇派出所绑架了。李素华被非法诬判劳教一年。

15、绵阳市:枉法冤判10人。

张启忠、魏朝海、杜志俊、王莲英、吴凤磊,江油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八月二日被绵阳江油市中共法院枉法冤判重刑:张启忠九年,魏朝海八年,(魏朝海的儿子魏兵2002年被诬判十年。)杜志俊三年,王莲英三年,吴凤磊三年半监外劳改。
邓成开、柳涛,绵阳市三台县乡镇人,二零一零年六月,被绵阳市法院诬判邓成开八年、柳涛六年。

16、雅安市:枉法劳教2人,枉法劳教延期1人

杨朝霞,雅安市名山县人,于二零零八年三月十日被非法从家中绑架,后被非法劳教2年,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劳教所。可时间已过去两年多了,仍被劳教所非法延期关押。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六日雅安市王龙英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李含霞被非法劳教一年,俩人一起被送楠木寺劳教,王龙英三天后平安回家,李含霞现在在楠木寺劳教所受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