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惠州法轮功学员十三年受迫害综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广州综合报道)广东惠州,位于珠江三角洲东北端,旧称“惠阳”,有“岭南名郡”、“粤东门户”之称,现辖惠城、惠阳两区和博罗、惠东、龙门三县。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后,惠州的二区三县,不断发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冤案。

目录

一、赵美玉准备起诉江泽民被绑架、判刑
二、各式各样的绑架层出不穷
三、名为“法制教育”的强制洗脑班
四、非法劳教,不让律师辩护
五、非法判刑,监狱酷刑
六、酷刑虐待,药物迫害
七、办好了死亡证明再毒打
八、迫害致死,“肉体上消灭”
九、惠州地区恶人榜
十、惠州地区恶报警示录

一、 赵美玉准备起诉江泽民被绑架、判刑

(一)不抓被告抓原告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四日,广东惠州警察专门到一百里外的深圳,强行绑架了赵美玉,并搜出她写的所有关于起诉江泽民的诉状草稿。警察抄家时出示的是海关总署的搜查令,而不是公安局的搜查令。这是为什么呢?

原来,赵美玉与居住于美国马里兰州的姐姐赵兰香都是法轮功学员。众所周知,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党魁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二日,江泽民在美国芝加哥逗留期间,被法轮功学员以酷刑罪和“群体灭绝罪”等罪行起诉到美国伊利诺伊州北区联邦法院。赵兰香将江泽民在美国被起诉的消息告诉了她在中国的妹妹赵美玉,赵美玉一年前曾被中国610办公室强行关押一年半,并受到酷虐,她曾萌生过写诉江状子的想法。她们在电话中谈及起诉江泽民的话题,没想到电话被中共特务窃听,中共高层认为这是一桩“大案”,于是兴师动众绑架赵美玉。

从美国芝加哥诉江案开始,法轮功学员在全世界范围内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目前诉江案已遍及全世界五大洲数十个国家和地区。

(二)不判被告判原告

赵美玉,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和二零零零年一月二次到北京上访,二次被惠州市公安局绑架。第一次被关押十五天,后来被家人用一万元人民币的现金保释。第二次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送往广东省三水女子劳教所。在三水女子劳教所期间,赵美玉受尽折磨,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为让她放弃修炼法轮功,逼迫她蹲黑房,做苦工,每天强迫劳役十二个小时。

赵美玉
赵美玉

赵美玉二零零二年五月才被放出来,失去了工作,惠州公安怕惹麻烦,担心她再去北京上访,赶她出惠州。据中国610办公室给各地下达的命令,地方政府管辖的地区,出现法轮功学员请愿等活动,一律都要算在地方政府的不良政绩上,直接影响到地方财政和项目的拨款、官员提拔等利益上的问题。中国很多省市地方政府为保证政绩,纷纷赶本地区法轮功学员离开本地区,成千上万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赵美玉就是在此背景下,被逼出老家惠州,暂寄深圳兄弟家。

赵家是中国普通老百姓,家中姊妹多,仅有两位兄弟还有工作,其他在国内的姊妹都失业。赵兰香的姐姐也因修炼法轮功曾入狱。据悉,惠州公安这次是接到“上头”的密令,特别赶到深圳绑架赵美玉。赵兰香说:“家人因为害怕,不敢告诉我关于妹妹的任何消息,家人很紧张,据公安说,抓到一个大案。”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赵美玉被中共当局非法判刑七年六个月,关押在广州花都女子监狱。

数月之后警察连她的家人都不告诉她被关在什么地方,家人听不到她的任何消息。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步步升级,赵美玉从被拘留、劳教到被判刑,她的遭遇只是千万法轮功学员悲惨命运的一个缩影。

二、各式各样的绑架层出不穷

卫国苑,惠州市卫国机械厂小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曾有近百名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迫害开始后,炼功点再也看不到这近百人昔日炼功的祥和身影。惠州市610对卫国机械厂法轮功学员实施软禁、逼迫上交大法书籍、逼迫“转化”,还指使禤阳照、曹瑞红(禤阳照之妻)、刘时安、崔裕奇等监视、跟踪那里的法轮功学员。众多学员被严重骚扰、迫害,如:黄治(芝)梅等被绑架,李桂英被非法劳教二年,李伟被两次非法劳教,他七十多岁的老母亲被关进三水洗脑班迫害好几个月,刘友莲在三水劳教所被几次洗脑、被强制做奴工劳动,后被判刑……

十三年来,惠州地区不知有多少法轮功学员曾遭受中共当局的绑架和关押迫害。

(一)上访被绑架

例如,二零零零年八月,惠州市小金口学校女教师戴向红和女学生高玉心,进京上访,被关在小金口戒毒所九个月。高玉心年仅十七岁;戴向红还有年幼的孩子需抚养。戒毒所不让家人探望。又如,李衡军进京上访被关押在惠州市看守所十六天。

(二)单位绑架

例如,二零零一年一月,惠城区中共党委、政府及政法委下令将惠城区的法轮功学员强行关押,有工作单位的由工作单位关押,没有工作单位的送进戒毒所关押。邓愉平、黄伟英被关押在惠城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办公大楼内;季成、张海宽、冯果夫、李淑君、邹梅新、李桂英等十位弟子被关押在惠州市卫国机械厂招待所。

(三)讲真相被绑架

例如,二零零一年,湖北省监利县六十多岁老年夫妇在惠州儿子家,被绑架、抄家,被非法拘留一个月,警察扬言要劳教三年,后勒索了二万元才放人。惠州看守所逼六十多岁的老太婆参加劳动,像奴隶一样,白天仅给吃两碗饭,每天规定的定额要完成,晚上做到凌晨两、三点钟才许睡。老太太被折磨得骨瘦如柴。

又如,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七日,惠东县城罗月英、李秀梅到高潭镇水口村,与亲戚张辛梅等四人在当地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后来,三人被送到洗脑班迫害。

(四)制造“大案”,实施大规模绑架

当地中共经常制造“大案”、“要案”,出动大批警力实施大绑架行动。

例如,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三日晚,惠州警察(惠州铁路警察也参与)全城出动,破坏了一个法轮功学员自发做真相资料的地方,并绑架了当晚集中在那里学法交流的大批法轮功学员(包括惠州当地的范志君等,还有外地学员,如珠海的吕平义、周梅林夫妇),甚至不修炼的家人也被绑架。

广东省公安厅把这件事当作所谓的“大案”来抓。警察将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在惠州市古塘坳看守所和博罗县看守所,并实施刑讯逼供,追查真相资料的来源,继续绑架与这件事有关的其他法轮功学员。这是广东省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大绑架。其后,范志君、吕平义、周梅林均被非法判刑八年。

(五)“敏感日”绑架

例如,中共利用奥运名义迫害法轮功。

二零零八年,惠州市610办公室举办培训班,要求全市各单位层层传达周永康的指令,意图借奥运举办之机迫害法轮功学员。610又向所有单位发文件,还向中、小学生发出信件,要求每一个学生均须将信件带回家中,企图发动全民参与迫害法轮功。惠阳高级中学董事长姚梅发,校长黄云平,副校长郭振雄在奥运前这段时间逼迫法轮功学员写辞职信,再三骚扰他们的亲人逼迫他们辞职。

二零零八年一月起,惠州市公安系统国保大队以迎接奥运火炬为名疯狂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一月一日,广东省惠阳高级中学高中部数学老师曹建山被绑架;三月,惠州五中的音乐老师陈娟被绑架;四月十一日,居住在卫国苑的刘友莲被绑架;四月下旬,江西省兴国李兰英,在火车上讲真相被广梅汕铁路乘警绑架,她绝食反迫害遭灌食等迫害,被折磨致生命垂危,办案恶警非但不放人仍坚持刑讯逼供;四月二十六日,李晓强(就职于丽日广场)和李晓敏(就职于世纪联华)被绑架;二零零八年五月六日,大亚湾区光亚小学教师赖小梅被绑架;八月一日,惠州市广梅汕铁路医院职工田秀岩被绑架;八月七日,惠州市爱丁宝双语学校耿秀华被自称国家保密局的恶徒绑架,恶徒先给校方施加压力,找到耿秀华,谎称“谈谈”,将她带走,后下落不明……(上述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后来有的被劳教,如曹建山、李晓敏,有的被判刑,如刘友莲、李晓强)

(六)外地警察到惠州绑架

例如,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日,四川内江“610”指使社区人员黄某到惠州某工地上,伙同工地负责人和当地警察,意图将在此打工的内江市法轮功学员钟明文、陶英夫妇绑架。

(七)反复绑架

廖彩添,女,七旬老人,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真、善、忍”,一九九九年后五次被非法关押,四次被非法抄家。有一次连家里三千元的生活费都被搜走。恶人经常半夜入屋抓人,她几年不敢在家。二零零二年五月,恶人在她女儿家把她找到,当时河源市公安局、惠州市公安局、惠东公安局共十多个人,带了手铐和手枪去绑架她。

何剑如,惠东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八日,与胡秀贤(男)、曾姨(女)被绑架,何剑如这是第五次被绑架,前四次历经惨无人道的迫害:被电棍全身电击、被打毒针、被铁链铐,被迫害的不省人事导致瘫痪,于二零零九年放回家中,经过加强炼功慢慢会走路了,刚好了几天又被绑架迫害。

田秀岩,广梅汕铁路职工,先后五次被非法拘留,其中三次刑拘,多次被抄家,被强制送洗脑班一次,非法劳教两次,河北老家的八十多岁的母亲于二零零三年五月被迫害离世。

另:十三年来,惠州地区被绑架(包括绑架未遂的)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李江、何秀纯、钟家(嘉)文、李娘新、李桂、林旭晟、陈悦旭、邝冬英、何美玲、何剑如(男)、胡秀贤(男)、曾姨(女)、晏平、廖剑(建)平、郑瑞梅、李衡军、李观萍、陈敬松、邓愉平、李开辉、邝建平、赖娴、曾梅、吴利平、赖秀兰、林丽群、温宇帆、曾锦莲、赖妙环、叶慧沼、郑贵友、吴三妹、肖观妹等。

三、名为“法制教育”的强制洗脑班

惠州当局多次在惠州市司法学校举办洗脑班,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七.二零前,惠州地区的学员被关押在博罗县军队坦克基地进行洗脑迫害。当时博罗县交警大队有四位警察被抽调参与此事,这四位警察被通知在基地时不得与外界联系。

广梅汕铁路职工邝冬英、王再书、李华、肖凯、吴老太、谢老太等,曾多次被恶警许志平等绑架,遭洗脑迫害、折磨。

罗月英、李秀梅、张辛梅、林秀娇等四名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七日在惠东县高潭镇水口村发放真相资料时,被绑架、抄家,林秀娇后被放回,罗月英、李秀梅、张辛梅等三人关押博罗县看守所后转押惠阳淡水看守所,最后被送到三水洗脑班继续迫害。

二零零八年三月五日,惠城区公安分局610办公室刁某与惠城区教育局成教股股长方某等四人到惠州市第五中学骚扰谌娟老师,威胁送谌娟到广州洗脑班“学习”,谌娟被迫出走。后来,警察追到江西将其绑架。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四日,惠东县大岭镇法轮功学员赖兰被劫持到三水洗脑班迫害。

被洗脑班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陈强、邓愉平、曾跃芳、李开辉、马玉英、赖秀兰等。

四、非法劳教,不让律师辩护

(一)公安局随意判劳教,恶意阻止律师辩护

曹建山,惠阳高级中学教师数学教师,二零零八年元旦在外面发真相资料时被警察绑架,当日夜,惠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杨伟良和教导员何威武带领二十几个警察到曹家非法抄家。曹太太当时在卧室里休息,杨伟良威胁曹太太立即开门,否则强行破门而入。曹太太开门后,见满屋子黑压压的都是警察,就受到了惊吓,后被杨伟良及另一个警察强行拖拽出来,导致心脏病发作,昏死过去。

其后,惠城区公安分局非法判曹建山劳教一年。曹建山的妻子请了律师,律师了解了真相后决定为曹建山主持公道,决定做无罪申诉,便同曹建山家属到公安局找杨伟良和何威武,要求公安局开证明,律师要到古塘坳看守所见曹建山本人,杨伟良十分强硬的不准家属和律师见曹建山。之后,律师与家属没经过公安局,直接带着对曹建山的非法判决书到古塘坳看守所见到了曹建山本人,律师了解了相关情况后写了无罪申诉。正当此事进行中的时候,惠城区公安分局非法干涉律师办案,多次骚扰、威胁该律师,致使该律师不得不与曹建山家属终止了合同。

四月二日,国保警察秘密将曹建山送广东省三水市劳教所(男所)迫害。

(二)劳教所施用酷刑

曾流明,被关在劳教所三年半,被大队长张青美踢致口吐鲜血,受到恶警毒打、电击、禁闭、长期不准睡觉、长期单独关押等种种精神和肉体摧残。

刘方飞,龙门县法轮功学员,在三水劳教所被关禁闭,被使用电棍电。恶警将他的双手铐锁在两边,用电棍电。刘方飞双手都被手铐铐得烂肿,面部都象积水一样,身体大面积瘀血。被禁闭的学员出来后,恶警们为掩盖罪证,还规定不准给其他人讲里面的非人折磨,否则要加倍施加严刑。

钟家文,广州人,广梅汕铁路工程师,遭撤职、降级、调离、监视、恐吓、拘禁、强迫洗脑等迫害,曾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五年六月八日,在单位(东莞)施工地点被绑架至惠州市公安局并被非法抄家,恶警对他拳打脚踢、刑讯逼供,四天四夜不给睡觉,后被送广东三水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他一直绝食抵制迫害,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被关禁闭残酷折磨,每天用几支电棍电两次,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才允许所外就医。

黄敬贤,惠东大亚湾人,曾在广西北海某部队当兵,转业后任惠东某派出所警察,二零零五年初,夫妇俩被绑架。黄敬贤的妻子有严重心脏病,看守所拒收,但恶警仍对她进行刑讯逼供,致使她心脏病复发,休克两次,后被非法劳教两年,所外执行,回家后因不堪国保恶警多次骚扰,被迫流离失所。黄敬贤也被非法劳教两年,在三水劳教所绝食抗议三个月,遭野蛮灌食,三次遭关禁闭、高压电棍电击、毒打。

何剑如,惠东县法轮功学员,园艺工人,多次被绑架,拘留,二零零零年一月去天安门拉“法轮大法是正法”横幅被劳教,在三水劳教所遭受关禁闭、多根电棍电、非法加期等多种迫害。

附:惠州地区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名单(部份):

赵美玉(一年半)、李桂英(二年),李伟(二次)、何剑如、李晓敏、田秀岩(二次)、曹建山(一年)、曾流明(三年半)、刘方飞、陈悦旭(一年半)、陈谨卓、钟家文(三年)、廖建平、李娘新(二次)、黄敬贤夫妇(二年)、吴秀萍(两年)、郑瑞梅、陈敬平(惠州龙门,先后两次)、梁锡安、周育琴(二次)、范志君、曾跃芳(三年)、杨利红(二年)、周利(二年)、季秀梅(二年)、雷建明(二年)、杨光(三年)、杨光妻子(一年)等共二十九人。

五、非法判刑,监狱酷刑

(一)柳木兰被枉法判刑,疑遭监狱药物迫害

1、公检法合谋构陷,开庭审理走过场

柳木兰,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法轮功学员,在广东惠州打工,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五日贴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八月十日,惠阳区公安分局预审科赖志凯将案件转到惠阳区检察院,随后,检察院起诉科戴科长非法起诉柳木兰,九月十六日,惠阳区法院对柳木兰第一次非法开庭,柳说自己没犯法,法庭四十分钟就休庭了。法庭说过几天二次开庭,说到时会再通知家属,结果九月二十日不下达任何文件,潘剑辉等几个退休法官口头非法判柳三年半,柳木兰提出上诉,惠州市中级法院没有开庭审理就维持所谓的“原判”。

柳木兰家人在与代理审判员潘剑辉交谈过程中,潘说:“看你们是外地人,只判你三年半,在这里法轮功的案子起步价是三年,加上柳木兰态度不好,不配合,所以才多加了半年;我之前在惠东那边审理了很多法轮功的案子,都是五——七年以上。”

2、监狱强制用药,将人致残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二日柳木兰被劫持到广东省女子监狱,被二十四小时监视,身体状况变得非常差,血压很高。二月十六日,柳木兰的丈夫、女儿、儿子、母亲、姐姐因为得知柳木兰在监狱血压高,非常担忧她的安危,大老远从湖北武汉赶到广州,尤其是她年迈的母亲和将近七十岁的姐姐一夜未眠坐火车到广州,亲人们想见她一面却遭到监狱无理阻挠。几经交涉,只允许部份亲人接见,亲人看到柳木兰脚也肿了,人憔悴了许多,变得很消瘦,也没什么精神,说话时,她好象很难把握一样。

柳木兰自修炼以来,身体一直很好。狱方声称她有“高血压”,强行注射不明药物,之后又在食物中掺杂未知药物,名曰“治病”。狱方还每天逼她吃药,对家属说她吃的是所谓“降血压”的药。此后,柳木兰变得精神恍惚,双眼无神,双耳听力下降,眼睛高度近视,视力模糊不清,头发蓬松凌乱,脸上皮肤褐黄而且粗糙,脸颊两边凹陷很深,非常消瘦,口齿迟钝,说话不多久,口角两边就泛出一些白沫,家人非常担忧。迫害她的真实情况我们还不得而知。直接迫害她的恶警叫肖惠玲。

3、女儿为营救母亲被绑架

今年三月份,刘静为了方便探视母亲,辞去了武汉的工作到广东打工。为了法轮大法不再被世人误解,为了制止这场对母亲的残酷迫害,四月二十七日,刘静在广州珠江新城南方暨大科技有限公司门口派发真相资料被绑架,随后被转到天河拘留所非法刑事拘留。

此前,因刘静坚持向监狱申请要探视母亲,恶警多次扬言要绑架刘静。

4、完好家庭被碾碎

柳木兰是武汉一农家妇女,有一双儿女。丈夫原来嗜赌如命,家庭很贫困,有时输红眼,回家就毒打柳木兰,柳木兰多次想轻生,但放不下儿女。有一次她丈夫在外赌三日三夜,回来向柳要钱,柳不给,他就打柳,并将她扎了三天的耙子一把火烧了。柳心灰意冷,离家出走去跳江自尽,可是上天有眼保护善良人,一晚上都走不出迷雾。后进入一寺院留宿几天,可是身上的仅有的两百元钱却被寺院的人偷了。

她想寺院也不是清净之地,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只好忍痛回家。一位好心的邻居看她很善良,就送给她一本《转法轮》,柳看完后象换了个人似的,知道了要按真、善、忍做好人,遇到矛盾找自己的不足,并以此来教育孩子,而且善待丈夫,不记他曾经的过错。两个孩子在母亲的栽培下考上了大学,品学兼优,丈夫也改邪归正和柳木兰去广州与老乡开了厂,并还了丈夫赌博欠下的几十万元的债务,亲朋好友都说学大法改变了柳木兰的一家。

可是后来柳木兰被绑架,恶警去厂里抄家并威逼所有员工签字反对法轮大法,保证不炼,丈夫积极参与营救,但没有成功,心灰意冷无心管理工厂,后来工厂也没法开下去了,他又重操旧业,整日以赌博为生。

女儿刘静又因营救母亲又被绑架。一个完好家庭就这样被中共碾碎。

(二)其它被非法判刑的案例简况

惠州当局不敢在绑架法轮功学员时出示的“逮捕证”上签名,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开庭时不敢通知家属,“判决书”也不寄到家属手上(但会谎称已经寄给家属了,没收到是你的事)。惠州当局还威胁当地各个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不准接法轮功的案子,不准给法轮功提供法律援助。”有些律师知道法轮功是无辜的,做无罪辩护也是能的,但迫于生存压力而不敢接这样的案子。

◇刘友莲,惠州市卫国机械厂小区卫国苑的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至广州女子监狱。刘友莲的丈夫早年去世,她与儿子相依为命。修炼法轮功后她以“真善忍”为指导修心向善,接触过她的人都知道她乐观和豁达、心地善良。她多次遭到非法关押、劳教和判刑,曾被劫持至广东三水劳教所迫害。在三水劳教所,刘友莲向管教警察们讲述了自己的遭遇,警察都认为中共迫害法轮功太过份了。(与刘友莲一起被绑架的李桂英被非法劳教两年零两个月)

◇温月群,女,惠东县水泥二厂职工,曾多次遭受绑架、抄家、强制洗脑等迫害。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九日在安敦镇发真相资料时,被水泥二厂厂长王建春伙同惠东大岭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日,被非法判刑五年。(同时被绑架的有温琴英)

◇李晓强,二零零八年四月,与孪生兄弟李晓敏一起被绑架、抄家,十月被非法判刑四年。(李晓敏被非法劳教)

◇谢培增,惠东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十月左右被非法判刑八年,被关押在梅州监狱。

◇郑贵友,惠东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二日晚十二点钟左右,与吴祝君、谢培增一起被惠东县六一零、国安以黄文胜、邓叶青、胡要朋为首的等十几个恶警绑架,于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判刑。

◇黄玉英,河源法轮功学员,曾被非法劳教六年,二零一零年回娘家惠州市博罗县发真相资料救人,被非法判刑五年。黄玉英的儿子、媳妇和黄玉英的好朋友何美玲去向警察要求放人,被博罗县公安局绑架。博罗县公检法伙同惠州市公检法还企图开庭迫害何美玲。

◇惠州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名单(部份):赵美玉(七年半)、范志君(八年)、吕平义(八年)、周梅林(八年)、柳木兰(三年半)、刘友莲(四年)、温月群(五年)、李晓强(四年)、谢培增(八年)、黄玉英(五年)、吴祝君(四年)、黄丁友(五年)、苏锦堂、杨志勇等共十四人。

(另:曾在惠阳沙田收容所关押过的四川江油法轮功学员梁华被四川法院判刑十二年)

六、酷刑虐待,药物迫害

(一)现代“炮烙之刑”

覃永洁,广西籍法轮功学员,在广东深圳保安一家工厂打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四次被拘留,每次关押十五天。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六日发真相资料被抓,关在博罗县一劳改农场强迫劳教,在一个多月里,他多次遭到管教殴打。一次他被管教用手铐铐在窗栏上,双脚脚跟离地达五个小时。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日,三名管教折磨殴打他,将他绑在柱子上,用一根生锈的铁条在电炉上烧红了,压在其双腿上烙烫十三处,惨不忍睹,烙烫伤口很深,他双腿发抖、疼得大叫,痛苦不堪以至于小便失禁,随后管教把他关进小号。后来,管教看他行走困难又痛得无法入睡,就令他看管果园,因果园不在管教看守范围,他得以逃脱。他带着重伤辗转到了美国休士顿,这是遭受中共酷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带伤出逃到美国的首例。此事件引起国际震动,国际社会和知名媒体纷纷谴责中共的暴行。

(二)主治医师被迫害致“脑中风”

范志君,女,六十岁(二零一二年),湖南籍人,毕业于湖南医学院,广梅汕铁路医院妇产科主治医生,原患高血压、心脏病、颈淋巴结核等多种疾病,一九九九年修炼法轮功后多种疾病自愈。

一九九九年之后,范志君屡遭迫害,先后五次被绑架,其中二次被劳教,一次被判刑八年(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三日被绑架后判刑)。在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遭受过各种酷刑虐待,包括:奴工,不许睡觉,罚站,不许大小便,不让洗漱,关黑屋子,戴脚镣手铐,电击,吊铐,毒打等。

有一次,劳教所警察用绳子和木板把她绑着带到球场,在水泥地上拖行三圈,再将她绑在柱子上暴晒,向全身泼水致浑身湿透,通宵使用穿针戴镣的刑罚。一姓周的女警用类似布袋的套子将范志君的整个头部全部套住,继续对她穿针戴镣,用电棍电她,一边电一边问她“转化”还是不“转化”,范志君一直说不“转化”,被连续电击三晚。

另有一次,警察将范志君关入小房间并拳打脚踢,当恶人一脚将她踢到床上时,范志君气都喘不过来,踢下腹部时引起内伤,导致拉血尿。因为伤势太重,范志君无法下床,起居都无法自理,需要别人照顾。

长期迫害造成范志君高血压,脑中风,引起身体右侧手脚麻木无力面部抽筋,多次生命垂危。二零零七年一月,监狱传给家属病情告知书说:“范志君现已高血压三级,脑中风”。家属探监看到范志君持拐杖,行动艰难,神志模糊。但监狱根本不把人的命当回事,拒不放人。

范志君的家人被中共“株连”迫害:儿子滔滔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小女儿浪浪被强制辞职,丈夫陈绍平两次被降职。

(三)吴祝君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吴祝君,惠东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与谢培增、郑贵友等被当地恶警以传播法轮功真相的罪名绑架,关押到县看守所,吴祝君被非法判刑四年。吴祝君在广州白云区女子监狱遭残酷迫害,曾被打毒针,被迫害得不会吃饭、不会讲话,精神失常。吴祝君冤狱期满出来后,精神还是呆呆的,记不起在狱中被迫害的经历。

七、办好了死亡证明再毒打

杨光,安徽宿州市人,在惠州工作,二零零零年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暴打致重伤,当场被打断一根半肋骨,送医院医治,在北京被关押半个多月后押回当地看守所,被劳教两年。三个月后,因父亲病重而回老家看望,在途中逃离魔掌,从而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两年后,在中共十六大前夕,惠州610警察到杨光家里去抓他。杨光不在家,恶警绑架了他家的保姆,并关进看守所,逼她说出杨光的下落,未果,后又绑架他的姐姐和他的妻子为人质关进看守所,逼她们说出杨光的下落,四十一天后,仍未果。无奈之下恶警们放了他的姐姐,但他的妻子被恶警们以包庇罪为借口非法劳教一年。杨光以前广州的同事夫妇林旭晟、陈悦旭也被警察追捕,后来,林旭晟被警察绑架、关押,陈悦旭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三年,杨光在某酒楼和朋友喝茶时被恶警绑架,送惠州看守所,杨光一进看守所就以绝食、绝水来抗议迫害,被恶警带到审讯室毒打。并且指使看守所的恶警及他的同仓犯人殴打、折磨杨光,用仓里做花枝的铁线捆住他的双手吊起,十几个人进行毒打,致使杨光遍体鳞伤。

惠州恶警们事先已经同看守所办好杨光因急病死亡的手续,准备打死杨光。

当天晚上恶徒们毒打杨光,杨光大喊救命。当时被看守所一巡岗警察听到,过去问发生了什么事,并制止了恶徒们的行为,才使杨光免遭此劫。

三个月后,杨光被非法劳教三年,在三水劳教所遭受关禁闭,绑“老虎椅”,高压电棍电刑等残酷迫害。

八、迫害致死,“肉体上消灭”

◇黄丁友,女,六十一岁,惠州市惠阳区秋长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三月,秋长派出所恶警把一位法轮功学员诱骗到派出所非法关押,然后非法抄家,并将其非法劳教两年。黄丁友知道消息后,打电话到惠州610人员说理,610恶徒不但不听,反而将黄丁友绑架,其后还非法判黄丁友五年重刑,将其送到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

黄丁友自一九九六年修炼法炼功之后,身体健康,几年没吃过一粒药。她被绑架到白云区广东省女子监狱后,那里的医生经常抽她的血说是检查身体,经常强迫她吃一些不明药物,份量很多,吃一次都有一把。

二零零七年七月,监狱打来电话说是要送黄丁友回家。在其家属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恶警叫其家人签字,回来后才知道黄丁友已经是白血病后期了,回来不到一个月即八月八日,黄丁友就含冤离世。临终前,黄丁友呼吁世界各国有正义的人士起来,制止这场邪恶的迫害。

◇王丽云,女,四十岁,在深圳市中信银行工作。二零零零年三月份进京上访,被绑架拘留,后被单位无故开除,五月份再次进京上访,又被拘留,六月份上埠区公安局办洗脑班又被拘留,十月二十五日发真相传单被惠州北环分局绑架,被恶警拳打脚踢,还被掠夺了现金四万四千元。后被非法拘押在惠州古圹坳看守所,遭迫害折磨致重伤,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王丽云被折磨致生命垂危、休克,被家人五千元赎回,终因伤重于二零零一年八月六日含冤去世。

◇杨副教授,惠州学院经济管理系会计学教师,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杨教授的儿子受到欺骗,在恶党扭曲良知的宣传和恐吓下,举报自己的父亲,杨教授被迫每天要到惠州市丰湖派出所报到,不久,杨教授忧郁而终。

◇郑贵友,惠州市惠东县法轮功学员,在广东省女子监狱遭迫害五年多,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日左右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八岁。郑贵友女士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被监狱送回家途中已经在输氧、输液,到家后,就直接送惠东人民医院了,一星期后离世。中共六一零恶警威胁其家人不准宣扬,不准找说法、上访等,还要家属承担住院费用六万元。

九、惠州地区恶人榜

▼黄业斌,中共惠州市委书记,要求在全市大力建设所谓的“平安惠州”工程,也就是在惠州市区以及各县、区的主要街道、路段安装监控摄像头,并美其名为治安需要。据说这种做法被广东省公安厅在全省范围内大力推广,称之为“业斌模式”。惠州辖下的惠城区、惠阳区、大亚湾区、惠东县、博罗县、龙门县均正在实施这种“平安工程”,安装了大量的摄像头。摄像头一般安装在市区、城区的十字路口,在惠城区水口街道办很偏僻的一条县道上,也发现了这种摄像头,那里半天没几辆车经过,行人更少,真是劳民伤财。摄像头一般是白色的直杆,到了顶部有一条横伸出来的短杆,象垂直的“七”字型,约三、四米高,一眼看上去很象路灯,但比路灯矮一点,摄像头被深褐色的罩子罩着,象是一只上半截为白色、下半截为黑色的灯泡。

▼吴华立,一九九八年至二零零三年底任湛江市公安局长期间,充当江氏集团的帮凶,绑架法轮功弟子,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关押看守所、劳教所,有的被判重刑、有多人被迫害致死。吴华立对法轮功学员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二零零四年初任惠州市委常委兼公安局长。

▼丘可明,惠州市610办公室主任,是惠州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恶人之一,曾直接指挥惠州市610歹徒于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四日长途驱车到深圳绑架法轮功学员赵美玉,抄走诉江案的材料,并对赵美玉判以重刑。电话号码:2223961 13502433228

▼姚梅发,广东惠阳高级中学董事长。二零零七年底以来,惠阳高级中学先后有五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停工作、工资、社保,被非法判刑,关进洗脑班迫害。惠阳高级中学董事长姚梅发是直接参与者。法轮功学员多次亲自去找姚梅发讲真相,告诉他“善恶有报”,他说他也接到过海外法轮功学员打的真相电话。他清楚地知道法轮功学员在学校工作都很尽心尽责,但在利益面前,他还是拒绝恢复法轮功学员的工作,并亲口承认这所谓的“开除”都

是他一个人所为,还扬言他做了很多好事,老天不会惩罚他。其实,自从姚梅发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以来,广东惠阳高级中学麻烦不断,校长黄进添贪污学校的钱,名声扫地,于二零零八年八月离开了惠阳高级中学;二零零九年高考成绩非常不好,创下惠高有史以来的高考最低成绩。高考成绩直接影响到招生问题,惠阳高级中学招生情况不理想。姚梅发却不敢承认这就是报应的开始。

▼李伟君,惠州市惠阳区新任“六一零办公室”主任。13927380728 办0752-3369990, 家0752-3252388,地址: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淡水金惠大道五号区政府大院政法委。

▼刘国生,惠东县610办公室主任、县政法委书记,惠东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直接策划实施者。它操纵惠东县公检法、各乡镇及各直属单位,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长期的疯狂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指挥包围全县各炼功点,编造黑名单;随后又指挥拦截绑架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他策划绑架敢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多人被非法拘留、刑拘,强制洗脑、遣送劳教、判刑。仅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年两年中就有三十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送惠州市洗脑班强行洗脑,有五名被非法劳教。二零零六年又有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和洗脑,有一名被劳教所毒打摧残瘫痪后,保外就医期间仍被强行押送市洗脑班继续摧残。八年来,他明抢暗夺,敲诈勒索,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不义之财,他公开对法轮功学员的家庭罚款、扣发工资、退休金、强令在职弟子单位出钱;暗中操纵610破坏法轮功学员和睦的家庭关系,惠东至少有二名法轮功学员被逼离婚。

▼李志军,惠东县公安局政保股指导员惠东县邪灵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惠东县坚修大法,不屈从邪恶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它用过酷刑,他还肆意剥夺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非法劳教的基本申诉权利。电话号码: 13809693789 或13809695789

▼王腾勇,惠东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直接负责指挥属下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惠东县许多法轮功学员被其迫害过。电话号码:13794536575

▼王文胜,惠东县公安局政保股副股长,是惠东县直接绑架法轮功学员及负责强制洗脑的“干将”。电话号码: 13902659998

▼杨振旺,惠东县平山街道办事处610办主任,承接前任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留下的大量信息资料,与派出所恶警狼狈为奸对辖区所在单位及小区户主个个过关,采取持续监控,突击骚扰、威胁、恐吓等流氓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沈培南,惠东县外贸局局长(原县医院院长)配合邪恶强制送本单位的许多法轮功学员去洗脑班。电话号码:13902656291。

▼戴文彪,惠东县医院副院长,经常威胁法轮功学员,任意勒令法轮功学员停工,多次强制送本单位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电话号码: 13902655261。

▼许志平,男,四十六岁,原惠州铁路公安处一科科长,是迫害铁路系统法轮功学员的罪魁祸首,曾多次操纵并怂恿惠州市国安、610办公室绑架迫害田秀岩、范志君、钟家文、陈谨卓、邝冬英、王再书、李华、肖凯、吴老太、谢老太、雷建明、刘玉兰等大法修炼者,对法轮功学员栽赃陷害,严刑逼供,非法抄家,强制洗脑迫害。曾将陈谨卓折磨的神志不清,秘密绑架过钟家文,五次绑架田秀岩。多人被送非法劳教。住宅电话: 5822328 许志平现调到治安大队, 办公电话: 5822538

▼徐雅如,龙门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陈敬平、梁锡安、刘方飞的主要恶人之一。

▼徐建中,龙门县铁岗镇派出所所长,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陈敬平、梁锡安、刘方飞的主要恶人之一。电话: 7695163

(请注意中共各迫害机构人员变动的最新情况)

十、惠州地区恶报警示录

▼惠州市委常委兼公安局长吴华立遭报应
吴华立,一九九八年—二零零三年底任广东省湛江市公安局长期间,充当江氏集团的帮凶,绑架法轮功弟子,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关押看守所、劳教所,有的被判重刑、有多人被迫害致死。后任惠州市委常委兼公安局长,二零零四年九月因涉赴澳赌博、违规签注、收受贿赂罪在惠州市被逮捕,遭到报应。

▼惠州市惠阳区原“六一零办公室”主任赖新建遭恶报。
惠阳区政法委副书记赖新建,在担任“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期间,积极执行迫害法轮大法的邪恶政策,在全惠阳范围内散发《反×教知识读本》等邪恶宣传资料,毒害市民,并将上级关于迫害大法的有关文件传达到各单位等。后遭恶报中风,半身不遂。

▼广东惠东县惠东城西派出所副所长死无全尸。
惠东县惠东城西派出所副所长赖南新,因追随恶党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非常邪恶。许多法轮功学员多次对他劝善,他仍不思悔改。终于在二零零二年农历新年,赖南新夫妻回安墩老家的途中,突发车祸,夫妻俩当场死亡。据说赖死无全尸,连头都找不到。

▼惠州市广梅汕铁路看守所第一任所长刘高明,男,六十岁。在他任看守所所长期间,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他指使警察及犯人对其进行迫害,并亲自上阵对法轮功学员迫害,并诬蔑、诽谤大法及大法师父,还积极主动向惠州铁路公安处一科恶警许志平汇报诬蔑法轮功学员的材料。迫害了法轮功学员后,他病魔缠身仍不思悔改,于二零零六年死于糖尿病。

▼惠东县机关幼儿园副园长邱锦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三年前就经常头痛,经检查证实是脑生瘤,已遭报应。

▼惠东县教育局副局长陈紧锋,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今年初发生头痛,在去医院途中,一头栽倒在医院,后经检查也是脑瘤。

▼惠东县教育人事股邱志平,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几年来邱的病情不断加重,病情发作神智不清时,用头磕墙或拿刀砍家人。

▼惠州市广梅汕铁路看守所有一名警察,在他指使下迫害过法轮功学员,诬蔑过大法及大法师父,也遭到恶报。一次,他骑摩托车摔到地上,头破血流,险些丧命。他及时醒悟,自己选择了离开迫害法轮功的看守所,离开了公安队伍。后来此人生活如愿以偿。

整理这些事例不是幸灾乐祸,而是希望当局者不再迷,清醒的选择自己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