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第一监狱十一监区恶徒恶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第一监狱十一监区是集中迫害山东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在监区警察的直接指使和引导纵容下,利用那些急于早日减刑假释回家、心甘情愿做打手的刑事犯人,虐杀了包括吕振在内的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对外则一概宣称系自然死亡,致伤致残了石增雷、邵承洛、刘锡铜、王洪章等几十名无辜被关押的修炼人,还有无数法轮功学员遭受着或者遭受过残酷的暴力转化和洗脑迫害。

狱警们所采取的手段是卑鄙的,警察不直接动手迫害,以加分做诱饵,用奸民治善民,让那些心狠手辣的黑社会罪犯和一些被成功洗脑的昔日邪党贪官充当打手和帮凶,甚至连一些曾经受到过良好的教育、本性并不凶残的人也在这所是非善恶颠倒、权钱公开交易的监狱,迅速的由人蜕变成鬼。恶徒们发明创造了花样翻新的几百种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妄图通过摧毁人的意志来达到邪党强迫修炼人放弃正信的邪恶目的。

一、迫害的主使者和被利用行恶的打手

罪犯张永胜,黑社会成员,自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七年(出狱),参与迫害致死十位法轮功学员,张曾经对其他人讲:区长张磊光(上任区长)和教导员李伟(现任区长)亲口对我说,放心大胆的干,出了事有我们二人顶着。有政府和暴力机器撑腰做后盾,又能够加分减刑,所以张永胜才敢于肆无忌惮的打死那么多法轮功学员。

第二任罪犯积委会主任刘书江,原济南市历城区经贸局党委书记、局长,贪污犯,在监区的大会上也公然宣称,他的工作区长教导员非常认可,非常支持,不转化就是有病,政府让我加大力度治病(暴力转化)。刘书江带领五十多名新收犯毒打法轮功学员,还说,先不要急于让他死,应该让他慢慢的死,我们在这里有用不完的时间。

郑剑,死刑犯,监狱犯人医生,专门负责给法轮功学员灌食,他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说,你不怕死,没关系,我保证让你正常死亡,我太会做这样的事了,天衣无缝。他插管一插到底,反复提插,曾经一天给某学员插管十六次,很多人疼的大声呼叫,有一个人被插透了胃而死亡。他灌食时有时还加入浓盐水、变质的菜汤和臭鱼汤等,人被灌食后胃痛胃胀,口渴难忍,处理伤口时故意用镊子挑、撕好肉,直接敷上纱布,第二天揭开时又撕下一层皮肉,有时还直接在伤口上撒盐,让伤者生不如死。很多人说他这里是共产党的魔鬼七三一部队。

江学东,原上海恒通副总经理,信用证诈骗被判刑,东北人,当一名法轮功学员质问他为什么打人时,他直言不讳的回答说,就是政府让我们转化管理你们的,我就是政府,我说的话就是圣旨,我现在使个眼色你当场就得死。看你年龄大了有点糊涂了,咱们都穿一样的囚衣,警察不让动手谁敢打人。你以后知趣点,再给监狱长写信告状,越写越打,直到打死你为止。

綦东兴、张风顺、徐文宾、王克东,均为杀人犯,綦东兴曾打死多名法轮功学员,张风顺是三进宫的惯犯。

杨洪有,东北黑社会出身,在当地出了人命案逃到济南,极其残忍,曾用菜刀将亲哥哥的手剁了一刀。二零零八年济南打黑,他是一号人物。山东省有五六个公安局局长是他的弟兄,杨通过关系留在省监。在省监臭不可闻的杨洪有却被李伟选中参与迫害法轮功,二零一零年底,杨洪有在李伟组织的二十人参与的严管组里昼夜殴打不写五书的法轮功学员,多名学员被迫妥协转化,杨洪有因此而大出风头,被李伟青睐,担任特别帮教组组长,李伟开会大力赞扬严管组的作用,叫嚷着要壮大其力量。张永胜也公开说,李区长很有见识,这次严管组全部选用刑期短的犯人,即使出了事,不等追查就回家了。他还对一个高血压的法轮功学员说,你不吃药死了是自取灭亡,再给监狱长写信就随时办你,共产党想整谁没有干不成的。区长已经说了,谁敢顶风上就等着死吧。二零零七年,法轮功学员邢同福写声明放弃转化,李伟马上开会让杀手们加大力度帮教,暗示他们使劲打。果然,邢同福被折磨的死去活来,在高压下妥协了。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谢晓刚、蔡和杰和李大刚将法轮功学员吕振活活打死,又于二十三日将已经七十九岁高龄的法轮功学员王洪章严管,陈宇磊、陶春勇、孙奇和张诚等用被子把王洪章蒙住,四人压住被角,扬言要把他闷死,用牙刷柄搅指缝,不让喝水、睡觉,致使王洪章便血近一个月,最后送到了警官医院才免于此难。

王雁,原崂山区委书记、区长,青岛市政府市长助理,因受贿罪被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现关押在山东省监狱。担任十一监区十七组组长,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二零一一年,王洪章和邵承洛到十七组,王雁和王革新明知道两人怕风怕凉,故意用电风扇猛吹二人,说吹死你们,导致王洪章因被折腾得心脏病发作两次被送到警官医院抢救。王革新还恶意往王洪章的暖瓶里尿尿,故意克扣法轮功学员的食品等,因此得到了李伟的奖励,无期改判为有期。王克东殴打法轮功学员李兴玉和游云升不但没有被惩罚,李伟还给其一个表扬的“大奖”,成为十一监区减刑最快的人,连很多其他犯人都骂李伟变态,打人还有奖。

二、权钱公开交易的监狱,恶警之毒猛于匪

很多人都知道,监狱里的服刑人员,若想获得提前释放,都是要通过挣分来减刑的,所以才有“分,分,劳改犯的命根儿”一说。要想早出去,就得多挣分、快减刑。但是怎样才能多挣分呢?在当今中共统治下的监狱里,其一是花钱买分,一分多少钱,减一年收多少礼都是明码标价的。再一个途径就是那些积极参与并实施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人挣分最快,获得的“减刑”奖励也是最多的。

犯人周长久的姐姐在济南区检察院,凭借其姐与监区长李伟的关系,周长久在十一监区长期享有特权,彻夜赌烟、私设小灶,查出也不作处理。周在警官医院住院一年多照样得高分(按照规定超过三天当月就无奖分),据周讲,家里花了不少钱,现在哪个警察不贪钱。

王克东将法轮功学员李兴玉毒打得住院抢救,二零一二年七月因赌博输红了眼和犯人动手,差点出了人命。王克东和綦东兴等所谓的帮教几乎人人持有手机,綦东兴被警察搜查出手机时当面就骂该警察无能,但因为他哥哥是警校副教授,种种严重违纪行为都无人追究,相反还是该监区减刑最快的一个。

滕德医是四次进出监狱的“碰瓷”诈骗犯,负责给绝食的法轮功学员灌食,还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三千多元钱,供他吃喝赌,他的本家叔叔滕志强是看守所政委,据滕德医自己说,他的叔叔请李伟的客,花了钱,路铺好了,在监区拿高分,吃拿卡要,待遇特殊,滕讲,李区长说了,你想吃什么,说话就行了。殴打法轮功学员的时候叫嚣:我的关系就是不一般,是李区长让我干的。

高大伟说他的老爷子为了让他早回家,花钱送了好多礼,结果因为关系被调离,钱白白打了水漂。他还听犯人王文勇说,李伟许诺他们把法轮功打的写揭批就可以奖高分,所以他们就大打出手,被毒打致残的学员向李伟揭露他们,李伟不敢认帐,扣了高大伟的分,高于是到处大骂李伟说话不算话,用他们就忽悠他们,不用了翻脸不认人,白出力没得到好处,真是流氓大骗子。

石峻屹是青岛市公安局长的儿子,李伟的关系户,利用给队长做饭的便利条件从事务处弄来大量食品,私设小灶,李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不知道。他曾经毒打过无数法轮功学员,后来他自己对法轮功学员讲,刚入狱无知,被政府忽悠打法轮功挣分。现在我也明白了,咱们各人打各人的劳改,我不管你们,你们也别管我。石出狱之前还公开对其他犯人说,李区长给他讲了,一点小事不值一提,再大的事情我也能给你摆平,我是一区之长,区里什么事也是我说了算。

杨洪有被李伟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出手凶狠,李伟用小恩小惠来收买他,在生活上颇为照顾,杨还说,很多人去李伟那告状都被李压下了,士为知己者死,区长对我这么好,我有用不完的力气,我就帮他转化法轮功吧。

张风顺是杀人犯,在青岛监狱被严管了两年,托关系进入省监,听说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打转化就奖分,便痛下杀手,每月能得到十分的奖励,张得意的对老乡说,自从来了省监就起运了,不但再没有被严管,月月拿高分,家里买上千元的好烟,都由警察给带进来。

十一监区的恶警和人渣败类之间互相利用,共同迫害好人,而这些警察的罪恶其实远甚于罪犯,因为犯人中也有的人曾经说过,我们也不想这样做(暴力转化),是政府让我们干的。这些怂恿人作恶的警察才是真正的坏人。

吕振
吕振

二零零九年六月,当时的区长张磊光和教导员李伟策划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又一轮镇压,结果把吕振活活打死,对外谎称是心脏病死的,但十一监区无人相信,有人亲眼见到吕振全身青紫,与吕振熟悉的犯人也说,吕振从来没有心脏病,年纪轻轻,连医院都从没有去过。共产党太黑了,张与李二人将凶手蔡和杰、李大刚等人调离十一监区,把专门用来殴打法轮功学员的木棒和铁管收了回去,严管室里的标语也揭下来。后来给打手们开会说,还得强制转化,就是动手前得经过警察批准。为掩人耳目,自此后,新来的法轮功学员关在队长办公室里秘密折磨,白天队长上班就弄到厕所毒打。曾经有一个老年法轮功学员被殴打的惨叫声整个小岗都能听见,值班人员朱奎明怕出人命,过去查看,被打手孙奇一脚踢出门外,说指导员有令,其他人不准入内。连犯人都说,队长办公室是宪兵队,李伟区长爱民如子,爱的是金子银子,执法如山,山是金山银山。在这样的环境下,所谓的劳改营只能让人尚存的一点点良知也逐渐泯灭丧失,恶毒凶狠者在恶警的支持下更加疯狂无度。

三、十一监区参与迫害的“贪官们”

张跃(现已出狱),原章丘东风煤矿董事长,曾任十一监区纪律组长。有一次他酒后吐真言,说自己与张殿龙每人给李伟送钱三十万元,李伟准许他们使用手机,随便看淫秽碟片,在监狱的个人账户上存款达二十五万元。张殿龙,黑社会成员,济南人大代表的保镖,卡上存钱一万元。

张风顺,黑社会成员,三进宫的杀人犯,他的母亲是高干,个人账户的卡上存款四十多万。

陈元和,原济南人大副主任,卡上存钱二十四万元;赵凤奎,济南房管局局长,狱中帐户存二十多万元;张永业,济南市政府发改委干部,账上赃款十五万元。李兴春,济南历下区区委书记,一些贪官为了堵他的嘴,给他账上打了三十多万元。

陈鲁坊,原五金矿产公司负责人,全家居住在美国,卡上存钱一百六十万元。

王雁,青岛崂山区区委书记,在监狱的存款达二十二万元。伊军,潍坊某大酒店经理,贪污六七千万,不退赃,判死缓,账上存钱近二十万元。

杨洪有,东北黑社会杀手,存钱三十万元。柳克安,原济南土地管理局局长,账上存款二十一万元,二零零七年专为他清监,搜出两大箱海参鲍鱼等营养品。

刘书江,原济南历城工业主任,账款三十万元,二零零七年清监,清出七八条高档烟,好茶无数。党军,济南银行贪官,账上存款十五万元;王革新,济南财政局处级干部,不退赃,判无期,狱中存款十七万元,外面有别墅。王忠尧,原安徽省委副书记,账上存钱十八万元。吴金大,建筑商,存款三十万元。

姚云霞,原济南市政府秘书长,账上的赃款二十万元,姚云霞从来不买烟,都是贪官来送,他还把烟提供给殴打法轮功学员的打手,比如精神病孙奇,最邪恶的打手之一,姚云霞为了利用他,每月供给他三百-五百元的烟,唆使他毒打了近五十名法轮功学员。

张树坤,也是局级贪官,卡上存钱二十五万元;刘东,原济南人交公司董事长,卡上有十六万元钱。

李伟特批了很多关系户使用手机,他还给犯人张殿龙提供单间休闲娱乐,有八个犯人专门伺候他,有一次李伟直接用手机跟监狱中的张殿龙通话,卫生员贾书利还将手机藏在李伟的办公室里,警察和犯人黑白难分,警匪一家,李伟从他们那里得赃款二百多万元,也因此特许这些贪官和黑社会打手享有特权,可以在监狱中使用电磁炉等,从事务处贸易来生熟肉私设小灶。

这些在高墙内外都享有特权的昔日贪官们,在减刑加分的诱惑下。又积极参与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中,在监狱中依然挥霍赃款,在警察们的默许下照常过着奢靡的生活,即使如此还经常偷拿、明抢暗夺法轮功学员自己花钱买来的日用百货等,甚至连监狱提供的饭菜都在他们的把持下随意克扣,法轮功学员因为遵循大法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要求,不与人争斗,这些邪恶之徒反而变本加厉,连饭都不让他们吃饱,在恶警李伟等人的授意下,分饭分菜时故意不给或者少给,任意克扣,宁可把饭菜大量倒掉、冲进厕所也不给饥饿难忍的法轮功学员吃。

青岛王雁把法轮功学员邵承洛买来的营养品也强拿去吃了,邵的病号饭也常常被他看中,挑自己爱吃的拿走,对八十高龄已经被迫害出严重心脏病的王洪章也恶毒攻击,随意虐待,不到两周就住警官医院抢救去了,临走前王洪章流着眼泪对邵承洛讲,咱俩这恐怕是最后一面了,那里的环境条件很差,陪护凶恶,菜又咬不动,我再去就会死在那里了,我得写好遗书,你给我保存好,如果我死了,让大家都知道是怎么死的。王洪章被李伟骗到警官医院后,陪护向警察医生报告说王快死了,一天也不敢留,才被强保出狱。王雁则多次公开讲,是李伟区长让他给王洪章和邵承洛加大压力的,其实他也经常给李伟等恶警出坏主意,怎样对付(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九日,原青岛市市长夏耕专程来省监“探望”这个落马贪官,并用公款在其账户上存了一万元。监狱狱政科长亲自用监狱长的车把王雁和另一名入狱贪官罗某送去接见,省监全体警察和犯人,跑高跷、舞狮子,准备了一周来迎接省长大人,当天下午,司法厅厅长、监狱管理局局长陪同省长接见了两个多小时,警察与犯人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身穿制服的警察们对省长和两个还穿着囚服的犯人又是敬礼又是鞠躬。

这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恶警带领一帮十恶俱全的打手、帮凶,他们以利益为纽带,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将善恶颠倒,打击善良,摧毁人性,挑动仇恨,鼓励、嘉奖残暴的恶人恶行,在这样的环境下,一般的好人也会变坏,一般的恶人则会变成魔鬼。

人做事,天在看,眼前的利益虚幻如过眼烟云,瞬间即逝,人变邪恶了,可以混淆是非,奖恶惩善,但是神目如电,恶人的每一笔罪恶都绝不会逃过天理的报应。人中的靠山那是靠不住的冰山,看看薄熙来和王立军、青岛历任公安局长的下场,每一个利欲熏心的都应该清醒,在真相大显之前赶快真正的改过自新,不再参与邪恶的迫害,不要忘记了,当你们将善良的修炼者迫害到生死边缘的时候,其实那时你们已经把自己置身于真正的生死之地,善或恶的瞬间一念就会决定自己永久的存亡。良知尚存者请赶快醒来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