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理工大学副教授祝清凯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成都理工大学58岁的副教授祝清凯先生,1998年由望江宾馆(成都军区第四招待所,后改名为成都军区装备部招待所)作为特殊人才引进,任望江宾馆办公室主任,后升任总经理助理。2000年望江宾馆决定任命祝清凯担任党委副书记,上报到成都军区装备部时,由于有人把他们全家修炼法轮功的情况反映到了装备部,提升任职之事被搁置。过去这十多年来,中共邪党人员的迫害,对祝清凯及其家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现今祝清凯身体处于极度危险的状态。

(上左图为祝清凯一家;中间是祝清凯近照;右图是身体健康时的照片)

一、被强迫失踪、非法关押四十多天

2000年7月,祝清凯到广州参加全军招待所所长会议。当时他不知其妻子已被成都军区有关人员绑架,家里电话被切断,祝清凯无法与家里取得联系。会议结束后,他乘飞机回到成都,到成都双流机场时天色已晚。他一下飞机就被自称是成都军区装备部的三人绑架,其中一人姓李,人称李干事。

祝清凯被连夜绑架到装备部所属德阳什邡市一仓库非法关押。在这里,祝清凯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这期间单位、家人均未接获通知,期间他被五个荷枪实弹的军人看守,其中一位是排长,气氛十分恐怖。祝清凯被非法提审多次,所谓提审人员有成都军区情报处高姓处长及装备部等共计五、六人, 询问他及其家人与哪些人联系?家里的法轮功资料来源及去向(因他们非法抄家时未抄到任何资料)?逼迫他放弃修炼。在这期间成都军区装备部派人询问过七、八次,逼迫祝清凯写所谓“三书”及诬蔑大法与师父的文章,使他精神上受到极大刺激,精神几乎崩溃。

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后回到家里时,人全身是污的,神志不清,其中一只脚踝处鼓起一个大包,不能行走。从这些情况判断:祝清凯在被强迫失踪期间,很可能在他饭食中下了不明药物。回单位后还得知,这四十多天的非常关押,单位被迫交了两万多元钱。

回到单位后,单位不安排工作,只发200的生活费,妻子也失去工作,全家四口人(妻子及一双儿女,女儿才初中毕业,儿子才小学毕业)就靠这200多元生活。可以想见,当时生活有多艰难。

但就是这样的日子,也没维持多久,到了2000年10月,当时任成都军区司令员的廖锡龙给装备部和望江宾馆下达黑指示,对祝清凯的情况要严肃处理。就这样,强迫他辞职,没收住房,逼迫他们全家于2000年11月底搬离望江宾馆。

二、军队和地方一起非法抄家

在广州会议期间,单位让祝清凯打电话叫妻子回家,说单位让她回去上班。妻子回来后,才知道是一场骗局。她一回到单位就被叫到总经理办公室,被告知她已被单位开除了。之后妻子被单位非法软禁,由军、地两帮人强迫妻子写揭批法轮功的黑材料,参与人员有军区的舒处长及其他一些老干部,以及锦江区公安分局一科(国安、国保)、沙河堡派出所户籍警察骆兵等一帮人。祝清凯妻子始终不配合他们。期间邪党人员还将祝清凯的两个未成年孩子抓去审问,这两个小孩,当时女儿才十五岁、儿子才十二岁。

后来祝清凯的妻子为了得到他的消息,要求给他通电话,看管她的军区人员说除非她按他们的要求提供情况。妻子搪塞了他们,但与祝清凯通电话后仍不配合他们。他们看到不能获取任何情况,就穷凶极恶的抄了祝清凯的家。

2000年7月19日,成都军区舒处长、锦江公安分局周书记、梅科长、姚姓警察等带领很多人,开了很多车,扛着多台摄像机抄了祝清凯的家。整个家里都站满了人,他家所在楼外停满了军车、警车,房屋周围站满了看热闹的民众。据称,地方公安部门要求彻底抄家(之前成都市沙河堡派出所户警骆兵(男性)带两个便衣抄过祝清凯家,一无所获),但军方不同意,一直僵持着。期间军队来过三批人,让祝清凯妻子将东西交给他们,说是军区可以保护他们。后来地方公安局将情况反映到了公安部、中央,后在中央军委同意下,由军队和地方一起非法抄家,将家里全翻了个底朝天,甚至坛坛罐罐都翻找过,结果仍是一无所获。法轮功修炼者自始至终就没有什么秘密,当然中共不法人员抄不到什么,至多就是法轮功书籍而已。

三、长期非法监控、骚扰

中共邪党人员不停骚扰,试图让他们无房可住。从望江宾馆搬出来后,祝清凯全家在外租房住。但邪党仍不放过,他们多次威胁房东,逼迫房东不准租房给他们居住,同时还逼迫房东跟踪到祝清凯上班的地方,但房东是个明白人,了解了他们的处境后,很同情他们,没有配合邪党,仍然租房给他们住。

为了让两个未成年孩子能有一个好的成长环境,他们向亲朋好友借钱买房,让孩子过上稳定的生活。谁料当地派出所警察、办事处“六一零”人员、社区综治办人员等通过跟踪和电话监控,知道了他们要买房之事后,便百般阻挠。他们告诉原房主不能把房子卖给他们,并许诺给更高的价钱收购房子。由于他们在事先已给原房主讲了真相,他对祝清凯一家遭受的迫害非常同情,就坚决拒绝了这伙人的无理要求。可邪党人员仍不死心,他们又带人到原房主的工作单位,找到该单位的邪党党委书记,要求帮不让原房主把房子卖给祝清凯。恶党书记打电话把原房主叫到办公室,说明原委后,仍被拒绝。于是书记又找到原房主最敬重的师傅,想让其师傅阻止卖房之事。当师傅把情况跟原房主说明后,原房主说:“师傅,我非常敬重您,您说的话我全都听,可这一次情况不同。买方全家无辜遭到残酷迫害,而且两个孩子正在上学,他们不应该过上居无定所的生活。我们应该有善心,同情他们的遭遇,所以这次我决心把房子卖给他们。请您原谅我不给你面子吧。”师傅看着徒弟如此坚定的决心,也就不再阻止了。最后,祝清凯一家顺利的买下了住房。

当祝清凯去市房管所办房产证时,办证人员告诉他们:警察打了招呼,不能给他们办。但办证人员给他们出主意:你们可以去省房管局试试看能不能办到。结果,他们真的在省房管局办到了房产证。

中共国保人员到祝清凯工作单位蹲坑、监视祝清凯的行踪。从望江宾馆搬出来后,祝清凯辗转在几家单位上班,其中一家单位领导后来透露(祝清凯离开该单位后):有国安人员上门向他了解祝清凯的情况,告诉他祝清凯是法轮功修炼者。但该领导告诉国安人员祝清凯在单位工作挺出色,领导、同事都信任他。祝清凯也多次发现有人跟踪的情况。

祝清凯妻子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邪党长期监视、跟踪、上门骚扰、多次被绑架,让祝清凯遭受长期的巨大精神压力。他妻子坚持修炼,他们被单位强迫辞职后,他们租住处属成都市锦江区龙舟路街道办管辖,锦江区610、龙舟路街道办、社区、派出所、租住小区门卫等长期监视他们,还派出专门人员守候,妻子走到哪里,跟到哪里,走亲戚串门也跟着,到外地去还要提前给派出所申请,由他们接送(实际上是监视)。一到所谓敏感日,这些邪党人员就上门骚扰;还多次上门绑架,每次都是街道办、社区、派出所、国安等少则十多人,多的时候二三十人,多次绑架到洗脑班,还强迫祝清凯配合他们去转化妻子。这些都给祝清凯造成有形、无形的精神压力,全家就靠他一人挣钱维持生计,真的是太艰辛。

由于邪党的迫害,妻子长期被迫流离在外,祝清凯一面挣钱供养两个未成年孩子,一面担心妻子在外的安危。这期间,街道办、社区、派出所等邪党人员经常上门骚扰或电话骚扰,或到单位骚扰,多次逼迫祝清凯与他们一道去找他的妻子,向他们保证什么的。中共邪党人员还经常威胁祝清凯和他的妻子,如果坚持修炼,他们的儿女升学、出国均会受影响。为了儿女的学业,他们父女、父子间不敢正常通信、电话联系,特别是女儿出国后,几年来在电话中他们都不敢正常交流,怕邪党的监控知道儿女们的行踪及个人情况,怕影响到他们的前途,在电话中很多时候都需要说暗语,甚至有时对方说的是啥都得猜。这是做一个父亲所难以忍受的。

由于长期的精神压力,2011年初,祝清凯感觉进食困难,但由于邪党迫害的压力,为了不让流离失所在外的妻子及在外求学的儿女担心,祝清凯不敢告诉他们,一直隐瞒着。到了九月份,祝清凯在巨大的压力下终于承受不住,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最后完全不能进食。这时才告诉家人及亲朋好友,祝清凯他觉得活在这世上真是太痛苦了。祝清凯一开始拒绝就医,后来在家人及亲属的劝说下去华西医院做了手术。直到如今,祝清凯还是不能释放这些年来邪党迫害给他们造成的痛苦所带来的精神压力,最近身体状况恶化。

虽然邪党的迫害给祝清凯造成了莫名的痛苦,但大法修炼的美好让祝清凯在精神上也感受到了巨大的慰藉。大法给他们的一双儿女开智开慧,他们的女儿考上了中国的名牌大学――北大,儿子也考上了清华大学。现在女儿即将在美国的名校博士毕业;儿子今年也奔向自己向往的美国校园攻读硕博学位了。

写出这些,是为了让知道的世人能了解这些年中共邪党给大法修炼者带来的痛苦,认识邪党的罪恶;了解大法修炼者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希望善良的人们能分清善恶,选择良知,远离邪恶,不为自己的生命留下遗憾。同时,也希望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邪党人员明白:善恶有报是天理!希望你们能早日分清正邪、明白善恶,不要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迫害法轮功,给你们自己及你们的家人留条后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