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脑子不好使?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在大陆,面对坚定不妥协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气急败坏的中共恶警或犹大常常对他们恶语相向:“脑子有问题”,甚至把人摧残的精神失常时还要横加一句“神经病,脑子不正常”,并以此为借口,直至将人折磨的奄奄一息或虐杀,在打发受害人家属时还说上一句:他脑子不好使,自杀了。叫人不解的是,那些个信口雌黄的诬陷之词,有不少人包括受害人家属由于无法查清事实真相,有时信以为真,以至于不去主动营救自己的亲人,给中共迫害提供了可乘之机,可见中共害人手段之歹毒狡诈。

在此,我们在为那些被迫害的善良同胞叫屈的同时,有必要对恶徒们吐出的那些个诬陷之词分析一下,看看到底是谁的脑子不好使?谁的脑子不正常?

在中共看来,只有“听邪党的话”,言行符合它的思维意愿,“邪党叫干啥就干啥”,具备一个彻头彻尾的“党大脑”,做稳一个党奴才,才是头脑聪明,脑子好使的人,否则,就是脑子不好使的人,那就得受到中共的打杀。

在迫害法轮功时,中共恶毒直说法轮功学员“脑子不好使”、“脑子不正常”,主要是诬陷法轮功学员是“精神病”,找借口实施迫害阴谋。概括起来有三种情况。

将精神正常的法轮功学员摧残致精神失常

将精神正常的法轮功学员摧残致精神失常,然后诬陷法轮功学员“脑子不正常”,造成社会影响,借此抹黑法轮功。

安徽省阜南县段郢乡丁大庄村丁庆山,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于二零零二年春天,在阜南县政府上访时,被中共恶党绑架后并非法判刑一年。这位二十岁刚出头的小伙子,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在二零零五年失踪,至今仍杳无音讯。

杨宝春,河北邯郸市锦航绒布厂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杨宝春因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非法劳教两年。零二年冬天,他被邯郸劳教所恶警迫害致右腿截肢,成为终身残疾。后被劳教所恶警及恶医前后三次投进安康精神病院进行摧残。长期的迫害,使他的精神真的出现了问题。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日,当家人把杨宝春从精神病院接回时,发现他已经成了一个真正的精神病人,家人在万分的痛苦和无奈中,只好将杨宝春送入精神病院救治

以“精神病”的名义实施长期迫害

河北邯郸法轮功学员刘勇二零零一年六月被中共劫持在保定精神病院,被中共以“精神病”的名义迫害,时间长达十一年。刘勇在三十岁那年被邯郸恶人绑架保定精神病院迫害,每天强迫吃破坏中枢神经的药,恶医毫无顾忌对刘勇说:“我们知道你没病,我们这么做是迫于压力,不得不这样做。”为了让刘勇达到精神病的状态,医院强行给刘勇注射一些不明药物,在极度痛苦中,刘勇险些丧命。有时被折磨的只剩下一丝意识尚存,却凭着对“真、善、忍”信念,刘勇顽强的活了过来,还是一个正常人。十一年来,刘勇与世隔绝,无时不在盼望着走出精神病院,过正常人的生活。但医院主管医生要求必须单位来接人,可是邯钢集团炼铁部的责任人对此事视而不见。而刘勇的母亲,心里依旧充斥着邪党对法轮功的栽赃、诽谤的谎言,固执的认为儿子有“精神病”,在接受政府的“治疗”, 不愿意营救自己的儿子早日走出魔窟。刘勇出狱后又遭中共强制失踪。

以“脑子不好使”为借口,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虐杀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黎明时分,山东省蒙阴县“六一零”伙同该县公安局与沂南、沂水县的警匪,在临沂地区“六一零”的唆使下,蜂拥而至沂南县岸堤镇塘子村,将在家中的女法轮功学员刘淑芬(时三十九岁)劫持到蒙阴县看守所,企图逼迫她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出卖他人和交代所谓的“证据”,均被刘淑芬一口回绝,时任蒙阴县“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的恶徒类延成见一无所获,恼羞成怒,便密派恶警鲍西同、田烈刚等轮番用橡胶警棍等毒打折磨刘淑芬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刘淑芬被迫绝食抗议,却又遭到恶徒们十多次野蛮灌食迫害。不仅如此,丧心病狂的恶警们将她非法超期关押毒打致其昏迷后,恶徒怕罪行败露,便造谣说刘淑芬脑子有问题,将刘淑芬盖上破被子抬出了监室,秘密地强行做脑部手术将她杀害。

中共的谎言和暴力在泯灭人性

为了迫害法轮功,中共恶党不择手段,把精神正常的法轮功学员摧残致精神失常或谋杀掉,然后动用媒体等散布法轮功学员“脑子不好使、不正常”、“神经病”,极力对法轮功妖魔化抹黑诬陷,推脱罪责,并达到毒害世人的目的,中共居心何其恶毒!

我们知道,迫害发生前,在大陆亿万之众通过修炼法轮功,许许多多的绝症癌症不治之症人康复了,不少浪子回头了,毒瘾者都戒除了,得法者真心的按照大法法理时时处处做好人,好人好事层出不穷,使社会风气焕然一新,大众道德一度提升,真是可喜可幸可赞,官方调查发现法轮功祛病率在98%以上,调查得出的结论是“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面对民众喜爱法轮功的实事如此之多,官方的调查结果如此高调明朗化,如果谁在去执意找法轮功的不是,欲加之罪,这样的人不是脑残弱智,就是精神不正常。

如果元凶江泽民没有魔鬼头脑的话,它就不会发神经质般的说:法轮功讲真善忍,可以放心的打压;如果它没有精神分裂症的话,就不会歇斯底里的发出“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灭绝密令。

如果中共的媒体人还存有一丝人脑子的话,就不会趋炎附势炮制“天安门自焚伪案”、“1400例”等假新闻嫁祸法轮功,助纣为虐,欺骗全世界。

如果各级政府官员头脑正常的话,他们就不会说:现在是非常时期,对法轮功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也不会有如薄熙来这样狂吠“对法轮功给我往死里整”的利令智昏黑恶官员,也不会有如辽宁省王明玉这样坚持“只打只干不说”型的流氓官匪。

如果各级执法人员思维正常的话,他们就不会说:我们只讲政治,不讲法律,也不会诞生象王惠这样的“我不怕违法”的石家庄市裕华区法院副院长,也不会出现如顾处长这样的放出“什么法律?我说的就是法律!”狂言的上海市宝山区国保大队嚣张特务。

如果中共的军警、狱警、医生等不是狼性心肠、兽性头脑的话,它们当然就干不出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罪恶,至今还在藏着掖着掩盖着,死不承认自欺欺人。

十四年来,中共豢养的党政军警医等恶徒们象发了疯一般迫害法轮功学员,几乎动用举国之力参与迫害,将一百多种酷刑施加在这些善良的民众身上,仅害死的人员达几百万之多,还生生活摘了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

试想,正常的政府能干出这样祸国殃民的大恶吗?正常的司法能制造出遍地冤案命案吗?正常的国家会有活摘器官的惊天罪恶吗?中共恶徒们一边迫害虐杀法轮功学员,一边诬陷他们“脑子不好使”、“脑子不正常”,只有魔鬼疯子才会这么说,只有虎狼野兽才会这么做。

中共这种害人杀人手段并不仅仅针对法轮功学员,“被精神病”、“被自杀”的冤案惨案在全国到处都是。

山东临沂一名叫王琳芳的高中女生因转贴《临沂“八星级办公大楼”后面的累累白骨》而被警察抓进罗庄区公安分局审讯室,遭受了非人的折磨。这位年仅17岁的少女被扒光了吊在审讯室,全身打得没有一点好皮。身上被烟头烧了三、四十个洞,两只乳头都被烧焦了,其身上隐私部位也惨遭烟头严重烧伤。随后临沂市公安机关说王琳芳上吊自杀,私下匆匆火化。一位17岁的美丽的中学女生就这样被残酷地剥夺了生命。当有关媒体记者采访临沂市政法委书记李洪海,问及王琳芳的尸体经过法医检验了吗,李回答说:“疯子上吊自杀还检验什么?”

六十多年来,由于中共极端暴政治国和愚民化教育及党文化熏染,使国人自觉不自觉的形成一种惯性思维,只要中共一发动害人运动,不辨青红皂白就立刻站到中共这边,以能躲避受害为庆幸,有的人则助纣为虐,害人害己,事后还总觉着自己脑子好使。久之,将中共当局的政令作为衡量是非和走向人生坦途的标准,实际把自己酿成了一个具备党大脑、有党思维的党奴才、党犬儒、党愚民。

跟随中共作恶者的下场

可是,真正衡量人间是非正邪的并不是党政令,而是由普天之下的普世价值来决定的,“信仰自由,天赋人权”,是普天之下人人皆知的道理,逾越这种普世价值必定碰壁出丑。因为这个世界很大,听邪党的话,按邪党的政策害人,暂时在大陆兴风作浪,出了国门,就要受到正义的法律惩罚。

甘肃省委书记苏荣,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死心塌地执行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害人政策,致全省冤案遍地。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四日,苏荣在赞比亚访问期间被法轮功学员告上赞比亚高等法院,并被扣留等候传讯。十一月八日,苏荣因未能如期出庭被法轮功学员以“蔑视法庭罪”而告上刑事法庭。赞比亚有关方面下令禁止苏荣出境。十一月十三日 赞比亚警方发出通缉令,逮捕苏荣。面对自己所造下的恶果,苏荣只能落荒而逃,非常狼狈。

不只苏荣在国外被起诉,现在包括元凶江泽民在内,已有30多个中共高官在50多个国家地区被起诉,成了国际罪犯,这是人类二战以来最大的人权诉讼案。现在那些高官蜷缩在国内,惶惶不可终日,就算出国,除了走宾馆后门就是走垃圾道,出尽洋相,外国人可能纳闷:中共官员是不是精神不正常?否则,为什么不走正道偏要偷偷走后门、走垃圾道?

有人觉的自己脑子多好使啊,他是邪党员听邪党的话,他与中共保持一致,他跳出来昧着良心去迫害法轮功学员,不但有奖金荣誉美女,官位越做越大,可这种人刚享受了不长时间就从人间走了,有的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就匆匆走了,有的还莫名其妙的自杀了。

陈援朝,原海南省海口市中级法院刑一庭庭长,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二日,在全国首例非法审理法轮功学员的案件中,他担任审判长,非法判决四名法轮功学员二至十二年徒刑。陈因此获得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和最高法院的赏识,海口中院刑一庭被记集体二等功,陈援朝被记个人二等功。然而,恶有恶报。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八日,刚满五十一岁的陈援朝被确诊为肺癌,次年九月二日,在万箭穿心般的痛苦煎熬中离世。

广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支队长王广平(曾任广州市公安局610办副主任),亲手迫害法轮功学员,被其送洗脑班的有三千三百一十人次,破坏真相资料点七十八个,非法劳教三百九十五人,非法判刑十六人。受到上司表扬。二零一零年六月十日,他神秘倒地猝死。

山东沂南县公安局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孙立是个十足的流氓恶警,他曾经对很多法轮功学员无度行恶和无耻的性虐待,可以说是个双手沾满了法轮大法学员血泪的恶棍。他凭此恶绩被上司封了个不只是什么小官位,更加卖力残害善良。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九日,孙立在孟良崮得意洋洋的做完全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验”交流后,突然摔死在百米山谷中,警察们费尽周折才找到他的尸体,其状惨不忍睹。

山东沂水县国土局副局长武玉林,时五十二岁,头戴假发。在道托乡、国土局,经常诽谤诬蔑大法,毒害世人。因此得到了许多好处。后家中接连出事,老婆下岗,儿子待业,全家养鸡亏本欠贷款200万元。武玉林贪腐违法被刑拘。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一日他从跋山水库大水闸跳下,自杀身亡。

广州市委政法委副秘书长、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祁某生前分管内部安全保卫支队,即臭名昭著的国保,紧跟江派在广州迫害法轮功。二零一三年一月八日,祁晓林突自缢身亡,年仅五十五岁。

山东临沂市公安局兰山分局法制室主任晁德明,经常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三年四月九日,在临沂市驻地北城新区从十八楼跳下死亡。全国这样突然死亡的例子成千上万。尤其那些自杀的恶徒,害人时,脑子很会领会邪党的意图,最后为什么要去自杀?

害人者们匆匆走了,信奉无神论的中共邪党徒们也许能明白一个理:邪党上面还有天,还有佛法天理,邪党可以给你名利,却保不住你的命,邪党叫你害人杀人,脑子在好使,最后你还得还,不还,天理不容。所谓天理昭昭,善恶必报。

按说,面对那么多的恶报事例,中共恶徒应该清醒一些了,不过,还是有脑子尖滑的中共恶徒抱着侥幸心理在行恶叫嚣耍怪: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辽宁丹东市振兴区法院对沈阳法轮功学员陈新野、韩春龙非法开庭过程中,“法官”陶占华亵渎法律、大施淫威,蛮横指使法警将两名辩护律师赶出法庭,并说出“不合适就不合适,违法就违法,承担责任就承担责任,共产党不倒台,我就永远不会承担责任”等不理智言词。

可万恶中共早就被上天判了死刑: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贵州平塘县掌布风景区发现了一块历史久远的“藏字石”,巨石断面内,惊现六个排列整齐的六个大字“中國共產党亡”,而且“亡” 字特别大。,中国科学院著名地质学家等15人组成的考察团,前来实地考察后一致认为:该“藏字石”距今2.7 亿年,其字为天然形成,非人工雕凿,于是海内外各大媒体争相报导,“藏字石”即“亡共石”。

那这意味着什么?只要有人头上还长着中共的党大脑,还用党思维对待周围一切,还在执行党的邪恶政策害人,最后的结果是死路一条,做中共恶党陪葬。所以,那些还在与党保持一致害人者,如果你真的脑子好使的话,最好赶快去了解一下法轮功真相,清醒清醒头脑,做出正义的选择,否则,当大法的威严在人间全面展现时,你那奸诈、刁钻、卑鄙、无耻、贼滑的党大脑再怎么好使也只能报销!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