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看守所酷刑施虐 检察院官员纵容犯罪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锦州市看守所恶警对法轮功学员周玉祯、王彦秋和王林实施酷刑折磨,其中王林被电击、毒打后用手铐脚镣“定位”至今已长达四十天。王林家人前往锦州市检察院驻监监察处予以控告,可该处栾主任态度十分蛮横,说:“我们没有电棍,只有警棍,不服管教就得采取‘定位’措施。”中共司法官员不懂法律、践踏法律与人权的流氓本性毫不掩饰。

王林于十月十八日晚被劫持到锦州看守所,抵制迫害、不穿马甲,第二天就被看守所恶警王洪用电棍电击二、三十下,当时王林高喊:“警察打人了!法轮大法好!”之后恶警王洪指使恶犯对王林大打出手,王林当即被打昏。待王林苏醒后,这些恶警恶犯就将他铐在走廊里,直到晚上八点半,不许王林上厕所。

中共酷刑示意图:铐在床上(也称“燕儿飞”)
中共酷刑示意图:铐在床上

接下来,看守所恶警给王林“定位”,即用手铐、脚镣固定住,使其不能翻身、移动,不允许他洗漱、不让上厕所,至今已长达四十天。这期间恶警逼迫犯人用塑料袋给王林接大小便,对王林人身进行极大侮辱,并给他身体造成严重伤害。由于长时间不让洗漱,王林现在蓬头垢面,头发都打绺了,都竖起来了,见到他的人形容他的头发犹如“刺猬”的毛刺。这就是中共媒体标榜的“法制”下的看守所!

“上大挂”酷刑
“上大挂”酷刑

在锦州市看守所,周玉祯和王彦秋曾被他们用“上大挂”等手段迫害,周玉祯现在血压高、血象高,王彦秋身有高血压,患子宫肌瘤,现在又严重贫血。她们面临被邪党恶徒操控法院非法庭审。

周玉祯、王彦秋二位法轮功学员是在七月二十三日傍晚,在锦州市儿童公园南门向民众散发神韵光盘时,被古塔区恶警杨铁利、张政、王锦辉和王旭发现(他们穿着便衣),遭这四名恶警与随即赶来的市邪教支队恶警绑架、劫持到锦州市看守所。王林十月十八日晚被锦州市古塔区公安分局和敬业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抄家。

十月十五日(周二)上午,周玉祯的律师来锦州,去看守所见到了周玉祯,才得知对她们的诬陷案子已到了古塔区检察院公诉科。律师来到了检察院,见到了公诉人温震宇(男,四十多岁),看到了卷宗。这之前,律师曾几次给锦州市公安局“610”李嵋珊等人打电话,询问情况,但李嵋珊等人要求律师配合他们,被律师拒绝后,这些恶警不通知律师“案情”的进展,欲秘密开庭。

十一月四日晚,王彦秋的北京律师到达锦州,第二天(五日)上午,律师去辽宁锦州市看守所见到了王彦秋,只见王彦秋脸色铁青(严重贫血),勉强支撑,身体状况十分令人担忧。当天下午律师带着王彦秋的姐姐到了古塔法院,见到了受理此案的法官潘莉莉(女,三十多岁)。律师向法官陈述了王彦秋的身体状况,潘莉莉法官说如果市看守所能够出示王彦秋确实有病的病历,她可以延缓开庭或为王彦秋办理保外就医。十一月六日,王彦秋的姐姐来到市看守所,请求看守所为妹妹看病,看守所邪党书记称王彦秋的病不严重,说:“比她病重的都没上医院,找法院去吧!”

十一月二十五日,周玉祯的北京律师前去锦州看守所会见周玉祯,看守所管教称周玉祯不见律师,律师说不可能,因为几天前周玉祯还委托从看守所出来的人找她家里人与律师联系,让律师来一趟,她怎么会不见律师呢?莫非周玉祯病情严重,看守所恶警害怕律师走漏了风声才谎称周玉祯本人不见律师?

中共执政六十多年,利用各种运动杀害八千万中国同胞,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必遭天谴。在此呼吁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退出它的党团队组织,远离恶党,待天灭中共时,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