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第二劳教所迫害关押人员的流氓特色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第二劳教所,又被山东人称之“山东第二集中营”,位于山东省章丘市官庄乡济王路二十九号,邮编:250217。山东第二劳教所除了常年对山东各地警察转卖来的“黄奴”(被非法劳教人员)们采用敲骨吸髓式的奴隶式血汗压榨之外,还对“黄奴”们采取更多的没有人性的变态虐待,成为山东第二劳教所的几大流氓特色。

一、不允许劳教人员与亲人相见。

有许多人怀着急切的心情千里迢迢赶往山东第二劳教所去看望自己被迫害的亲人,结果往往是大失所望:山东第二劳教所的管接见人员会告诉你,×××还没有出三个月的封闭期,必须等此人出了封闭期才能接见。去看望的家人想为在“集中营”中受迫害的亲人留下点食品,身着警服的工作人员会告诉你,水果只能留五斤(用目测来估算),可以留现金。其它食品例如真空包装的熟食、肉食,一律不能留,再就是劳教所的“小卖部”里有的东西一律不能留。当然有关系或送给管接见的工作人员一点钱有许多事情并不难办。

等被关押的人出了三个月的封闭期,再去接见时,会与自己的亲人象在监狱一样隔着玻璃用打电话的方式说话,并且说话不能超过半小时。焦急的家人看到并无大罪或根本无罪的人却遭受如此境遇,实在是情何以堪。

以上只是法轮功学员以外的人的待遇。拒绝写“三书”的坚定的法轮大法弟子则在一到三年之内,不允许与亲人相见,更不能留食品及其它物品。

自二零零九年到二零一二年,山东第二劳教所只允许部份普通劳教人员与在二零一二年下半年与自己的家人面对面接见了一次,这次集体接见大约持续了一个小时,家属来接见前,劳教所对来接见的家属做了一些规定,例如家人必须写书面材料感谢山东第二劳教所对其家人的“教育、感化、挽救”,并且要说自己的亲人在这片“温暖的土地”上吃得好、睡得好等等。并且接见全过程劳教所有人照相、录像作为对外宣传所用,给外面的人一个劳教所是允许劳教人员与自己的亲人相见的假相。自从二零一二年这次接见之后,山东第二劳教所再也没有允许劳教人员与自己的亲人采取面对面用餐的方式接见。

二、厕所平时锁门,上厕所要向劳教所大队党委请示

不论是在“习艺车间”参加奴隶式劳动的劳教人员,还是在宿舍楼拒绝参加奴役劳动的法轮功学员及值班的劳教人员,面对已上锁的厕所的唯一的办法只能是找劳教所的警察要钥匙。而那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则经常在法轮功学员要钥匙上厕所时,刻意卡一下,故意拖延时间。这种情况经常导致要上厕所的人控制不住,大小便失禁。二零一零年被关押在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第七大队的山东烟台法轮功学员宫××因要求上厕所被警察拖延时间,而导致大便失控。法轮功学员之外的普通劳教人员在上厕所时,则被要求在值班警察面前完全蹲下,因难以控制身体平衡,普教人员则把这种方式演化成了清朝满族人单腿点地、一只手按在地上的“请安”方式。劳教所警察把上厕所的这种最基本的人权演化成了劳教所大队党委的“恩赐”。

三、为了构建“喝血社会”,“黄奴”们被集体卖血。

山东第二劳教所除了从“黄奴”们身上压榨血汗钱之外,还逼迫“黄奴”们每年二次免费献血,卖血的钱却被劳教所占有。被劳教所邀请来的采血车公然开进山东第二劳教所的院子,从青壮劳力身上抽血卖钱。劳教所警察一改往日凶神恶煞的样子,在劝说法轮功学员去“验血”时,多数人以被当地公安局警察送来时已验过血为由而没有进入这个伪善的陷阱。

四、远远低于当地人生活水准的饮食。

山东第二劳教所的饮食特色首推劳教伙房二零零九年熬制的被人称之为“薄稀来”的未煮熟的玉米粥,以及每天早上让劳教人员吃的一种发酸、发臭的萝卜咸菜,更具有山东二所特色的一年四季不变的“司法部标准水煮萝卜、元葱汤”。当有人向“所长信箱”投信反映伙食太差只让喝汤没有炒菜时,劳教所政委解希义非常生气,在劳教人员大会上说写信人完全是“胡说八道”,并说“那里面明明有菜”。山东第二劳教所整年让劳教人员饮用没烧开的水,致使许多人拉肚子,多名劳教人员向劳教所“所长信箱”写信一直没有人给予答复。

五、超长时间的奴隶式劳动。

山东第二劳教所强迫被劳教人员及法轮功学员参加奴役劳动的时间最长可达十五个小时,从早上八点一直干到晚上十点。早晨约五点三十起床。当有人身体不适向值班警察请示晚上休息不加班时,值班警察便会纠正请假者的错误“概念”:“说什么晚上加班,这是正常上班!”

劳教人员每月只有十五的卫生费,经常是六个月才发一次。这种几乎没有生产成本的奴隶式劳动每年可为山东第二劳教所创造一千万元的利润,劳教所除了向邪党政法委、劳教局等上级行贿之外,每个劳教警察都能从这种奴隶式劳动中攫取到不少的好处。所以中国的劳教所才是世界上最原始、最野蛮、最挣钱的血汗工厂。

山东第二劳教所的这种奴隶式工厂车间都被山东司法劳教局授予“省级标准化车间”牌匾并悬挂在各“习艺车间”的门口。

六、挂羊头卖狗肉的“心理咨询室”

山东第二劳教所可以说到处是“心理咨询室”,有时还用毛笔或粗笔随便写一张标有“心理咨询室”字样纸条贴在门上,就叫“心理咨询室”。有时为了急着迫害某法轮大法弟子,干脆不挂牌,直接把小便室当成“心理咨询室”。山东德州大法弟子姜可新二零零九年冬天,在遭受山东第二劳教所第七大队九天九夜的“熬鹰”迫害时,恶警们就是把七大队劳教人员的小便室当“心理咨询室”,关押姜可新的。原七大队大队长罗光荣看到姜可新在阴冷的小便室内穿着一件军大衣御寒,就上前强行把姜可新的军大衣脱下,并拿走,想用冬天的寒冷摧毁姜可新的意志。现任七大队长王保华更是在新装修的“心理咨询室”内,对拒绝“转化”的山东潍坊大法弟子孟宪强的嘴部用电棍实施电击。

山东第二劳教所的“心理咨询室”的实质是受邪党洗脑没有人性的心理变态警察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实施酷刑的场所。

七、不受法律保护的通信。

山东第二劳教所内名义上允许被关押在劳教所的人员与家人通书信,实则为劳教人员要把写好的信件装进信封,不封口送到该大队办公室,经过恶警们的检阅及检查。七大队恶警王新江对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的信件格外注意,此类人员的信件以及它认为有隐晦的字句的信件,王新江就会在不通知寄信人的情况下,把该信件扔掉。

同样,当法轮功学员的家人给法轮功学员来信问安时,恶警王新江经常先用刀片割开信封的一边,并偷看信件内容,认为没有问题的信件,就再用胶水再把信封贴上,它认为有“问题”的信件就直接毁掉。

王新江等恶警用胶水再粘的信件,则等到收信人被通知来取信时,恶警们就会装模作样地把信封刚用胶水粘的一侧再撕开象征性地读一下然后交给收信人,而收信人并不知道自己的信件已被二次拆开查看。

八、山东最差的警察素质。

山东第二劳教所的警察素质被山东人公认是警察这个行业中最低的。警察素质低的原因之一是山东第二劳教所近亲繁殖的现象比较严重,一些与原劳教警察有血缘关系及近亲关系的小流氓、地痞都穿上警服,变成了警察;二是远离省城,受监督的因素少一些,一些不法恶警可以恣意妄为。三是中国的人间总败类迫害法轮功非常需要一些品行极差的人壮行色,恶警王新江等人如鱼得水,在山东第二劳教所这片罪恶的土壤中脱颖而出,并从一名保安人员变成了正式在编警察及高深莫测的“心理咨询师”。四是山东第二劳教所关押的山东省以外的人比较多,为了多减期早日走出牢笼,山东籍以外的劳教人员多方找关系,给山东第二劳教所的警察行贿,因收外省人的贿赂风险比较小,所以山东二所的警察也都乐意给外省人在“半年评比”中减期。因此山东二所的警察在这种环境中养成了一种自高自大、不对警察行贿者非我族类的坏毛病。山东二所的某些警察除了接受劳教人员及家属的金钱贿赂之外,还接受劳教人员雇佣风尘女子的性贿赂。

九、野蛮的纳粹式集中营管理

几十年来,山东第二劳教所坚持 “以劳动为纲,以牲畜为本”的经营理念对待广大的法轮功学员与其他劳教人员,采取敲骨吸髓的方式从广大法轮功学员及其他劳教人员压榨血汗,采取长达十五小时的劳动时间来奴役被关押的人员;甚至长达二个月,不让被关押的人员洗澡;如果在打亲情电话时,如果不给部份警察送香烟,就会被拒绝;对于法轮功学员家属给正在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邮寄来的食品,会拆开后,扔到垃圾箱里,并拍照留念;劳教所七大队恶警对于来接见的法轮功学员家属会首先“审问”,甚至让法轮功学员家属辱骂法轮功创始人才能接见;不论是在“心理咨询室”,还是在奴役性劳动的“习艺车间”,恶警经常对法轮功学员殴打及辱骂;自一九九九年以来,有多名法轮人员在山东第二劳教所被迫害致死、致伤、致残;甚至普通劳教人员也经常有跳楼梯自残、吞刀片、吞钉子、吃二极管、喝“烯料”、绝食、撞墙等方式抗议山东第二劳教所的变态非人虐待。

山东第二劳教所不同大队之间的警察见面时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你那里还有多少头?”(指有多少劳教人员)“还有六十多。”(指还有六十多名劳教人员)

十、买卖“黄奴”的邪党堪比奴隶社会

山东第二劳教所除了鼓励山东各地警察向山东第二劳教所大量输送“黄奴”之外,还从山东枣庄、济宁等地的劳教集中营每二个月一次去购买四十到八十名“黄奴”。山东各地警察“黄奴”的直销价格为每名八百元,山东第二劳教所从枣庄、济宁集中营购买每个“黄奴”的价格要高于一千元。

“黄奴”买卖的“中介经纪人”山东司法厅劳教局,受害人则是广大的法轮功学员及中国民众。山东第二劳教所大约共有八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却要上报二个专管大队的编制,只是为了从劳教所的上级领到更多的针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经费”后从而中饱私囊。山东各地警察把一些五花八门的信仰者及本不炼功的精神病患者说成是“法轮功”的“升级版”及法轮功修炼者,只是为了把抓来的 “黄奴”卖个好价钱及拿到所谓的“转化奖金”。因惧怕网络舆论的压力,山东第二劳教所为了鼓励山东各地警察继续踊跃来送“黄奴”,正在考虑停止使用赤裸裸的一手交人一手交钱的落后方式,有人建议使用商业销售中的“年终利润返百分点”的方式鼓励山东警察来“送人”,这样既“文明”,也能更好的维持山东“黄奴”市场的利益链条。

有人要构建“和谐社会”,有人说要实现“幸福社会”,只有到山东第二劳教所及中国东北的马三家等劳教所住一段时间,你才会明白,中国大陆现正处在中共邪党宣传中的“万恶的奴隶社会”。

结束语

山东第二劳教所是一个中共邪党邪性十足的恶势力的黑窝,具有中共邪党流氓特色的中国劳教所及劳教制度一天不取消,广大的中国大陆民众就没有一天的宁日,广大被中共邪党迫害的人也不应停止对这个法西斯纳粹制度的揭露,所有被中共邪党非法劳教过的人都是这个罪恶制度的见证人。

这个罪恶的制度只是共产邪灵带给华夏大地的一个法制怪胎,仅仅是中华民族红祸的一小部份。笔者坚信,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恶天地必有报。只要共产邪灵在中华大地一天不除,它带给中华民族的不仅仅是劳教制度这样的种种迫害,还有中国人更多的浩劫与数不尽的灾难!在红朝末日是非分明的今天,请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关注与营救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第二劳教的所有法轮功学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