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通城县教师、医生受到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六日】

一、湖北省通城县熊洋波老师受迫害的经历

原通城县五里镇五里小学教师熊洋波,自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十三年来,先后六次被非法关押、一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关进洗脑班,多次被非法抄家、多次被非法骚扰,被敲诈勒索约八千多元。在精神上,肉体上,经济上遭到三重迫害。以下是熊洋波受迫害的亲身经历:

熊洋波,男,今年五十九岁,原通城县五里镇五里小学教师。一九九六年十月份开始学法轮功。

熊洋波学法轮功前,脾气暴躁,动不动就跟学生发火,还用教鞭打学生,争强好胜,爱打抱不平,心情压抑;曾经患肾结石、关节炎、严重胃病,还经常头痛,止痛药从未间断过,长期在病痛中煎熬着生活。有一天,熊洋波看到一个朋友晚上经常不在家,他就问他到哪里去了。朋友回答说去学法轮功了。熊洋波就去了。一去,看到很多人在读《转法轮》书,读后就炼功。学法炼功十多天,全身的病都在不知不觉中好了,全身一身轻,第一次感受到没病的滋味;心情也好了,脾气也温和了,简直就象换了个人似的。由于学法轮功前后变化很大,感受很深,时时处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学校的老师、学生都觉的熊老师是个真正的好人,大家都爱戴这位德高望重的好老师。从此,他就坚持到现在从未放弃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听说政府要迫害法轮功,熊老师就和十几个法轮功学员包车去了湖北省武汉省政府依法上访,被武警绑架到某个学校。那里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警察一个问:“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的?”作了笔录后,就把他们劫持到咸宁市通城县,非法关押在西山某个宾馆里三天。

回家后,当地国保警察经常到他的家中骚扰,恐吓。二零零零年因为他不愿放弃法轮功,教育局就把他故意调到离家很远的圳上小学教书,故意刁难他。二零零零年和二零零一年的十月份,教育系统办洗脑班,一次十多天,每次有十多个法轮功学员,在县教育局招待所,每期二千多元,由他自己承担。参与者有:教育局皮局长,还有几个办事员,学校还派一个老师已经做陪伴人员整天监视他。在洗脑班期间,不准出门,不准学法,不准炼功,不准打电话,不准随便接见家人,逼他写什么所谓的“保证书”。

二零零零年上半年,熊老师与很多法轮功学员到河堤上去集体炼功,遭到县国保大队警察的绑架,非法关押到县拘留所十五天,敲诈勒索三百元伙食费。

二零零四年上半年,由于熊老师不愿放弃修炼法轮功,教育局又故意把他调到磨桥小学。在磨桥小学给学生讲真相。由于陈谷村的一位学生的家长对学校领导不满,告了学校的状,顺便状告该学校有个老师炼法轮功,给过学生一个护身符。上级没有处理该学校领导,反而把做好人的熊老师被县公安局国保警察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一个月。在看守所里,曾经被牢头狱霸殴打,强行抢走一本《转法轮》,敲诈勒索六百元伙食费。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因为遭人诬告,熊洋波和他的女儿被县国安人员李英灿、张定二等恶警绑架,抢劫电脑主机一台(至今未归还),一起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一个月。国安向他女儿敲诈勒索了五千元后,放了他的女儿。熊洋波被非法裁定劳教二年,非法送沙洋劳教所迫害。

在沙洋劳教所,他被逼迫做奴工生产。有时在车间绣花、穿灯泡、剥柑橘做罐头、剥花生等;有时在田间做农活、刷花生、拔棉花杆等。每天有任务,完不成任务就遭到各种体罚,如:晚上收工别人休息后,他还到厕所加班,每天劳动十多个小时。还经常看诬陷法轮功师父和法轮功的录像,多人轮番灌输邪悟歪理,睡眠时间少,强制洗脑,从精神上和肉体上双重迫害。二零零六年七月回家。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二日,由于被人诬告,熊洋波正在家中洗澡时,县国保大队、五里派出所、县公安局十多个恶警闯入家中,非法抄家,并把熊洋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他在看守所每天炼功,每天高声喊“法轮大法好”,拒绝穿号服,拒绝报数,拒绝签字,并向号里的人讲真相,劝“三退”。一月后,正念回家。恶警敲诈勒索了八百多元。

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信息:
李英灿 原县国保大队(现退居二线,但仍参与迫害法轮功)18271136305
张定二 县国保大队恶警 18995828358 0715-4322491(办)
黎成刚 原县国保大队队长13972844288  0715-4322491(办)0715-4327588(宅)
沙洋劳教所
通城县教育局

二、湖北省通城县汪信清医师受迫害的经历

汪信清,男,现年六十三岁,原通城县计划生育服务站医师。十三年来,他先后九次被非法关押、一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起诉、一次被非法关进洗脑班、二次被非法关进“精神病院”、多次被非法抄家、多次被非法骚扰,被敲诈勒索约一万多元。在精神上,肉体上,经济上遭到三重迫害。以下是汪信清受迫害的亲身经历:

一九九九年元月份开始学法轮功。学法轮功以前,汪信清患有胃溃疡、关节炎、高血压、哮喘性支气管炎、顽固性痔疮等,经常痛苦不堪。他的妻子九八年就学了法轮功,由于受中共邪党文化的毒害,开始根本就不相信法轮功,还反对法轮功。吃药也不见好转,自己是个医生,也治不好自己的病。后来,由于全身疾病的折磨,在别人的一再劝说下,他抱着听听再说的心态开始听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听了后,感到其内容跟中共宣传的根本不一样。原来法轮功是教人如何做好人的,根本不是象中共说的那样。他就开始学法轮功。学法炼功一个多月后,他的全身疾病就在不知不觉中没有了,感到全身轻松。他深深地感到法轮功很神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知道政府要迫害法轮功,他与其他七八个法轮功学员一起包车到湖北省政府依法上访,当车到达武汉郊区时被劫持,把他们非法送到咸宁市公安局非法关押半天后,通城县刑侦大队毛跃、公安局副局长吴明生等恶警把他们劫持回通城县锡山宾馆非法关押二天,强制观看诬陷法轮功的电视新闻,非法照相,非法按手印,企图每人敲诈勒索五十元,他拒绝了。他的单位来人把他接回。回单位后,单位谭明书主任逼迫他写什么所谓的“保证书”、上交法轮功书籍,要挟他,要求他放弃法轮功修炼。他坚决抵制和拒绝。

一九九九年十月份,通城县办洗脑班,由于他家的妻子被绑架去洗脑班了,他就幸免没去。十一月上旬,他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依法到北京上访,但找不到国家信访局。听说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到了北京,就去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去找他反映法轮功的实情,但没找到他,就回家了。十一月下旬,他到县城河堤上参与集体炼功,十多人一起被县何克孝(已经遭恶报死亡)、潘少明等恶警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敲诈勒索了他的三千元担保金后“取保候审”回家了,他的妻子却被非法劳教一年。

回家后,县国保大队、公安局、隽水派出所的恶警(孙光新、黎逢智等)经常到他的家来骚扰,电话也被非法监听,时不时来“看看”。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邪党两会”期间,邓姓恶警从别人家翻过来,把门踢破,把他绑架到县隽水派出所,再非法关押到锡山拘留所十五天,敲诈勒索了他的三百元。

二零零零年九月份,他单位的人打电话骗他去单位有事,县“610”和恶警就绑架到县“精神病院”非法关押十五天。这是个洗脑班,里面非法关押了十多个法轮功学员。逼迫看诬陷法轮功的录像,强制写什么所谓的“保证书”,不准出门。法轮功学员自己买医院的饭吃。

二零零一年三月五日,中共“两会”期间,他正在上班,单位配合县“610”办洗脑班,把他非法送到县“精神病院”非法关押一夜,县国保大队黎成刚把他带到隽水派出所,说要问一件事,他去后,黎成刚他们问他:“你还炼不炼?”他说:“炼”。黎成刚就把他非法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八个半月。看守所的老所长找国保大队,说“他一点事都没有,为什么关押这么长时间?”国保大队的人说:“把他关着我们放心。”老所长还埋怨说:“你们就想放心,他可是坐大牢啊!”家人交了二千多元保证金,伙食费一千多元后,他回家了。

二零零二年一月五日,他们夫妻俩到当地一个邪悟者家中去看她,她却向恶人告密,张定二、李英灿等恶警绑架了他(他的妻子刚从黑窝出来),还有另一个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到县看守所,于二零零二年六月十日非法送到湖北省狮子山解毒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于二零零三年三月份非法转到沙洋劳教所三大队迫害。

在沙洋劳教所三大队,他被逼迫做奴工生产,在农田里扎蒜苗,挖大蒜,种板蓝根药物,插秧等;在车间,穿灯泡,晚上逼迫学邪党文化,强制洗脑,等等。二零零三年七月四日回家。

二零零四年四月六日早晨,他到单位去上班,在上班途中,被国保大队杨雄、李英灿、张定二、黎成刚、吴海和“110”的几个人等恶警绑架到国保大队,三天三夜不准睡觉,逼迫他交待,搞逼供。他不知道恶警要他交待什么,也就没什么可交待的。恶警就把他非法关进县看守所十八天后,又把他非法送到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三十多天。

在汤逊湖洗脑班,恶人们不准他睡觉,不准炼功,不准学法,不准出门,不准打电话,不准关灯,不准关门,不准与法轮功学员来往,强制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逼迫写什么所谓的“三书”(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向单位敲诈勒索了五千元,还强要单位去一人做陪伴,每个房间三人,一个警察,一个陪伴,强制隔离。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他在下班回家后,县国保大队李英灿、张定二等十几个恶警在门口蹲坑,他一开门,恶警就一拥而上,把他绑架到国保大队,并非法抄家(包括办公室)。追究其原因,是在二零零八年五月,他在塘湖镇散发真相资料,不明真相的世人诬告了他。塘湖派出所吴天治副所长等恶警绑架了他们夫妻俩,当时在派出所他的妻子因突发“高血压”昏迷,他的姨侄女做了担保,他们俩才回了家。这次恶警以这个为由,再次绑架了他,并非法送进县看守所,县检察院非法起诉了他。在看守所期间,他的右侧脸颊部红肿化脓,不能吃东西。恶警就要他家出二千元钱带汪信清到咸宁市中心医院做法医鉴定,最后于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五日以“保外就医”放回,敲诈勒索了伙食费一千七百元。恶警要求他于二零一一年三月去非法庭审,他不配合没去。他给那个县法院的庭长李曙明写信,讲真相,此事就不了了之。可是,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李曙明庭长企图绑架他,并唆使一个交警配合绑架他,那个交警拒绝,还打电话,抢走了他的摩托车,一个多月后才归还。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份“十八大”期间,他的单位领导派肖谊去他家多次骚扰,他一直是正念抵制。

参与迫害的主要负责人信息:
李英灿 原县国保大队队长18271136305 0715-4322491(办)
黎成刚 县国保大队成员 13972844288 0715-4322491(办)0715-4327588(宅)
张定二 县国保大队成员  18995828358 0715-4322491(办)
吴海  县国保大队成员
杨雄  县国保大队成员
潘少明 县公安局恶警
何克孝 县公安局恶警(已经遭恶报死亡)
李曙明 县法院庭长
吴天治 塘湖派出所副所长
孙光新 隽水派出所警察
黎逢智 隽水派出所警察
毛跃  县刑侦大队警察 13907244777 0715-4353750(宅)
吴明生 公安局副局长
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
沙洋劳教所
湖北省狮子山戒毒劳教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