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恶徒只好垂头丧气的把我送回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十多年前,我一脸黑斑、蝴蝶斑、黄褐斑,一身是病,内分泌失调、血热病、神经衰弱、风湿等。修炼大法半年后,以上的病症全部消失,感觉到无病一身轻的愉悦,确实是走路生风。

二零零二年五月,我被乡政府“610”人员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乡政府堆烂杂物的黑屋里,臭水沟经屋里流过,屋里漆黑、潮湿,又脏又臭,导致全身长满疥疮,奇痒难受,用开水烫才好受点。有一天烧了一大锅开水,我去端水,由于被关押了几个月时间,身体很弱,端不住,一锅开水倾倒在我的大腿、小腿上,即刻冒出拳头大的泡,我当时就高喊:“师父救救我!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我马上脱掉裤子,小腿上的肉粘在裤子上被扯烂了。他们叫来两个医生,医生看到伤势严重,要给扯烂的部位喷药,还说医治也要残废。我坚决不用药。我喊了师父救我过后一个多小时,腿就不疼了,感觉到腿凉飕飕的,烫伤部位的肉在往里边聚。我的伤势把恶人吓住了,他们怕担责任,叫家属把我接回去了。

回去后,我用一块布把腿围住,盖上被子。第二天早晨,我就扶着凳子,弓着腰打扫卫生。丈夫买回双氧水叫我用来洗脚消毒,我等丈夫走后,当着女儿的面把双氧水倒在地上,女儿是医生,她看我用洗脚水洗伤口,她说:“我妈好杠啊!”(杠――在我地区是厉害的意思)那时,我家正好有五、六个工人帮我们装修房子,他们都亲眼看着我弓着腰扶着凳子打扫卫生,三、四天后我就站直了。他们都说:“这功法真好。”我坚持学法炼功,一天也不懈怠,二十三天时间,大小腿痊愈。我就到了一家火锅店帮忙,来一个我讲一个真相,把我的腿给她们看,腿上一点疤痕都没有,只留下了一点水印。大法的神迹展现在我的身上,让很多人信服了。

零二年八月,乡政府“610”恶人再次把我劫持到市拘留所洗脑班迫害。三个月后,我绝食反迫害,六天后身体就没劲了,走不动路,连滚动的力气都没有了。打手们还把我关入精神病院迫害,那时我人已脱水,他们给我输液,下了不明药物,输了八天八夜,使我全身皮肤变黄,内衣内裤全变黄了。我继续绝食,他们给我野蛮灌食,把我的手抻开绑住,脚镣从来没有取下过,用开口器撬口,将我下面的牙齿撬断四颗,还打我耳光,用塑料管子插進口腔,鼻腔,灌的是玉米糊加了不明药物,每次被灌食后我都呕吐。

精神病院的头目是夫妻俩,他俩破口大骂我,语言下流不堪入耳。一次我丈夫同他单位领导来看我,正好碰上了,亲眼目睹了我被灌食的惨景。我听见他们问我丈夫:“你妻子好不好?”我丈夫说:“我老婆好我才来看她,不好我绝不会来看她。”

我被关進精神病院一个月,体重从一百一十斤下降到七十斤,骨瘦如柴,呼吸困难,脚手发麻,全身抖动,头部摇晃,发出一种惨叫声。医生给“610”打电话说人不行了,叫乡“610”马上接人。我被接到乡医院全身检查,奇迹出现了,我身体全部正常,医生叫观察两天,我说不行,我要回家。当时我是挂着氧气瓶被人背進家门的。我洗完澡就开始搞卫生。当晚吃饭时,家人叫不要吃太多,不要吃硬的,我才不管呢,吃得饱饱的,身体恢复的非常快。隔了两天,乡镇“610”人员又开始来我家骚扰。

我师父在正宇宙的法,我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师父叫我们用慈悲心去讲真相。救众生,对大法的态度是众生选择去与留的关键,凡是相信中共谎言的人都是非常危险的,在人类大劫难来临时那注定是被淘汰的生命,可世人还蒙在鼓里不知道。为了救人,我和同修开了一个小食店,只要走進来吃东西的人,我们就给他讲真相,送平安符,使很多人得救了。

二零零六年,我又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我的天目开了,看见洗脑班的周围全是一群一群的黑狗,大狗小狗,到处都是,还看见大蟒蛇,很多的邪灵附在洗脑班的恶人恶警身上,他们使用的迫害手段,全是《九评共产党》上概括的中共邪灵九大基因。我还看见二、三十个恶警长得同鬼一样,十分难看,样子可怕。

恶警扬言要枪毙我,要“转化”我,我好好的身体要强行给我打针,我请师父加持我发正念,不接受邪恶的迫害,不打针,医生没法放弃了打针。恶警要我整天看谤师谤法的光盘,派两个包夹守着我,我不看,我什么都不配合,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回答,叫写不写,叫说不说,只管发正念除恶,二十八天就闯出了黑窝。洗脑班用车把我送到乡镇“610”,“610”恶徒只好垂头丧气的把我送回了家。

回家后,我继续讲真相救众生,做好师尊叫做的三件事,与同修配合,尽力去救那些还被中共暴力所惧、谎言所欺的可贵的中国人。

谢谢师尊的慈悲救度!
合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