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遭恶报实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法轮大法是指导人修心、向善、返本归真的佛法,佛法慈悲与威严同在。在过去的十三年中,法轮大法遭到中共邪党的迫害。在这过程中,每一位中国人都在选择自己的角色。那些在艰难的环境下,还能坚守良知、善待大法的人将得到福报,拥有光明的未来。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不管是否已经被曝光出来,都将为自己的所为不仅面临将来人间法律的审判,更会在天理报应中偿还欠下的血债。本文综述了湖北省部份迫害法轮功的人遭恶报的实例。

湖北省原政法委书记,首任“六一零”头目杨永良遭恶报死亡

杨永良,男,一九四四年元月出生,安徽长丰人。一九九九年三月至二零零一年六月任省委副书记,湖北省政协主席,同时兼任省政法委书记。二零零三年元月至二零零八年任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杨永良是首任“湖北省委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即“六一零”组长。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七日,杨永良身患绝症,年六十八岁在武汉去世。

杨永良在任职期间,积极操纵、策划、指挥、协调湖北省政法委和“六一零”系统,对全省法轮功学员实施绑架、关押、洗脑、酷刑折磨、非法劳教和判刑,致使无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和致死,以及精神失常,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并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因此,湖北省成为中国大陆法轮功遭受迫害的最为严重省份之一。

杨永良多次在全省迫害法轮功的大会上发表讲话,强调深入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二日上午,杨永良还与省公安厅厅长陈训秋、武汉市市委副书记、市委政法委书记程康彦一起,陪同原中央政法委头子、迫害法轮功的元凶罗干到江岸区洗脑班、武汉市何湾劳教和武汉女子监狱等地,亲自指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湖北省反邪教协会理事长杨叔子眼睛几乎失明

杨叔子,一九三三年九月出生,江西省湖口县人。所谓的中科院士、华中科技大学原校长。从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至今,一直担任湖北省反邪教协会(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中共邪党利用这个组织迫害法轮功)理事长。杨叔子长期利用其学术身份和地位替中共邪党卖命,多次主持各种会议,编写教材和宣传资料,举办图片展览等罪恶活动,对法轮功进行大肆诬蔑和诽谤,毒害了无数不明真相的民众和大中小学校学生。其眼睛近视高达两千多度,还患有白内障,什么都看不清,眼睛几近失明,最后不得不开刀换晶体。

湖北省反邪教协会副理事长吴天祥因脑部严重瘀血,被迫做开颅手术

吴天祥,男,一九四四年出生,是中共树立的所谓“道德模范”。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吴天祥就由一名信访干部变成了迫害上访群众的邪恶之徒。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九日,湖北省反邪教协会(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中共邪党利用这个组织迫害法轮功)成立之日起吴天祥就一直担任该邪会的副理事长。二零零四年元月八日起吴天祥又兼任武汉市关爱协会(也是中共邪党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邪教协会,只是叫法不一样而已)副理事长。

吴天祥曾两次在武昌区洗脑班作“报告”,恶毒的诬蔑、诽谤大法,妄图迫使学员放弃修炼。武昌区法轮功学员彭敏和李莹秀母子二人就是在武昌区看守所和洗脑班被迫害致死的。吴天祥还先后多次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湖北沙洋劳教所和范家台监狱、以及洗脑班等地作“报告”,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转化”。并多次出席省市邪恶“六一零”和邪教协会的活动。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吴天祥因脑部严重瘀血,被迫做开颅手术,差点丧命。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医生万军遭报应

万军,四十多岁,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即湖北省洗脑班)医务室负责人。还有个女护士叫小红,二十多岁。两人均是对绝食抵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野蛮灌食和秘密在法轮功学员食物中投毒的凶手。有一次,万军对绝食抵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野蛮灌食后,他的腿立即就瘸了。如不知悔改,更大的报应还在后面等着这些助纣为虐的邪恶之徒。

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狱警祖健遭车祸

范家台监狱狱警祖健因卖命参与迫害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二年终突发车祸,损失惨重。参与监视法轮功学员的包夹陶俊在出狱前突然鼻孔流血,直流了大半盆方止,他见人就感叹:“活不出去了”。殊不知,不听劝告一味助纣为虐才落此下场啊。

武汉女子监狱包夹胡容殴打法轮功学员 遭恶报

武汉女子监狱包夹胡容拼命的殴打武汉市汉阳区法轮功学员、六十七岁的退休医生庞丽娟(后被迫害致死),突然出现了心脏病发作的症状,脸色惨白,呼吸困难,不能动弹。即使这样,庞医生仍然以一个法轮功学员的大善大忍之心,正念慈悲地救助她,迅速对她掐人中进行抢救,使她及时脱离了危险。同时告诉她法轮功没有错,你们这样做不对,迫害法轮功对你们不好。法轮功学员的慈悲正念震慑化解了邪恶,从这以后包夹们的邪恶气焰收敛了许多。

武汉市武昌区委副书记、代区长胡勤华曾任硚口区副书记被“双规”

胡勤华,男,一九六一年八月生,二零零七年二月任武汉市硚口区委副书记、区长;二零一一年十月任武汉市武昌区委副书记、代区长。胡勤华无论是在硚口区还是在武昌区任职期间都积极追随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尤其是二零一一年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期间,武昌地区邪恶政法委疯狂绑架法轮功学员,先后有近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六日,胡勤华在硚口区任上,牵扯到多宗长丰乡土地案,涉案金额达六千多万。胡勤华与夫人市财政局基设处处长一起被抓。

武昌公安分局黄鹤楼派出所恶警吴敏秋跳楼自杀未遂、人已疯

恶警吴敏秋,女,武昌公安分局黄鹤楼派出所管理医院社区的片警。十年来,积极追随中共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到目前还不知悔改,根本不听真相,不信“真善忍”,不认为做人应做个好人。目前已遭报,因单位内斗跳楼自杀未遂,人已疯。

武汉市武昌区恶人黄俊强突发脑溢血死亡

武昌区中山路紫金村恶人黄俊强,男,四十八岁。该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曾于二零一一年五月份协助武昌区粮道街派出所绑架法轮功学员彭燕,将彭燕送到杨园洗脑班迫害,后被武昌区邪恶“六一零”非法劳教。黄俊强现在已经遭到恶报,于八月二十八日下午,突发脑溢血死亡。

武汉市武昌区公安局政保科特务李建桥已患不治之症,生不如死

李建桥是武昌区公安局政保科的特务。一九九三年,他冒充炼法轮功,还参加过武汉第二期班,开始在701所炼功点炼功,后来也断断续续来洪山广场炼功点炼功。一九九六年《光明日报》事件后,他几乎每天早上都到广场炼功点上来,表面上炼功,实质是观察和收集学员的情况。可这一切,学员们都不知道。

直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遭中共迫害后,法轮功学员到北京去上访时,李建桥的特务身份才公开暴露。他多次去北京抓捕、押送武昌的法轮功学员。有一次,他对广场炼功点一位从北京抓回来的学员说:“我就是公安局指派打进你们法轮功的。九三年,我参加过你们师父在武汉办的第二期班,在七零一所炼功,也参加他们学法。”

到二零零一年,李建桥因迫害法轮功有“功劳”,升迁为科长。这些年来,李建桥不断的变本加厉迫害法轮功,多次绑架抓捕法轮功学员;逼迫转化;非法立案枉判法轮功学员。其妻也参与监视法轮功学员。他对法轮功学员的劝善和讲真相置若罔闻,对被上恶人榜也毫不在乎。古人云:“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恶有报”是天理。现在他已患不治之症,生不如死。

武汉市青山区社区主任朱祥玉遭恶报

青山区红卫路五十三街聚友社区主任朱祥玉是邪党发展的新党员,才提拔当社区主任不久。二零一一年五月底,红卫路社区派她到青山区“六一零”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由于她不明真相,带着仇视大法的心理积极表现自己,一到洗脑班,她就遭报了。全身长了红颗粒,奇痒无比。经医生治疗没好,只待了三~四天就提前回家了。

回家以后,她还不知羞耻的向别人炫耀:“我们轮流值班,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等。还说,她在红钢城江边跟踪过法轮功学员等等。所以,朱祥玉回家不几天,又遭遇车祸,被汽车撞了。她十几岁的儿子患有脑积水,从膀胱插管子排水。可是就在这期间,膀胱排水管也坏了,又重新安装。这些都是她自己迫害修炼法轮功的好人招致来的。

武汉市洪山区马房山派出所恶警周民遇车祸撞断左臂

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九日,大年初五那天,马房山派出所恶警周民开车带人去楚昭王酒店吃饭,途中与一辆面包车相撞,周民当场撞断左臂,同时车上另一个男的也当场晕厥。离二零一零年元月八日恶警周民带着武汉理工大学保卫处三个恶人在学校附近一复印店门前绑架法轮功学员金玉梅仅一个多月的时间。真可谓现世现报。

武汉市汉阳区公安分局局长谭某患心脏病住院

汉阳区公安分局局长谭某多年来追随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其人于二零一一年十月左右遭报应,因心脏病住院。

武汉市东西湖区政法委副书记肖作义受贿被审

肖作义,男,五十八岁。原东西湖区区委副书记、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区政法委副书记,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身为区政法委副书记的肖作义积极指挥东西湖“六一零”勾结公检法司等政府部门迫害法轮功学员。肖作义是首批被“追查国际”发出追查通告的中共官员之一。然而天网恢恢,善恶有报,二零一零年十月,肖作义因受贿被举报,并被“双规”。(此前明慧网有报道)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肖作义因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提供帮助,涉嫌收受十一人贿赂共计一百多万元,在武汉中院受审。

武汉东西湖区水务局勘测水工公司书记刘际东、副经理彭木华被撤职

东西湖区水务局勘测水工公司副经理彭木华、书记刘际东,在任期间,积极追随中共邪党、参与“六一零”(中共专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非法组织)对其本单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大约十二年来,使其本单位的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罚款、洗脑、劳教等的迫害。多次积极协助“六一零”办洗脑班,乐意做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大法,与大法与师父“决裂”、“悔过”等恶事。并在单位职工中散布敌视、鄙视、诋毁法轮功、威胁法轮功学员的言行,千方百计的利用其手中的权力,影响、阻止其单位广大职工了解法轮功真相。

十二年来,彭木华和刘际东使其本单位的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罚款、洗脑、劳教等迫害。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彭木华和刘际东又配合东西湖“六一零”把本单位的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汪锁仙强行绑架进柏泉洗脑班。十二年间,汪锁仙就被彭木华、刘际东协助绑架到洗脑班达7次,给汪锁仙的家人造成了难以想象的巨大压力和痛苦,其丈夫不堪忍受这巨大磨难,与汪锁仙离了婚,造成了汪的家庭破裂,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这样被拆散了。

彭木华、刘际东终因作恶太多,终引恶报上身。二零一一年六月,刘际东被迫提前两年退休。在此之前,刘的老婆得过一场大病,不得不卖掉一套房子。彭木华也在二零一一年六月,被上级撤职。

武汉市东西湖区看守所原副所长陈复元遭刑事处罚,开除工职

武汉市东西湖区看守所原副所长陈复元,在任职期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只要是非法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他都会配合邪恶的“六一零”做“转化”迫害,如不“转化”,他就用调号子为名,暗示号霸毒打法轮功学员。一次,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不配合他的“转化”,他调号,就对号霸说:“这是个老人,要关照好一些。”他走了不几分,号霸马上指使三个犯人强迫老年法轮功学员背心紧贴墙,照胸部左右各打三拳,中间打一拳,再将老年学员前胸紧贴墙,对后背左右各打四拳,这叫“前七后八”,再要老年学员蹲下,双手抱双腿,用脚后跟在老年学员的背心猛踹四脚,这叫“事事如意”。又一次,一位壮年法轮功学员不配合陈复元,他指使号霸将该法轮功学员的肋骨打断了两根,据说东西湖区看守所还关过外省法轮功学员,陈复元更不放过。后来,陈复元收受贿赂,为在押犯罪嫌疑人通风报信,被刑事处罚,开除工职。

武汉新洲村民郭义生被大巴客车撞死

郭义生,男,新洲区凤凰镇杨元嘴村人。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就一直追随江氏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参与绑架、监视、骚扰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撕毁、涂抹大法真相标语。二零零九年七月下旬,郭义生还伙同当地恶警杨金如等人私闯民宅,强抢大法书籍。由于迫害卖力,几年前,郭义生被提拔为凤凰镇安保队队长,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走卒。当地法轮功学员本着慈悲善念,多次对郭义生及其家人讲真相,劝其停止作恶,免遭报应。他却叫嚣:“我什么也不信,共产党给了我钱,我就是要为共产党卖命,怎么就没见报到我头上。”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三日,郭义生被一辆从麻城开往武汉方向的大巴客车撞倒,在被送往武汉抢救途中死亡,年仅五十四岁,为自己的生命与未来画上了句号。

湖北黄石张爹爹相信大法身体棒,中年男子口出恶言遭祸殃

黄石张爹爹七十多岁了,一副病怏怏的样子,法轮功学员见状送他一枚护身符。三年后,法轮功学员再次见到张爹爹,只见他人也长胖了,满面红光,腿脚也利索了,精神头十足。他碰见法轮功学员就象见到亲人一样,并说:“我天天在念‘法轮大法好’呢!”跟张爹爹很相熟的一个中年男子,有一次看到张爹爹口袋里有法轮功的护身符,就嚷道:“啊!你有法轮功的东西,我去告你!”张爹爹当时就理直气壮的说:“谁告我也不怕!”没过几天,那位中年男子无缘无故摔了一跤,把胳膊也摔断了。治疗了一段时间后,他找到张爹爹,非要张爹爹那枚法轮功的护身符不可。

湖北鄂州市原“六一零”头目盛章文患肝癌

盛章文,男,一九五零年出生,湖北鄂州市梁子湖区长岭镇徐山村人。二零零八年二月,时任湖北省鄂州市“六一零”头目的盛章文因身患绝症肝癌被免去市委副秘书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职务。盛章文于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八年任职期间,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鄂州市和黄冈市两地法轮功学员,鄂州市先后有几十名法轮功学员逾百余人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被非法劳教和判刑、致使多人家破人亡。他还利用媒体恶毒攻击大法,毒害鄂州民众。盛章文在位期间,曾有好心的法轮功学员劝其不要助纣为虐,可是盛章文扬言“不怕报应”,依然助纣为虐。奉劝现任鄂州市“六一零”主任田松云,副主任是李剑文不要步盛章文之后尘。

湖北襄樊铁路分局罗建修、徐宏明、田华富三恶人遭恶报死亡

一、罗建修,原襄樊铁路分局水电段襄樊领工区书记,五十八岁,积极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本单位法轮功学员,患喉癌,经受六、七个月的痛苦折磨后,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死亡。二零零零年五月一天,罗建修打电话把正在工地上班的本单位法轮功学员成孝宝骗回单位,派两个人看守,把成孝宝软禁起来,不让回家,也不通知家属。当时,成孝宝在新华路小学读书的仅八岁的儿子,无人接送。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的一天下午,罗建修又妄图绑架成孝宝去洗脑班迫害,并派人到成孝宝家,把防盗门上的纱窗挖个洞,把门撬的震耳欲聋,致使成孝宝岳母吓得在屋里直哭。

二、徐宏明(外号“徐老二”),原襄樊铁路分局水电段襄樊领工区保卫科职工,四十多岁,积极追随江氏迫害本单位法轮功学员成孝宝,于二零零八年七月患脑溢血遭报身亡。

三、田华富,原襄樊铁路分局公安处副处长,五十八岁,积极追随江氏迫害本系统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零年七月患脑癌遭报身亡。

湖北孝感前法院院长褚星来遭报患肺癌晚期

褚星来是孝感市中级法院前任院长、邪党党组书记,其在位八年(一九九八年—二零零五年),搜刮公款民财无数。褚星来不仅擅长捞钱贪财,还追随江泽民邪党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和异议人士。例如法轮功学员饶旭明,就是被褚星来指使其手下法官将其非法诬判三年刑罚。再如异议人士杜导斌,也是由褚星来操纵其手下法官非法审判,将其判刑五年。另外,褚星来还利用中院院长的审判职权,大肆盗卖死刑犯的器官,捞了不少缺德钱、黑心钱。

但神目如电,举头三尺有神明。平日连烟味都不愿闻的褚星来居然得了肺癌,而且一发现就是晚期,吃了一刀也没救药。过去,他割死刑犯的器官卖钱往口袋里揣;现在,他不得不掏钱请别人割他自己的器官!真个是一物还一物,一报还一报。正是贪财减寿,作恶必报;苍天有眼,没有侥幸!

湖北孝感安陆犹大金萍莉身患乳腺癌

金萍莉,女,现年四十一岁。现居住在浙江。二零零一年,被安陆邪恶六一零非法劳教,在送往沙洋劳教所不到一月后,就在巨大压力下向邪恶妥协,而且成了邪恶六一零的帮凶,被逼参与“转化”其他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出所后,本地法轮功学员劝其走回来修炼,她一直不听善言相劝。还经常流窜到其它省市做“转化”迫害,与其他犹大经常沟通,不思悔改。二零零八年春,发现得乳腺癌,六月份开刀做手术,骨瘦如柴,头发掉光,现自认为现世现报,就是不醒悟,还诬蔑其坚修大法的母亲为精神病。

湖北随州广水市发改委主任付立华敌视大法 遭恶报

付立华,男,四十八岁,原广水市发改委主任。付立华胁从中共,敌视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搜夺大法书籍,千方百计“转化”迫害本单位法轮功学员,遭到天谴。二零一一年七夕晚饭后,本来和单位同事在外开会,但不听他人劝阻,鬼使神差地自己驾车回家,途中离奇地被甩出车外,当场死亡,死状恐怖。付立华迫害法轮功学员,害人害己。

湖北黄冈黄梅县小池镇派出所恶警张少明遭恶报暴病身亡

张少明,四十五岁,从一九九九年以来,一直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和撕毁不干胶真相。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五日,小池镇法轮功学员吴田英在给民众讲真相时,小池派出所张少明、洪宇等恶警将吴田英绑架,非法关押在黄梅县拘留所。二零一零年三月份,张少明突然暴病身亡。死亡三天后,一个人对法轮功学员说:我经常在街上看见张少明撕毁你们贴的法轮大法不干胶,才遭到如此的报应。小池镇派出所是湖北黄冈市迫害法轮功最卖力的派出所之一,先后有多名恶警遭到恶报。

湖北黄冈麻城恶警陈涛参与迫害殃及其子

二零零七年七月上旬,龙池桥派出所恶警陈涛参与了麻城市公安局对法轮功学员的一次大抓捕行动。事后不久,恶警陈涛正在读高中的独子在二桥游泳时被水淹死了。这是又一起公安人员不听法轮功学员劝善之言,紧跟中共邪党迫害大法,遭恶报殃及后人的事件。

湖北黄冈麻城市白果镇恶警彭宏辉毒打法轮功学员 遭恶报醉酒而死

恶警彭宏辉,四十八岁。自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彭宏辉在白果镇派出所上班,充当中共的打手,把法轮功学员冯素娟打的遍体鳞伤,青一块,紫一块。他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遭到天谴。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晚,彭宏辉酒醉,死在白果镇饭店。

湖北黄冈麻城市西畈村邪党书记李景亮遭恶报被撤职拘留

李景亮,男,麻城市龙池桥办事处西畈村邪党书记。因卖力的破坏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毒害民众,恶行招来恶报。二零一二年七月,李景亮收受贿赂被麻城市检察院起诉,撤去职务,被关进了麻城市第二拘留所。

二零一一年十月,李景亮配合麻城“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该村法轮功学员刘继青、吴双喜,抢走现金六千九百元和几十元零钱,摩托车一部,笔记本电脑一部和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并派出四名人员到湖北省洗脑班当陪教,对刘继青、吴双喜进行强制洗脑迫害,李景亮还两次亲自到武汉向刘继青、吴双喜施加压力,逼迫他们“转化”,放弃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

二零一二年,李景亮为了向邪党表忠心,争当“两评两促”“先进党员”,在社区入口处,城区主要交通要道北环西路路边悬挂大横幅,并在社区入口处整面墙上张贴诽谤大法的巨幅宣传栏,在宣传栏的上方安着摄像头,用心险恶。

多行不义必自毙。二零一二年七月,西畈村社区口悬挂邪恶标语的大水泥柱子突然歪了一根,社区人员只好用挖土机将它挖掉拆毁重做。而此时,李景亮刚好被撤职拘留查办,这好象是上天的警示。

湖北黄冈浠水关口派出所头目冯启元得肺癌死亡

关口镇是浠水县法轮功学员最多的乡镇,也是被中共当局迫害最严重的乡镇之一。时任关口派出所原指导员的冯启元和副所长聂伟极力追随江氏流氓集团,不遗余力的对一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修炼人大打出手,不择手段、不分昼夜的对每位法轮功学员上门骚扰,非法抓人、打人、罚款;众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六十多岁的老人郭春六多次被非法关押,甚至非法判重刑八年,在臭名昭著的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曾一度被迫害的卧床不起;关口中学教师方德三多次被非法关押,最后被无理开除等等。二零一二年一月上旬,冯启元得肺癌死亡,时年五十八岁。这是继该所原副所长四十多岁的聂伟二零零八年开着警车,在关口至浠水的路段撞车死亡之后的第二个恶报事例。当地民众都说:“这是他们迫害善良、作恶多端的下场,是应了恶有恶报。”

湖北黄冈浠水县保安杨爱民做陪教并殴打法轮功学员 突发脑溢血死亡

杨爱民,男,四十二岁,湖北省浠水县保安公司保安。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前后,浠水县“六一零”伙同国安大队相继绑架了十二名法轮功学员,用强制的手段送到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洗脑迫害。“六一零”头目方永明和国保大队长丰爱国亲自从保安公司抽调杨爱民做陪教。在洗脑班期间,杨爱民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并打法轮功学员张永红。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杨爱民突发脑溢血死亡,从发病、抢救到死亡,前后不到六小时。

杨爱民的暴死说明了一个问题,不管你平时是个怎样的人,但你一时听信了邪党的谎言受了欺骗,在无知中干了迫害修炼佛法的法轮功学员的坏事,罪业深重如山,把命陪进去了还不自知。

湖北老河口市村主任程有峰假公济私摔断四肢

程有峰,老河口市牛湾镇牛湾村人。自一九九九年以来,一直担任该村主任的程有峰经常利用职务之便假公济私,并且长期迫害该村法轮功学员高玉芬,曾多次把高玉芬带到村治保队进行非法拘禁。二零一二年一月十日,程有峰接邪党通知,在农历新年前对困难家庭进行“慰问”,除了几个与自己关系好的困难户以外,其他慰问对象包括法轮功学员高玉芬的慰问品均窃留为己有。结果,程有峰开车在回家路上,经过小桥时,连人带车掉进了桥下的水渠里,四肢几乎全被摔断。奇怪的是,随后的几辆车都很顺利的过了桥,唯独程有峰的车出现了问题。

湖北襄阳市枣阳熊集派出所恶警马国义被撞成粉碎性骨折 并殃及家人

枣阳市熊集派出所恶警马国义,为了得到邪党组织的重用,一直追随江氏流氓集团,助纣为虐,长期卖力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干扰法轮功学员的正常生活。本镇法轮功学员张玉梅多次遭到恶警马国义的迫害,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二日,张玉梅在枣阳市熊集镇耿集讲真相时,被恶警马国义非法拘禁于派出所,后被非法关押在枣阳市第二看守所。在派出所期间,张玉梅遭到非人的虐待,饿了,不给吃的,喝了,也不给喝的,而且不让她睡觉,整夜坐着,还要坐得腿和上身必须成九十度直角,从下午四点一直坐到第二天早晨。如果不听话,就会遭到恶警马国义的一顿训斥和毒打。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三日,恶警马国义开车回家途中,车无缘无故的打滑,冲向路边的大树,结果车头撞瘪进去,马国义的脚也被撞成粉碎性骨折。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二日,恶警马国义妻子发现乳房有肿块,到医院一检查,结果是恶性的乳腺癌。马国义没有办法,只有让妻子做了手术,大面积的切除了乳房。正应了善恶有报的天理,恶警马国义的恶行让家人也遭受到了连累。

湖北荆州市公安局陈国缘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遭恶报死亡

陈国缘,男,荆州市荆州区公安局原一科(国保大队)副科长。一九九九年以来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一年得肝癌,后来有所醒悟,知道法轮功是好功,不应该迫害法轮功学员,但为时已晚,于二零一一年死亡。

湖北咸宁嘉鱼县教育局局长高汉阳和刘胜远遭恶报殃及妻子

咸宁市嘉鱼县教育局局长高汉阳和专职迫害法轮功的刘胜远,自上任以来,紧跟邪党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配合当地“六一零”对嘉鱼县教育系统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监控、抄家、绑架,致使本系统法轮功学员被强行送洗脑班,被非法劳教达数十人次之多。高汉阳、刘胜远还要求全县各中小学悬挂横幅,张贴标语、图片诽谤大法,强迫各中小学广大师生签订“反×教家庭承诺卡”,组织各中小学举办唱红歌,为邪党歌功颂德,毒害了广大的普通民众和在校师生。法轮功学员多次给其讲真相和邮寄劝善信,但他们不但不听,反而紧跟邪党变本加厉迫害法轮功。

二零一二年七月得知,高汉阳、刘胜远的恶行已殃及其妻子,高汉阳之妻已是宫颈癌晚期,刘胜远之妻已是乳腺癌晚期。

湖北宜昌夷陵区原妇女主任周永凤参与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殃及家人

周永凤,女,宜昌市夷陵区原妇女主任。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多次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要法轮功学员签字表态,二零零零年在洗脑班“转化”法轮功学员,大约一、两个月后,其丈夫患急症(脑溢血)死亡。后来周也被撤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