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讲真相 跟上正法進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一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高雄学员,二零一一年十月得法。在正法的最后时期,能够搭上末班车,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特别是今天,能够如此荣幸,站在这无比庄严殊胜的讲台上,向师父和各位同修汇报得法两年来的修炼心得,感谢师父将我从俗世中唤醒,带我回家。

寻觅多年方得大法

我生长在一个宗教家族,大姑十八岁出家,奶奶也在晚年出家,小时候常常往寺庙里跑,从小就相信神佛的存在。

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感到人生就象苦海。要逃离苦海,唯一的路便是修炼。为了脱离轮回之苦,我苦苦寻觅,走遍了释教、儒教和道教,修过许多法门,却始终不得正法。末法之时,宗教中已经找不到实质的法可修了。就在绝望之际,在同修的引导下,终于喜得大法,踏上真正返本归真之路。上完九天班,我就象脱胎换骨一样,不只是身体的变化,更让我激动的是,我从小到大对生命无数的疑惑一扫而空,慈悲的师父为我解答了所有的疑惑。

师父梦中点化

得法后,师父多次在梦境中点化我。我连续做了三个有关连的梦。第一个梦境是,在大海中有一艘船开到了岸边,很多同修都上了船,轮到我时,同修说:快!跳上来啊!当时我心中迟疑了一下,怕跳不准,掉到海里去。结果,船一下就开走了,我当场哭了出来。

第二个梦境又是坐船,心里想这一次动作一定要快一点,梦中我骑着一辆机车,因为到岸边要经过几个台阶,心里很着急,所以骑着车就直接冲上了台阶,到达岸边时,没有等我上去,船竟然又开走了。

后来我看了师尊在法中说到:“当然了我现在做的这件事情,如果有新学员得法,那他很可能就是下一批得法的骨干、精英。”[1]当我看到“下一批”时,我心里有个强烈的念头:我不要当下一批的,我这次就要跟师父回家。

于是我又做了第三个梦:梦中我看到一艘非常大的船,这一次我是到船上找工作,这艘大船有很多层楼,于是我就坐电梯上去,电梯门打开后,眼中的景象让我太惊叹了,哇!好多人喔!各国的人种几乎都有,他们都穿着很高级的工作服,样式都一样,但颜色是依人种而定。女孩子穿的是丝质的套装和高跟鞋,身材都很修长。每个人看上去都很年轻,气质非凡。不过,他们好像都很忙碌的样子,走来走去。相形之下,梦中的我穿的寒酸,感觉好像和他们搭不上。后来我陆续看了各地讲法,了解到:原来要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就要做好三件事,于是师尊在梦中点化我,要我上法船工作,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

参与景点讲真相

由于师尊的慈悲点化和通过大量的学法,我决定做好三件事。师父说:“以前我跟大家讲过了,现代的中国人都是历史上各个民族的王、各个时期的王,在宇宙中从天上下来的层次很高的那些王,都转生到中国去了。他的得救会使他所代表的背后那些无量无计的众生得救。”[2]

于是,我决定选择去景点讲真相。不久,我和同修一起去了西子湾讲真相,看到那么多大陆众生来来往往,我却不敢开口,只是傻傻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后来又有同修带我去六合夜市讲真相,看到那么多同修急迫救人的心,我的心也开始动了。通过不断的学法,怕心也渐渐小了,慢慢的我也敢开口讲真相了,在面对面的讲真相过程中,众生的反应往往是两极的,有的好象就是在等你替他办三退,充满和善;有的脸上尽是冷漠和不耐烦,对真相充耳不闻,甚至有大声咆哮的。

渐渐的,我发现,只要用纯正的眼神,充满善意的言语和慈悲的祝福,众生的冷漠和戒心溶化了,有缘和善良的人就会被救度。当然,还有一大部份人是不听真相又充满敌意的,他们受邪党毒害六十多年了,精神和人格都受到严重的摧残和压迫,每念及此,我内心的怜悯和慈悲油然而生,向他们真诚的表示欢迎到台湾来,多了解法轮功真相,真心的希望他们在下一站还有选择三退的机缘,为自己的生命选择美好平安的未来。

刚参与讲真相时,有一次,遇到一位大陆来的年轻人,和他讲真相他却爱理不理的,他不太友善的问我是不是日本人,因为感觉我像日本人,我说我是台湾人。他一边喝饮料、一边抽烟,我还是耐心的和他讲真相,我告诉他共产党杀害我们八千万同胞,做恶多端,三退保平安。我一直提醒自己,一定要心不动、不要在意他的态度,心中怀着纯净的救人念头,只想着要他得救,他最后竟然点点头答应退了。事后我回想,为什么他的态度很不友好可是后来却退了呢?晚上刚要睡觉,一个念头打進来,因为中国人对日本人的南京大屠杀很痛恨,日本人杀了三十万中国人,可是中共杀的更多,杀了八千万中国人,真相他听進去了。而且当时我要救他的心很纯,所以这个众生得救了。

有一次我在消业,鼻水不停的流。我想如果这样去景点的话怎么和众生讲真相啊?可是不去心中又不安,还是赶去了。到了景点,鼻水竟然神奇的止住了。

我家住在旗津,每天早上炼五套功法,下午学两小时的各地讲法,傍晚我便骑着机车、坐船赶到六合夜市讲真相。晚上九点多,讲完真相、收好展板后,我们又一起到同修家学一讲《转法轮》。虽然回家的时候已经三更半夜了,可是,内心总是感到莫名的宁静和充实。

几乎每一天我都固定着这样的修炼方式,溶于法中,沐浴在师尊浩荡的佛恩中,真是幸福无比。看到那些众生明白真相后的喜悦和激动,我内心深处那种救人的使命感越来越急迫。如果一天不去景点讲真相,我就很心虚,感到对不起师父、对不起众生。

我的变化开始让家人越来越不理解,有一次,我要出门的时候,妈妈很不高兴,甚至讲一些对大法不敬的话。我听了很难过,觉的自己没做好。可是,我想不管怎样,什么也阻挡不了我到景点去救人,这是我的使命,是全宇宙最神圣的事情。于是,我毅然踏出家门,继续骑着机车、坐着渡轮,赶到景点讲真相。

第二天,我从楼上下来,看到妈妈在听师父讲法,我感到有点惊讶,怎么和昨天判若两人啊?妈妈告诉我,爸爸昨晚在半梦半醒时看到师父从窗外進来为他治病,我爸爸身体一直不好。我听了心中感动的不知该说什么……师父,您为我们、为众生承受了许多许多,今天,还要帮着弟子圆容家里的常人。师父,您太辛苦了!

看着声音沙哑的妈妈,我说:你知道为什么喉咙沙哑了吗?因为你昨天讲了对大法不敬的话,妈妈赶快跟师父说对不起,结果喉咙神奇的好了。

香港讲真相

在讲真相过程中,我发现只要到过香港看过真相资料的众生,三退机率都很高。我认识到:香港是中共邪党的土地,是中共的南大门,那里大法弟子少,到香港真相点讲真相更重要,因为它是正邪大战的主战场。于是我开始参与香港讲真相。

从二零一二年六月至今,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已经陆续去了十次香港讲真相。每一次香港行,都让我在各方面有所提升。有时候,和同宿舍的同修也会发生小磨擦,由此让我学会了向内找。其中让我感受最深的是去年十月中旬那一次,我支援的是红磡真相点,由于红磡邪恶猖獗,所以二十四小时都有同修守着,那天晚上和同修们一起在红磡学法,突然邪恶大量的聚集过来,接着在我们周围地上贴满诬蔑师父、诬蔑大法的布条,把我们围在中间,还嚣张的放话要我们踏着写有师父名字的布条才能走出去,简直无法无天。

由于邪恶都讲广东话,我们台湾同修只能发正念,几位香港同修一直站着和邪恶对峙,要警察主持公道,而警察却无能的默不吭声,此时邪恶的鬼叫声和香港同修护师护法的正义之声划破了香港的黑夜,回荡在宇宙之中,我相信此刻宇宙的众神都在看着这一场正邪的交战。香港同修一直从晚上十一点站着和邪恶对峙到凌晨五点,当车站的人潮渐多后,邪恶才不甘愿的拆掉一块布条,让我们走出来。

有一天晚上,我和一位香港同修值班,没有熬过夜的我眼皮越来越重,撑不住了,到最后把地上的纸板拿起来当棉被倒头就睡。凌晨四点冻到醒来,空旷的街头找不到一处遮风的地方,独自一个人站在异国他乡的街头徘徊,又饿又冷,看起来就像是落魄的流浪汉,可是心中却是异常温暖,因为我在兑现我的誓约。

相隔一个多月,我又去了香港。在十一月二十五日的香港遊行时,有一位同修感慨的说:香港邪恶如此嚣张,台湾应该多一点人来香港支援。我听了之后,心里好难过。

师父说:“当别人攻击大法的时候,你要觉的不是在攻击你,那你就不是大法中的一员。为什么北京有那么多人去中南海国务院上访呢?他们觉的天津的事件是在对他们一样,他们觉的警察抓我们大法弟子,就等于好象是在抓自己。”[3]

我们曾经与师尊立下誓约,为了救度宇宙众生,层层下走。当年那十万英勇善战的岳家军、忠肝义胆的豪情壮志,可如今,却还有很多人迷在人世间,或是被名利情所困惑,还没有走出来……

我们地区的香港联络人很忙,他不仅要负责协调当地同修到香港讲真相,还要负责南区六县市香港的报名工作,为了帮助更多同修到香港讲真相,最近我承接了当地的香港报名联络人。我很荣幸能够有这样的机会为大家服务,谢谢师父的安排!

十月中我和五位同修又踏上了香港之行,这是我得法两年来第十次到香港证实法。每一次去香港都感到提升很多,这一次在香港,我有时一天可以劝退一百多位众生。由于香港同修长期的努力,香港导游对法轮功的印象是正面没有敌意的,甚至说:你赶快把他们都退了吧! 由于导游不阻挡游客听真相,很多明白的众生也都敢表态了,我支援的那个点平常没有台湾同修支援的时候,就只有一个香港同修在讲真相,众生很多的时候,一天可以劝退两百多个人,我举目望去香港遍地都是中国人,十几亿的中国人三退人数只有一亿多,心想如果大淘汰来的时候,那些没有抹去兽印的众生,那遍地的尸骨,到时候我们怎么跟师尊交代?!又如何面对众生、如何看待自己呢?想到这里,我心里一直很着急,也一直想着要怎么唤醒同修到香港支援!!

师父说:“现在大陆的旅游团越来越多,这就是安排人换个环境听真相。其实真相点那里才是第一线,讲真相的第一线。”[4]也在此呼吁所有同修走出来,抓紧最后的时间多救人。

我得法晚,希望能加紧脚步跟上正法進程。做的还很不足,在神的路上我还要再精進,不负师恩、不负众生所托。

以上是我修炼两年来的体会,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各位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二零一三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