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法院声称法轮功没有上诉权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原黑龙江农垦总局建三江管理局勤得利农场场部物资科职工张普贺因坚持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二零零二年十二月遭绑架、非法判刑十年,在佳木斯监狱经常遭到来自警察和犯人的毒打、谩骂、体罚甚至长时间的电击,现生命垂危,监狱拒不放人。家属为营救张普贺出狱,向佳木斯向阳区法院立案庭递交刑事申诉状,被庭长杨国臣拒绝。

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上午,张普贺的家人与律师再次去佳木斯市市人大(市政府院内),见到了市人大信访办张主任,律师跟他讲述了整件事情。随后张主任给佳木斯市向阳区法院立案庭庭长杨国臣打电话。杨国臣说:“内部规定法轮功没有上诉权。国家规定不让上诉。”(中共假借国家名义行恶)。

律师说:“如果这个规定是秘密的,就无效。如果是公开的,没有这条法律。上海曾经有个类似的案子,已立案并开庭,你们是属监护部门。”据悉,杨国臣也曾给向阳区政府人大主管王雅丽打电话,声称内部规定法轮功没有上诉权。律师说:这是颠覆国家法律罪和颠覆国家政权罪,他说的内部规定完全是欺骗了向阳区人大和市人大。

信访办张主任收下了家属送去的《关于佳木斯市向阳区法院立案庭庭长杨国臣法官违法行为的控告书》、《刑事申诉状》、《盼望哥哥早日归来》各一份。


昔日健康的张普贺

'现在的张普贺出入需由犯人背'
现在的张普贺出入需由犯人背

张普贺一九六五年生,身高一点七六米,体重八十多公斤;家住黑龙江农垦总局建三江管理局勤得利农场场部,在场部物资科工作。张普贺是一个为人正直、讲义气的人。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了法轮大法,一下子就觉的做人就应该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做一个真诚、正直、无私的人。

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中,张普贺及家人在肉体、精神和经济上遭受到严重迫害:张普贺先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判刑十年;在株连政策的长期高压恐怖下,其妻被迫与他离婚。十二年来,张普贺的亲人们也承受着巨大的经济和精神压力,二零零六年,张普贺的母亲在迫害中去世,之后不久,张普贺的父亲又患脑血栓病瘫痪在床,于二零一二年七月在思念儿子的悲痛中离世。

一九九九年,张普贺进京为大法依法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期间遭受残酷精神和肉体的折磨,致左耳失聪、奄奄一息才被放回。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又遭佳木斯前进区公安分局警察们闯入张普贺住处,被绑架,被冤枉判刑十年。绑架到佳木斯监狱之前,张普贺从勤得利农场看守所出来时,脚因冻伤而溃烂、不能行走。即便这样,监狱恶警们仍对他施以酷刑折磨。二零零三年九月,由于他不背监规,被管教裴刚、关智慧用三万伏电棍重电全身,大打出手后并安排刑事犯人包夹看管虐待。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张普贺起床炼功,被队长徐亮关进只有五平方米、没有暖气、阴暗潮湿、十分寒冷的“小号”内,每天只给两顿饭还吃不饱,十五天后才放回,但一直仍遭毒打、严管、不许学法炼功。

在佳木斯监狱,张普贺经常遭到警察和犯人的毒打,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在他走路都很吃力的情况下(走二百米用半个小时时间),狱警不顾他的死活、强迫他出工。一次因走路缓慢,张普贺被协同警察看管犯人出工的犯人拽住摔了出去,幸好被楼梯口栏杆挡住、没滚下楼梯。从那以后,张普贺身体状况越来越糟,饭量逐渐减少,监狱伙食本来就很差,这样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大小便失禁,经常拉尿在床上,需要其他人照顾。张普贺二零零八年一月就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胳膊、手也不好使,自己吃饭都困难,两条腿肿胀的很粗,且呈黑紫色,大小便失禁。为了减少别人的负担、尽量不麻烦照顾他的人,张普贺只吃馒头蘸食盐,尽量少进食,每天蜷缩着身子佝偻在床上。连同监室的犯人看着都说太凄惨了。

张普贺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已近十年,现身体被迫害的更糟,小脑萎缩、目光呆滞、说话语无伦次、吐字不清,两腮塌陷、身体瘦弱,艰难度日,生命奄奄一息。亲友多次和狱方交涉,就张普贺身体状况能不能提前释放,便于治疗。狱方以各种理由一次一次的推诿、搪塞,拒不放人,还说,保外就医是要保释金的,检查身体也是要钱的,我们都免了。但必须得是张普贺弟弟来签字才能把人背走。

张普贺的亲属多次找到佳木斯监狱“六一零”、监区狱警交涉,监方提出很多无理要求才可“保外就医”;张普贺的弟弟担心生命危在旦夕的哥哥熬不到出狱的那一天,即聘请了两位正义律师,在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下午与佳木斯监狱六监区(关押张普贺的监区)刘晓青大队长签订“保外就医”协议,刘晓青说,回家等消息吧,我们还要体检,上报监狱管理局,批下来之后就可以接人回家了。

两个多月过去了杳无音信,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七日上午,张普贺的弟弟突然接到佳木斯监狱六监区杨艳华(女)的电话,说要二千元钱,给张普贺作法鉴。张普贺的姨父心里不解,监狱口口声声说什么钱都不要了,只要张普贺的弟弟签字就放人,为什么还要找借口要钱呢?七月十八日上午,张普贺的姨父在无奈的情况下,拿着二千元钱来到了佳木斯监狱,没找到六监区大队长刘晓青,见到了杨艳华,交给杨艳华二千元钱,让她给打个收条,杨不给,说我们不给收条,这种情况我们都不给收条。七月二十日,杨艳华又给张普贺的弟弟打电话说,钱不够,还得给一千零三十六元钱。七月二十三日,佳木斯监狱单某某和另一名警察去勤得力(张普贺的居住地),找到张普贺的弟弟又要去一千零三十六元钱,张普贺的弟弟要收条不给,据理力争也不给。可能监狱知道以各种名目勒索家属钱财是见不得人的事,是违法的。所以不敢留下字据。

三个多月过去了,张普贺仍在巨难中煎熬,呼吁善良的人们伸张正义、制止迫害。呼吁国际社会正义人士伸出援手,帮助苦难中的张普贺走出魔窟,脱离危险,尽快得到救治、早日恢复健康。


涉案主要单位和责任人:黑龙江省佳木斯监狱狱长:叶枫13351666999;佳木斯监狱狱长:李好军;佳木斯监狱六监区大队长刘晓青电话8816607手机13846150345,
六监区一分监区中队长:温栋;指导员:于海鹏;干事:单升锐,及管教裴刚、关智慧,六监区办事员杨艳华电话8886615 13512670372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