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会宁六一零头目康映祥迫害法轮功 罪责难逃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甘肃会宁县邪恶之徒一直跟随中共迫害法轮大法弟子,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摸底,搜查、焚烧大法资料,而后“六一零”和国安大队在会师镇劫持所有法轮功学员强行办了洗脑班。

在这之后,公安局在政法委“六一零”的操控下,对法轮功学员在郭成镇、河畔镇、甘沟乡等地点举行了非法拘捕大会,强行罚款、拘捕、并用“文革式”的运动在会宁县城将大法弟子拉在大卡车上挂牌游街示众。

会宁县从当时的县委书记、县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温德慧、政法委副书记贾清贤、公安局长宋庭淮、国安队长王彦彩、副队长连全真,到“六一零”郭伟、康映祥等,都是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罪大恶极者,在这条罪恶的链条上每个刽子手都将会为他们的罪行承担责任。本文主要述及“六一零”头目康映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一、极力参与迫害法轮功 康映祥罪行累累

康映祥,会宁柴门乡人,住会宁县东山康宁居小区一单元二楼。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任会宁县六一零办副主任、主任。妻子张丽萍,会宁县北关小学教师。

康映祥自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极力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被单位开除,有的调离单位,有的被迫流离失所,有的难以维持生计,九旬老人无人照看……会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就有两人,非法判刑的有十四人,劳教、拘留、洗脑班、罚款的超过百余人次,是当时全国迫害法轮功学员最积极的县城之一。

康映祥不但多次在会宁县各种场合强调加强对法轮功的“打击”和诽谤宣传,还对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公安部门与个人进行“奖励”,二零零二年前后,由于会宁国安迫害法轮功积极卖力,会宁政法委等部门上报邀功,甘肃省公安厅奖励会宁国安一辆警车。

康映祥还直接参与实施具体迫害,流窜于大法弟子的单位、家庭、铺子等地诽谤、诬蔑大法和大法弟子,直接绑架大法弟子,亲自强行送往各地洗脑班实施迫害。

二、任职六一零负责人后更卖命迫害法轮功、持续犯罪

中共政法委是一个凌驾在宪法、法律之上的专门迫害、实现中共魔教统治和控制中国社会目的主要工具,可以直接指挥公安、检察院、法院、国安等名义上应该由人大和国务院管辖的国家机器,并且还指挥武警部队。中共中央政法委是主管党内与政府的情报、治安、警卫、劳教、司法、检察等系统的首脑机构,是仅次于军队的中共暴力专政力量。是中共针对中国人民的一把致命凶器,在中共历次迫害人民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中共会宁政法委六一零、公安系统和全国一样,也是严重腐败,是“警匪一家”的变态的一个组织。有这么一种说法叫做“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

二零一一年九月,中川派出所警察勾结当地的土匪模样的社会上无正当职业的人和国保大队,绑架了何玉瑚等四名法轮功学员,造势很大。一时间,会宁城里狂奔的警车就象大敌当前一样的恐怖,似乎文革再现。当人们惊愕之余,得知原来是绑架了当今世上按“真、善、忍”做人的好人时,明真相的乡亲们都在愤慨中指责,以至骂着中共:“这帮吃着老百姓纳税钱的官匪警察,整起老百姓一点不手软,整人家十多年了,太过份了!再咋整,老百姓心也有数,炼法轮功的人才是真正的好人。”

会宁恶警动用四辆警车二十多人,强行非法抄了这四位法轮功学员的家,抢走了珍贵的大法书籍、资料和他们的日常用品,以及存款折等贵重物品,人们都说这些警察跟土匪没有什么两样,放着大案要案不管,却抓些好人,这个社会真的完了。在当地民众中影响极其恶劣。

二零零六年,会宁新庄乡中学教师法轮大法学员张荣被中学校长武万荣恶告到政法委六一零,期间政法委六一零召开全县中小学负责人会议,郭伟、康映祥在会上用仇恨的变态心理恶毒攻击辱骂法轮功,诬蔑张荣。郭伟讲话中有这样一段话,其大意是:“张荣给学生讲课。虽然没有提法轮功三个字,但有如何教学生做个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等内容是法轮功里面的,没提法轮功意在法轮功。这样的人我们一定要处理。”叫人做好人成了迫害的借口。这就是政法委六一零的流氓习性。会宁政法委六一零强权公检法,诬判张荣三年刑期。会宁县教育局受政法委指使,开除张荣公职。武万荣作恶遭恶报,殃及家人,其上大学的儿子得鼻癌,二零一一年四月死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实乃是武万荣自己种下的恶果轮报。

原会宁三中教师张亨通一九九九年因到北京上访被调到河畔镇冯堡中学。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张亨通被冯堡中学校长张海诬告到会宁县政法委六一零、国安,并伙同本校师生作假证构陷张亨通。参与构陷张亨通的教师、村民遭报的有十人之多。四人遭报死亡。这个数字触目惊心。谁能逃脱善恶有报的历史必然?这在明慧网上已有报道:《甘肃会宁县迫害法轮功学员张亨通的恶人遭报》二零零六年张亨通被会宁县邪党法院诬判三年。二零零六年底,会宁县教育局受政法委指使开除张亨通公职。

会宁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王志龙,在任期间,就张亨通之事受政法委六一零的指使,在会宁县县政府办公室发文至会宁县所有中小学学校,在全县辱骂大法,辱骂法轮功学员,恶毒攻击法轮功,在全县大面积的毒害师生,替中共邪党在教育界毒害众生,所有听过当年所下的那个文件的人无不恐惧,整个会宁县教育界又一次笼罩在红色的恐怖之中。二零零八年王志龙送女儿上大学,过涵洞时,与洞内一辆车发生追尾,女儿当场毙命,王志龙送医院抢救无效而死亡。曾经的无限风光,瞬息遭到恶果的罪罚,生命走向了散灭。

康映祥不遗余力迫害法轮功,在全县教师会议和全县乡镇干部会上,与六一零主任郭伟发表诬蔑法轮功讲话,推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会宁在教育界迫害大法弟子是不遗余力的,从罚款、拘留、劳教、连续洗脑到判刑、开除公职,并把在教育界工作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调离到其它单位。

二零零九年,政法委六一零郭伟、康映祥伙同国安、派出所、白塬乡镇干部和本村支书到白塬乡窟坨村企图绑架大法弟子刘真花、陈淑梅进行迫害,两位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从此以后这两个家就成了邪恶经常骚扰的对象,不得安宁。每逢节假日、“敏感日”或全国人大会议召开之时,康映祥就积极推动跟随中共搞“严打”,导致法轮功学员就根本不能正常生活,有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有的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公安人员公开宣称“杀人放火可以不管,只抓法轮功”。

这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非法组织凌驾于法律之上,执行江氏集团和中共当局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血腥政策,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数万人被判刑、劳教,截止到目前,突破重重封锁得到证实的有三千六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绝大部份死于公检法的酷刑折磨,每件酷刑都超过血肉之躯所能承受的极限。

会宁县法轮功学员张晓东就是在监狱里被酷刑折磨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杨立创就是被会宁县政法委、公安局和乡政府合伙酷刑折磨致死后,抛尸水窖造谣说是自己跳窖的,制造假现场以掩藏罪恶。

三、勾引省市六一零恶徒,加大迫害法轮功

康映祥到处流窜,迫害法轮功。每到一地,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受到当地的派出所的骚扰、迫害,或被绑架、或被劫持入洗脑班,或遭受精神摧残,那里的民众就被谎言毒害。为了加大迫害法轮功,会宁县政法委六一零勾引省市的政法委领导到会宁来参与迫害。

会宁县大法弟子王灏是一个个体经营者,二零零二年十月,甘肃省政法委、六一零,白银市政法委、六一零,会宁县公安局、会宁县政法委、六一零,先后几次到王灏的小卖部来威胁、恐吓、辱骂王灏及其家人,市政法委、“六一零”一女人恐吓说:再炼就劳教……啥时不炼啥时回家。并说要用扎绳捆、要用铐子铐。会宁县政法委书记刘汉宝、六一零郭伟、康映祥、石磊,会宁县公安局杨仲科、王世全等都给帮腔辱骂、恐吓王灏及其家人。老老实实做生意,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个好人的人,就这样邪恶们三天一趟五天一回来侮辱、恐吓导致生意无法做了。王灏的二位老人由于恐吓不敢再给王灏帮忙,搬回老家去住了。二零零二年,康映祥领着国安警察曹广新流窜到会宁八里乡政府,对八里乡的大法弟子陈仲轩威胁、恐吓、辱骂,问现在还炼没炼,现在炼就不象以前那样轻松处理你,一个炼字就判你三年,这么多的人,我们为啥不找别人,就找你陈仲轩?狂态不可一世。

原西北师范大学学生邵彦波,遭八年冤狱劳役等迫害,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七日出狱。会宁六一零伙同监狱、省政法委、省六一零、省公安厅二十多人威胁要给邵彦波换地方,并调查去接法轮功学员邵彦波的都是什么人。并非法摄像、威胁、恐吓、跟踪接邵彦波的法轮功学员。会宁六一零要邵彦波坐他们的车走,邵没有跟他们走,从早晨七点僵持到晚上十点钟邵彦波最后终于被法轮功学员接走。邪党六一零恶徒们企图劫持绑架将邵彦波往洗脑班继续迫害的阴谋落空后,仍不死心,由会宁县公安局局长(兼会宁县县委书记)李继辉亲自指挥,六一零幕后操纵,会宁县国保大队、大沟派出所、四方乡政府人员及四方村支书,不务正业,骚扰民众,到邵彦波的家里四处找人,并派人在各处蹲坑抓捕邵彦波。八年冤狱,邵彦波本人饱受邪党迫害,也给家庭带来沉重灾难。邵彦波的父亲思儿心切,在生活和迫害的多重压力下于二零零六年早早离开了人世,多年来只有其母一人生活,生活异常艰难。修“真、善、忍”的好人无端被邪党迫害八年,到期却有家不能回,亲人不得见。这就是中共邪党的社会现状,这也是参与迫害者将来难逃的罪证。

会宁政法委六一零为了迫害大法弟子唐淑芳,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赵志坚、六一零办要求会宁国安队长贠平构陷大法弟子唐淑芳,公安局动用了二十多人企图绑架唐淑芳,结果被她的丈夫骂退:“你们都这样糊弄逼出人命来,你们参与的谁也别逃脱法律的惩治。”贠平为了邀功构陷大法弟子唐淑芳,就搜寻给唐淑芳构陷材料,结果问到的所有人都说她是一个非常好的人。都斥责现在的公安真是黑,好事不干,尽干伤天害理之事。警匪一家,此言不假。

原白银市供电局职工大法弟子马君彦、马蕊玲夫妇俩由于多次到北京为大法喊冤,被单位开除并流离失所。在会宁老家办了个小铺子维持生计。二零一二年后半年,会宁县政法委六一零勾结流窜在全国各地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谓专家、省六一零、市六一零和白银社区的一些人先后几次找到马君彦、马蕊玲夫妇俩的小铺子来威胁、恐吓、辱骂夫妇俩并且说要办洗脑班,被夫妇俩正念否定,质问得恶人们张口结舌无以回答。临走时市六一零的一人问如果人家一定要办班那你咋办?马君彦落地有声的回答他:迫害佛法的人没有好报的。谁迫害谁遭报,善恶有报,历史的必然。邪恶们最后只得灰溜溜地走了。四、构陷假证进行迫害 被迫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陈淑娴,被银川恶警绑架后,会宁县政法委六一零伙同会宁国安构陷材料给银川的办案单位,二零零三年三月,陈淑娴被银川市西夏区法院诬判三年半刑期。期间,银川女子监狱狱政科丁科长为了“转化”陈淑娴给会宁八里乡的陈淑娴哥哥陈仲轩打电话,威胁说:“我们这里多一个人和少一个人是无所谓的。”这充分暴露了被恶党魔教洗脑后的变态法官,草菅人命如同儿戏的流氓本性。

陈淑娴被刑满释放的当天,康映祥领着会宁国保大队长贠平把陈淑娴直接送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陈淑娴哥哥陈仲轩到银川去接她,监狱告诉他早晨八点来接,陈仲轩从早八点等到十点钟没有等到陈淑娴,就找监狱领导问,结果说早被会宁六一零接走了。陈仲轩又到会宁政法委、六一零去问,才知道陈淑娴被劫持到龚家湾继续迫害去了。随后,会宁六一零造谣说,陈仲轩大闹银川监狱和会宁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这样对他的工作非常不利。家人、亲戚、朋友为陈仲轩不知担了多少心。

大法弟子陈洁,被兰州市七里河区恶警绑架后,康映祥又将构陷陈淑娴的材料更名后,嫁祸陈洁并移交给兰州市七里河区办案单位,陈洁被诬判三年刑期。康映祥迫害大法弟子,罪恶累累。

五、多行不义必自毙

“人不治,天必治”!宇宙的因果规律在有序地运行着,善恶有报已是历史的必然。从黄菊到宋平顺,从任长霞到何雪健,成千上万参与迫害的人都以身见证了恶果。“名人”陈虻、罗京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同样遭到了应有的下场。近几年来,各地“六一零”人员,公安,警察、各级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遭报应的越来越多,得到证实的有名有姓者已有接近一万五千例。这些遭恶报的例子真的很令人痛心和惋惜,他们不仅自己落的如此可悲的下场,也给亲人带来巨大的痛苦。

人算不如天算。江泽民声称“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的口号早已成为笑谈。直接参与活摘器官这一罪恶的王立军已遭到了应有的下场。罪魁祸首江泽民与其帮凶以“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被法轮功学员控告国际海牙法庭,法庭已受理。世界三十多个国家六十一起诉讼全面展开,已判决胜诉十六起,刘淇,薄熙来,赵志飞,夏德仁等已被判有罪。四个《迫害真相国际调查团》相继成立,《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也誓将所有迫害者绳之以法,无论天涯海角,时日长短必追查到底!江泽民如过街的老鼠不敢踏出国门半步。

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发布成立公告。其内容:在此我们郑重宣布,成立“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彻底清算江泽民流氓集团、“六一零办公室”以及直接实行迫害的公、检、法组织,和在劳教所、洗脑班、监狱的管教人员与恶警,以及丧尽天良的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所谓医生等。

共产党摇摇欲坠,却又是个庞然大物,其巨大的阴影造成了许多人的无奈。其实,人们在直线外推历史发展时,常常没有意识到改写历史的经常是一些意想不到的因素。历史上无数强权在突然之间倒塌了,那一切看似偶然,其实都是神的安排。

迫害法轮功红极一时的薄熙来、王立军,其败露的骨牌效应,也在昭示着正义审判的到来。显然参与迫害者面临的下场是可怕的,这场真善忍与假恶斗的正邪大战其结果也就不言而喻了。不可一世罪恶滔天的中共也将被宇宙的因果规律碾得粉碎!

在会宁迫害法轮功而遭报的就有二十多人,有的作恶殃及家人,有的被判刑、有的惨遭死亡。会宁因迫害法轮功遭报死亡的就有七人。遭报的人中,国家工作人员占百分之七十以上,公检法系统占百分之四十以上。这些遭恶报的人曾经是那样的不可一世,瞬间成了善恶有报的实践者。他们经不住世俗名利的诱惑终遭恶报。这些人不仅自己落的下场可悲,也殃及家人,家破人亡,到头来官没有当几天,名利没有享受几天却连本带利都赔上。

对神不敬,必遭天谴。天灭中共,此乃天意。共产党不可一世,但天意难违。《九评共产党》及其掀起的退党大潮,正是天意在人间的展现。远离中共,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才是明智的选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