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当局故意刁难 阻挡曹东亲友请律师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中国大陆报道)北京外国语大学毕业的法轮功学员曹东,出冤狱不到一年,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再次在北京遭绑架、非法劳教。亲友请律师帮助,却遭到中共当局的种种刁难。


曹东

八月二十四日上午,黎雄兵律师带着替曹东写的行政复议书到七里渠东城分局看守所,要求见曹东,让曹东本人签字,竟遭到警方拒绝,说是必须经过北京市劳教委批准才能见曹东。

截止到九月七日,曹东的行政复议权就到期了,东城分局法制办、北京市劳教委等部门这样百般刁难,互相推诿,大有故意拖延时间,令行政复议期过期作废之嫌。

因帮助曹东而遭绑架的北京法轮功学员张一粟,被非法关押在北京东城区看守所一个多月后,遭非法劳教迫害。据悉,家人为张一粟聘请了李敦勇律师,李律师曾两次去东城分局看守所,要求见张一粟,都遭到无理拒绝。

六年前,曹东面见欧洲议会副主席史考特先生,讲述了自己和妻子及身边熟识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残酷迫害。之后被中共当局绑架,非法判刑五年。妻子杨小晶在受到长期多次劳教迫害、惊扰、颠沛流离之后,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凄然离世。曹东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八日才出狱,此次来北京,他完成了安葬妻子杨小晶的心愿,正准备一边整理妻子的遗物,一边在北京找工作、找租房。

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晚上八点左右,张一粟女士象往常一样下班回家,走至家门口时,突然冒出七、八个警察,强行进屋,他们是冲着在她家借住的曹东来的。

中共恶党规定,对被劳教人员宣布劳教决定后,无须通知其家属,只须把劳教决定书寄到被劳教人员居住地的派出所。可是又规定,被劳教人员请律师必须由正在羁押中的本人亲自提出申请,律师需拿到劳教决定书后才能办理手续正式介入。这两个互相冲突的规定,为中共流氓政府阻止受迫害者请律师留下了很大可操作空间,它们用拖延、刁难、推诿、无理等无赖手段,以图剥夺受迫害者利用法律维护自己的天赋人权,阻止将它们的邪恶真相公诸于世。从曹东家人近期的经历人们可以清楚的看出这一点。

按照中共邪党的规定,曹东的劳教决定书要寄回甘肃庆阳老家当地派出所。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曹东家人去位于北京幸福大街的东城分局信访办,查找、催寄对曹东的劳教决定书,当天在信访办值班的东城分局法制办人员当即查出,曹东的劳教决定书还未发出,解释说,先发北京的,再发外地的,让家属再等两天。

八月八日曹东家人又去东城分局信访办查问劳教决定书是否发出,那天法制办没人在信访办值班,一个姓赵的科长出面答复说,此事须到北京团河男子劳教所的法制办询问,并给了一个男所的电话。当天家人打了这个电话,不通。次日,男所的电话通了,但回答说,他们不管寄发劳教书这件事,让家人到位于七里渠东城分局看守所(北所)的法制办去问。

曹东家人又打电话到东城分局法制办,接电话的警察也姓赵,说现在没法答复,得查查,让下周再问。

一周以后,八月十六日,曹东家人亲自找到七里渠东城分局法制办,得到的回答是,劳教决定书已经到邮局寄出了,曹东老家当地派出所什么时候能收到不知道。当家人提出请律师急需劳教决定书办手续时,对方说,得曹东本人提出申请才能请律师,家人质疑道,曹东关在里面怎么找律师?警察支吾不作答。

对曹东的非法劳教决定是二零一二年七月八日做出的,可是,曹东在甘肃和北京两边的家人没收到任何来自官方的通知,八月二十日曹东家人再次打电话到东城分局法制办,对方还是只扔出那句话:“给邮局了”,问:“什么时候能寄到”,回答:“保密!”就是不告诉,且态度蛮横。

这期间,曹东的母亲也不断去甘肃庆阳当地派出所询问,直到八月二十一日左右,才在当地派出所看到劳教决定书。

不难看出,这一切手段的背后是中共政法委、六一零等邪恶上级的阴谋、指使和操纵,它们自知公开剥夺法轮功学员的行政复议等权利站不住脚,会受到全世界的谴责,就采取流氓无赖的卑鄙手段,以为这样可以逃脱正义力量对它们的法律追究和问责,其实也是拙劣而徒劳的,只能更加暴露出中共邪党与人类文明倒行逆施的邪恶本性,法轮功学员和正义力量一定会对中共及其恶人的罪恶揭露、追查到底的。


东城分局法制办电话:84081774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