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于溟再次被绑架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沈阳今年四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于溟,九月二十四日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至今,他的家人委托北京律师六次到看守所会见,均被看守所拒绝。据了解,现在于溟被强制戴着手铐、脚镣关在大铁笼子里,被迫害的不吃、不喝,而且还遭到了手指钉竹签的酷刑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于溟虽然年轻,但事业有成,拥有一家上百员工、生意兴隆的中型服装企业。修炼法轮功后,在生活中以及生意场上,时时按照法轮功所要求的“真、善、忍”的理念来修正自己的行为,追求更高的做人标准。还协助继母办了一家慈善机构,无偿收留孤寡老人、无家可归的儿童以及残障人士,帮助他们解决吃住问题,在当地深受好评。可是,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动用整部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学员之后,他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三次被非法劳教,曾在北京劳教所、团河劳教所、马三家劳教所遭到非人迫害。

下面他是第四次被绑架的经历。

于溟为帮助妻子的外甥筹备婚礼,提前来到了大姨姐家——锦州市北镇市沟帮子镇姚屯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晚,突然从门外进来一个人,四十多岁,平头,背个斜挎包,满身酒气,走路摇摇晃晃的,进屋就把挂在门框上的车钥匙抢在手里。

大姨姐以为是劫匪闯进了屋,姐夫站起身问:你是干什么的?那人说:我是警察。姐夫又说:你说你是警察把你的证件拿出来看看。那人不但没拿,反而走到姐夫面前,突然拿出一瓶类似“催泪剂”的液状物向姐夫眼睛猛喷过去,顿时姐夫什么也看不见了,屋子里的人被呛的呼吸困难。这时从外面又冲进来七、八个人,不由分说,强行将姐夫按跪在地。

当时于溟一直在炕上坐着,恶警随即将于溟戴上反铐,而且勒的很紧。于溟要求穿上裤子,铐子松点,恶警邪恶的说:不许穿上衣,不允穿裤子。于溟最后连鞋都没让穿,只穿着背心和短裤被劫持上了警车。恶警同时把于溟的车也抢走。

大姨姐光着脚追到屋外,大声斥责警察:共产党是土匪呀?你说你们是警察为什么不敢亮证?而且都穿着便衣?周围闻声而来的民众也都强烈要求恶警们拿出证件,他们一直不理会这些,自始至终不断的威胁、恐吓姐姐:你们是窝藏,是包庇。还扬言要将大姨姐一起绑架。

家里一岁多的孩子目睹了恶警的整个行凶过程,一直吓的躲在墙角哭。恶警行凶,造成孩子眼睛流泪呛的呼吸受阻,一个多月时间总是在熟睡中惊醒。现在大人一提起此事,他嘴里还一遍一遍的重复:“傻警察,坏警察”。

姐夫被恶警们的暴力行凶,导致腰疼至今干不了活,眼睛怕见光,视力下降,几十头牛没有人喂,几十只大鹅丢的没有踪影。这些是他们唯一的生活来源。

于溟八月三十日走脱,九月二十四日再次遭到绑架。走脱期间,恶警天天去他母亲家骚扰,不断恐吓、威胁、诈骗(知道在哪告诉我们不会抓他),最后导致于溟八十多岁的父亲血压升高住院;母亲因病住院(沈阳202医院)现已一个多月,于溟的哥哥、姐姐说:为了让母亲能多活几天,所以至今都没告诉母亲于溟被再次绑架的消息。

妻子和女儿在美国旅游期间,得知于溟被恶警绑架,被迫流离海外,女儿被迫辍学,母女有家难回,举目无亲,而且身无分文(原本打算回来参加外甥的婚礼,身上的钱都买了礼物)。

九月一日开学后,孩子迟迟没有上学,老师把电话打到于溟的手机上,接电话的是绑架于溟的恶警,他对老师吼:以后别打了,于溟犯法被抓起来了。老师说:今年暑假期间学校搞的“爱心活动”的经费,都是这位学生的父亲拿的,这么好的人,怎么能犯法了呢?老师不知道这位父亲是位法轮功学员,也不知道就因为他学法轮功做好人会遭绑架。

于溟再次遭绑架,身上带的几张银行卡和数千元现金,被警察无理扣押,家属去要,只把绑架时于溟穿的衣服扔给家属,衣服上满是血迹和破损的口子。

据知情者讲:对于于溟的情况,关押不得超过三十七天,而不法警察为了达到“未定罪”期间能继续关押,不断的更换罪名:第一次定的是颠覆政权罪;第二次不详;第三次又改为邪教组织干扰法律实施。

闻听于溟所遭遇的迫害,他的亲人们,肝肠寸断,欲哭无泪,欲诉无门……

参与迫害单位及个人:

沈阳市公安局
沈河分局
锦州北镇沟帮子镇派出所警察
沈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

沈阳市公安局局长 许文有
沈阳市公安局沈河国保大队队长 张彦 手机:13840229338
沈河分局警察 王文胜 手机:13998131321

八月二十九日绑架于溟时的车牌号 辽O A0287 辽G 68341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