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揭露邪恶 恶警逃窜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和大法徒遭到邪党全面的迫害,作为大法弟子,为了维护大法的清白,让人明白真相,我毅然去北京上访。后来在邪恶的迫害中,经历了五次非法拘留、一次非法劳教,一次非法判刑九年。

二零零五年十月,我被单独关在严管监区,在恶警不准睡觉、高压、巧言诱惑、车轮战胁迫之下,走了弯路,当时的感觉真是生不如死。在这种情况下,师父并没有放弃我,安排同修来帮助我。半个月之后,我写了严正声明,交给了主管警察,当时他看了严正声明之后,什么话也没说,就叫我回去了。过了几天,警察告诉我,省监狱管理局要来验收,叫我不要乱说话,要按他们要求的说。

当来人问我坐牢有什么感受时,我说,“这几年都是被迫害的。”当时我脑子一下就像炸开了,就觉得邪恶在一瞬间灰飞烟灭,表现上是警察四散跑开,摄像机也马上拿走了。后来,在送我回监区的路上,送我的警察都替我担心,怕他们报复我。我说没事,我有师父保护,结果真的没事。从那时起,警察也很少找我,环境反而宽松了。

在监狱,刚开始的时候,虽然我能背的法很少,但是我依然每天都坚持着。后来陆续接触到其他同修后,又得到了一些师父不同时期发表的经文和诗词。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师父在《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当时因为同修都要传看,而每个大法弟子又都有恶警安排的包夹监视着,所以我只能抽晚上的时间,在别人都睡觉的时候,自己在半夜之后开始背法,这一篇讲法我整整背了一个月才背下来,但当时的提高却是突飞猛進的!

二零一一年冤狱期满回家,在师父的看护和同修的帮助下,生活也逐渐平稳了,三件事也在做,但是却发现自己不那么精進了,学法也时有懈怠,可自己却一直找不着原因。在学习了师父在《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之后,才明白是环境宽松了,人心上来了,想过悠闲的日子。而且,邪恶就利用人的亲情、求安逸之心和表面还没去掉的人心和观念,往下拉人,从而达到毁掉大法弟子的目地。师父不承认邪恶旧势力的安排,作为大法弟子,我也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决心从新精進起来,做好三件事。

个人体会,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