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大法弟子是整体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七日】我是九九年初走入大法的,当时一看师父的《论语》便被深深吸引,大法解答了我多年苦苦思索的问题,就象师父说的:“真正修炼的人是知道他的轻重的”[1]。

我走入修炼没多长时间,对大法还没达到多深的认识,认识的同修也不多,邪恶的迫害就开始了。精進的同修被绑架,一些常接触的同修邪悟了,还有带修不修的,还有放弃修炼的。我除了知道坚定修炼外,不知还能做什么。一时间,我几乎陷入独修的状态,每天只是学法、炼功,很长时间才能看到同修辗转传来的明慧资料、周刊,有些是连载,看了上文,没看到下文,心中又着急又遗憾。

一次,我收到一张破网卡片,按照提示的地址,成功破网,看到了明慧网我高兴的直掉泪。从此,由我给周围同修提供《明慧周刊》,但真相资料没人敢去发。我制作了一些真相资料自己去发,小册子、周报、光盘,贴不干胶、收集地址邮寄真相信,那时就是能做什么就做什么,能做多少就做多少。我非常渴望能溶入整体,能跟上正法進程,能知道我们地区的修炼情况。在师父的安排下,大约二零零四年前后,我认识了一些比较精進的同修。因为有基础,逐渐的我承当起技术同修的角色:组建资料点,安装系统,购买MP3、耗材、电话卡,维修机器,资料的编辑制作,同修投稿文章的打字、修改、整理,资料的传递,真相币的制作、上网发送三退名单等等。在不知不觉中,我成了我们这片大家默认的协调人。今天主要就我们大法弟子之间协调配合的问题進行交流。

尊重同修、配合同修是协调的基础

师父说:“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证实法的方式不同,社会阶层不同、职业不同、环境不同都能修炼,这就是大法展现给修炼者的路。大法弟子是个整体,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都是肯定的,都是在做大法弟子应该在做的。不同的做法就是法在运转中有机的分工圆容方式,而法力是整体的展现。”[2]

同修们由于性格爱好各有特点,文化层次不同,家庭环境不同、经济条件不同,怕心大小不同,修炼中心性高低不同,对证实法的理解不同,采取的证实法的方式方法也不同。我尊重他们的意愿,鼓励他们采用适合自己的证实法方式,提供他们要的资料品种。每次送的时候都要问一句,“上次的资料发完没有?数量上是否需要增加些或减少些?”我觉的协调人就是要考虑的细致一些,即要保证他们需要的数量,激励他们参与证实法的事情,又要尊重同修,不要给太多的资料,避免给同修造成心理上的负担。发的少的同修每星期要五、六张真相传单,发的多的每星期四、五百份各种资料。对发的少的同修不指责、不歧视,也不在他们面前说,谁谁发了多少。只说,我们就尽力做吧,每天能救一个人也是成果。对发的多的同修,不崇拜、不恭维,只说,我们就平稳的做,能做多少就做多少,但我们不起做事心,欢喜心。

我们资料点的同修年龄都在六十五岁以上,没有电脑基础,但他们不受常人观念阻碍,表示有决心学会技术,我深受感动。在教老年同修的过程中,我循序渐進,不急不躁。从拿鼠标、开关机、進加密盘开始,一点一点来,完全学会第一步,才教第二步。对老年同修决不能急于求成,太快了他们记不住,容易产生畏难情绪。我上着班,大法事又多,但只要他们电话一来,无论事大事小,我马上安排好手上的事,用最快的速度赶到。

同修A想成立资料点,购买了笔记本电脑,但家人不支持,她很矛盾。根据她的情况,我为她安装了纯净系统,购买了3G上网卡,一台小打印机,这样同修做完大法资料,东西很容易隐藏,同修很满意。

同修B要成立家庭资料点,我帮买好设备、耗材送到她家,安装好,第二天,同修就打来电话,说周围同修出事了,打印机不想要了。我平静的说:“你考虑一下,你觉得不方便留下我就来拿走,留与不留你决定。”几天后再问她,她说还是留下吧。

同修C家是一个大型资料点,所需设备、耗材较多,她家在远郊,购买耗材非常不方便。刚开始,我一次性买的耗材较多,心想一次多买点,可以少跑几次。同修C有意见了,因为耗材占据了很多地方。以后买多少、买什么品牌我都征求同修C的意见。

同修D从劳教所出来后,怕心较重,一方面不敢与同修联系,另一方面又不想离开大法。经同修介绍与我认识,通过简单交流,我理解她的苦恼,因被迫害过,她担心联系多了有安全隐患,还有来自家庭的压力,家人担心她再出事看管着她,家里只有一本《转法轮》。她渴望走進整体,又害怕走進整体。根据她的情况,我专门为她制作了手机电子书,装上师父的全部讲法、经文、明慧通知、本地《明慧周刊》,每周联系一次,买了两张存储卡交换着用,以保证她能看到每周的新周刊。可以用手机看,即方便又隐蔽,同修非常高兴。现在,该同修每周都要发约六十份资料,还大量使用真相币,并带领一掉队同修走出来,一起发资料,做的很好。

同修们坚定的正念正行,纯净的高尚境界经常感动着我。感谢师父的巧妙安排,让我们形成整体,互补互修,共同提高。在大陆的红色恐怖下,同修们能克服年纪大、家务多、文化低等诸多困难,坚定修炼、参与证实法的无比珍贵的心令我非常感动。我也为同修设身处地的考虑,只要是在法上的要求,我都全力支持。

保证资料点的纯正

资料点在大陆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保证资料点的纯正就更重要。

另一片区的一位协调人,多次拿来一些常人资料,要求我编辑制作(因为他们没有编辑的能力)。被我严词拒绝,并严肃指出问题的严重性。我与我们的资料点同修交流,对于资料点,不仅要保证资料的数量和质量,更重要的是,一定要坚持原则,同修之间不讲情,维护大法是根本,不要为同修情所动。不符合法的资料,一张纸、一张碟也不能做。多年来,乱法资料从未在我们的资料点出现过。

一段时间,一资料点的同修与另一位协调人产生了矛盾,对他提出的工作任务也很抵触,经常是边做边抱怨。我对她说,只要是符合大法的,无论与他是否有矛盾,他平时表现的如何差,都应该支持;只要是违背大法的,无论与他关系再好,他平时表现的如何好,都不能配合,哪怕沉默都不行。

我们严格遵守资料点不存钱、不存物的要求。除一个没有工资收入的同修的资料点接受同修捐助,其它的资料点基本都是用自己工资来维持运作。一次一同修说,在梦中得到点化,说她应该给资料点捐两万,我拒绝了。还有一次,一位同修托人送来两万,说是自己在常人生活中没守住心性得来的,自己用着觉得不踏实,想用这种方式遏制自己对金钱的贪念。我没收,请同修转告她,一是目前资料点不需要资金;二是拿出大额资金容易引起家庭矛盾;三是去利益心不必要用这种方式。总有同修要给资料点捐钱,一般我都拒绝,方便退的都退回去,有些因为辗转托人带来的、或同修一定坚持要捐的,实在不好退的才接受。但在使用上严格保证捐给资料点的钱每一分都用在资料点上,并节约使用。做书皮裁下来的边角料,我舍不得丢,设计成书签或护身符卡片,避免浪费。

有的同修资料或大法书拿的多一些、急一些,我们都及时满足要求,从未耽误过。同修看我们加班加点的干,说:“真不好意思向你们开口,辛苦你们了。”我说:“你这话说的不对,我们只是分工不同,做资料是我们的本职。有发的,有做的,这才是整体。你们发的多,救的多,我们才最高兴。是你们在一线发资料的辛苦了。”

大法的事就是你我的事

对于大法的事情,没有愿不愿意干,想不想干、能不能干,只有应不应该干,怎样干好的问题。做大法的事情不能凭自己是否爱好,而是应首先想到自己肩负的责任。

去年,本地一位威望极高的协调人被绑架,同时本地周刊也停刊了。因为我与这位协调人没有任何联系,也不知道谁在做这件事情。两个星期过去了,仍没有本地周刊出现,我真着急。虽然我不知道怎样制作周刊,怎样上传资料等技术,但我知道,不能等、靠、要,必须有人站出来承担这份工作。其实,我工作很忙,加上大法的工作,几乎没有多余时间接手新的任务了。但我只抱着一个信念,大法的需要就是我的方向。

我及时与天地行论坛取得联系,论坛上同修鼓励我来承担。我马上开始钻研技术,一个星期很快就要过完了,我也没能把关键问题攻克下来,而周围又找不到懂这方面技术的同修,我急的团团转。突然想起有位同修甲认识人挺多,赶快与他取得联系。同修甲说,也注意到本地《明慧周刊》有两个星期没有出来,但应该有人在做这事了吧。我说:“不要等了,别想着有别人做,就想我们应该做什么。我虽然着急,却苦于没有技术。时间不等人,你能不能联系到有技术的同修,请他们负责起本地周刊。”他说认识懂这方面技术的同修,答应与他们尽快联系,但他们愿不愿做,要尊重他们的意见。我说:“一定请他们重视起来,不行的话,请他们教我技术,以后由我负责。”几天后,看到本地周刊出来了,我心里的石头这才落下。

营造良好的交流环境

修炼中出现的问题,有的同修愿意公开和大家一起讨论,有的则不愿意公开,这就要尊重同修的意愿。对于不愿意公开讨论的同修,就私下交流。跟我说的家庭琐事、病业状态、过心性关的苦恼,我不会轻易跟其他同修去说,一是尊重同修,二是说了容易引起一些不必要的矛盾。要理解同修有思考的过程、提高的过程。我总是静静的听他们先说,然后再从法理上一起来分析一思一念的根源,有什么偏离法的言行,是什么执着心没放下。

我从不在同修中说谁在做什么,谁做了多少,谁表现的怎样,说事也从不指名道姓,不向不相关的同修暴露其他同修的真实姓名、工作情况、参与的大法项目,即使对亲属同修也守口如瓶。在大陆复杂的环境下,修口是保证安全的一个重要内容。这不仅有安全隐患,还容易勾起同修没修去的执着心,在同修中产生矛盾,从而给整体带来不必的波动。与同修交流我总是直面问题,不绕弯,有想法、有问题都是当面说,不在背后说。当然要结合同修的修炼状态和心理承受能力,要注意说话的方法,在法理上交流,尊重同修。

同修乙,讲真相、劝三退做的很好。但有许多常人中不好的生活习性,如性格急躁,不守时,爱评论人,喜欢强制别人服从自己,爱唠叨,有洁癖,与她合作的同修经常与我诉苦,却不敢跟她直说,怕她发脾气。而同修乙也常在我面前说,谁做的太差,看不惯谁等等。我从不在他们面前传话,就是静静的听,然后说,也许情况不是你说的、你想象的那样,可能是个误会。在一起合作也是千百年结下的缘份,也许有我们要去的心呢,不要影响到证实法的事情。并建议他们有意见、有误解直接沟通交流,背后说人不好。同修乙也苦恼与同修们总有矛盾,与我交流说,不行就独立做了,不与人合作就没有矛盾了。我对她直言,不是不能合作,而是你说话做事不为他人着想,你是修“真、善、忍”的,但“善”和“忍”做的差距太大了。同修乙也意识到了,现在有了很大改变。

同修丙,很有领导意识,喜欢别人服从自己,不符合自己的意志就大发雷霆,谁也不敢说他。我主动找到他家里,与他诚恳的交流,不回避问题,诚恳的讲出我的想法,同修也跟我说了心里话,我们交流的很愉快。

在中国大陆,人与人的关系都扭曲了,相互之间不敢说真话、心里话,喜欢做老好人,这种不良习气也带到同修中来了。有的同修发现别人修炼中的问题,觉得不好意思说或不敢当面说,这是执着于常人之情的表现。修炼人长期养成的不良习惯、负面的思维模式、长期党文化中形成的扭曲的言谈举止,因为已经形成习惯了,自己身在其中意识不到,修炼人之间善意的提醒,是很重要的。特别是陷在关难之中长期突破不了的,更需要周围同修在法理上的帮助。本着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的心态,不要怕得罪同修,怕同修不理解、不接受。如果我们看到了同修的问题却碍于人情,不说、不提醒,到酿成严重后果时,不仅是同修的损失,更是我们整体的损失。

对于收集本地信息、编辑本地资料、整体修炼中的问题、思考,我都及时利用本地站内信箱与大家進行信息传达、思想交流。虽然大家不见面、不认识,但我们的心是相通的,推动整体修炼状态的提高,每个人都有一份责任。

争取证实法的项目不漏项

师父说监狱、劳教所等“那里是邪恶最后盘踞的黑窝”[3]。我市有三处集中关押大法弟子的黑窝,一处在市区,去发正念的同修较多,有两处较偏远,在远郊,几乎没人去。我联系了熟悉郊区地形的同修,找到适合发正念的地点,与同修商量了发正念的时间。东郊的黑窝由东郊协调人组织,西郊的黑窝由我组织同修参加。因我片区同修基本住在南边,路程较远,我们商定每月去两次,所有同修都通知到,有时间的就去。我们一直风雨无阻的坚持了三年,最多的时候有九人,最少的时候有两人。有开天目的同修看到了另外空间师父加持、清除邪恶的壮观景象。

我们这片同修中,有以发真相传单为主的,有以发真相册子为主的,有以贴不干胶为主的,有以发神韵晚会为主的,有以打真相电话为主的。每星期能收到大约一百人左右的三退名单。我们组建了三个学法小组,四个资料点。资料点都能独立运作,已具备上网下载、制作周刊、周报、小册子、光盘、护身符、真相币、大法书籍等全部功能。在大家的协调配合下,虽然人不多,但十多个人分工合作,使得证实法的项目没有漏项。

协调好工作与修炼的关系

修炼与工作、生活是分不开的,生活、工作中遇到的事有修炼提高的因素,而修炼的状态会反映到工作和生活中来。我们是在常人中修炼,工作要做好,修炼的事不能耽误。协调好两者的关系,也是大法的修炼要求。

在工作中,我对领导布置的任务都按质按量完成,我是单位中唯一一名没有入党的业务骨干,每年的业务比赛,我都是第一名,工作得到领导、同事的认可。我在邪党控制很严密的单位工作,邪党所谓的各种活动常年不断,我都在师父的巧妙安排下没有参与,很多人觉的不可思议。

在家里,洗衣、做饭是我的“岗位职责”。修炼人不能以工作忙、大法的事多为由推开自己的家庭责任。这也是我们扮演好常人角色要承担的任务。

在学法方面,没做协调人之前,我个人时间还多,有的讲法熟的快能背下来了,就连周刊中写得好的文章,因反复看,有的也能背下来。自从担当协调工作以来,增加了很多事情,我几乎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每一天都过得飞快,有时,我会想不起来是过到哪年哪月哪天了,只记得今天要完成什么事情。但无论怎样忙,无论出差、值班、加班,我都提前安排好大法的事情,从没耽误过。因事情多了,学法时间少了,学法质量也大不如以前。我大约从二零零三年起采取每天背五段《转法轮》,剩余时间通读师父其他讲法的形式来学法,这样学《转法轮》的效果比通读要好的多,现在已经背到第十遍了。协调人普遍面临的问题就是事情多,心不容易静下来。我建议大陆协调人采用背法的方式来学法。背法能解决思想溜号的问题,大法随时能从大脑中自然流出,有助于我们保持清醒,保持正念。

协调人不一定是修的好的人,只是这个整体中的一条线,把整体中的各个法粒子连接起来,大道无形有整体,达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三》〈对学员文章评语〉
[3]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