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协调配合中纯净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二日】我是九四年得法的,近二十年的修炼,特别是十四年的正法修炼,我与同修们一样经历了风风雨雨的魔炼过程,我多半都是参与本地协调工作,经历了一个由不情愿到自觉参与的魔炼过程,使自己渐渐的从人中走出来。

一、走正修炼路 不迷航

近两年我的生活发生一些变化,这么多年来,年近九十的父母一直和我生活在一起,家庭负担相应比较重一些,尤其是去年父亲去世后,母亲离不开人,加之迁移的新居是封闭小区,出入大门楼门用门卡,到处是摄像头,到我家的同修明显减少,更感到各方面的行动不便。在这种情况下,我坚定一念:一切由师父安排。于是,兄弟姊妹们主动安排值班护理母亲。妹妹送我电瓶车,哥哥送我摩托车,这样我可以主动向外跑联系同修,而且充分利用老房子学法和交流,以保证该做的事情不会耽误。

在处理老爸丧事期间,我告诫自己再忙也不能耽误了自己的责任,一定要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救人,展现大法弟子的风貌,以自己的行动证实法。每天我抢时间做家务,打点好各项事务,接待好各方来客,在经济上主动承担各方面的支出,关爱他人,使兄弟姊妹们体会到在我家就象到自己家一样。

弟弟到我家后,所有的花销全部使用真相币,我问他怕不怕,他说:不怕,带字的钱不是钱啊。大妹妹到商场买东西付钱时,收款人仔细查看一百元纸币,妹妹马上说:你放心,我们是修大法的不骗人。

我们外出打车,我给出租车司机讲真相时,有时他们给帮腔。当我送司机神韵光碟后,哥哥还说:这人真有福份。

有一天,同修到我家商量伸张正义揭露邪恶的征签活动时,我便向所有在场的亲友讲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让他们看迫害的真实照片,讲清是否签字是他们对善与恶的选择,也是人们在正与邪之间摆放位置的好机会,抓住这次机会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在场的六个人,包括老妈和俩个小外孙都按下了手印,就连多次讲真相不听不退的弟妹也签了字按了手印。

这里是我履行救度众生责任的地方

我的兄弟姊妹多在外地居住,都是六十多岁的人,子女们拔不出身。有时只有我和母亲俩人。妈妈双眼视力低下,天黑就离不开人,我只得在家陪着她。我有一种要被困住的感觉。女儿非常体谅我,想了各种办法改善我的处境。女婿在国外工作,女儿在外地和国外都有房子,没有修炼大法的女儿、女婿也曾多次要求我与母亲到外地或国外,目地是避免我再被邪恶迫害,都被我谢绝了。亲朋好友都羡慕我有出国的条件,纷纷劝我,亲家也鼓动我跟孩子走。今年过大年时,女婿两次与我正式谈话,要求我去国外,说:在师父身边進步快,国外有很多亲共的和不明真相的华人需要救度,妈妈到国外有很多事情要做的……等等。说实在的,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离开这块土生土长故地的想法,包括我被迫害最严重时期,我从内心深处知道,我证实法的大本营就在此地,我必须坚守这块阵地完成史前大愿,这就是我履行救度众生责任的地方。流离失所或选择优越环境修炼不是我要走的路。为此我進一步向孩子们讲真相,说明大法修炼人与常人对待生活的态度不同,消除他们对大法弟子的误解。我说:大法修炼者是不求世间得失的,时刻按着“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这道德败坏、世风日下、横征暴敛的状况下,一定是“人不治天治”[1](《转法轮》)。你看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足以证明天在警示世人,但老天灭坏人不灭好人,大法弟子向世人讲真相,就是让好人在灾难来时能保住性命。我熟悉这块地方,我的任务就在这。大法弟子无论在什么地方,师父都在我们身边呵护着弟子,只要我走得正,邪恶不敢动我。

谈话中,让孩子们感受到大法的超常和修炼人的无私。由于孩子们早已明白真相并为我承负了很多,经过这次交谈,看出来他们能理解我的心愿,不再逼我跟他们走了。

二、在协调配合中纯净自己

遇到困难求师父

多年来,我地的协调人一批又一批,多是中老年女同修,大家都是不畏艰险携手走到今天。但开展各个讲真相的项目上,有时确实需要男同修做,如安装收视新唐人电视台节目的大锅项目,在我地是由一位流离失所的男同修承担,本地几位女同修配合。此项目铺开时确实人手不够,男同修感叹道:本地的男同修们都哪去了?人手确实有限。每当我感到事情多,压力大时,思想中总会闪现出想歇歇、老太太该退居二线的想法。自己也非常清楚这是求安逸心在干扰我,我就努力的去排斥它,可是这么多年,这种东西还没有去干净,一遇机会它就冒出来,有时还把握不好,被邪灵控制着发脾气,怨这怨那。

如一次,临时接到通知要求第二天去外地。当时正赶上女儿、女婿去国外居住,要很长时间才能回国,亲家决定第二天中午我们两家吃顿团圆饭,后天晚上送孩子走。这早就定好的事,明天要撞车了,怎么办?我想:要以法为大,去外地。当我把想法告诉给孩子时,女儿马上就翻了,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妈妈和哥哥也劝我把孩子的事处理完再走。我也考虑到亲家不太明真相,至今没有三退,这次接触也是讲真相的机会,如果贸然离开会导致他们对大法的误解。怎么办呢?谁能替我?我出去找协调同修,同修不在家,憋了一肚子火,就近到了好朋友家也是同修,進门后我就大发脾气,怨协调同修不体谅我,怨同修依赖我,就耍我这个老太太等等。同修等我发泄完了,就说:这可能是你提高的机会,就看你怎么摆放。几句话使我平静了许多,回家后我审视自己的表现,已经被邪恶钻空子找不到北了。我咋这么傻,咋不求师父呢。第二天我按时到了约定地点,问同修非得上午到吗?他说不知道。我要了电话号就打电话问时间,回答当天到就行。我这才松了口气。如时出席了宴会,大家都很高兴。在外地办完事后,为了赶时间送孩子,我打出租车提前到家,是孩子们开车到火车站接的我,女婿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凯旋而归!我回了一句:臭小子,还逗妈妈!大家都笑了。

这件事后,我在反思自己为什么反复出现守不住心性,去不掉执着呢?就是决心不大,精進的意志不坚定所致。如果能时时用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的话那处理问题的结果一定是好的。

眼神的警示

记得几年前,一次我和同修结伴讲真相 路遇同修店铺,進店叙旧一会后,同修说我现在变了,变得和善可亲了。我说修炼就得变好。同修说:以前看你的眼睛充满着杀气。这话使我回想起在劳教所被迫害时,我对邪悟人员的仇视与鄙视,认为这些人是破坏大法的魔。当恶警把我安排到“转化”房间时,我胸有成竹的准备与她们好好较量一番。可五个“转化”人员两天不做我的工作,只是从生活上照顾我。第三天,我就开始反“转化”她们,她们都不对我乱说,很配合我,两天后有的表示反弹,有的向我要师父的经文看,但我内心还是看不起她们。

自从师父的《建议》经文发表后,我才知道怎么对待这样的人,在反“转化”中挽救走了弯路的同修。随着后期对师父讲法不断的学习,对法有深入的理解,心性不断提高对走过弯路同修的态度逐渐的在改变,别人才能看到或体察到我的变化,这也证明了“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1]

最近在一次切磋交流会上,有一位同修乙说我的眼神都有党文化的东西,对她说话态度生硬。在这之前,我早已发觉自己不愿听她说话,表面上是她表达能力差,还总好显示自己知道的多,甚至有几次谈话跑题。我瞧不起她的心很强,不想与其多接触,可她老是粘着我,我知道这种瞧不起人是妒嫉心,要去除的人心,我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明确她人这方面虽然笨拙,可她神的一面是高的,圣洁的!应珍惜同修这份缘份!可一听她说话我就心烦,我心里就不断的说:那不是我,灭、灭、灭。无论我怎么对她,她还是找我,别人也说她在帮我去心呢。我知道我过去非常重视人的感受,这种情一直在羁绊着我,说是要努力放下,那是表面,内心是不愿彻底割舍,因为那是证实自我的对应。如果我能真正的放下自我,低位看待自己,高位的对待同修的话,这颗固执的人心不就能很快去掉了吗?我从内心感激同修为我去执着做出的付出。

有一次,一同修到我家要求跟我切磋,当时我和几位同修正在学法,她坐定后就针对营救同修的基点问题指责我,她说了一阵子后,我明白了,她是担心我们把握不好酿成大错。我平静的听着,丝毫没被她激动的情绪所带动,我向她说明情况后她平静了,也放心了。当同修言词激烈时,我们谁都不说话,可乙在旁边帮腔,火上浇油。我心里说: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立即,我觉察到那不是我,于是我尽量的排斥它,要珍惜同修缘份,都是天上来的,都是一样的,不看重人这的表现,灭了它!心情平静下来了,然后大家继续学法。中午十二点发完正念,待同修走后,我忍不住小声的个别对她说:你不了解情况,不要求全责备。她似乎没听懂我在说什么。我感到我又错了,我不找自己,老找别人。晚上,我一直在清理烦人的心,感到一直在支配干扰我的瞧不起人的顽疾在渐渐的化掉,心敞亮了许多。第二天再见到同修,我当众向她道歉。

魔炼意志

在协调中往往出现对一件事的处理上,有人说这么的,有人说那么的,这么看,那么做,有时真有些举棋不定。经过几年的魔炼和学法的深入,逐渐的明确的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只要自己认定是对的事情,我就一做到底。例如,帮病业同修闯关、拽未走出来的同修、营救被恶警绑架的同修,这些事情都是需要大家共同配合完成的,需要投入很大的精力,人力和物力。在协调配合中,遇到困难共同在法上切磋,形成共识,携手前行,不断的总结交流,向内找,修好自己,渐渐的做事的心态越来越稳,诚然效果也越来越好。

前年,我们帮未走出来的同修甲,她是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关押的,走出黑窝后,传出她是植物人的状态,十年来和谁都不接触,不见任何人,更不出屋。直到二零一一年,有同修说看到她身心健康,好好的一个人。这之前原学法组的同修找过她,希望她能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堂堂正正的走出来证实法,而她的表现令同修失望,有的同修已对她失去信心。我知道后决定帮她,我和原学法组同修一起切磋多次,坚定信念一定要让她走出来。为扫清障碍,先做她妹妹的工作,她也是同修,甲又住在她家,我们利用一切机会与她妹妹接触切磋,并找与其姐姐迫害相同的同修现身说法。后我又从外地找到甲的同乡同学到我地约甲会面,这样我们才与甲接触上。当时甲的状态完全被邪恶控制着,不敢大声与我们交谈,尽管在别人家,她也是趴在我们耳朵上说话,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过后又不见我们了,我们就主动去她家,又找与甲一起遭难的同修到她家,渐渐的她开始突破封闭自己的那层壳。我们就趁热打铁,安排她住在一位老年同修家参加集体学法。一个星期后,她敢晚上走出来做真相了,后来白天也出来串门、讲真相劝三退了,再后来也上电脑了。这前后经历了四、五个月的时间,在几次困难面前,表面看没有希望的情况下,我们都坚持闯过来了。
 
几年来,我始终坚持做营救被绑架同修项目的协调工作,经历了由不会到会、由局外到身在其中、由向外看到向内找、由仇恨到慈悲救度的心路历程的转变。开始做的时候,也明白师父说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2]和“向内找”的法理,可是在做的过程中,却总是怨这怨那的,发正念也只是为了减少迫害,根本没有从内心真正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表现上只是应付,尽量不漏项,能做到什么程度就什么程度,不是用心在做,尽管大面积同修都参与发正念,也是收效甚微,整体意识没有提高上来。

后来各地都在聘请正义律师辩护,网上交流文章多起来,我便认真阅读,借鉴外地的成功经验。尤其去年我地开始聘请正义律师辩护,我们重点从转变观念、修好自己入手,摆正做事基点,重过程不求结果,增强整体意识,用心做好每一个环节的事项,而且普遍召开了转变观念整体配合的切磋讨论,真正做到自己是正法修炼的弟子。

在这过程中,我对师父正法修炼的内涵有了新的進一步的理解,感觉到自己不是表面做事,而是身在其中,为自己为多救众生在做。心性的升华就使得今年在做营救同修工作中一直是保持在纯净心态下做事,没有了过去的那种心情浮躁,遇事爱发火的状态,遇事向内找,不在乎别人的不足了,能站在对方的角度想问题了,耐心帮助同修在法上看问题。

被绑架同修的家属也是同修,但长年处于独修、不精進的状态。在这次营救亲人中,开始她完全陷入亲情之中不能自拔,想问题看问题都是人念。我与营救小组同修和她一起学法、切磋,没人对她急,一个多月的配合她变化太大了,遇事与同修商量,虚心听取同修意见,渐渐的做事时能以法为大,以救人为第一位。在同修陪同下,每到一处都能主动向公检法人员讲真相、送劝善信,与同修们配合的很好,很协调。

由于营救时间长,有些同修陆续离开营救小组,我想不能执着时间,正好利用这段时间多救人,协调各个项目组互相配合,打电话的、寄信的、写揭露文章的、固定全天发正念小组、定时近距离发正念的,发地方周报的,并耐心与几个骨干同修交流,我说: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另外空间的正邪大战,我们绝不能临阵脱逃,必须做到底彻底解体邪恶、广泛的救度众生。她们很赞同我的观点,所以我们一直配合的非常默契,心性、境界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

近两年来,我虽然做了一些应该做的事,但是我感到缺憾的是讲真相方面做得不好,虽然我始终坚持利用两部手机讲真相,但面对面讲真相和发资料做得很少,反思起来不是没有时间和机会,是自己不抓紧,使得时间和机会在不知不觉中流逝了,回想起来很痛心,细想还是求安逸心和满足心阻碍着,这也是我觉得自己做的不好迟迟没有动笔的原因。但我又觉得机会难得,师父在看着我们,不能对不起师父,才写了这篇心得向师父汇报。望师父见谅!以后我一定向师父上交一份合格的答卷!

叩拜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