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涞水县赵亚平生前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涞水县宋各庄村赵亚平修炼法轮功后,有名的“山大王”变为善良人,原来的匪气全没了,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被非法劳教迫害三年致生命垂危,回家后遭公安局、六一零、宋各庄乡政府到他家监控、骚扰、抄家,二零一二年农历七月初二含冤离世。

赵亚平遗照
赵亚平遗照

下面是他生前遭受的部份迫害: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十点左右,保定市公安局、六一零和涞水县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共计一百五十多人,几十辆车,把涞水县宋各庄村法轮功学员赵亚平的家包围了好几层,水泄不通,整整围了好几天,理由是赵亚平印制法轮功真相资料。警察不敢轻易动赵亚平,怕他反抗或报复,因为在学法轮功之前,没人敢惹他,谁都怕他几分。学法轮大法后,他变得善良了,原来的匪气全没了。涞水县公安一名王局长骗他说:亚平,跟我们走吧,我们好吃好喝好招待,不怎么样你,赵亚平就是不跟他们走。后来他们强行往车上带他时,赵亚平的妻子程小平躺在车前阻拦,但最终赵还是被他们强行带走。上车前就被戴上手铐。赵亚平被非法抓捕后不几天,他母亲郭福云、妻子程小平也被非法抓捕关进看守所。母亲被关四个月释放,妻子被关三个月释放。

赵亚平被直接劫持涞水刑侦大队非法审讯。恶警对他刑讯逼供,逼他交出打印机。三天后,涞水公安在按照举报人的指点,从赵亚平的施工地“罐里”抢走两台大型打印机,一台价值两万多元,一台近一万元。后又把赵亚平转到永阳派出所刑讯逼供,把他靠墙铐着,站不起来蹲也蹲不下,整整半个月不许睡觉。当找到打印机后,刑侦队开始对赵亚平疯狂迫害,用七根电棍发疯的在赵亚平的全身乱电。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公安把赵亚平从永阳派出所又转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六个月。赵亚平绝食抗议,要求立即释放,涞水公安局拒不放人,并于二零零三年七月份把他送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与赵亚平同时被非法劳教的还有:程术利、赵国存、李振芳、闫勇、张合、夏树龙、王德谦、张庆春,共九个人被送往劳教所,当天三人被退回。

在劳教所,赵亚平绝食抗议三个月,瘦成皮包骨,昏迷不醒,多次从床上掉下来。劳教所既不放人也不抢救,只是找来外号叫“猪医生”、曾经在部队当兽医的狱医,用自行车辐条做成的钢针在赵亚平身上乱扎。

有一次赵亚平又从床上掉下来,昏迷不醒,大队长李大勇找来“猪医生”用辐条钢针扎赵亚平的人中、手指甲心、脚心等处,扎了半天也不见赵亚平醒来,一测血压,没血压,摸脉没脉,已到了生命垂危。当下,劳教所把赵亚平送到保定252医院(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医院),经检查,赵亚平身体表现为:十二指肠溃疡、心脏病、高血压、肺心病。即使这样,劳教所仍然不放赵亚平。

二零零三年非典时期,赵亚平身体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被家人保外就医半年暂时回家。

半年后,劳教所和涞水县公安局从北京市房山区的亲戚家再次把他抓走,送涞水县看守所关押一个月。赵亚平绝食一个月,瘦成一把骨头架子,即使这样,他们还是把他送进保定劳教所。原因是:当时正在修京-赞公路,须经过赵亚平所承包的山场,县政府怕赵亚平阻拦就再次把他抓起来。由于赵亚平身体状态很危险,劳教所拒收,涞水县公安局就请劳教负责人吃饭,并送几千元钱,才把赵亚平留下。

赵亚平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才被放回家。回家后,日夜不得安宁,随时都有公安局、六一零、宋各庄乡政府到他家监控、骚扰、抄家、跟踪,使他无法正常学法炼功。

二零一二年春天,中共河北省委书记张庆黎到涞水搞所谓的“扶贫”,宋各庄乡派出所、乡政府、王各庄村干部到赵亚平家监控。当时赵亚平身体不好,正在北京住院,妻子程小平哀求他们:亚平命都快保不住命了,你们还不放过他,他都住院半年多了,你们谁看过我们,都是你们不让他炼功造成的,他要好好学法炼功,他不会病成这样,你们快走吧。

就在当天,赵亚平的母亲郭福云被中共村干部锁在家中不许出门,长达几个小时,直到张庆黎等人检查完毕撤走后,郭福云才被放出来。

二零一二年农历七月初二下午七点,赵亚平含冤离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