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什邡市法院庭长为何总是“低头不语”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什邡市退休工人、法轮功学员周玉宝,二零一二年五月在公园乘凉时遭国保警察绑架,当地“六一零”操控公检法机构,图谋对周玉宝进行非法庭审,并联合阻挠律师为他做无罪辩护。其中,在周玉宝的律师多次要求介入案件时,什邡市法院刑庭庭长李开宣以各种借口推托。

以下是律师与李开宣的对话,读者可以发现,这个法庭庭长在需要给出一个简单的确切答案的时候,总是含糊其辞,或者干脆低头不语,不愿意负任何责任。不知该庭长是否在职业良知与恐惧的压力中纠结。请看以下对话:

九月二十四日,四川省什邡市法院刑庭庭长李开宣,借口主办法官唐新和出差,阻挠律师介入法轮功学员周玉宝迫害案。

九月二十五日上午九点,家属陪同律师再次来到什邡市法院。这次李开宣说,二十八日上午的开庭取消了。律师再次提出介入案件。李开宣还是说,主办法官唐新和没有回来,拿不到卷宗和起诉书。律师问唐新和什么时候回来。李开宣说:“这个说不定。”

律师说:“我是找你们法院办理手续,不是冲唐新和来的,是以这个借口不让我介入吗?”李开宣低头不语,不停地抽烟,数十秒之后抬头说:“现在就是这个情况。”

律师说:“那你们收下我的介入手续,然后给我收条。”李开宣说:“可以收手续,但是我们没给哪个律师开过收条。”律师说:“你是拒绝我介入,我可以这么理解吗?”李开宣再次低头不语,不停地抽烟。

律师接着说:“你说了不算,是吗?”李开宣还是那句:“现在就是这个情况。”

律师说:“我可以理解为是你拒绝我介入,对吗?”李开宣怕担责,惊跳起来说:“你再等等。”律师说:“我等多久?你得给我具体时间。”李开宣说:“下午三点电话联系。”

二十五日下午,李开宣打来电话,表达三个目的:告诉二十八日的开庭取消了;想搞清楚律师的具体位置(施压意图明显);希望律师到法院去谈话(即避开受害人家属)。律师回绝谈话的“邀请”,要李开宣遵守约定,明早让律师介入案件。但李开宣没等律师的话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九月二十六日,从确切渠道获知唐新和已经回来上班。当律师去联系时,李开宣仍然说唐新和没回来不能让律师介入案件。

上午九点,周玉宝的家属陪同律师到什邡市看守所,要求会见周玉宝。看守所所长称,这个案子必须要在主办人的陪同下才能让律师见。

昨天,李开宣向上级汇报完之后,又说:还得汇报更上级。

李开宣的上级是法院院长,再上级就是德阳市中级法院了,但这个案子目前还远没有走到中级法院的程序。那么,谁是这个必须越级请示的“更上级”?什邡市610的鬼影呼之欲出。

(“610办公室”是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组织。)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