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沙河市国保大队长王建军遭恶报车祸死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在中国大陆,很多警察品质极其恶劣,被中共用作迫害人民的工具,直接参与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尽管这些恶警残暴一时,有的升官,有的勒索钱财暴富,不相信善恶必报,却无法改变天惩的命运。

河北省沙河市国保大队长王建军就是其中的一个。从二零零八年,王建军任沙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以来,直接带头迫害沙河市法轮功学员,百余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抄家、骚扰。

王建军残酷迫害自己出生地沙河市十里亭镇南高村的乡里乡亲;甚至不顾自己孩子正在高考时的紧张心情,将自己的结发妻子抛弃,而娶了一个舞厅小姐,经常到饭馆吃饭不付账,品质极恶劣。

王建军在迫害牙科医生、法轮功学员张广才时,曾说:“我就是明慧网恶人榜上的头号大恶人王建军,你们越说我是恶警,我的官升得越快,我就是要用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来镇压法轮功组织,只要炼法轮功就抓,有本事雇律师告状去。”他还拿出手机,念法轮功学员发给他的劝善短信,说报应怎么还不来啊?

然而,王建军想不到的是,他阴差阳错就把自己的车开到了邢台的七里河里,最终还是遭了恶报而丧命。具体详情,还请知情人提供。下面是王建军迫害部份法轮功学员的片断。

王建军绑架法轮功学员王连珍

二零一一年三月六日下午,王连珍在市区二十冶公园给人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事,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王建军、侯守红等恶警把她绑架到看守所,并非法抄家,向她孩子勒索钱财后,将她释放。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王连珍在街上给人讲完真相回家,一会儿,听到敲门声,开门一看,是自己刚刚讲过真相的人带着王建军等一伙恶警来抄家,原来,听讲的人中有一个是便衣警察。他们抢走了一台打印机和一台笔记本电脑,欲绑架王连珍未遂,但离开时,王建军偷走了王连珍的钥匙。

王建军带一伙恶警又于六月二十日,趁王连珍家没人,偷偷的来开门,被王连珍的邻居责问:“人家家里没人,你们在干什么?”王建军做贼心虚,只得离开,但他于心不甘,便偷偷打开王连珍楼下的储藏间非法搜查。

王建军绑架窦平均老人、抢劫钱财

五月二十六日,在河北省沙河市建设银行门口,三名恶警绑架窦平均老人。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六日中午,在河北省沙河市贸易街与建设大街交叉口附近的建设银行门口,光天化日之下,三名恶警一再强行拖拽满头白发的窦平均老人,当着其老伴,把窦平均老人折腾的心脏难受的躺在地上半个来小时,招来许多群众围观并拍照。

最后,王建军、侯守红等带着一帮警察前来,一起将窦平均劫持,并当众抢走了其包袱里所有的私人财物,并扔到车上,窦平均老伴大喊,那包袱里有他们刚取出来的七千二百元钱。围观群众越来越多,拍照的也越来越多;当场,窦平均老伴一直对乡亲们说:“乡亲们,我们是炼法轮功的,不偷不抢做好人,只为了身体健康,可公安局国保大队却一直无端迫害,多次到我们家中抢劫绑架;为强制我们放弃信仰,刚才又把我们从建设银行刚取出来的七千二百元钱抢走了……” 。

王建军绑架法轮功学员王丽华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四日,王建军等曾到河北省沙河市市区法轮功学员王丽华家骚扰,把王丽华的电脑抢走。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七日,王建军等又将王丽华被绑架。

王建军绑架迫害家乡多名法轮功学员

王建军出生于十里亭镇南高村,按照常理,每个人都会对家乡多一份亲情,尽几分关照。然而,王建军却在近两个月内,迫害了五名十里亭镇的善良乡亲,包括秦老四、翟艳玲、乔存善的老伴、任随娥、窦平均和一名家属,秦老四的儿子秦浩之。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二日上午,王建军等警察来到十里亭镇下解村绑架秦老四,老四挣脱后,到大街上曝光王建军等的恶行,王建军竟把其十几岁的儿子秦浩之绑架作为人质。几天后,亲属被迫掏了二千元,才将秦老四的儿子换回;然而没几天,王建军一行又到下解村欲绑架秦老四,老四不在家,王建军一伙,竟然企图绑架老四的女儿,后 被看不下去的乡亲们拦下。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五日(或十四日),王建军等绑架了秦老四,后即直接送到邢台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七日上午,十里亭镇南高村乔存善的老伴,七十岁,按理说应是王建军本村的长辈,也被王建军绑架到邢台洗脑班。直到被迫害的高血压二百多,洗脑班怕承担责任,一再打电话要求沙河国保大队配合放人,王建军却始终不接手机。后家人掏钱叫救护车带老太太去医院体检,才被放回。

王建军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牙科医生张广才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清晨,河北省邢台沙河市法轮功学员牙科医生张广才,骑电动车,从住处往建设路牙科门诊上班,途中被沙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绑架。

二零一零年九月三十日,张广才的妻子张兴芳和家人到国保大队要求无条件放人,张兴芳讲明了捏造张广才“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是无中生有。喝酒喝的醉醺醺的国保大队长王建军恼羞成怒,耍开了流氓,他说:“我就是明慧网恶人榜上的头号大恶人王建军,你们越说我是恶警,我的官升得越快,我就是要用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来镇压法轮功组织,只要炼法轮功就抓,有本事雇律师告状去。”他还拿出手机,念法轮功学员发给他的劝善短信,说报应怎么还不来啊?

中共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恶报 实例无数

“善恶有报”一直是中国传统价值观的一部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为人的起码品德。然而,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共警察成为中共邪党的工具,在中共多年的谎言欺骗和洗脑中,善恶不明,丧失人性良知,主动或被动成了中共用来迫害老百姓的帮凶。

目前,全国各地的这类人员遭恶报的事情不断出现,他们或死于癌症、或车祸、或祸及家人、或被中共利用完了判刑。不明真相的人往往把这些事例当成偶然。就像作恶多端、对法轮功学员欠下笔笔血债的王建军,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遭恶报的下场。

其实,迫害修佛向善的人,迫害修炼真、善、忍大法的人,其恶报还远不止从世间死亡,其生命死后将要承受永生永世的惩罚;当然,在现世上,他已经亲身将其给法轮功学员家庭带来的无限的伤痛转嫁到了自己的亲人身上。

王建军已死,现在的国保大队副队长侯守红仍然很是嚣张,数次带头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曾经掌掴六十多岁的善良老妇于地。“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当真的也如王建军的恶报来临时,侯守红之流将如何面对?这很值得侯守红们深思!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