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释放戴美霞 鄂赣两地民众继续声援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一日】(明慧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法轮功学员戴美霞,今年三月被黄梅县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后,上诉到黄冈市中级法院;黄冈中院于八月份驳回原判,但戴美霞至今仍未被释放。戴美霞原籍及居住地的湖北、江西两地民众,从二零一三年三月份起签名、按手印,呼吁立即无罪释放戴美霞,目前已累计三千多人。

湖北黄梅县籍法轮功学员戴美霞,被迫到一江之隔的江西省九江市谋生已十多年。二零一二年五月十日,她竟在家门口被黄梅县国保警察绑架、劫持到武汉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即湖北省洗脑班)迫害了两个月左右。

在洗脑班,湖北省黄冈市“610”、湖北省武穴“610”、黄梅县国保大队的恶警、恶徒及无良医生们用毒打、不许吃喝拉撒、野蛮灌食及强行注射不明药物等手段迫害她,逼她写“保证书”、“决裂书”、说出认识的法轮功学员的名字。戴美霞一度被折磨的生命垂危。

中共党徒的行径与言语如同魔鬼,在洗脑班,恶警胡某这样威胁戴美霞:“来我这里必须写‘决裂书’,真假我不管,写完再说,如果不写我要折磨你生不如死,自己没穿衣服都在外面到处跑,不信你就试试看。”恶警黄伟则对着戴美霞叫嚣:“把你所知道的事和人赶快说出来呀!这里的人对你够好的,依我的脾气要把你肉一块块割。”

戴美霞被迫违心写下所谓“决裂书”,但邪党“610”、公检法人员并没有放过她。二零一二年七月,黄梅县警察把戴美霞劫持到黄梅县看守所进行非法关押。三月二十五日,黄梅县公、检、法机构合谋对戴美霞进行非法开庭。北京、广州两位律师出庭为戴美霞作无罪辩护。信仰“真善忍”竟遭“庭审”,岂是天理能容?参与非法庭审的一“法官”当庭突然昏迷倒地。然而对这个上天的警示,不信神的中共人员置若罔闻,仍一意孤行的非法判戴美霞五年徒刑。

五月十三日,戴美霞委托律师上诉到黄冈市中级法院。八月二十六日,律师接到黄冈市中级法院裁定书,内容是:黄梅县法院程序违法,撤销对戴美霞的刑事判决书,要黄梅县法院重新审理。

戴美霞的遭遇被曝光后,湖北省黄梅县、江西九江市两地民众纷纷声援戴美霞,二零一三年三月份,黄梅县近三百名民众签名按手印,联名要求法官主持正义,无罪释放戴美霞;至七月份,又有一千八百六十一名黄梅县民众签名、按手印要求释放戴美霞;至十一月,湖北两百三十七位民众、江西三百七十三位名民众签名、按手印要求释放戴美霞;近日,又有湖北三百零四位民众、江西两百四十位民众加入签名,呼吁立即无罪释放戴美霞女士。至今,鄂赣两省民众签名、按手印呼吁立即无罪释放戴美霞已累计达三千多人。

上天的警示

据悉,黄梅县法院要开庭重审戴美霞,黄梅县公安局也特为此事开会。看来黄梅县公检法相关人员,仍执迷不悟,还欲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卖命。以下是黄梅县参与迫害者遭恶报的案例,这是神佛对迫害者的警示:

▼刘涛,黄梅县电力局书记;桂国乔,黄梅县电力局局长;两人积极迫害该局职工、法轮功学员占南征,将他劫持到看守所、出资将他关入洗脑班迫害,迫使其下岗,扣发退休金。两人不听真相,扬言不怕报应。二零零八年二月,刘涛、桂国乔开车去武昌为其前任送礼,途中遭车祸,桂国乔脑壳当场撞掉,刘涛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两人都才四十岁左右。

▼陈云岳,黄梅县国保副大队长,一九九九年九月安排其妻开车拦截法轮功学员赴京上访,致其妻后来得重病开刀三次,一直卧床不起。

▼桂昌新,分路中学校长,二零零零年将本校当教师的法轮功学员杨盛松陷害到看守所非法关押。结果桂昌新很快就遭到报应,晚上出去嫖娼,半夜回校翻越围墙摔成重伤,后在极度痛苦中惨死。

▼胡子西,小池新河村民兵连长,主动撕法轮功学员粘贴的大法资料,积极配合镇派出所绑架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死于车祸。

▼黄成杰,五十岁,小池镇派出所副所长,外号黄黑皮,参与历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动,后患肺癌,在极度痛苦中死去。

▼张少明,四十余岁,小池派出所警察,凡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都少不了他,后以喝酒过量形式而死。

▼陈明,小池镇派出所所长,积极带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后被双规。

▼胡美玲,女,四十余岁,小池镇派出所指导员,几乎凌辱过所有小池镇法轮功女学员,后被降为普警。

▼张克昌,五十岁,蔡山镇居民,积极参与监视、诬陷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其妻、儿俱死,自己也被车撞成重伤。

▼殷小峰,蔡山镇恶警,曾将法轮功学员王水姣打得血肉模糊。殷小峰曾遭雷击,还不醒悟,后被开除警籍。

古往今来,迫害正信的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奉劝还在作恶的中共打手们赶快醒悟,抓住剩下不多的时间,弥补自己的过错,不要演成生命的悲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