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土地上的黑监狱——“法制教育中心”(3)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四日】(接上文

三、黑龙江省610到处设立洗脑班

黑龙江省“610”副处长顾松海,男,四十五、六岁,经常流窜在鹤岗、双鸭山、七台河、伊春等地,到处设立洗脑班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以此敛财,并捞取政治资本。顾松海操控七台河市一位周姓政法委人员,两个“610”副主任办洗脑班。顾松海性格扭曲,为达到让法轮功学员所谓的“转化”的目的,经常扮演伪善面孔,当达不到目的时就凶相毕露。鹤岗刘慧、七台河王秀玲等法轮功学员均遭顾松海精神折磨及酷刑迫害。

(一)七台河六吕洗脑班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一日下午两点多,勃利县610头目赵朋飞等七人把正在上班的勃利县职业学校女教师刘玉美绑架、非法关押在原七台河市拘留所(六吕),现在的所谓儿童福利院,恶人要在那里办洗脑班(黑监狱)。刘玉美的丈夫王跃,勃利县第七中学教师,被劫持到鹤岗洗脑班遭受近一个月的强制洗脑迫害,当天下午刚刚放回家,夫妻都没让见一面。

七台河市一位周姓政法委人员在六吕洗脑班当所谓“校长”,两个副“校长”是“610”副主任,其中一人姓刘。据悉,“610”恶徒顾松海领着已经解体的黑龙江省一女子劳教所的两个警察来强制“转化”信仰真、善、忍的女教师刘玉美。 七台河市桃山区法轮功学员王秀玲女士,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七日被桃山派出所绑架后,在六吕洗脑班遭顾松海迫害。王秀玲揭露这段遭迫害经历说道:

五月二十二日上午,我被当班的高固忠带到一个挡的很禁闭的房间,屋里坐着一个女的和一个男的,女的跟我说她也是炼法轮功的,她姓于,是哈尔滨的,就开始说让我“转化”的话等,我没说话,顾松海就进来开始放诬蔑法轮大法的光盘让我站着看,直到深夜,他们还告诉我累的话可以坐着看,但是椅子上放着法轮大法师父的照片,我没有坐,后来不知什么时候我就晕倒了,顾松海、于景芝、张春雷、刘永年四人用力按着我的手,于景芝把着我的手,在纸上写着什么,后来把我抬上床,盖上被子,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早上醒了,我推开门跑去找狱警高固忠,大喊几声把他们几个喊醒了,他们把我按倒在地拖回了原来的屋里。顾松海指着我说:王秀玲这回你撞到枪口上了。

大约过了五、六天,被折磨得昏死、大小便失禁的我醒了。他们又开始“转化”我,手段下流无耻。顾松海亲自动手又把我打晕过去,我每天人事不省的躺着,这样躺了二十五天。

他们看我恢复的差不多了,又在六吕救助站租了二楼,办所谓的法制学校(洗脑班黑监狱),开始迫害我,张春雷喝完酒,口里谩骂,折磨殴打,晚上让我站着,周围放着法轮大法师父的相片不让我睡,我拿开周围的相片上床睡觉,顾松海冲上来把我拉下床,开始打我,用脚踩着我的头发打我,我被打得满嘴是血,牙被打活动了,嘴肿的比鼻子还高,眼睛全都青紫都封上了,看不见。当时有刘永争、陈美荣、王金荣,还有社区的一个保卫在场,顾松海对他们扬言说让我吃点皮肉之苦。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还有一次,顾松海逼我写三书,我不写,就把我扣在床上一宿,还有一次张春雷打的我鼻子流血,是李贵荣洗的床单上的血,他们就这样一直把我折磨到二十四日晚,张春雷急了说:王秀玲我打死你。他一边打着一边骂,我又一次被打晕倒。后来张春雷被刘树林拉走才罢手。

(二)鹤岗市洗脑班

鹤岗市洗脑班于二零一一年初开始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先后迫害过法轮功学员刘春兰、马英泉、刘慧、周玉芹(又名周慧 )、墨建山(七台河人)等。

顾松海因刘慧不放弃信仰,疯狂打刘慧耳光,致使刘慧左耳被打伤,耳鸣半个多月,三个月后才恢复正常。顾松海又指使恶人张子龙用手铐把刘慧铐上,左手搭到右肩上,右手扭到背后,两手硬铐到一起,这种酷刑十分惨烈,俗称“秦琼背剑”。在酷刑折磨下,张子龙还用力掰刘慧的胳膊,用脚踢她,逼刘慧撕毁她坚持从新修炼法轮大法的“严正声明”。

酷刑演示:大背铐
酷刑演示:大背铐

(三)双鸭山、伊春洗脑班

顾松海伙同双鸭山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于永江,在双鸭山新兴广场对面家属楼偷偷地办起了洗脑班,绑架了法轮功学员丁乃琴和宝清的两个法轮功学员。直到丁乃琴回家,法轮功学员才知道双鸭山有洗脑班。

顾松海后来流窜到伊春办洗脑班,劫持多名法轮功学员,每天数次逼迫法轮功学员写放弃信仰的所谓“三书”,看诬蔑大法的录像。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九日,伊春市乌马河区法轮功学员李翠玲被乌马河区政法委书记赵某、李某,以及乌马河区道南派出所副所长王志华、恶警吕学武绑架到伊春市洗脑班,遭受了非人迫害。有一天,李翠玲要求睡觉,顾松海等恶徒不但不让,还要用胶带封住李翠玲的嘴,因为是夏天,李翠玲每天在窗户那晒的特别难受,晚上又被冻得难受,还得强迫看高音的诽谤大法的邪恶录像。在洗脑班里,李翠玲被手铐铐在暖气上近一个月。李翠玲的一只手被手铐铐在高处的暖气管子上,被吊起来,另一只手斜拉着铐在暖气上,脚也被用手铐铐上,不能动。因为是手铐,脚脖子被手铐勒出了很多伤痕。 这样的折磨李翠玲经历了连续两天两夜,胳膊疼痛得撕心裂肺。过了几天后,恶人们又把李翠玲双手吊铐在暖气管上两天两夜,然后,又用布袋把李翠玲胳膊背吊起来,两只脚只能触点地。李翠玲被吊了五次,那种痛苦更是让人无法想象,那里的邪恶人员莫振山(五常的)曾说,在这个屋里不把你弄死,也能把你弄残。

酷刑演示:抻铐
酷刑演示:抻铐

恶人给每个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建立一个“档案”,不定期进行所谓回访,当法轮功学员拒绝610洗脑班的要求时,他们就威胁说,你们不配合就从新把你们整回洗脑班。

以上只是黑龙江省洗脑班(黑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罪证案例的几个实例,就足以证明:洗脑班的都是在中央政法委610的有计划、有目的的指使下,制造的一桩桩、血淋淋的、前所未闻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冤假错案。在法轮功学员反迫害和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强大政治舆论的压力下,中共邪党不得不解散了所有违反宪法和法律的劳教所,废除劳教制度。但是其残害善良人的狼子野心不变,变本加厉的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主要采取两个手段:一个是加大判刑力度(重判法轮功学员),另一个是在全国各地迅速兴建洗脑班黑监狱;把冤狱期满的法轮功学员和在劳教所里坚定“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甚至有的在家修炼的学员,都肆意强行绑架到洗脑班继续迫害。

恶徒们把中共邪党的“邪、骗、煽、痞、间、抢、斗、灭、控”九大基因,演绎的淋漓尽致、无所不及。中共邪党邪恶本质、险恶用心、丑陋嘴脸、扭曲心态、赤裸裸的暴露在全世界人们的面前,令山河动容、人神共愤、天地震怒,所有参与迫害者如不立即悬崖勒马、将功赎罪,就注定其遭天惩、成为千古罪人。

请国内外所有正义的、有良知之士伸出援助之手,用各种方式立即共同制止和解体中共的洗脑班——地下黑监狱。

(全文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14/黑土地上的黑监狱——法制教育中心(3)-2809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