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曲周县十四年迫害综述(1)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综合报道)

目 录

前言
一、在迫害中含冤离世的法轮功学员
二、曲周法轮功学员遭受严重迫害案例
三、发生在曲周群体绑架迫害事件
四、上访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五、劳教、判刑案例(部份)
六、部份绑架、抄家、罚款、拘留等案例
七、被强制洗脑迫害案例
八、经济迫害案例统计(部份)
九、参与迫害的恶人恶报事例
十、曲周参与迫害的党政官员恶人和恶警
结语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综合报道)2003年7月1日,邯郸“六一零”头目、曲周县委副书记张东明、公安局局长陈希宝、县“六一零”主任乔令怀等,出动近百名全副武装的武警,持枪、拿着电棍和橡皮棍,开着车来到曲周县侯村镇;随后在侯村镇派出所所长牛明堂等警察的引导下,共驾十一辆警车,气势汹汹地闯到前陈彦固村。张东明、陈希宝发号施令,让武警持枪把整个村庄的街口、过道口全部封锁,并威胁群众不准出门,否则开枪。

人们不禁要问,中共这样大动干戈的出动武警部队,难道有发生了什么惊天大案不成?事实却不是这样的,原来中共动用武警部队仅仅是为了抓捕“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法轮功学员张凤岭夫妇。

只见武警直接闯入张凤岭的家中,乱抄乱翻,将张凤岭夫妇强行绑架。并抄走VCD一台、录音机两台、录音带二十盘,大法书籍二十二本,还有其它物品等。当时武装警察进村是晚上十点,一直折腾到十一点半离村。

这是中共在邯郸地区直接利用武警部队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的一个铁证!

曲周县是河北省邯郸市的一个贫困县,人口39万。自从一九九四年法轮大法福音传至邯郸地区以后,在短短的几年内,因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人传人、心传心,很快遍及曲周县的城乡和各个阶层。法轮功学员修炼后出现的道德升华,身心健康以及生活工作态度的变化,受到当地民众广泛赞誉,修炼法轮大法在曲周县蔚然成风。

然而,自1999年7.20以来,中共与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展开了残酷的迫害。一时间,中华大地红魔乱舞,谎言遍地,到处是血雨腥风。中共曲周县委、县610、公、检、法、司等机构,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的抓捕、绑架、劳教、判刑、办洗脑班,导致曲周的迫害程度十分严重。

曲周的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经历了名目繁多的酷刑摧残,如毒打、电击、长时间罚跪、罚站、蹲马步、 冷水浇、搂树、烟头烫、灌盐水、暴力灌食、开飞机、转地球(恶警自己叫的酷刑名称)、绑死人床、上吊铐、戴背铐、强迫吃不明药物。更为邪恶是恶警不但猥亵怀孕的女学员;还丧失人性的对怀孕的女学员殴打、脚蹬;罚跪、戴手铐、野蛮灌食、强迫怀孕的女学员赤脚在雪地上走,并置产妇、新生婴儿于不顾,绑架、关押刚生完孩子还没满月的女法轮功学员。

曲周是个人口小县,然而遭受迫害的人数之多、之惨烈却是异常严重的,迫害数据分析见下图:

本次调查主要根据明慧网涉及曲周迫害的资料进行整理的,这些迫害案例只是曲周众多迫害案例中的一小部份,更多的还在被掩盖着。调查显示,从1999年7.20到2013年10月,曲周有名有姓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骚扰绑架超过470人次,勒索罚款204806元,恶警从法轮功学员家中抢走的个人财物更是无法计算。其中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9人,被非法劳教的学员有44人次,开除公职的有3人,非法被关押看守所的有274人次,被迫流离失所达30多人次,严重迫害遍及曲周各个社会阶层,直接牵扯人数保守估计上万人。

日期骚扰绑架人次劳教判刑人次累计罚款(元)
1999106 55700
2000152595806
20011116500
200220 1400
2003411911400
20043785500
20051944000
20066 10000
20073233000
20081924000
2009726000
20105
20118 1500
20127
2013
合计47044204806


一、在迫害中含冤离世的法轮功学员

据不完全统计,自九九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曲周县至少有9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他们中有政府干部、退休官员、癌症康复者,也有纯朴的农民。他们有的是因为在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的长期迫害,或在骚扰和恐吓中郁郁而终的。

1、 张清朝,男 ,原曲周县槐桥乡党委委员,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被无理免职。之后,遭其单位、当地派出所恶警多次绑架,以及两次非法劳教,酷刑折磨。


张清朝

2002年,张清朝在去邱县讲真相时,被邱县梁二庄派出所绑架,警察用铁杠在他小腿上来回碾压、毒打,后将他劫持到邱县看守所,一个多月后才被释放。2004年5月19日,侯村镇派出所到张清朝所在单位,槐桥乡政府强行绑架了张清朝,直接送往邯郸市劳教所,劳教一年半。张清朝在劳教所遭受了各种摧残及折磨。
2009年9月13日上午十点左右,张清朝在放假回家的路上,被曲周县侯村派出所绑架。身上带着刚发的半年工资6000多元被扣留在侯村镇派出所。绑架后又非法抄家,非法抄走了师父法像、大法书籍、自带电视dvd一台、及部份现金。被非法关押在曲周县看守所,之后再被送到邯郸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

张清朝从非法劳教回家后,没有工作,没有生活费,在极大的痛苦及压力下,于2012年3月7日含冤离开了人世。

2、张勤增,男,80岁,曲周县林业局局长(退休干部)。修炼法轮大法前曾是身患多病的人,每年的药费就是二、三千元,在农村赶集走三、四里路都得停下来休息几次。1997年张勤增有幸开始修炼了法轮大法,身心得以净化,身体上的病没有了,每年为国家节约了大量的医药费。1999年7月20日后,张勤增受到乡镇派出所、610小组不断上门骚扰,威逼、恐吓,使其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压力,致使身体健康恶化,在2005年含冤离开了人世。

3、张秀英,女,45岁,曲周县南里岳乡小王庄村人。以前患有心脏病、经常气短,经多次长时间治疗,不见好转;九七年农历正月初八开始修炼法轮功,时间不长身体就跟正常人一样了,从此什么累活她也能干。九九年七二零后,被里岳乡邪党政府非法关押、勒索现金300元。2000年乡政府与派出所恶警多次到她家恐吓,又把她绑架到曲周县看守所关押,勒索现金两千多元后,再把她转入鸡泽县看守所、又逼她丈夫交现金两千多元才放。当地中共人员不让孩子上学,她丈夫受不了这样的压力成为精神病。从此张秀英的家庭生活变得更加困难。在中共邪党制造的种种压力下,张秀英旧病复发,于2006年12月5日含冤离开人间。

4、常凤芹,女、45岁,曲周县安寨镇李庄村人。她曾是一个被医院判了“死刑”的肝癌患者,当时医院说她最多只能活四个月。1997年,在她和全家都绝望的时候,有幸得到了大法,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在短时间内,她的身体奇迹般的痊愈了,她红光满面,什么活都能干,根本就不象个得过绝症的人。 可是自从99年7.20江××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造谣、诽谤、栽赃、诬陷法轮功,并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强迫他们放弃修炼。在高压的迫害下,常凤芹不敢再看书和炼功,于2002年夏天旧病复发,含冤离世。

5、任好春,男,55岁,曲周县依庄乡依庄村人。曾是心脏病患者,并有偏瘫、眩晕症,走路都须扶着墙。多方求医无效,极度痛苦。98年开始学法炼功后不久,身上的病全好了,他身体恢复了健康,也给全家人带来了欢乐。99年开始迫害后,任好春顶不住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放弃了修炼大法。使本已经恢复的身体旧病复发,于2001年2月离开人世。

6、宋卷明,男,60岁,曲周县西三塔村人,原是邯郸市某单位干部。他得了一种血液病,40天就得换一次血。多方求治都无效。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一个月身体完全恢复正常,还能干一些体力劳动。99年7.20后,派出所的人到家里说不准他再炼法轮功,否则不给报销药费,还有抓捕。家里人害怕,把大法书、磁带等都给毁坏。宋卷明心里知道自己的生命是大法给的,可外来的和家里的双重压力使他精神上承受不住,以致旧病复发,并急速恶化。7.20后没多久就被病魔夺去了生命。

7、代敬修,男,70岁,曲周县芦庄村人,曾患食道癌。病重不能进食,又无钱医治,整天痛苦不堪。98年得法后病情快速好转,吃饭正常,红光满面。99年开始迫害后,派出所常到家里骚扰。有一次他正在别人家看师父讲法录像,有人来告诉说派出所的车马上就到,他吓得惊恐万状。从那以后再也不敢炼了。后来病情恶化,于2002年秋天去世。

8、李付芹,女,47岁,曲周侯村镇堤上村人。修炼前患有脑血栓、高血压等一身病。97年得法。修炼后不长时间疾病一扫而光,什么活都能干。99年7.20开始迫害后,镇政府、派出所对她多次进行关押、罚款、威胁、恐吓。李付芹在强大的压力下,被迫放弃了修炼。没多久,旧病复发,于2000年正月含冤离世。

9、李俊海,男,65岁,曲周县侯村镇堤上村人。修炼前李俊海半身不遂、高血压,98年得法时是拄着双拐到的炼功点,学法炼功一个多月后身体完全恢复。99年大法遭迫害后,镇政府和派出所找到他,威逼恐吓,并对他进行关押、罚款迫害。李俊海承受不住压力,不敢再炼了,结果旧病复发,于2001年3月去世。

10、1999年7.20后,中共迫害更加疯狂,法轮功学员李守刚大哥也被罚了1000元钱。他的大哥是个教师,校领导多次找他谈话又做工作,让他放弃修炼,他深知政治运动的厉害,又怕丢了饭碗,放弃了修炼。不久老病重返,42岁便撒手人间。

二、曲周法轮功学员遭受严重迫害的案例

中共曲周县委、“610”、公检法、各乡镇人员积极追随中共参与迫害法轮功,给无数的法轮功学员和家庭带来极大的伤害,他们犯下的累累罪恶也给自己和家人埋下了可怕的祸根。下面我们搜集了曲周比较典型的迫害案例,从中透析这场迫害的惨烈和邪恶。

1、马修元——被铐住毒打、电击、橡胶棒殴打、打耳光,脚踹、罚站……

马修元,男,曲周人。2007年8月13日,侯村派出所二恶警骑两辆摩托车到刚被无罪释放的法轮功学员马修元家,欺骗马修元说:你不是要被拿走的东西吗?走吧。当走到半路时马修元发现不对劲,就不走了,两名恶警取出手铐将其铐住、毒打,将其非法劳教。

在中共邪党十七大期间,邯郸劳教所“特教大队”大队长葛庆喜带几名犯人殴打马修元(因写声明坚持修炼),马修元腿被打拐。马修元受到的酷刑有:打脸部、头部,电击和橡胶棒殴打、用“阴阳错骨”的功夫来折磨他。打耳光,脚踹、罚站。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2008年3月12上午,马修元在队前报数时声明所写保证书作废,被普教王某、李某拉到咨询室扇耳光,又踢又打,后恶警教导员王志明、大队长葛庆习用电棍电其胸、背、腰部,又用橡胶棒在马修元臀部暴打无数下,凶残暴行持续3个多小时,直到中午才停止,致使马修元遍体鳞伤。

2、李凤山——被关小黑屋,恶警经常把他铐在大桐树上,对他进行殴打、折磨

李凤山,邯郸曲周县法轮功学员。2003年4月被当地派出所绑架,被送到邯郸劳教所。在劳教所让补办手续,该法轮功学员对他们这种无视法律的行为坚决抵制,不给签字。恶警邢燕生、高飞、高金利等人长期对他进行酷刑折磨,关小黑屋。后来被酷刑殴打致昏迷不醒。在昏迷状态下写了“四书”。脑子清醒一些后,恶警们又叫他写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揭批材料,他坚决不写。恶警们暴跳如雷,经常把他用手铐铐在院里的大桐树上,派几个犯人和几个犹大对他进行殴打折磨,他身心遭受长期摧残。

演示:关小号
演示:关小号

3、李保月——经历长期被关押在小号、吊铐、军用电棍电、胶皮棒毒打•••

李保月,女,48岁,曲周县法轮功学员。2000年9月21日,因印发大法真相资料被县政保科送进看守所,后被非法关入石家庄劳教所四大队受尽凌辱和迫害,因不放弃修炼,长期被关押在小号。2001年4月,她被三中队刘玉英(女)等用电棍电嘴、脸,用胶皮棒毒打。2001年6月,她在残酷的高压洗脑中,被恶警上吊铐,被恶警耿行军用电棍电、胶皮棒毒打,臀部被打烂,掉了碗口大的一块皮,并被犹大扇耳光打坏一只耳朵,造成听力下降。2001年9月20日,她被无条件释放。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4、宋凤菊——遭遇背铐、毒打、长铁钉子撬嘴、粗暴插胃管、灌食等酷刑

宋凤菊,女,曲周县人,屡遭中共迫害。2001年11月22日,宋凤菊因在鸡泽县看守所内炼功,被上背铐后,被看守所所长裴付海揪着头发打头打脸十几分钟,被打肿的脸数日不消。狱警孟凡红也曾两次毒打宋凤菊,用脸盆打头,脸盆被打坏;用扫把打头,扫把被打断,可见其下手之狠毒。

2002年2月,宋凤菊第三次绝食抗议,被多次粗暴插胃管灌食,内脏被插破,吐血不止;中共暴徒在没有找到改锥的情况下,又用长铁钉子撬嘴灌食,带锈的钉子将牙龈划破半寸长的血口子,实施这一迫害的主要责任人是鸡泽县看守所副所长陈××。宋凤菊在绝食半个月后生命垂危,看守所惧怕承担罪责才将宋凤菊放回。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2002年7月,宋凤菊因向世人发真相资料被抓送鸡泽县公安局,遭酷刑折磨,其中包括毒打,铐在暖气管子上不让睡觉,用打火机烧胳膊。被折磨后的宋凤菊两个眼睛乌青。

2005年,恶警再次到宋凤菊家,将家里的大法书籍洗劫一空。2008年7月21日晚8点左右,曲周县五中队队长崔勇、副队长郎金峰、恶警张向涛及一名闲杂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张俊江、宋凤菊家进行非法搜查,到处乱翻乱找,结果是一无所获什么也没找到,不甘心的走了。

5、张海斌——七次被中共绑架、罚款、抄家、酷刑、流离失所

张海斌,男,曲周县侯村镇马村人,自1999年非法迫害以来,镇政府、村干部及镇派出所经常到张海斌家中骚扰,非法强行入室抢劫数次,有电视机、大锅、卫星接收机等等,没出过一次证件,没开过一次任何收据。

1999年7月,张海斌进京第一次上访遭截回,关押在镇政府车库九天,半道曾被曲周县公安局非法搜身抢走现金270余元,被镇长刘青勒索1000元放回,9月份又被派出所勒索130元。

2000年春,张海斌被镇派出所副所长娄庆文非法带到镇政府车库关押9天,村干部到镇上让家人交了530元放人。

2001年9月25日,张海斌被镇邪党委副书记安爱民绑架到镇政府车库关押十天。
2002年2月3日,张海斌为讲真相挂条幅被镇派出所绑架惨遭毒打数小时,打手刘志功等数人。后送曲周县看守所非法关押,郑管教指使犯人又毒打数小时,关押时绝食抗议迫害,历时40天放回。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2002年9月,张海斌,张巧芳夫妇被镇派出所李彬带数人从家中绑架到曲周县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绝食抗议非法迫害,历时20天放回。当时在张海斌家被绑架的还有数名本村同修。

2003年9月27日,张海斌被镇派出所任成河(已遭恶报,绝症死亡)带人到家中绑架,关押在镇派出所,次日凌晨正念走脱。自此流离失所数年,在这些年中,派出所经常到家中骚扰。

2009年9月11日上午10点左右,侯村镇派出所刘志功带领几个恶警非法闯入马村法轮功学员张海斌家中,在家里没人的情况下,非法抢走电视机一台、DVD一台、卫星接收器一台、正馈锅一套、mp3—个、mp4一个、光盘及现金若干,另有部份大法书籍。

2011年1月11日,张海斌被邯郸市人民路派出所从光明街工商银行绑架,后被邱县公安局带走关押于邱县看守所,绝食抗议非法迫害,曾被孙姓副所长在走廊里狂扇数十个耳光,历时十三天,被敲诈勒索1500元,绝食期间遭看守所医生灌大盐迫害。

6、流离失所的李和平——六次被中共绑架、抄家

李和平,男,曲周县槐桥乡大辛庄法轮功学员。2002年农历三月十一,以曲周县公安局李同仁为首的邪恶之徒流窜到槐桥派出所,指挥一伙邪恶之徒开了两辆车窜到李和平家中。由于家中没人,恶警就非法翻墙而入进行抄家,抢走录音机一台,一本《转法轮》、三盘录音带、身份证、几张传单。李和平二哥正好在家门口挂犁去犁地,看见恶警的强盗行为,就上前论理,邪恶之徒就把他二哥戴上手铐用电棍击打,并抓往派出所,直到晚上才被放回。

2002年6月16日晚,政保科伙同槐桥派出所恶警再次闯进李和平家中,以有人举报为名进行搜查盘问。他们用脚将门蹬开后胡乱翻。

2002年6月17日晚,县610和公安局政保科以及110等一伙歹徒伙同派出所又来到法轮功学员李和平家中,以了解情况为由将李和平骗到县公安局进行询问,由于李和平不配合他们,这帮人(崔朋章、张雪冰、张培义)恼火地将李和平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说要劳教。李和平以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恶警在第四天李吐血时才将他放回。

2007年7月18日,曲周县槐桥乡派出所卜连坤(所长)、杨新光等恶警伙同县里的恶警带着一个女的带着摄像机,闯入曲周县槐桥乡大辛庄法轮功学员李和平家,非法抄家,恶警乱翻一气,抄走了大法书、录音机计算机等物品,法轮功学员被迫离家。抄家的理由是“看看”,三个恶警、一个录像、二个便衣,据说是省里的。

2007年11月29日傍晚,曲周县槐桥乡政府、派出所,并且借用交警大队,开五辆车,还有几辆摩托车,把槐桥乡大辛庄村封闭包围,妄图抓捕已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李和平夫妇。

2012年12月9日,李和平在邯郸一饭店打工时被邯郸滏东派出所绑架, 12月12日回家。

7、赵改芹——恶警半夜跳墙实施绑架 ,孩子被吓坏

赵改芹,女,曲周前陈村人。2000年非法关押4个月,罚款1200元。2001年农历三月二十四深夜两点,崔朋章、马金生、娄庆文等不法警察,开着3辆警车带领20余名打手,暴徒跳墙越屋窜进该弟子家中,没有任何证件,不由分说连穿衣服时间都不留,就连人带被子一下裹走,塞进警车连夜奔到曲周县城,临走还抢走了一个充电的手电(该弟子借别人的,浇地时用的)。当时把赵改芹的女儿吓得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此后连续几天吓得不敢回家、不敢睡觉,合眼就看到那一伙人绑架母亲的凶恶面目,狰狞的嘴脸。孩子的精神和心灵受到了极大的创伤。2002年5月,赵改芹被非法关押15天。

8、刘宁强——多次被迫害 经历捆绑、暴打、罚款、灌食等酷刑

刘宁强(化名),男,48岁,曲周人。99年7月18日深夜2点,侯村镇无故把他抓到镇里。次日又转到县招待所。20日强迫看中央电视台对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恶毒诽谤,恶人不准刘宁强说话,不许辩解,还逼迫写什么保证书,刘宁强坚决不写。25日用绳子把他捆起来,五花大绑,县公安局政委张振山命令刑事拘留。

酷刑演示:捆绑
酷刑演示:捆绑

到县看守所与犯人关在一起,恶警指使犯人毒打他。刘宁强被7、8个犯人打得头晕眼黑、脚伤腰肿,强迫不准炼功。一个月后刘宁强被罚款3000元才回家。刘宁强爱人不服,依法进京上访,被公安截回,县里罚款500元,镇政府罚500元,镇派出所罚130元。

又一次,镇派出所所长李守忠问刘宁强还炼不炼法轮功,他说法轮功教我修心重德,这么好的功法,我是一炼到底。恶警顿时恼羞成怒,连喊带骂地逼其写保证,拿500元押金,被拒绝。恶警就罚他掏厕所、打扫卫生5天。后来连恶警自己人看了,也连连称赞说干得真好,刘宁强说是法轮大法教我干好的。

1999年12月25日晚上,刘宁强正在地里浇地,镇派出所又把其无理抓去,又逼写保证,遭拒绝后,气急败坏地把他非法送到县看守所,多次做“转化”工作。他说:“我们炼功人修真善忍,没有违法行为,不参与政治,这保证不能写。”请他们往上反映也不给反映,出于无奈,刘宁强只好绝食,恶警们强行插胃管,7、8个人连打带压地灌食,使他动弹不得。刘宁强绝食12天,昏过去两次。它们怕出人命,不好交差,才把他放了,这次足足关了5个月。

2000年7月20日晚,公安从家中把刘宁强抓走,理由竟然是传发法轮大法师父的经文。他说:“师父经文是让我们修炼者看的,和你们没有关系。”恶警蛮不讲理地不准其说话,用皮带抽他,后来把其扔上车,再次关进了看守所。说是拘留15天,结果恶警把刘宁强关5个月还是不肯放人。

9、霍俊梅——屡遭残酷迫害,狱医灌食时用塑料管子把她的鼻腔、食道、胃全部插破

霍俊梅,女,石家庄法轮功学员。2005年农历正月十六凌晨三点多,霍俊梅在曲周淑梅(黄运章妻子)家借宿时被曲周县公安局、刑警三中队、城关派出所等近二十名不法人员绑架,霍俊梅在家人被勒索了四千多元后,带着满身的伤痛(鼻腔炎症、口内严重溃疡、牙松动、胃胀痛)被接回家。

2001年2月16日下午,法轮功学员霍俊梅在家中忙家务,曲周县县委书记杨中信等人来到石家庄市,伙同河东派出所上阳台强行入室,该法轮功学员不幸被抓,他们打了她十几个耳光,之后又带到政保支队再次逞凶,并严刑逼供,17日被带回曲周看守所关押。两天后转鸡泽县看守所。

这伙警察趁火打劫,16日深夜入室后抄家,抄走法像,录像带,录音带和几本大法资料,且顺手抄走了几千元的现金。几小时后,恶警用霍俊梅家的钥匙打开门,抄走电视机和所有能搬走的东西,又以了解情况为由,将法轮功学员的丈夫叫去扣了车,要三万元的保证金,遭到家人的拒绝。

2001年11月22日,霍俊梅在号内炼功,被狱警孟凡红用脸盆猛打头部,被所长裴付海毒打,鼻子被打伤,脸被打肿,戴背铐、前铐数十天。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2002年2月,霍俊梅绝食抗议,被粗暴灌食。邪恶狱医贾涛将粗硬的塑料管子从鼻子插进去,抽出来,再插进去……直至将鼻腔、食道、胃全部插破,毫无人性。霍俊梅被邪恶迫害得吐血、便血,鸡泽县看守所惧怕承担罪责,急忙与曲周县公安局联系放人,霍俊梅被非法关押了1年另7天。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暴力灌食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暴力灌食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