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警察,你们以给百姓制造苦难为乐吗?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一日下午四点三十分,一大群警察在佳木斯豪华的千里马大酒店开“庆功会”,说是因为“办案有力”,要好好“庆贺”一下。警察办了什么案?要如此大动干戈的“庆贺”?是抓获杀人犯,为民除害了;还是截获抢劫犯,替民申冤了;或者是干了什么其它利于百姓的大好事……都不是,理由绝对超出正常人的想象。原来,是为了“庆贺”前一天(即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佳木斯警察撬门闯民宅,成功绑架十五位佳木斯百姓一事。

回顾整个绑架过程,佳木斯市公安局头目赤膊上阵,伙同佳木斯市安全局,向阳公安分局及所辖的建设派出所、桥南派出所、西林派出所和长安派出所。出动大批警察,不开警车,清一色便衣,无任何手续的在同一天晚上撬开三处法轮功学员住宅,对待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他们使用的手段有:国安监控、特务跟踪、谎称收费、撬门开锁、抄家抢劫、暴力绑架、流氓语言……尤其荒唐和卑劣的是,八岁女童和近七十岁的老妪无一被放过;抵制流氓行为的法轮功学员被四个警察强行抬下楼去;因受惊吓而晕倒的法轮功学员被用担架抬到派出所;开门看情况的邻居也被四个警察冲上去绑架,后因惊吓过度而病发住院;一名大学毕业生在家中遭警察殴打又被劫持到派出所的铁笼子里非法关押;还有两名大学生为了阻止警察把自己的家长劫持到看守所,躺在警车的车轮前以死抗争;几位七、八十岁的老年人,为找回自己的儿女哭喊着、相互搀扶着踉踉跄跄的来到派出所……一幕幕令人心酸的场景,使人非常不解:难道佳木斯警察专门以给百姓制造苦难为乐吗?

*佳木斯国安、公安相互勾结 有预谋同日三处绑架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晚,佳木斯市公安局领导伙同安全局、市公安局防范和处理邪教支队、向阳公安分局及所辖的桥南派出所、建设派出所、西林派出所和长安派出所的大批警察,动用大批便衣蹲坑,同样在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撬开了三处法轮功学员的民宅非法闯入,疯狂的翻柜、抄家、搜包,把法轮功学员家的电脑、打印机、电子书等私人物品和一些讲述法轮功真相的材料摆在一起录像,原本干净整洁的家被抄得一片狼藉。警察共绑架了十五人,其中包括:十一名妇女、一对夫妇、一名八岁女童与一名大学毕业的学生。

佳木斯警察强行撬坏法轮功学员张淑华、张淑英和任淑贤的家门,后土匪般闯入
佳木斯警察强行撬坏法轮功学员张淑华、张淑英和任淑贤的家门,后土匪般闯入

佳木斯警察强行抄家后现场凌乱不堪的
佳木斯警察强行抄家后现场凌乱不堪的

在张淑华家绑架九人——张淑华(女,约五十岁,佳木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护士)、张淑英(女,四十多岁)、赵娟(女,四十多岁)、崔秀云(女)、孙颖(女,近七十岁)、刘丽杰(女,四十多岁)、项晓波(女,五十多岁)、一位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女学员和张淑华的儿子(男,二十多岁,刚刚大学毕业)。

在任淑贤家绑架六人——任淑贤(女,四十多岁)、王英霞(女,五十岁左右)、张利民(男,五十岁左右)和妻子屈玉杰(女,五十岁左右),八岁女童和前来陪同学钢琴的母亲。

张淑英暂住在一位朋友家,警察在九月十日晚,先声称自己是张淑英的朋友,受张淑英的委托来取东西,妄图骗开门。被张淑英的朋友识破后,警察强行撬开门抄家,抢走张淑英的电脑等私人物品。警察这一突如其来的土匪行径,把原本有病的男主人吓得说不了话了,警察还抢走张淑英朋友的身份证,后在这位朋友的正义坚持下第二天身份证被要回,但警察拒绝对自己给张淑英房主带来的精神和财产伤害进行赔偿。

目前已知张淑华、张淑英、赵娟、崔秀云、刘丽杰、项晓波、任淑贤、张利民、屈玉杰和王英霞等十人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

*警察劫持的都是毫无罪错的好人

张淑华,女,现年五十一岁,佳木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护士。修炼法轮功后,曾经久治不愈的顽固性头痛、支气管炎、时常胸闷气短等症状都不翼而飞,身为医务工作者,她亲身体验到了法轮大法的超常。更重要的是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使她的心灵得以高度净化。用张淑华自己的话说:没修炼法轮大法前别人也认为我是好人,但那时即使做好事也掺杂着很强的求名求利和为私为己的成份。通过读法轮功创始人的著作《转法轮》,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发生了根本的改变,知道怎样才能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完全为他人着想的好人。面对每日劳碌繁忙的医院工作,张淑华以一位法轮大法修炼人的心态善待周围的一切,深得患者和同事们的好评。可是,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她几次失去了升迁的最佳机会,外出学习也受到阻挠,被取消所有评优资格,两级工资没涨,精神文明奖被扣发,在她被非法监禁和被迫流离失所期间工资全部停发,身份证也曾被单位扣押,期间家人为营救她被勒索了上万元的钱财。

张淑英,女,现年四十八岁,早年以非常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的一所大学,曾就职于北京中国石化总公司、中信期货公司。修炼法轮功前,她患有严重的妇科病,生活几乎不能自理,工作难以维持,精神也处于崩溃的边缘;修炼后,身上的疾病不翼而飞,她能够正常工作,家庭和睦,身心愉悦。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张淑英曾九次被绑架和非法关押,四次被非法劳教,迫害中她失去了优越的工作和美满的家庭。在北京东城看守所,她遭“电针”酷刑,导致精神一度失常,记忆丧失,失去语言、思维功能,生活长期不能自理,真的是九死一生,是法轮功使她从新成为健康快乐的人。

崔秀云,女,现年六十一岁,在修炼法轮功前,她因生小孩坐月子得了风湿病,后来又得了血管神经性头痛,心脏病,月经腹痛病,手腕长个大筋包,中药、西药、偏方用遍了也无济于事,整天在痛苦中挣扎。修炼法轮功后,不久手腕筋包不知什么时候没了,风湿等一切病也都好了。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崔秀云屡遭迫害,曾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被绑架到佳木斯劳教所非法劳教。多年来,由于警察的不断骚扰,她一直有家不能回,两个孩子得不到母亲关心和照顾,过年全家人都难团聚。

孙颖,女,现年六十九岁,退休前曾是一位精明能干的女工程师。现在虽已年近七十,但她身体健康、谈吐高雅、思维敏捷、面貌祥和。在修炼法轮功前,她患有神经官能症、胃溃疡、乙型肝炎、子宫肌瘤、支气管炎、肺气肿、关节炎等多种疾病,为了治病,她学练过多种气功和所谓的健身操,也去过各大医院寻名医治疗,但仍无好转。几年下来耗费了家人大量的精力和资金,仍是整天受病痛折磨,生不如死。修炼法轮功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孙颖身上的疾病不翼而飞,精力变得从未有过的充沛!家人看到她的变化都非常高兴,亲戚、邻居也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全家其乐融融。在十几年的迫害中,孙颖曾四次遭绑架深陷囹圄,单位领导受中共恶党指使,曾连续五年停发她的退休工资;在株连高压下,她的丈夫被迫与孙颖离婚,原本幸福的家庭被拆散。

刘丽杰,女,现年四十二岁,佳木斯大学技师学院的教师。她从小品学兼优,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是被大学同窗们赞誉为“知书达礼、博学多才、思维敏捷、能言善辩、善解人意”的才女。可是,在博览群书之后,仍旧有许多人生中百思不得其解的终极问题,令她非常困惑。在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著作中,她找到了答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十几年来,刘丽杰屡遭迫害,家人为营救她曾被勒索近三万元钱,原本拮据的家庭生活因此雪上加霜,年迈的父母、亲戚朋友和丈夫也因此身心备受摧残。

项晓波,女,现年五十二岁,曾是佳木斯化学制药厂技术人员。因出生在大饥荒年代,从小营养不良,体质不是很好,流行感冒次次落不下,胃病、扁桃体炎、鼻炎、月经不调,脚脖子曾被自行车撞伤后十几年疼痛,这些症状在修炼法轮功后都神奇的消失了,项晓波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学习李洪志老师的著作,更使她心灵得以净化,学会了按真、善、忍做好人。十几年来,项晓波屡遭迫害,在女儿六岁那年,她的丈夫在邪党高压下被迫与其离婚,还抢走了孩子不让母女相见。不仅如此,佳木斯化学制药厂非法开除项晓波的工作和党籍。夫离子散、孤身一人的项晓波,在以后的日子里仍多次遭佳木斯警察及社区人员的迫害,无奈之下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警察绑匪行径,政府大失民心

1、欺骗手段不成 凶相毕露

在张淑华家楼道蹲坑的警察,骚扰楼道内多家住户,他们错把邻居家当成张淑华家,于是开始用卑劣手段撬锁。邻居家的女主人以为是丈夫回来了,就把门打开,没想到警察蜂拥而入,四个警察冲上去将她反剪双臂按倒在地。这位女士由于惊吓过度,浑身发抖而缩成一团,给丈夫打电话,丈夫回来后找出“救心丸”给妻子服下。警察确认抓错人后准备一走了之,被害人家属把警察臭骂一顿,警察不得不叫来“120”急救车将这位女士送入医院。

后来,警察们又用非常温和的方式假装找人敲张淑华家的门,见不给开就开始撬门、强行闯入,暴力绑架了室内的九人。刘丽杰是被四个警察抬下楼的,鞋都没让穿,身上仅穿着半袖单衣。张淑华的儿子被警察在现场殴打,又被劫持到西林派出所关在铁笼子里,孩子当时因在屋里睡觉只穿着背心短裤。

2、谎称收卫生费 来学钢琴的女童和母亲也不放过

在任淑贤家楼道里蹲坑的警察,先是让一个女警察敲门,谎称自己是收卫生费的。室内人觉得蹊跷,通过门眼一看外面一大群人而拒绝开门,警察就开始暴力撬门闯入。

一八岁女童在母亲的陪同下来找教钢琴的任淑贤老师学琴,也和妈妈及叔叔阿姨们被劫持到建设派出所,经历了几个小时的非法羁押后,女童在不停的哭泣中被爸爸用工作证、身份证等证件担保才接回家。回家后,她还是坐立不安,惊恐的大眼睛里透着太多的疑问:炼法轮功的钢琴老师是好人啊,妈妈也是好人啊,我去学钢琴也没有错啊?课本上说警察叔叔保护人民,可是我看到的怎么不是那样啊?带着太多的疑问和恐惧,女童吃不下睡不着,更是惦记着当时还未被放回的妈妈。

女童的妈妈在十一日凌晨两点多钟出现严重的心脏不适症状,被拉到佳木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诊室,匆匆检查后又被劫回建设派出所。到了十一日上午,女童的妈妈身体状况再次恶化又被拉往医院,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被家人担保才得以回家。

3、恐吓女学员“半夜我就给她们扒裤子!”

在任淑贤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王英霞是被拖进建设派出所的,屈玉杰是被用担架抬进派出所的,她们脚上都没有穿鞋。当时王英霞脸色煞白,嘴在打颤,旁边的人说:“快给她送医院吧!她快不行了!”一个警察说:“让她躺着吧!让她装!”过了很长时间王英霞醒过来了,想上厕所,一个警察说:“让她尿到裤子里!”

当天晚上,建设派出所几乎每个房间里都关了人。警察把张利民单独关在一间屋子里,还给他绑上手铐。被无辜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善心的给警察讲真相,警察说:“都怨你们,我们还得半夜陪你们。”还说了很多污秽不堪的话。尤其一个脸黑瘦、个子不高、自称心脏不好的警察,他非常无耻地说:“等着半夜我就给她们(指女法轮功学员)扒裤子!看她们还脦瑟!”

4、大学生被逼无奈躺在警车的车轮前以死抗争

法轮功学员张利民和屈玉杰夫妻二人同时在任淑贤家被绑架,他们的亲人得知消息后焦虑万分的来到建设派出所。一个警察谎称:“人不在我们这,在市局呢,去市局找吧!”家人知道警察撒谎成性而拒绝离开,警察看这些人坚持不走,又说:“人在市局,去找市局张某某(具体没听清楚,应该是管这件事的)。”家人高喊:“你们凭什么抓人!他们是好人,有杀人放火的你们不抓,你们就抓好人!” 警察并不理会,都进到了里面的屋子,不见了踪影。

在门外守候的家人费了好大劲才隔着玻璃和里面的一个警察说上话,警察根本不听,大声喊:“闭嘴!闭嘴!”然后用手指家人说:“你干什么!别吱声!人在里面审讯呢,一会儿就完事了!人肯定不能让你们见!”

亲人们确定张利民和屈玉杰就在里面,因怕警察半夜偷偷将人劫去看守所,而做好了在此守夜的准备。十一日凌晨一点四十分,警察打开了一直紧闭的派出所大门,很多警察押着张利民从里面走出来,家人们走到跟前大呼:“你们凭什么抓人,你们讲不讲法律!你们凭什么抓好人!”“你们有没有儿女,你们有没有父母!你们有没有良心!”警察高声吼叫:“都给我躲开!你们干什么!”其中有个头目模样的警察表现的非常凶恶。

警察先把张利民押上车,后面又架出来的是王英霞,她整个人已经瘫倒,但恶警还是很用力的把她往车上拖拽。当时情形很混乱,屈玉杰的家人被警察拖到一边,推倒躺在了车前面,这位大学生悲愤至极,高喊:“你们要想把人带走就从我身上压过去,我不活了!警察好人都抓!我们还得上学呢,把我们的家长抓走了,我们怎么办?”警察开始驱散亲属们,激动的人群推开警察们,屈玉杰的儿子也躺在了车下。警察说:“你们干什么!”然后屈玉杰的儿子高喊:“你们今天要把我爸妈拉走,就从我身体上压过去!让我的热血溅透你们整个派出所!用我的命让你们清醒。”

屈玉杰的二姐也跟警察推搡并躺在了地下高喊:“警察抓好人!警察不讲法律!警察太坏了。”亲人们都在喊着,最后一个警察突然喊道:“大半夜的你们别嚷嚷,别人都睡觉呢,大家听见多不好,不送了,不送了!今天晚上不走了,我们回去跟领导商量商量。我们跟局长反映情况。”然后警察们把人又都押回派出所,锁上了大门。

5、大学生被警车拖行二、三米远 腰部和右手受伤

到了十一日早上,屈玉杰年迈有病的父母踉跄的被搀扶着来到派出所门口,王英霞八十多岁的老父亲被邻居搀扶着也赶来了。陆陆续续还有一些闻讯赶来的亲朋好友、很多路人和干活的民工也都聚集在派出所门前,警察透过派出所大厅的门玻璃紧张的向外张望着。好心人纷纷来看望在派出所门前守了一夜的家人们,还送来了吃的,表示他们的支持。

渐渐的建设派出所门前聚集了越来越多的警车,大约有十多辆,先后进入建设派出所的警察有五十人左右。

上午九点,一辆大型面包警车开进了派出所。九点三十分左右,派出所里开始出动大批警察。一个当官模样的警察大喊:“把车围上,站两排!谁也别让过来。”家人高喊:“你们凭什么抓人!”然后喊:“拿手机给他们拍下来!”

听到这句话,那个头头非常害怕,命令手下警察抢手机。十多个警察蜂拥而上,警察喊着:“如果反抗把你们也抓起来。年纪大的(我们)不敢动,把你们年轻的弄进去!”屈玉杰的家人喊:“你们是不是害怕了!你们是不是怕见人!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让大家看看!”然后那个头头过来说:“吓唬我!还拍照!”屈玉杰的家人说:“你们不是讲有法可依嘛?”那个头头带着轻蔑的眼神喊:“别整那些没用的!”旁边的警察都跟着发出阴险的笑声。

紧接着人被带出来了,第一个是那个八岁小女孩的妈妈,她是被丈夫抱着上的警车;后面紧跟着是张利民,他戴着手铐,光着脚没有穿鞋,两个警察押着他;后面跟着的王英霞蹲坐在地上也没穿鞋,被两个恶警拖拽着往警车走,到车门口不上去还被踹了两脚;接着是屈玉杰,亲人们看到她的脸色惨白还有淤青,两个恶警正拖拽着她上车。所有的亲友都抑制不住愤怒,大声的喊:“你们凭什么抓好人,他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

一位大学生抓着车门,不让警车走,但是警察根本不理会,也没有减速,大学生被拖倒在地,然后被警车拖行2、3米远,之后车拐弯处被甩了出来,人才停下来。右边腰间被划伤,右手中指被划掉如同圆粒大米般大的一块肉,整个身上全是灰。家人赶紧跑过来把他扶起,家人有的被警察推开,有的被拽开。警察们根本不理会其中年岁大的老人的安危。王英霞八十多岁的老父亲躺在地上哭喊:“你把我姑娘抓走了,没人管我了!我没法活了,哇……”但是恶警们理都不理。

围观的人都在询问,也很同情,家人也一直讲述真实情况,好人什么罪都没有就被强行抓走,天理何在。家人还对派出所的警察说:你们做这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会有报应的,善恶有报是天理啊。后来屈玉杰的父母气得站不稳,家人只好搀着他们回家了。

*执法犯法 佳木斯警察你将如何收场?

法轮功学员处处为他人着想,在哪里都是好人,佳木斯警察知道抓他们根本没有合法借口,因此是先用流氓抓人,不给手续,后编造“证据”继续迫害。这一次,面对不断前去要人的家人,佳木斯市公安局、向阳公安分局和各个派出所等参与迫害的部门相互推诿。市公安局以陈万友为首的恶人还透露出,拿钱才有可能放人。

佳木斯警察,请你们不要忘记,你们已经犯下了非法拘禁罪、滥用职权罪、绑架罪、破坏公民财产罪、入室抢劫罪、渎职罪等罪行。

《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规定:“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它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犯拘禁罪的,从重处罚。从这一规定看,非法拘禁罪的成立没有情节的规定,只要是实施了非法拘禁行为,不论时间长短,次数多少,恶劣程度轻重,就应该构成非法拘禁罪。从重处罚的情形有两种,一是具有殴打、侮辱的行为,二是具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特殊身份。”

你们的犯罪行为必将被绳之以法,难道你们还想通过搜刮百姓的血汗钱出去挥霍行乐吗?你们真的错了,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深知他们是毫无罪错的好人,家人们绝不会再任由你们勒索了。你们只有尽早放弃邪恶无耻的贪心,尽快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或许能减轻你们的深重罪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29/佳木斯警察,你们以给百姓制造苦难为乐吗--2633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