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劳教所的奴工产品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女子劳教所的警察特别乐意“有活”干,有活就有提成,她们就使劲逼着被关押在劳教所的人干;队和队的警察因为“活”还能打起来,她们都想多得到“活”,她们好多拿钱。北京女子劳教所除了采用多种酷刑,如长期罚坐儿童凳、不让睡觉、不让喝水、在饭菜中下毒、毒打、电棍电击等逼迫法轮功学员所谓“转化”,还高强度奴役等折磨法轮功学员。劳动科负责非法榨取被迫害者的血汗,用于对外联系商家,对内分配劳动任务,从中谋取非法暴利。

北京五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刘克杰女士,曾被非法劳教两次。第一次被非法劳教:2005年4月4日——2006年10月4日,被非法关押在女子劳教所五队,当时的五队大队长是陈秀华。刘克杰女士所经历的奴工种类有:穿鱼钩;搓手套,将一只手指的手套搓成卷。这个活按重量定量,每个人当天要完成定量,因为要先将手套套在手指上再搓,手套里面有滑石粉,再加上手汗,很快手指就烂了,皮被腐蚀的破裂。

刘克杰女士第二次被非法劳教:2007年9月12日—2009年8月31日,被非法关押在女子劳教所一队,当时的大队长是郭凯阳。刘克杰女士所经历的奴工种类繁多:

1、一队常年的活是搓棉签。当有另外的活的时候,一队就逼迫法轮功学员干另外的活;当没有活时,一队就强迫学员搓棉签。

2、装茶叶、绿豆、白糖、月饼等应季的活。做这些食品方面的活,没有任何卫生措施,不戴手套,很多吸毒人员上完厕所手也不洗就装,吸毒人员基本每人都有病,而这些食品被劳教所包装之后直接进入市场,没有安检,商家和中共的劳教所为了赚钱根本不管民众的死活。

装茶叶时,茶叶屑散在满工作间,许多人粘在皮肤上,皮肤出现溃疡。装绿豆、白糖、月饼时,要整天站着干活,绿豆还要搬运,非常沉。月饼装满了整箱后也要搬运,五、六十岁的学员被迫搬运。因为警察强迫学员成天站着干活,导致许多年岁大的人下肢浮肿,关节疼,腿僵硬,走不了路。

3、做零件,非常复杂,难做,得用大工具凿。
4、做手机的礼品,做广告等。
5、做书,是一种儿童书,里面有立体画。每一页粘不同的立体画,学员在工作间干活,一个班在一个大台子上,一人负责几页,流水线干,然后再装箱。

6、还有很多其他的奴工,比如经常被警察命令挖树坑,冬天挖沟储存白菜,还要搬运白菜,在规定时间内把大量的白菜搬运完,让人处于极度劳累当中。夏天要拔草,一周至少拔两次,一大早被警察赶着去拔草,不但在房子周围拔,还要为狱警的生活办公区拔草。警察无偿地让被关押人员为她们服务。

北京四十岁的法轮功学员黄玲女士,被非法劳教两次,2002年9月——2004年3月,女所三队,大队长焦学先。黄玲女士所经历的奴工种类:织毛衣;做挂历,装箱;装减肥茶。

2007年9月—2008年7月,在女所六队,大队长白某某,被强制做劳教系统所有的劳教服。

2008年7月——2010年6月,在山西女子劳教所,黄玲女士所经历的奴工种类:

1、糊山西汾酒厂的汾酒包装盒。糊硬纸盒用的各种胶毒性很大,手上的皮肤浸在胶里,溃烂、撕破。
2、装酒楼的月饼;
3、穿装饰灯泡;
4、做电路板。

北京五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班启荣女士,被非法劳教两次。2005年3月——2006年9月 在女所四队 ,被强制做奴工:1、装茶叶;2、搓棉签;3、做书;4、往集邮册装邮票;5、做广告;6、穿鱼食。

2009年7月——2012年1月在女所二队,大队长李子平,班启荣女士被强制奴工:1、做劳教服、织毛衣;2、做手机卡纪念品;3、做过年的礼品、做年画;4,粘衣服上的小饰物。

以上奴工均为无偿劳动,每月给几块钱或不给钱,劳动强度大,如果不完成任务则要受到劳教所警察残酷的虐待,伙食很差,对身体的伤害极大。

北京团河劳教所是劫持男性被劳教人员的地方,奴役劳动包括:叠对联、裁盗版书、为印刷厂叠纸;为超市叠宣传品;包糖;扎头发;做止血带;做广告的宣传品;做木质地板;包装光盘;包装“卫生方便筷”;种草、浇草;扛水泥袋;挖沟;修路等。劳教所还定了所谓的“所规所纪”,规定:不参加劳动要给予处分,要延长劳教期,等等。北京五十岁的法轮功学员白山先生,曾被非法劳教两次:2005年7月15日——2006年11月1日,2007年9月12日——2009年10月15日,都被非法关押在团河劳教所三队,大队长尹宏松。白山先生被迫做奴工:1、大量装游戏光盘,也装箱、装车,搬运起来很重。每天干活有产量,上、下午各几百张,干完活直接从工作间到饭厅吃饭,一个月只给几块钱。2、糊纸盒,什么盒都有,糊成半成品的白纸盒,糊盒用大筒的胶,味道刺鼻,有毒性;3、往集邮册里装邮票;4、糊纸的手提袋;5、用热盒机封装;6、拔草、挖树坑、移树。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