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母亲患恶瘤 学大法起死回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一日】修炼大法十几年,我们修炼人早已知道大法的威力与神奇。今年我们全家人从母亲生瘤这件事上,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改变了对大法的态度。就连一向最反对我炼法轮功的三姐都对我说:“我也要好好听听法轮大法,谢谢大法师父。”大姐去外地看孙子,给我打电话说:“装法轮功的mp3我带走了。”

母亲今年八十三岁了,有血压高、心脏病的老毛病,平时经常吃点药就行了。家里弟兄多,我在外地,平时一年回家一次,只是到年底摊点药费就行了。去年打电话弟弟几次说母亲身体不好,在几个医院看查不出什么病,经磁共振检查说是在脑子里有个干疤,最后在县医院说是癫痫,就按脑血栓治,住了几次院,全年花了两万多医药费。我过年回家时,见到母亲精神各方面还好,过年后初四我们就离开了。

原以为母亲病已好,可是在正月十三左右,接到弟弟打来的电话,说是我们初四走的,下午母亲病就发作了,嘴也歪了,说话也不清楚,走路也不行了,初五住的县医院,经磁共振检查,是脑瘤。这真是晴天霹雳。去年怎么一直没检查出来呢?弟弟说这种病一般检查不出来,一确诊,就是晚期。怎么办呢?弟弟说正好外甥在县医院工作,多方打听后,说去省医院做手术吧,没有其它办法。结果弟弟就把母亲送到省里最好的医院,已住了一星期,马上就做手术,医生要求正月十五早上儿女必须都到场,都同意做,签字后,正月十六一大早就可以做。

于是我急忙赶回老家,兄妹几人十五上午都赶到省城。事后知道,弟弟那辆车里连母亲的寿衣都带着了。下午两点,医生让我们都到其办公室,给我们谈母亲病情,就是说手术的风险,说母亲脑子里长了个东西,应该不是好东西,并且瘤子的位置不好,别人都是一个磁共振片子,而母亲是几个(去年母亲住了几次院,未查出结果,作了几次磁共振),从几个片子看,瘤子长得很快,具体能撑几个月,不好说,建议手术切除,但手术风险很大,一是长的部位不好,不易整体拿出,二是年龄偏大,手术后愈合慢,再说如做的不好,失明、偏瘫等等情况都会有。这些我从没听说过的东西,我也没怎么记住。但最后医生的一番话我却听明白了:“这就像我们做买卖,不能做赔本买卖,你们想一想,如果手术后,花了钱,病人受了罪,达不到预期目的,出现其它情况,生活质量还不如手术前,那么还不如不做,让病人余下的时间生活质量好一点,这是我们作为子女首先考虑的,因为这种情况手术后不如手术前的也不少。”很明显,医生虽说是讲手术风险,让我们拿主意。但他的态度已经很明显:风险太大,别做了。最后医生说,你们拿主意,一小时后,给我一个结果。

我本来也是想让母亲做手术的,可听了医生一番话,心里也打起了退堂鼓。大家一商量:不做了,回去吧。晚上赶回了家。但十六一大早,大哥说赶紧去医院,明知无效也要去住,不要让母亲觉得病很重,不给她治。到县医院后,母亲和脑血栓病人住在一起,用的药也大同小异。然后就是每天的早晨八点以前,带母亲赶到医院,输四、五瓶水,下午五点左右回来,一连七天,母亲的病越来越重,走路迈台阶已很吃力,左右已失去平衡,走路老向右边走,这是肿瘤压迫小脑,失去平衡的表现。

我在家住了七天后,回单位上班了。两个星期后,我又回了一次家。这一次发现半月不见,母亲病情更加重了,不但走路需有人搀扶,右手基本不能动了,右手放在那里就在那里,一点也不能动,睡觉时需有人把她抱上床,一晚上只能一个姿势,睡觉时什么姿势就是什么姿势,连翻身也不能够翻。右手也伸不开,很难受,需要有人不停的搓,捻,按摩才好受。这些症状和我岳父当时的症状差不多。

几年前我岳父是肺癌,正月十五之前查出,七、八月份就去世了。我知道母亲已经到了很危险的地步。在医院里,哥哥给医生说,只要让母亲手抬起来就行,医生说你们不知道你们自己的母亲得什么病吗?母亲的情绪也很坏,经常怀疑自己得的不是好病。这个时候家里人就开始埋怨起来,说还不如当时动手术,给省城医生打电话,医生说,治疗这个病,只有手术或是化疗,别的没有办法,要不就赌一把做一下手术。鉴于手术风险太大,没有敢去做。

在家里呆了几天后,我回单位,经常考虑母亲的病情,到底怎么办。有一天,我想到,常规办法不行了,我们大法有很多神迹,也只有大法能救母亲。不是我没想到大法,但是母亲不修炼,不知有没有效果?这都看缘份。

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我给弟弟打电话,叫他告诉母亲在家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说有很多人,有很多病人都是念这九字吉言念好的,弟弟说,能管用吗?母亲现在话都说不清了,要是能念这几个字就好了,除非出现奇迹。

到周末,我赶忙带上录有师父讲法的mp3赶回了家,到家后,看到母亲病更重了,说话也说不清楚了。我给母亲说:您在心里说,其它的话尽可以说不出来,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必须让我一个字一个字清清楚楚的说出来。母亲答应了。

第二天早上,母亲说话就正常了。我就把mp3让她听,第三天早上,她说话就清楚了,还说晚上经常看到墙上有一道光。这时大家对大法能出现奇迹这件事还是不抱希望。在这期间,母亲还在医院治疗,但每天输液,经常鼓针,就是输液过程中,经常无缘无故的液体输不进去了,需要重新扎针,并且每次扎针,都很难扎好。这其实是师父在点化,不要再输液了。我给母亲说别输液了,她也不听。

我在家待了几天就走了,中间放心不下,打了几次电话,家里人说在逐渐转好,手已经可以抬起来挠痒痒了。后来大姐给我说:显灵了,真是显灵了,母亲的病好多了,全家都在信法轮大法。

过了几天,我又回了家,在镇上等车时,和一个同时等车的老人讲起母亲的情况,我高兴的对他说,母亲的脑瘤经听法轮功后,已大有好转。我回到家后,发现母亲走路已很正常,右手也自如了,只是拿东西稍有一点不自由,其它无大碍,最好的时候每天右手可以给手表上弦。

十一月二日,侄子结婚我回家,母亲行走如飞,走路我都撵不上,为了追她,我把手里的蛋糕都掉地上了。这真是传说中的起死回生,这下家里人改变了对大法的看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