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名利情中守心性 返本归真随师还

更新: 2018年02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二日】前不久,我做了一个梦,师尊给了我一支很大的笔,大约有两寸粗一尺长。我明白是师尊让我写有关修炼的文章。

随着时间的推移,迎来了第十届明慧法会,首先感谢师尊赐给我们大法弟子交流心得,提高心性的平台。参与写稿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既能总结自己的过去,又能互相借鉴,共同提高,整体升华。重过程不重结果。不能错过这个特殊的修炼机会,为此,今天拿起师尊赐给我的神笔,将在修炼中守心性的部份做法与体会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共勉。

我是小学教师,一九九六年得法,走过十七年的修炼历程,虽然经历风雨坎坷,然而在师尊的教诲与呵护下,堂堂正正、潇潇洒洒一路随师走到现在。师尊教诲我们:“在这个世俗中全靠你自己走正,在这个复杂的环境中怎么样能从常人中走出来。常人所追求的,常人想得到的,常人所做的、所说的、所行的,对你来讲,那都是要修下去的。”[1]

在修炼过程中,我切实体悟到,作为一个修炼人,在名利情面前,在痛苦与魔难面前,要时刻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守住修炼人的心性,不被常人之心所带动,非常重要。这是提高层次,助师正法,走向圆满所必须做到的。

要说守心性的事,在十几年的修炼中真是很多,今举几例,以见证大法的超常与威德。

一、名利情中守心性,跨海上山空中行

在红尘俗世中,要想去掉名利情,真的很难但是我想,要修就真修,难去也得去。师尊讲:“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在修炼过程中,确实是这样。

1、放下自我,心系他人

名如影随形,无处不在,特别是我们学校这个工作特点更是如此,常年开展比赛,排名。与名利紧密相连。求名之心形成自然,都觉察不出来,我每次比赛排在头前,就高兴的沾沾自喜,排在后面就垂头丧气。为了去掉求名之心,我曾经放弃了提升当主任的机会(当时学法不深,怕把握不好,毁了我的修炼前程)。平时,工作努力干好,却不去争名夺利。渐渐的,名利在我心中淡泊了。能按修炼人的要求守住心性了。

记的有一次,我们全镇学校开展课间操比赛,提前一个月下了通知,学校接到通知后就忙开了,学校又制定了很多计划,每个班要排名,好坏与年终奖金挂钩,每天上午上课,下午停课练操,简直到了白热化的成度。在比赛的那天早上,师生早早来到学校,站在操场上,开始提前演练。全校师生都很紧张,领导更是如此。正练着,我忽然看到我们平行班有一个学生未穿校服,这是硬件,排名固定靠后,我想告诉那个班主任一下,可我犹豫了一下,这让我们班的班主任怎么想,我是副班主任,管外班,而且还是平行班的事,她能高兴吗?我用法来衡量,看到了怎么能不告诉呢?她班好了,为她高兴才对,别人怎么想那是她的想法,不能被常人心带动,守住修炼人的心性最重要。于是,我走到二班老师那里告诉了她,她让那个学生回家换校服,我回到我班,班主任看我笑了,我心里也很坦然。

比赛结果很好,学校在全镇排名第二,中心校第一。由于排名好,学校领导高兴,各班就不排名了,结果是都挺高兴。晚上我做一个梦:我在天空飞,在云层中飞,我想,得上云层上面去,一下就浮出云面,向下望去,就见两座高山中间峡谷处,有五、六个人在炼头顶抱轮,我想:这大山里的人都知道炼功,我老家的人还不知道呢!赶快回去告诉他们,我急速的向老家飞,飞回家乡,我在高空急呼:“快炼法轮功,这是万古机缘。”我知道这是今天做对了,师尊在鼓励我。

由于以前很要面子,不愿意被人说,容量小。所以修炼后,一直很注意修去这颗心,有时做不好就摔跟头,这时就爬起来背法,逐渐的,无论谁说什么,都能一笑了之,不动心了。在修炼的路上逐渐成熟起来。

一次下班回家后,我拿了一些神韵光盘出去讲真相,路上遇到一同修,无意中说,有人说我把交到资料点的一万元钱要回来了。我一听就问:“谁说的?无中生有。”心刚一动,我立即想到:我是炼功人,不计较这些。我的心马上稳下来,马上向内找,为什么让我听到这些,瞬间明白是我应该扩大容量,提高心性了,无论听到什么心都不动。我明白这是给我创造了一次提高心性的机会。面对无中生有的说法,我提醒自己要守住修炼人的心性。于是我对同修笑着说道:“好了,不唠了,救人要紧。”我把刚才听到的话扔到脑后。

我上了立交桥向西走去,感觉天空有点发亮,抬头一看,呀!本来黑云压顶的阴天,西面半边天亮了,而且红一条,绿一条,五彩缤纷。是彩虹?不对呀,彩虹应该是拱形的,或者是直的,这彩色怎么东一块西一块的,是什么图案啊?我仔细一看,哎呀!我简直惊呆了,原来是一个偌大的仙女,飞天,头朝北,脚朝南,俯视着人间,正在看着我笑。那各种色彩是仙女的衣裙和飘带。我的眼睛一下湿润了。我刚想给孩子打电话,让她看看这奇景,这时,面前停下一辆三轮车,我急忙走到车前给下来的人讲真相,等我讲完真相再看天空,仙女不见了,可空中那片亮圆还在,特殊的亮,我拿起手机给女儿打了个电话,让她看西半边天与别处有何不同,女儿说:“没什么呀,就是有块圆的地方很亮。”我流着泪给她讲述了我刚才看到的一切,那个仙女有几十里地那么大。这是我第一次用肉眼在空中看到真实的飞天。

我悟到:这是师父看我在委屈面前守住了心性,鼓励我,让我看到另外空间的仙女,坚定信心,实修下去。心里感谢同修给我提供了一个提高我心性的机会。更感谢师父的慈悲点化,时刻呵护着弟子。使我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路上越走越稳。

在修炼中,处处都有去名守心性的过程。走街串巷面对面讲真相更是如此。近三年来,我劝退一万多人,面对各种人,一般都能做到:守住修炼人的心性,不被常人心所带动。做到这一步很不容易,经过了一个长期的修炼过程。

记得刚开始面对面讲真相的时候,有一次曾遇到过两个骑摩托车的男青年,我走上前,刚掏出光盘,伸手要递过去,还没等开口,一个说:“滚一边去, 滚一边去。”我没动,还想介绍光盘内容,另一个说:“叫你走你就快点走,别找人发。”我一看插不上话,只好离开,刚走出几米远,身后送来两个字:“有病。”当时我觉得有个地缝都想钻進去。正好眼前出现一个小胡同,我一下拐了進去。站在小胡同里,摸着怦怦乱跳的心,委屈的泪水怎么也控制不住。我问自己:我错了吗?为什么这样呢?象偷人东西似的。我向内找,为什么这样,是我有爱面子的心,有不让人说的心,就是求名之心。我立即发正念解体它,不能被常人心所带动。他们骂人,这不是他们的错,而是共产党欺骗造成的,他们的处境是危险的,越是这样我越要揭穿共产党的谎言,救度被谎言欺骗的众生,放下自我,心系众生。

我坦然的走出了胡同,上了大道,那俩个人已经走了。向前走着,又遇到三个年轻人在路边说话,一个脚跨摩托,另两个人站在那里,于是我不慌不忙的向他们走过去,他们的目光迎了过来,我随口说了一句:“唠嗑呢?”他们点点头,我顺势说道:“想送你们一个晚会光盘,不知你们家里有没有VCD。”那个脚跨摩托的人问:“什么晚会光盘?”我向他们做了简介,这是全球华人大型演出,弘传的是中华民族的神传文化,在维也纳上演被称为世界第一秀,谁看谁说好。”我随说着随把晚会光盘送到他们每个人手里,这时那个脚跨摩托车的人说道:“我能猜到这是啥,法轮功的。”他们得意的看着我,我告诉他们,这里的演员多数是炼法轮功的学员,可演出的节目绝大部份是神传文化。”于是我又向他们讲了法轮功是什么,共产党为啥迫害法轮功,法轮功为什么要讲真相,讲了贵州藏字石,告诉他们法轮功在救人。然后问他们入过党团队没有,赶快三退保平安。其中一个人指着骑摩托的人说:“他是厂长,是党员,先给他退了。”我看看那个骑摩托的人说:“真的?”他很坦然的说:“真的,我退,共产党不干好事,离它远点,我是××厂的厂长,叫某某某,工厂离这一里地远,在路南,以后有什么法轮功的东西都给我送过去,我愿意看,我不在的时候,给我的手下,就说我要的。”另两个人没等我问就说:“我们俩也是党员,都退。”于是我分别给他们起了化名,退了邪党、团、队。并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救命的九个字。这时,那个骑摩托的人一边竖起大拇指,一边点着头说道:“你可真了不起,在这个时候你还敢把这样的消息告诉大家,你可真了不起。”我加重语气说道:“不是我了不起,是法轮大法了不起,是法轮功师父了不起,法轮功师父在救度整个宇宙。没有法轮大法的救度就没有未来的一切。”我们在道谢中分手。我知道,这是师尊对我的鼓励,是师尊铺好的路,只等我去走。从此,我面对面讲真相逐渐走向成熟,守住修炼人的心性,不被常人的任何心所带动。在嘲笑声中不自卑,在质问声中不争,在谩骂声中不气,在赞扬声中不喜。就是一个善心讲真相,一个慈悲救世人。

记得今年正月初七晚上,下班的路上,在一个医院门口站着夫妻俩等车,我走上前去搭话:家里有没有VCD?那个男的开口就骂,而且手还指着我:“你咋不叫汽车撞死,撞死了就省得你到处闹事,你吃共产党,喝共产党,你还玩共产党。”他越骂越凶,声音很高,他妻子也东一句西一句的跟着骂,引来不少围观,我插不上话,就发正念,彻底清除干扰他们得救的邪恶因素。同时向内找,是刚才一路讲真相太顺了,起了欢喜心,灭掉它。一会儿他们声音就小了,我见势劝道:“你们可别骂了,再骂大淘汰怎么得救啊。”他们真的不骂了,于是我开始讲真相:我没有吃它,喝它,也没有反对它,共产党在吃我们,剥削我们,是我们老百姓在养活共产党。再说它不值得我们反对,我们是佛法修炼,我讲的是事实真相,在救人。我从共产党的邪恶起家讲到它的杀人历史,又讲到必将灭亡的结局,讲了贵州省的藏字石,讲了世人得救的办法:三退保平安,记住九字救命真言。讲了大法洪传盛况,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没有法轮功就没有未来的一切。人们都在静静的听着。这时公交车来了,我又补了一句:请大家回去赶快找法轮功真相看,明白真相得救度。抓紧时间三退。这时这些人走向公交车,以往上车很喧闹,今天,没有一声,没人拥挤。看到一个个深思的面孔,我知道,我的话在他们心里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我的眼眶湿润了。车走了,我对着这一车人发正念,彻底解体干扰这一车人得救的邪恶因素。让这车人都能得救。虽然刚才这些人没来得及三退,但会为以后三退打下基础。师尊讲过重过程不重结果的法。我们就是要整体配合,接力救众生。

晚上炼静功时,看到空中一些魔向我袭来,我高喊正法口诀,出现无数法轮把这些魔清理了。后来又出现一些大魔,没有和我打斗,只是对我怒目圆睁,龇牙咧嘴,恨之入骨的样子,一个个的向后退去。我想:魔鬼生气肯定是好事。说明我没走它安排的路。然后师父法身出现在上空中,笑的非常开心。我又一次看到了师尊开心大笑,心中增添了无限的力量。

2、放下利益 轻其身心

在世俗中,放下名难,放下利也难。我在常人时利益心很重。可是修炼了,就得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从明明白白的吃亏,到路遇钱财不动心,的确经过了一个严格的修炼过程。

因为丈夫是火车司机,所以修炼前我们出门从来不买车票,他在单位开张票,跟车长一说,把我就带过去了,已经形成自然了。修炼了,就得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去做,坐车就应该买票。开头心里还有点不情愿,师尊就点化我。在梦中,有一次,我出门为了省钱,又能進站,我就买了半截车票,结果上车时,一手拿着车票,一手拿着一张欠条,那欠条上写的钱正好是省下的另一半车票钱。醒来我悟到:你应花而不花的钱在另外空间就打了欠条。从此我坐车买票就非常坦然了。

去年“十一”放假,女儿去她奶奶家,买不到车票,说上车后补。孩子回来和我说,去时车上人太多,根本在车里过不去,没补上票。下车,她小妹接她就出去了。问我咋办?我告诉她到车站买一张同车次的同价钱的车票,补上前一天的票,就这样买了一张空头票。

有一次,手机卡打欠费六元钱,我准备扔卡的时候,先把六元钱补上后才扔。时刻记住《转法轮》中“不失不得”的法理,按修炼人的要求做。

暑假里有一天,中学有一个班的师生到我校来照像,走后剩下很多未开封的矿泉水,我放到办公桌上,谁愿喝谁喝,我一瓶不动。因为那不是我的,我渴了自想办法。我觉得:修炼中事无巨细,只有时时事事严格要求自己,守住修炼人的心,才能逐渐达到法的标准。

二零一零年,我家买了一个下乡冰箱,拿农村户口本买,厂家能退回三百多元钱,当时我就说:“我不是农村户口。”售货员说:“随便借一个农村户口本就行,都这样,厂家不管。”我也没多想,就买回来了。回家一想,借户口本领退款感觉不对,“借”那不是假的吗?宁可这三百多元钱不要,也不做假,所以到现在我也没要厂家的退款。

有一次,我在早市买了一块五的小柿子,给卖主五元真相币,结果他以为我给的是十元,找我八元五角。我还给他多找的钱。他十分感激,非要再给我装点小柿子。我谢绝后,向他讲了真相,他就不停的念着“法轮大法好”。这样的事多次发生。

我在值班室工作,赶不上学校食堂吃饭(学校中午吃饭不花钱)。前任值班老师每天补一元钱,到我这就不给我。有人让我去找主要领导,问问此事。我不去问,也不去争,就按师尊的要求做,师尊讲:“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 [2]

我和公婆在一个院子,动迁登记的时候我没在家,婆婆就把我家门前的小房和大墙(大约值三、四千元)都记到她家帐上了,其实那都是我们自己砌成的,我知道后也没问,我们炼功人就是要做到明明白白的吃亏。有时心里也不平衡,但人心一出旧势力就钻空子,就会有人让我问问。每当这时,我就学法,让大法化解我的人心。在学法中,我的心平静了,放下了。

有一次,我家邻居借我家仓房后墙盖了小房。把我家仓房后边想接小房的地皮给占了。当时我不知道,过后别人告诉我,开始我心里有点不平衡。我家也准备接小房,他给占了,我家就盖不了了,起码也得和我说一声啊!但转念一想,修炼人遇到任何事都不是无缘无故的。师尊讲:“真正受到损失的时候修炼人都付之一笑,这是你们应有的状态和必须做到的,因为你不是常人,你要走出常人的。” [1]想起师尊的法,我心里敞亮了。自知该怎么做了,修炼人不就是要明明白白的吃亏吗?于是,我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一切都平和的过去了。

还有,女儿换了一个工作,原单位为了留她,扣了她四千元钱的工资不给她。别人给她出主意到劳动仲裁去告,一个投诉电话就好使。孩子和我商量,我告诉她,不必放在心上。假如是你的,他真不给你,他会失去相应的德,补偿给你。女儿把心放下了。结果她很顺利的找到了一份月薪四千元的工作,还给解决吃、住问题。半年以后月薪提到五千元。

从修炼以后,学生家长给的一切礼物,包括转学的学生给的纪念品,我全部婉言谢绝,并借此机会讲真相,效果很好。有一次教师节,有一个学生家长给我买一个纱衫,我们交流之间她扔下就走了。晚上放学,我让她家孩子带了回去。第二天早上孩子又带了回来,在我劝说下,她只好又拿回去了。次日早上她妈妈又来了,我又婉言谢绝,并给她讲了真相,做了三退。从修炼后不论是给钱还是给物的,一律不收。

学校老师有替别人向学生推销商品的,如本皮、本夹等,然后给老师一些回扣,我一律谢绝。同事们说:“你真变了。”我笑着说:“要不变,我白学大法了。”

在利益面前守住修炼人的心性,做到明明白白的吃亏,体现在方方面面:今年三月九日,我公公去世,因为我向领导请假,领导知道了这件事,同时让主任张罗同事写了礼单。因为以前谁家有事都是这样。我知道后,我想,我们单位人比较多,五、六十人。红、白喜事不断,我家老人又不在本地,就别给大家添麻烦了。于是,我和领导商量,让主任退回了礼钱。有几个关系不错的同事要到我家来。我说服了她们,领导又打来了电话,说领导过来看看,我也婉言谢绝了。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从一条小路上了一条油漆大道,这条大道得有二百米那么宽,近看就像是个大操场,伸向远方是条大道。我忙着救人,一路小跑。真是掸去封尘返本源,助师正法乐无边。

放下利益心之后,感到的是身心轻松,坦荡自在。

3、放下亲情,坦荡过关

对我来说:如果说放下名难,放下利也难,那么放下情更难。母亲在世时,对我最好,因为我家姐妹四个,我最小,还有一个哥哥,我和哥哥受到母亲的偏爱。我对母亲的依赖心也特别重,母亲在我修炼前就过世了,当时我因思念母亲落下一身病。可是母亲在梦中经常害我,我不知其故。有一次梦中,我在路上遇到“她”,特别兴奋的喊了一声:“妈妈。”她向我走来,走到跟前,突然伸出双手向我的脖子掐来,人变得龇牙咧嘴,凶狠的样子,就是一个大鬼的样子。我高喊:“法轮大法好!”她瞬间没了,我醒了。是思念?是恐惧?说不清。但是我觉得,我修大法了,应该放下这个情。

还有一次做梦,母亲哭哭啼啼,让我去看我三姐,我三姐当时附体特别严重,神志不清。母亲搂着我哭,说我三姐如何如何可怜,让我一定去看她,当时我也哭的很伤心,醒后,枕巾湿了一大片。这时我想起师尊的法:“你的父母已经去世了,它告诉你干什么……都是那种不能干的事情,你干了就坏了,炼功人就这样难。” [2]“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 [2] 确实如此,我是个修炼人,要听师尊的话,守住修炼人的心性,不能被常人心所带动。

还有一次梦中,我挨着母亲睡觉,她对我说:我前世欠她一个官位。她说:在前世,朝中让她做一个大官,刚要上任,我来了,结果把官位给我了。她说完就拿起针头要给我扎毒针,我一把抢过来折断,药水流了出去。醒后,我觉得:过世母亲没完没了的干扰我,还是我这个情去的不干净。于是,我发正念,和她善解。我说:我现在也不知道我们前世是什么因缘,不管是什么情况,你都不要干扰我,因为我现在做的是宇宙中最正最大的事,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谁干扰谁有罪。不管我欠你什么,待我圆满归位,我会给你一个最合理的安排。然后我又把师父善解的法读给她听:“你可以发出这么一念:宇宙在正法中,不干扰我证实法的,我也都可以给你们一个合理的安排,成为未来的生命;想善解的就离开我,到我的周围的环境中去等着;如果你真的无能力离开我的,也不要发挥任何作用干扰我,将来我能够圆满,我会善解你们;那些个完全不好的,还在干扰我的,按照标准不能留下的只能清除,我不清除你宇宙的法也不能留你。”[3]自从善解后,她再也没干扰过我,我也彻底放下了对过世母亲的情。大法的威力真是无所不能啊!

丈夫四年前也走了。丈夫过了两个多月的关,到最后,邪恶把他弄昏了,摔倒了。我找常人帮扶一下,可常人直接把大夫找来了,大夫一次又一次逼我上医院,我心乱了,人心起来了,怕老人埋怨,就不得已答应去医院,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结果没到医院,丈夫就不行了。丈夫离世的时候,我半年没上班。法在学,功在炼,可还是时常以泪洗面,这个情藕断丝连,无处不在,精神状态时好时坏,女儿曾把我拉到师尊法像前,对我说:“妈,咱们好好修炼,两年以后别再后悔。”师父更是担心,一次师尊的声音在空中响起:“巨危不知迫”[4]。我清醒了许多:不能让所有的人为我担心,尤其不能让师尊为我担心。

可是有一天夜里做梦,我看到二十米以外还有一个我,那个我和过世的丈夫在一起,那个我对他说:“你把我带走吧。”他托起那个我就要走。我对他高喊一声:“放下。”又对那个我高喊:“不许跟他走。”他放下那个我就跑了。在此前一段时间,经常梦到和他在一起,没太在意,今天感到问题非常严重,师尊说:“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 [2]当时我想:从现在开始,我必须放下这个情。我大量的学法,更加明白了我来世的目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于是我振作起来,走出家门,讲真相救度众生。我第一次因讲真相而進入了一个认识但不熟的人家,我一讲三退的事,老俩口都接受,立即都做了三退(老太太是党员,老头是队员),都带上了真相护身符。几分钟后,他们的儿媳下班回来了,她是高中老师,我一讲,也退出了团队,又问了我一些问题,如:法轮功为啥要反党,为啥非和别人说,等等。我告诉她法轮功不与任何人为敌,不参与政治,只是告诉世人真相,老天要淘汰共产党,退出来是为了保平安,我们告诉世人,就是为了救度世人,抹去它的兽印,从而得救。她们全家都明白了真相。

从此以后除非下大暴雨之外,我讲真相救众生的脚步一天也没停过。一次,我在梦中,在空中飞着,手里拿着师尊赐给我的大法棍,通天那么长,嘴里高喊:“我下世助师正法来了,不助师正法我下来干啥?”流着泪,连声高喊,把我自己喊醒了,泪水已打湿了枕巾。我知道,我明白的一面着急了。从此对丈夫的情,在救度众生中淡化了,也放下了。

女儿是我身边唯一的亲人,对女儿的情,让我牵肠挂肚,什么事都放不下,尤其是担心她不精進,跟不上正法進程。在法中悟,这个情也得去。正常对待她就行了,可怎么去呢,苦于无奈。师尊又点化我:在梦中,我和孩子在一起,我对孩子说:“想放下对你的情,可不知怎么放?”孩子一笑说道:“放下情容易,就是什么都不想。”我一下明白了,什么事想多了,就是执著心,什么都不想,也就是放下了,从此,每当一想到孩子的时候,产生执著的时候,就学法。在学法中淡化情,逐渐对孩子的情我能放下了。

一次,在梦中,一个邪魔恶狠狠的对我说:“让她接活。”给我一个花圈,意思就是孩子要出事,当时我哭的死去活来,醒来,我知道这是旧势力演化假相害我们母女,我记住师尊的法:“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5]守住修炼人的心性,不被任何不正的因素所带动。就是学法,炼功,发正念,救众生,什么都不想,心很稳。

在修炼中,我真切的感到师尊所讲的:“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2]

二、以苦为乐 乐在其中

1、突破腿疼这一关 自自在在打双盘

我第一天走進炼功点,炼静功时,辅导员告诉我说:“开始单盘,等腿不太疼了再双盘。”我试着双盘,一下就盘上了。辅导员说:“你盘的是小盘,很标准,就看能不能坚持。”我未加思索的说:“能。”说时容易,坚持下来可真难。盘上之后,腿马上就开始疼,我坚持着,咬牙坚持着,坚持了好长时间。我想时间快到了吧(当时静功都炼半小时),一看表,才过去五分钟,以后的时间我是数数硬挺过来的,第一天炼功就双盘半小时。以后腿疼就逐渐缓解。半个月以后我就双盘四十五分钟,半年以后就能双盘一个小时了。当初突破这个时间,经过了一个相当苦的过程。五十分钟以后简直是一秒一秒挨过来的,有时都有抽筋拔骨的感觉。当时我就给自己规定,炼功的时间只能一天比一天延长,不能少于前一天的。

一年多以后,我就突破了一百分钟,有时在炼功点,同修们走了,我就自己坐那炼。(当时是一个俱乐部,屋里平时没人去)。后来我就在家里炼。一般静功炼一个半小时。七十五分钟后,开始腿疼,再坚持十五分钟,一般都这样。让我最难忘的是:有一次,我和丈夫(我们同时修炼)说了句玩笑。我说:“你钱财心淡,我比不上你,可我能吃苦,你比不上我。”(他当时打坐四十五分钟)就这不经意的一句玩笑,让我吃了很长时间的苦头。那天晚上打坐四十五分钟后就开始腿疼。我立即明白,是我开玩笑不修口造成的。开始象第一次双盘那样难以忍受。就像抽筋一样,一身身冷汗。真有点坚持不住。我心里想着:我必须坚持,不然明天怎么办,谁让我不修口,自作自受。到一个小时后,疼的我身体和腿部都扭曲了,口里向外冒苦水,以前炼功口里冒甜水从来没这样过。我心里背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可就这八个字,疼的我直忘,就四个字四个字的背,等我坚持到一个半小时,腿不敢往下拿,丈夫一直瞅着我乐,要帮我往下拿腿,我示意不能动,我一点一点的拿下来了,汗水、泪水满脸都是,已分不清了。嘴里的苦水一直冒了两个多月。从那以后,我進一步体会到了修炼的严肃性。对自己要求更严了。不论是学法、看资料,我从来都是双盘,在单位坐椅子我也双盘。

到二零一一年,我已能双盘四小时,但不是不能坚持,而是没有时间。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中午发正念时,打莲花手印时,手腕“咔、咔、咔”响了三声,一连三天。膝关节也是一连“咔、咔、咔”响了三天。从那以后,打莲花手印,非常轻松。再双盘,腿软绵绵的,不用手搬,双盘都不费劲(以前也能但费劲),基本没有疼的感觉,四、五个小时也不太疼。在单位值班(我的工作就是节假值班)时,只要没有人,都是双盘学法。今年有几天,我就延长了一下时间,有一天,双盘九个半小时,五个小时以后,脚心开始冒凉风,微观上不好的物质开始往外排。八个小时以后,凉风没了,开始冒热风,全身热流涌动,舒服极了,越坐越想坐,到了九个半小时,因没时间了就只好放下了腿,活动一、两分钟腿就好了。有几次双盘八个小时,都是越坐越舒服,最多一次双盘十二小时,最终还是因为没有时间而放下了腿,从没有坚持不了的感觉。这中间不吃不喝,也不渴不饿。大法的超常难以想象。

2、突破困魔这一关 可向睡眠要时间

突破困魔,简直是伴随我整个的修炼过程,因为我不断的向睡眠要时间,所以一直在突破困魔。因为修炼前,严重神经失眠,到半夜两点都睡不着,后脑海疼、眼眶疼,白天无精打采。得法后,看书就困,困的心里糊涂,学法记不住,也不知道刚才读的是啥。但我不气馁,有时间就学法。因我身体不好,我就一天炼两遍功,五套功法早、晚各炼一遍。师父讲过炼功是最好的休息的法,当时我想:反正睡眠也不好,还不如多炼功。炼功之后真好,浑身轻松。学法之后更好,清心。就觉得好,这法怎么这么好,就愿意学,又想多学法、又想多炼功,哪来的时间,那只好少睡觉,向睡眠要时间。平时正常晚上九点多钟睡觉,得法后就十点多睡,睡觉少了,可睡眠质量好,睡起来特别香,白天比早先精神多了。少睡觉倒精神了,当时我就觉的大法神奇,随着不断学法炼功,师尊不断的清理身体,身体的很多疾病都好了,比如:心脏病、乳腺增生、风湿、包括神经衰弱等等。当时,三点一面,单位、家庭、炼功点。构成了我生活的平面图,逐渐的,学法炼功的比重越来越大,生活上开始从简,不逛街了,不串门了,不看电视了,不做面食,不做费时间的菜。我们全家一起修炼,我和丈夫读法时,孩子说她也要炼。我问她炼功干啥?她说:“返本归真呗。”当时我有些惊讶!因为我只知法好,刚得法还不明真意,只为祛病健身。孩子一语让我惊醒:“对呀!这不是修佛大法吗?怪不得这么好。”真是童心难寻啊!从此以后,我们全家从新开始了幸福快乐的生活。自从我生孩子落下产后风之后,我是在病魔的阴影下生活,全家缺少的就是快乐。

邪恶的迫害开始了。我们不但要自己学法炼功,还要向世人讲真相,发真相资料,这样我炼两套功法就改为早上炼一遍,晚上做证实大法的事,天天不落。 到二零零一年,师尊让我们发正念,头几天晚上定闹铃,有时铃响都不知道,我想:这不行,师尊让做的,不能懈怠。为了不错过午夜十二点发正念时间,干脆十二点前就不睡了,一下就把睡眠压缩到不足四个小时,开始晚上困,有时困的睁不开眼睛,学法效果不好,困大劲了,就洗把脸,用耳勺掏掏耳朵,都是人的办法。有时好使,有时不行。后来困了,我下楼走一趟,去发真相资料,这样效果很好。于是,我就调整一下,发完六点正念,先学法,然后,出去撒资料,一直到十一点半到家,再发正念,就一点也不困了。白天上班,照样精力充沛。

到二零零九年,师尊讲:“修炼如初,必成正果。”[6]我想:既然师尊要我们修炼如初,炼功是最好的休息,那我就五套功法还炼两遍。于是,我从二零零九年年末又开始炼两遍功,早、晚都随全世界大法弟子同步炼功,学法逐渐增多,从原来学一讲、两讲到三讲。发正念还要延长时间(延长时间效果好)。我一般每晚发七十分钟,其它半个小时左右。早七点半去学法小组学一讲法,白天大部份时间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晚上发完正念,在我家学法,(我表姐和另一同修)学完一讲,同修走后,我再学一讲,然后炼功,写点什么或看点别的资料就通宵不睡了。

因为我的工作是节假日值班,周一到周五休息,和退休差不多。师尊还点化我要多学法。一次,我站在师尊的法像前感到很为难,哪来的时间啊?我忽然想到:要不就午夜十二点发完正念我再学一讲。我就看见师尊法像两眼一亮,放出两团白光,嘴角一翘,微微一笑。我知道我想对了。从此以后,午夜十二点发完正念,我就给师尊上香。然后,坐在师尊法像前开始学法,但是有时,三点五十炼功晚点,闹铃开始听不着,等听到了就晚了,闹铃都不知响了多少遍了。二零一二年末,我又调整了睡眠时间,这时我表姐给女儿带小孩去了,我家的学法小组就散了。我就决定晚七点三十分左右开始睡觉,到九点五十开始炼功,以后就不睡了。九点三十七、九点四十七我设了两遍闹铃,孩子九点四十五给我打来电话提醒我,天天如此。这样午夜十二点三十到早三点四十这段时间都可以学法。每天睡两个多小时。在师尊的启迪下,我知道应该从人走向神了。

于是,从二零一三年,我每天的睡眠一般不超一个半小时最近不超二个小时,而通宵的时间逐渐增多。接近一半。近几年都是和衣而卧。近半年床上已不放被褥、枕头等,困了就眯一会儿。太舒服就不爱起来了。师尊讲过:“你们想没想过,修炼是最好的休息。能达到你睡觉都达不到的休息,没有人说我炼功炼的太累了,今天啥也干不了了。只能说我炼功炼的浑身轻松,一宿觉都没睡我不觉的困,浑身有力。” [7]我每天炼四小时功,最多再睡一个小时左右的觉就足够了,的确如此。

在突破腿疼与困魔过程中,确实吃了一些苦。其中我谨记师尊教诲:“所以我告诉大家,吃苦不是坏事。只有人认为吃苦是坏事、吃苦活的不幸福。作为修炼人,吃苦不但消业,还可以提高层次,可以圆满。”[8]在长期修炼过程中,按大法标准,严守修炼人的心性。真正品尝到了以苦为乐,乐在其中那种大自在的感觉。

三、笑对魔难心不动 师尊帮我过险关

我在修炼过程中,魔难不断。在正念中,在师尊加持下都被化解。回头一看,啥也不是。但在其中却魔炼了我的心性,锻炼了我的意志。我从中体会到:师尊的每一句法就是一个佛法神通,就看你信与不信,就看你会不会用,同时也看你意志坚定不坚定。

1、识破假相

修炼中,旧势力给我演化出无数病业假相,轻一点的一个正念打过去就好了,比如有时腿忽然疼了,有时胃疼了,有时脑袋疼、嗓子疼等等,只要正念过去,马上就好了。稍重一点儿的假相,延长时间发正念也就好了。

记得二零零六年新年那天,单位活动,每四人一组玩扑克牌。我不玩,这个小组就不能玩了,在常人的带动下,我对自己放松了要求,和常人一起玩上了。刚一坐下,从门边有一股冷风侵入我的身体。当时没在意,可回到家就咳上了,我向内找,知道今天不应该玩扑克牌,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于是发正念清除它。但是没好使,一连持续了一个月,一天比一天严重,就是重感冒的症状,有时象老气管炎似的,一咳嗽一顿一顿的,根本讲不了真相,张嘴就咳嗽,说话费劲,常人都劝我去医院。我说不是病,可就是不好。我感到这样下去不行,这是给大法抹黑,怎么讲真相呢?有一天晚上六点,我决定延长时间发正念,请师尊加持。我决心如果咳嗽不止,那么正念就不停。之前我一发正念,比原来咳嗽的还重,每次都是。这次我不管它,嘴里不停的咳嗽,心里不停的发正念,咳嗽的越来越重,发正念到四十分钟的时候,有点喘不上气来,浑身出汗,每分钟都难以坚持,我就硬坚持着,又坚持了五分钟,邪恶终于败下来了,不那么咳了,也喘上气了。又坚持了五分钟,一点都不咳嗽了,完全好了。我又发了五分钟正念,这样发了一个小时正念,彻底的好了。第二天我上班,大家无不称奇,惊讶的问这问那。停下一个月的讲真相又从新开始了。

有一次,给我演化脑血栓的症状,我左半个身体发木,脖子左边发硬,手脚发笨,但能动。我开始发正念,当时手心、脚心都往外排冷风,一个半小时以后,冷风排没了,身体全好了。后来又有一次,症状和这一样,更严重一些,发了两个小时正念,等冷风全排出去就好了。所以延长时间发正念效果很好。

还有一次,在二零一三年四月的一天,晚上发完十二点的正念,忽然觉的身体不适,开始胃疼,然后向全身扩散,酸疼,四肢无力,怎么躺着都不得劲儿。想发正念,坐不起来,躺着发也念不动,费很大劲,拿过来MP3听师尊讲法,当时手都抬不动。我的心一点不动。听了半宿法,到了炼功时间,我起不来,继续听法,守住修炼人的心性,信师信法。一边向内找,修自己,不管有没有漏,就是不承认旧势力。快到小组学法的时间了,我想打个电话吧,拨通后怎么使劲也发不出声音,对方急问:“谁呀?谁呀?”我使尽全身力气喊了一声:“不去了。”对方说:“知道了。”放下手机我累出一身汗。这样,我一直听法,我心中就一念:“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9]我一直听到下午两点,感觉身体有些恢复,能起来了。我就开始炼功,五套功法炼一遍,全都好了。一场病魔在听法与正念中解体了。

去年冬天有一次,空中的一个声音说:“让她(指孩子)爹也这么死,妈也这么死。”(给我丈夫演化的是全身浮肿的病业假相,当时腰围四尺二寸粗)我笑着对它说:你说的不算,我师父说的算。我师父讲了:“因为大法弟子是我的弟子,谁也不配管”[10]。两天后的早晨一起来,就觉的不对劲,全身发笨,一穿裤子,强提上,拉锁差二寸拉不上,肚子突然胀大。我让女儿看,女儿一惊,马上镇定下来,说:“妈,不怕它。”我笑了:“怕它干啥?”我一拍肚子说:“给我瘪回去,别跟我再演假戏了。”于是,我该干啥干啥,到小组学法,穿着大棉袄,谁也没注意,我也没说。骑车去讲真相,身体发笨,一天下来,回来时好了。隔了一天,又出现这个症状。我又拍了拍肚子,对旧势力说:“这假戏还有必要再演吗?你自己不觉得多余吗?我已经看穿了你,知道吗?”然后我学法,出去讲真相,一天下来又好了。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这种现象。

但是有一次旧势力换了招数,对我说:“让你哪疼你哪疼。”我笑着跟它说:“我不承认你,你说了不算。”晚上我发完六点的正念,准备出去发真相资料材料。脚刚一落地,哎呀,两脚象针扎一样疼,我本能的又坐下,我想起师尊冷冻旧势力的法,对旧势力说:“我给你加十倍返回去,你让我哪疼你就哪疼。其它的一概不承认。你不就是怕我出去发真相资料救人么?你一刻也制止不了我。”我拿起真相就走,脚不象刚才那么疼了。发完真相回来后就好了。

旧势力演化病业假相最长的一次就是二零零八年八月的那次,有一天我给同修发正念之后,左手无名指起了一个小包,然后扩大,一圈一圈圆形的,破皮,冒黄水,后来整个手背都破了,每个手指都冒黄水,经常夹着一团卫生纸往外吸黄水,每个手指都是如此,奇痒无比,撒盐面,用湿毛巾搓都无济于事。旧势力说:“给你打毒针了。”我告诉它:“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11]。

虽然不断的向内找,发正念,手背好两天,坏两天,而且越来越重,说肿就肿,然后裂缝,冒黄水,扩大到手腕。我也没把它当回事。平时总是戴手套,怕世人看到不理解,但同修都知道。到二零一零年十月一日,看看红肿的手背,已经两年多了。于是,我想起来师父有关脑袋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法。我都得法了,还怕啥。我心一横,不管它了,一切交给师父。从此发正念不带它了,心里没有这个事。我只管做好三件事。结果,奇迹发生了,第三天,手不痒了。第四天,早上手背光溜溜的,一切都好了,彻底好了。和以前没有区别。两年的烂手背,四天就全好了。

由此我明白了,真正的放下,坦然不动,真能做到,师父就为我们做主。此时的心境语言难以表述。

回想起走过的修炼路,真是步步魔难步步关,一关一难一层天,关关难难师呵护,冲出关难随师还。

2、力可劈山

邪恶一次次给我安排生死关,我一次次的在师尊加持下正念突破出来。有一次,我眼前出现两个我的黑白大照片,一尺左右,那意思就是遗像,空中一个邪恶狠歹歹的说:“你已经死过两次了。”我想:死过两次了,也就是过了两次生死关了,以后应该没啥问题了。就这一念不在法上,引来了无数麻烦。邪恶又搬来八个我的大黑白照,我又艰难的过了两次生死关。我在学法中悟到,我这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了。

有一天我背法,干扰特别大,背不下去,晚上发完正念,我就开始读法,脑袋特别疼,后脑疼的发胀,我就是不承认它,就是信师信法,就是学法,读到一讲时,头疼减轻,看书一片一片的红,天目出现一团一团的紫光和蓝光,又出现一个大油桃,这时头不疼了,天空传来一个小男童的声音:“活了。”声音清脆响亮,可能是另个空间邪恶已经置我于死地,被师父破解了。

邪恶看演病业假相不成,就直接往我身上发坏东西,有时候发黑烟,有时发白烟,有时发白色粉末,有时发油乎乎、粘乎乎的东西。一次次在师尊的加持下,化解一切。只要信师信法,一切只在一瞬间,好、坏只是一念之间。一次我和邪魔交战,我不停的发正念,邪魔始终不能得手,最终败下阵去。一个邪魔一边后退一边回头向我作揖。另一个一边后退一边回头对我说:“法轮功真厉害,法轮功真厉害。”

还有一次,我刚刚发完半夜十二点的正念,刚躺下,就见眼前出现了一座高大的青山,非常高。我看着,就见山尖有两个象照相机镜头的圆洞,正向我瞄准。我知道不好,赶紧起来再次发正念。那两个圆洞已向我发出浓浓的黑烟,我发出正念,那黑烟微微晃了晃,没有驱散,象蘑菇云式的黑烟向我滚滚扑来,我急呼:“求师父加持弟子。”立即黑烟被驱散了,整个大山,一层层的往下坍塌,坍塌后化成泥水,最后什么都没有了。不一会儿,一座大山全都化尽了。

邪恶看演化病业假相和往身上直接发不好物质的谜底都被揭穿,就直接下手和我打斗。有时我发正念或炼静功时,邪魔把我推倒,马上我就起来再打坐发正念,清理它们。有时感觉力量不够用,就请师尊加持。那真是只要守住修炼人的心性,除恶只是在瞬间。

有一次清晨五点五十,我来到师尊的法像前准备发正念,刚一入静,左侧来了一个大魔,我还没来得及多想,一下把我推倒。我右手拄床,一边本能的高喊:“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求师父救我。”一边恢复坐姿,这个邪魔没了。刚一立掌,右边一个大魔手持一根大棒,向我头上砸来,我向左一侧身,躲过这一棒,又一声高喊:“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求师父救我。”又一个邪魔没了,我从新坐稳,继续发正念,刚一立掌,迎面一个大魔手里拿着一个象小锅盖一样的圆东西向我头顶盖来,我身体向后一仰,再一次高喊:“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求师父救我。”这一个邪魔又没有了。我坐正身体继续发正念,一个小时以后,我放下了腿。看看师尊,师尊正在看着我笑呢!我哭了,感激的泪水怎么也止不住。我又一次体会到沐浴在师尊慈悲呵护下的幸福与骄傲。

有时师尊直接为我解难,也是一天午夜发完十二点的正念,又学了两讲法后,已是凌晨三点,我和衣而卧,刚躺下,就见遍地黑烟四起,黑浪滚滚,我刚想起来发正念,就见师父从空中伸出一只大手,所有黑烟向手心聚集,转眼这支大手吸掉所有黑烟,大地从新清亮起来,感恩师尊再次为我化解大难。不知师尊又为我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师尊讲:“你们所做的这些证实法的事中,无论碰到了什么样的具体事情,我告诉过你们,那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 [12]师尊的法不断的指导我走向成熟。

四、师恩浩荡度弟子 返本归真随师还

这些年,我一直是在浩荡师恩的沐浴中,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与点化下走过来的。有一天,夜里十二点半发完正念,刚想躺一会,屋顶出现一米见方的一个大字“学”,我立即起来学法。第二天又是同一时间,屋顶出现了两个大字:“大法。”都是一米见方那么大,这是师尊在提醒我,不要睡懒觉,要学大法。师尊时刻就在我身边,呵护着、点化着、启悟着弟子,师恩浩荡,难以回报,只有做好三件事,精進,再精進。

另外空间的护法也在看护着我,一次我学法走神,另外空间的一个小男童喊道:“干啥呢?”有一次我看《明慧周刊》时,有点困,还是这个小男童提醒我:“呀!睡了咋?”还有一次,我学法的时候,这个小男童清脆的喊了声:“忍。”我当时没听清,听成“人”字,正思索是什么意思,他加重语气的又说了一声:“忍。”我才明白,我时常想起这声音,并努力解体我身体不忍的物质。

有一次我连连过关,心里有些压力。晚上发正念时,让我看到了另外空间的一棵大树,有十几层楼那么高,树上站着一只大喜鹊,有我们空间五、六只喜鹊加起来那么大,吃饭的时候吃的都是生菜,那就是点化我:是好事,要升华,要提高了。

当守住心性,思想提高升华之后,师尊会鼓励我,让我看到很多另外空间的美景,有一次,我飞到空中,看到了另外空间的光荣榜,我的照片在光荣榜上,身穿白色旗袍,镶着金边,非常漂亮。还看到金碧辉煌的宫殿,墙上镶嵌着珍珠玛瑙,门前的台阶都是水晶制成的,宫殿顶端有两部天梯,一部是人步行的天梯,一部是自动上滚的天梯,还有一幅幅山水美景,比人间的画卷美好千倍万倍。有时看到另外空间的人给我送鲜花。有时站在高高的天梯上,俯视天梯下翻腾的云海,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有一次天目看到,另外空间正在准备大庆祝:中间是大型的锦旗,锦旗后面是通天的长形的方队,两面是大型舞蹈队,有“S”形的,有半圆形的,甚是壮观。

还有一次天目看到,很多大法弟子踩着祥云飞升,四、五个人一伙踩着一块祥云,放着耀眼彩光,飞到空中各自找自己的位置。师尊在空中出现,站在那里,笑着看着大法弟子。就像神韵晚会开始时出现的光环,层层彩圈,数不尽,师尊就站在中间。

在我自己身上也出现很多神奇,比如有时身体变的象几层楼那么高,有时变成芝麻粒那么小。有时炼功时从胸中往外出彩光,一团一团的,红的紫的等,在胸前炸开,比一团团礼花还漂亮。有一次腿上出现两朵两寸大小的梅花,闪着银光。有一回胳膊上出来的梅花啥凸起的,有时一枝一枝的,很好看。心性好的时候出现的是荷花,有时看法时书中出现飞天,法轮等,书中的字变大变亮。有时书变成一块淡绿色的碧玉,每个字镶嵌在玉中。有一次抱轮时,我的身体在一个大菩萨的身体里。

还有一次,早上炼静功时,忽然一个穿着白衣的菩萨坐在我的右前方,也在打坐,单手立掌发正念,面对我而坐。我一惊,睁开眼睛仔细看,就不见了。还有一次,晚上双盘学法时,忽然从天上飘下来四、五个古人,其中一个穿着棕色的衣服,印象特别深,都坐在我左侧的床边。我给她们让了让地方,后来看不见了,但能感觉到她们的存在,能听到她们的说话声,呼吸声。我睡觉时怕碰到她们,还特意给她们留了一些地方。她们好象在我家呆了四、五天,这几天每天都能听到窸窸窣窣的说话声和动作的声音。五天后,我下班回家,一片宁静,知道神回去了。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五日,早上炼静功时,忽然出现一幕:天上落下来一个大红本,有一米多大。落到我身边,自动翻开,一面一个大字,写着:选择。我急忙爬上去,象怕被别人拿去。大红本一卷,把我夹在中间,一起飘向空中。我心中无限感激师尊选择了我。

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日早上发正念时,空中响起师尊的声音:“真该回首冲刺了。”是啊,再不冲刺可就没有机会了,万古机缘瞬间即失啊!

神奇太多,摘取点滴,以证实大法的超常与威德。

在十八年的修炼过程中,我转变了一个观念:原来我以为修炼是我生活的一部份,必不可少,把生活作为主题。现在我悟到,生活是我修炼的一小部份,工作、吃饭、睡觉只是为了满足在常人中的正常生活而已,同时为我提供了一个修炼环境。而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才是来世间的真正目地,整个身心应该投入到三件事中,这才是主体。其他都是陪衬。

而在真正修炼当中,“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而我们,在常人的大洪流、大染缸中,需要时刻牢记自己是修炼人,保持修炼人的状态,守住修炼人的心性,不被常人心所带动。放弃名利情,同化真善忍,吃苦当成乐。这才是我们修炼人应有的状态。

在十八年的修炼过程中,我深切的体会到:大法慈悲,慈悲无量;大法威严,威严无比;大法神奇,神奇超常;师恩浩荡,师恩难报!作为弟子,只有精進,再精進,以慰师尊。

叩拜师尊! 谢谢同修!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金刚志〉
[5]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6]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7]李洪志师父经文:《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8]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一》〈美国第一次讲法〉
[9]李洪志师父经文:《悉尼法会讲法》
[10]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11]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12]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