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重庆的经济迫害

——重庆风云二十年(18)

更新时间: 2019年06月22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三日】(接上文

第十二章 经济迫害

重庆市“610”迫害高新区石桥铺法轮功学员刘虹每,致使她与人合开的公司陷入巨亏关门。此外,刘虹每在二零零七年的家庭财产案子中,法院判给她几十万人民币,但重庆“610”命令法院不得执行,法官无奈,刘虹每现在被迫四处借债,生活非常艰难。——这是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的十四年里,经济迫害的一例。

“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命令。当下,中共党官员腐败贪婪成性,无官不贪,世人尽知。于是,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中,经济上的掠夺就成了这群善良修炼人的又一项深重灾难。

对法轮功学员的经济掠夺具体数据目前无法完整统计,以下是从明慧网上收集到的157位重庆法轮功学员所受经济迫害部分情况。如果重庆先后有一万名法轮功学员遭遇过恶党的各种迫害,那么,下面统计的数据只占总数的1.57%。

事实上,几乎每一位遭遇过中共骚扰、绑架等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处以了各种名目的“罚款”、“保证金”、甚至是明目张扬的抢夺;有的被开除工职、降职、降薪、停薪;有的私企营主因此而工厂倒闭……上千人因为遭受冤狱、流离失所等迫害,导致无法正常挣钱养家糊口,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和伤害是无法估量的。

希望这个不完整的冰山一角的数据,让人能从另一角度认识这场中共导演的邪恶迫害。

一、潼南县

1.吴秀章,女,七十多岁,住潼南小渡镇寿桥乡四村,农民,被敲诈五千元,并被强迫“请”党官们吃喝。

2.唐德良,男,三十九岁,住潼南古溪镇慧光乡农村,农民,遭敲诈所谓的保证金八百元。

3.张世伟,男,三十五岁,住潼南古溪镇,潼南古溪中学教师,被敲诈七千元。

4.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七日,付汝环、付汝芬、张胜群去北京上访被劫持回潼南,国安大队长张良首先就是叫人搜她们身上的钱,搜走付汝环一百元,又在付汝芬身上搜走一百元,直嚷:太少了!

5.二零零三年三月一日,潼南县寿桥乡法轮功学员张胜群被绑架到潼南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五个多月,被勒索现金三千多元。由于几年来已多次被敲诈。家里经济相当困难,张家人就只拿出四百元,余下的钱打了欠条。而拿到收据时,一看,关押的五个多月,竟变成了只关了十五天,不知道恶人们在掩盖什么。

6.郑凤英,女,五十几岁,潼南县寿桥二村三社人。二零零一年的一天,正忙着办她丈夫生日的事,恶人将她骗到乡政府,谎称问她几句话。当时她还只穿着短裤,就说换一下再去,恶人都不准。就这样,一去就被绑架到了潼南非法关押,并被敲诈了三千三百元钱。

7.一潼南法轮功学员的自述:二零零三年九月底,一天晚上十二点左右,国保大队长张良带了五、六个恶警闯入我家抄家,但没找到一张资料,也不见我丈夫,就把我铐上手铐戴到了公安局。第二天他们又把我带到拘留所。我家里人打电话要人,张良却厚着脸皮说:“半夜三更的,让兄弟们白忙活呀,我怎么向他们交待嘛?”后来我家里人就给他送去两千元现金。过了一个月后张良又打电话给我家里人说,我的丈夫还麻烦大得很,说不清楚就要送劳教,有好几个人都说他送资料,还提供现金,再给多少钱都不行。我听了很生气,他说的指证我丈夫的人的名字我一个也不认识,我要去告他,我家里人急了,不让我去告。又打电话问到底要多少钱,张良说要三千元,约在洗脚城见面,勒索的钱财就这样都落入了张良之手。之后的六年来,还有多少次不断的骚扰。

8.二零零零年七月十日,重庆潼南法轮功学员王治安,男,时年六十八岁,在炼功点上集体学法时,潼南国安大队队长张良突然派了几个恶警,将他和另六名学员抓走,并且抢走《转法轮》书十余本。还叫村干部拿两千元钱来取人,但一个村干部也没有来,张良就直接把他们送到拘留所。张良在王治安女儿面前骗取钱财一千元后 ,在七月二十七日把他放出。张嫌不足,又叫一法轮功学员之女办了两桌招待,花去现金五百元。

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深夜,张良又把王治安绑架走,并抄了他的家,还用手枪对准他儿媳,把他家的门打烂两扇,强行把他绑架到派出所。当天王治安女儿想要救出自己的父亲,又办了两桌的招待,可是一点作用也没有,相反的还是把王治安直接送到看守所了。张良还说:“你这下升级了。”于是他又在其女儿面前刁难,说:“这下你拿多少钱也取不出来你老汉(爸)了。”王治安女儿听了很着急,就到处跑关系,先后又办了几次招待(包括公检法),花去人民币两千元。但还是一点作用也没起到,其父在看守所被关了八个多月时间,最后被劫持至西山坪劳教所劳教。

9.李伟,潼南县人,曾就读于渝州大学,后上访被开除学籍,一九九九年被潼南县看守所折磨出病了,家里花了六千元钱将他保释出来的,出来后身体极度虚弱。这对于一个贫困山村的农村学子的家庭无疑是雪上加霜。

10.付汝芬,女,住潼南小渡镇寿桥乡二村三组,乡村医生,曾两次被绑架,与其姐付汝贤共被敲诈一万一百五十元。

11.张国珍,女,住潼南小渡镇寿桥乡一村一组,乡村医生,遭敲诈五百元。(后被迫害致死)

12.周健,男,原潼南土产公司职工九六年开始修大法。从九九年七二零,遭到潼南国安警察张良四次绑架,共被警察勒索敲诈三万多元。(后被迫害致死)

13.匡中根,男,六十七岁,重庆潼南县新华乡苦竹村村民。二零零零年四月被当地乡政府派出所非法抓送县拘留所,关押四十五天,勒索一千五百元。

14.周丽君,女,三十多岁,潼南县家庭妇女,被拘留、勒索三千元。

15.王平生,男,六十三岁,云阳县教师进修学校职工,二零零一年王平生被关押四十多天,勒索一万元。

16.谭芳,女,住潼南工业局院,潼南丝一厂下岗职工,其夫受株连而被降职,至少三次被绑架,被敲诈三千元。

17.齐晓华,女,五十多岁,住潼南县城新生巷十六号,潼南丝一厂下岗职工,丈夫在潼南检察院工作。她二次被绑架,被敲诈两千八百九十元。

18.刘桂英,女,四十多岁,住潼南县城川剧团背后,丈夫是潼南建筑商。其二次被绑架,被敲诈两万多元。

19.张淑碧,女,六十多岁,住潼南梓潼镇新生巷十六号五楼一号,退休干部。其二次被绑架,被敲诈保证金三千元,扣工资至少两千五百元以上。

20.张兴超,女,六十四岁,户口在潼南县正兴街派出所,原潼南卧佛镇政府人大副主席,现退休。她三次被绑架,共被敲诈一万一千一百元。

21.张华,女,四十多岁,住潼南农机公司,潼南农机公司下岗职工,二零零零年三月被绑架并敲诈两千七百元。

22.陈林祥,女,住潼南实验小学,潼南实验小学退休教师,至少二次被绑架、被敲诈一千两百元。

23.邹丽娟,女,住潼南川剧团后面,自由职业,曾做过玉米生意。邹丽娟至少二次被绑架,被敲诈三千元。

24.付汝芳,女,住潼南疾控中心检验科主管检验师,至少六次遭绑架,修炼法轮大法前疾病缠身向国家报销药费,修炼后身心健康了,十七年为国家至少节省数万元医疗费,却反遭中共恶警一伙敲诈钱财和被单位克扣工资总计约达十多万元。(不包括单位所交遣送费六千元、所谓药费两千多元)

25.简小华,女,二十九岁,住潼南瓦厂湾十七号,成都电子科大专科,打工为业,至少二次遭绑架,被敲诈九百元。

26.张凤英,女,住潼南涪江河对面桂林坝喜布村,潼南梓潼镇退休老师,至少二次被绑架,与其夫黄化陆、女儿黄迎春三人共被敲诈八千元。

27.张银莲,女,四十多,住潼南桂林坝涪江河对面喜布村,农民,至少二次遭绑架,被敲诈两万元。

28.谭昌容,女,五十多岁,住潼南太安镇前进乡韦家村二组,丈夫早逝,经营个体缝纫店,曾四次被绑架,被敲诈至少五百五十元。

29.陈庆,女,三十多岁,大学本科,潼南太安中学骨干英语教师,四次遭绑架,被敲诈四千五百元,克扣工资至少三千元。

30.李显朝,男,三十多岁,户口在潼南塘坝镇东南街19-113号,重庆西南师大本科,九六年读大学前是塘坝镇蓝天希望小学教师,至少四次被绑架,受敲诈至少一千元。

31.王玉君,女,六十多岁,住潼南塘坝镇东南街,家庭妇女,被敲诈一万两千元。

32.王建国,男,住潼南县小渡镇四村二组,七.二零前在重庆打工,遭敲诈九百元。(现已被迫害致死)

33.李兰英,女,住潼南县城丝一厂,潼南丝一厂下岗职工,被敲诈一千元。

二、长寿区

1.二零零五年六月三十日晚十一点左右,重庆长寿国安局、公安局、各派出所全面偷袭、非法搜查了法轮功学员的家,有的乡村因偏远甚至被搜查到凌晨三点多钟。抢走法轮功学员程建波家电脑两台、打印机一台、复印机一台及很多资料和备用物资、三部手机。二零零五年七月一日,川维厂法轮功学员王改芝夫妇也遭绑架,被抢走了电脑、复印机、塑封机、备用物资、大法书籍和资料。

这两起绑架抢走的物品价值几万元。这些钱有的是农村法轮功学员在非常艰难的情况下凑的,有的是种点蔬菜、有的是春季把自家的牛带出去给别人耕地换来的、有的是捡破烂废品卖的钱……

2.孔繁会,女,农民, 九九年十月七日,她是长寿第一个最先到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陆续敲诈现金共一万多元。

3.二零零五年四月五日清明会,长寿渡舟镇向瑞强在桥上写“法轮大法好”,被恶人构陷非法劳教一年,并被勒索现金三千元。

4.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七日,长寿区渡舟镇派出所李证、黄志勇将法轮功学员程华堂绑架至渡舟派出所迫害,敲诈勒索人民币一千元后放出。

5.二零零四年五月,王道成一伙抢劫了长寿区大法学员、中学教师余帮莲的家,抢走电脑等物品。

6.二零零五年六月三十日抢劫了长寿区大法学员王改芝的家,抢走电脑、打印机等物品 。

7.黄中林,遭王道成犯罪团伙勒索五千元。
8.孔繁会,渡舟镇农民,遭王道成犯罪团伙勒索五千元。
9.周碧均,遭王道成犯罪团伙勒索五千元。
10.余秀容,长寿凤城镇居民,遭王道成犯罪团伙勒索五千元。
11.叶金华,遭长寿煤建公司职工凤城镇居民,王道成犯罪团伙勒索五千元。
12.黄学明,长寿机械厂职工,遭王道成犯罪团伙勒索五千元。
13.张尚华,遭王道成犯罪团伙勒索五千元。
14.李本吉,遭王道成犯罪团伙勒索五千元。
15.王茂生,遭王道成犯罪团伙勒索五千元。
16.高扬,遭王道成犯罪团伙勒索五千元。
17.熊军,遭王道成犯罪团伙勒索一万元。
18.李淑芳,遭王道成犯罪团伙勒索五千元。
19.王燕,遭王道成犯罪团伙勒索五千元。
20.高淑清,遭王道成犯罪团伙勒索五千元。
21.余淑清,长寿二中退休教师,遭王道成犯罪团伙勒索五千元。
22.陈定容,长寿重棉七厂退休工人,遭王道成犯罪团伙勒索五千元。
23.张惠兰,女,长寿狮子滩电厂子弟校教师,被勒索五千元。

24.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五日,长寿粮食局职工高云霞,被长寿渡舟派出所绑架,下午恶警扭坏高云霞家的门,破门而入,没找到任何真相资料,并象土匪一样什么都想抢,连天花板都撬开,把整个房子翻了个底朝天,最后连香烟都抢走了。高云霞婆母养老的存单恶警也想要,硬与老人争抢,最后被高云霞的兄弟大声呵斥才收敛了恶行,将存单还给了老人。恶警还是抢走了几姊妹凑来给她儿子上大学和交养老保险的现金一万多元,以及几姊妹凑钱买的儿子学习用的电脑等私人东西。在这之前,高云霞还遭王道成犯罪团伙勒索过五千元。

25.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五日晚七点多钟,长寿王道成犯罪团伙成员还分别洗劫了郭云清、朱赞翠的家,抢走笔记本电脑一台。

26.二零零五年四月五日清明会,渡舟镇黄连村民法轮功学员向瑞桥在桥上写“法轮大法好”被人举报(举报人得奖金五百元),遭刘兴利犯罪团伙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勒索现金三千元。

27.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五日晚十一时许,刘兴利带领二十多名不法人员闯入邹华兰家,一伙人未出示任何证件,进屋就翻箱倒柜,抢走邹儿子的电脑以及书、打印机等私人物品,价值近一万元。

28.二零一二年二月三日下午四点左右,渡舟法轮功学员李春元因给三好村书记向长生讲真相被向诬告,刘兴利带领犯罪团伙人员抄了李春元家,抢走电脑、打印机、还有钱物等。

29.二零一二年二月十日上午十一点左右,刘兴利及犯罪团伙绑架了渡舟法轮功学员程剑波并抄了住处,抄走手提电脑一台及物品。

30.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一日中午左右,法轮功学员程永和在长寿西山上班时被刘兴利及犯罪团伙绑架,抄了宿舍,抄走电脑和一些物品。

三、荣昌县

1.二零零一年,张义南、覃利夫妇和养殖场的几名工人被绑架、抄家、拘留,同时被抢去养殖场和养殖场所有财产、私人住宅和汽车,价值逾一百万元。

2.周兴隆,男,六十多岁,荣昌县双河食品站退休工人,二零零一年十月十六日和二零零三年二月十四日分别两次被荣昌县双河派出所恶警绑架并劫持到荣昌县看守所非法拘留一月的迫害,其住宅遭到恶警的抢劫,被勒索一千元。

3.钟世玉,女,六十多岁,荣昌县广顺镇农民,二零零四年和二零零五年分别被广顺镇的恶人恶警绑架到荣昌县石河洗脑班迫害一月左右。广顺镇的恶人恶警还强迫交所谓的保证金两百元。

4.杨菊芳,女,七十多岁,荣昌县原供销社退休工人,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二日,荣昌公安一科勒索杨菊芳交五千元所谓的“保证金”。由于杨菊芳在流离失所期间,住在其重庆涪陵妹妹家,涪陵“610”敲诈杨菊芳妹妹五千元钱。

5.罗再玉,女,四十多岁,荣昌县家具厂工人,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二日被荣昌县昌元派出所的恶警绑架,荣昌县公安一科还勒索交一千元所谓的“保证金”;看守所敲诈两百四十元所谓的“生活费”。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荣昌公安一科直接从看守所又劫持到荣昌石河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洗脑班敲诈三百多元的所谓“生活费”。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二日被绑架到石河洗脑班遭非法迫害二十多天,住宅遭到荣昌公安一科的抢劫,荣昌“610”敲诈三千元(单位和她本人各一千五百元)。二零零三年六月十六日被绑架到荣昌许家沟洗脑班迫害五十多天,荣昌“610”敲诈两千五百元(单位和她本人各一千二百五十元)。累计罗再玉遭敲诈勒索七千余元。

四、九龙坡区

1.二零零五年九月三十日,亚太城市市长峰会前夕,杨家坪片警苏承东骗开巴南区退休教师苏远芬开门后,先后进来八、九人,在没有任何手续和理由的情况下,绑架苏远芬到九龙坡区白市驿洗脑班迫害。同时,恶警还抢走苏远芬家里的现金八千元。

2.谭碧芳,重庆市九龙坡区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讲真相被绑架至沙坪坝区井口洗脑班强迫洗脑,每个月遭里面的恶人勒索生活费六千元。她在洗脑班共强制洗脑三个月,就被勒索一万八千元。

3.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九日,法轮功学员李向东和詹兰珍夫妇在重庆巴南区土桥被九龙坡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队长舒银带人绑架。之后,九龙坡区公安分局谢家湾派出所所长任成国带领八人到李向东位于重庆九龙坡区黄桷坪派出所滩子口田野小区的家中抄家,既未出示对李向东和詹兰珍的拘留证书,也未出示有效的搜查证,强行进入踹坏房门,将家中电脑二台、打印机二台和三千三百多元现金,还有一些其它物品掠走,对掠走的物品也未留下任何清单。

4.法轮功学员付光柱,男,三十多岁,是九龙坡区西彭镇西南铝业职工,二零零九年十月被绑架至九龙坡区看守所,家属当时被勒索了十三万元。警察说这样只定劳教,不判刑,可以保留单位工作。

5.孔德珍,女,五十多岁,建设厂员工,家住九龙坡区谢家湾民主二村。二零零零年新年期间她去北京上访,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后部分工资一直被扣,至二零零四年十月才恢复原工资。

6.赵孝群,女,六十多岁,建设厂退休职工,家住九龙坡区谢家湾民主二村五栋三单元3-1。由于赵孝群坚持信仰、拒绝“转化”,建设厂曾一度非法扣发其工资数年。在赵孝群长期强烈要求下,于二零零四年六月才逐步恢复工资。但仍然有三十六个月的工资没有补发。

7.韩德清,女,六十七岁,建设厂退休职工,家住谢家湾劳动二村。二零零一年七月,她被建设厂“610”刑警队从其江津老家绑架到北碚洗脑班迫害。回来后她将洗脑期间被迫违心所写的一切作废的严正声明交与厂“610”,随后每月被非法扣发工资两百三十多元,二零零四年十月才恢复工资。累计被扣发工资九千元。

8.张文君,女,六十六岁,建设厂退休工人,因讲法轮功真相被恶人构陷,从二零零三年四月起扣工资至今,每月被扣一百八十元。

9.黄琼香,女,六十六岁,建设厂退休工人,因讲真相,被恶人构陷,从二零零二年约十月起扣至二零零三年约九月止,每月扣一百八十元共扣约两千一百六十元。

五、江北区

1.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五日下午六点多钟,梁世滨、刘玲等歹徒非法洗劫了长安公司一厂区法轮功学员伍华珍的家,抢走了手提电脑、复印机。

2.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七日晚上八点多钟左右,梁世滨、刘玲等人对法轮功学员罗向旭和向中瑶夫妇的家(出租屋)实施抢劫,抢劫了屋内的电脑、打印机。

3.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二日晚九点左右,长安公司退休职工喻志英,女,七十多岁,被梁世斌、大石坝派出所邓红英、网警等十多人闯入家中,实施抢劫,抢走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复印机一台、以及其它物品若干。

4.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四日下午,法轮功学员胡占英,重庆十八中退休教师,读小学的外孙回家刚进门,梁世滨一伙趁机闯进家门,绑架了胡占英,并对其家实施了抢劫、抢走了许多东西,手提包、电脑等

5.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下午一点钟,梁世斌一伙闯入江北区小苑法轮功学员夏道平的牙科门市,实施抢劫,抢走购房款现金五万一千元。

6.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三日上午九点三十分左右,重庆市江北区法轮功学员薛俊鹤买菜刚回到小区大门口,被躲在这里的梁世滨带领的十多名国安特务绑架。当晚十四号早一点左右,梁世滨带领多名恶警,对法轮功学员薛俊鹤儿子家进行抢劫,抢走两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激光打印机、一台刻录机、现金四千多元。

7.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二日, 重庆江北法轮功学员许永霞被梁世斌、刘玲一伙绑架到望乡台度假村迫害,随后洗劫了许永霞母亲的家和许永霞的家,抢走电脑,打印机等物品。

8.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二日凌晨两点,重庆江北观音桥的罗蛟禹,因在工作地点“周五烧烤”向顾客讲述法轮功真相,被梁世斌一伙绑架,并抢劫走笔记本电脑一台,MP3、MP4多个,以及工资。

9.二零一一年五月,梁世斌、陈小东中午时突然闯入重庆西南船舶公司张福梅家中,实施抢劫,除抢走各种物品外,还威胁重庆西南船舶公司扣押她的工资三万多元。

10.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六点左右,梁世斌与另外两个不法人员,闯进重庆江北区五里店秦丽家中,抢走了秦丽家中的电脑、大法书籍、MP5等数十件物品。

11.赵慧群,女,七十一岁,重庆市江北区人,二零零一年过年前,警察等人半夜闯进赵慧群家进行抄家,不法人员偷拿走她家几百元钱,当地派出所、街道、本厂管理人员经常对她进行骚扰,并扣她工资。

12.高洪,重庆长安厂职工,曾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西山坪劳教所,被迫害得全身浮肿、生活不能自理。家属要求放人,恶警便向家属索要一万多元,最后还是没有放人。

13.长安厂退休女工因做好人被停发养老金。重庆市长安一厂的退休女工,六十六岁的张军,却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二零一一年九月,“610”人员张家庭与长安一厂群工处书记、主任、会计,用造谣的方式上报“张军生存验证不合格”,让江北区社保局停发张军养老金。张军多次电话论理,二零一二年三月才恢复张军养老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份,张军再次被单位非法剥夺养老金。

14.重庆西南船舶公司法轮功学员张福梅,二零一一年五月中午时,被江北区恶警梁世斌、栋小东突然闯入家中,到处乱翻,抢走了大法师父的法像、法轮图等私人物品,没有任何手续;随后,被单位扣押工资三万多元,至今未还。

15.恶警李劲,原猫儿石派出所刑警队,现调沙坪坝区小龙坎派出所。在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八日,恶警李劲把法轮功学员向雍珍非法刑拘一个月,抢走价值近一千元的新手表一只,至今未还。

16.杨大玉,女,重庆长安二厂退休医生。二零零一年五月八日在重庆渝北区碧境公园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四年,每月被克扣养老金,只能领取一百六十九元生活费。

17.十八中学无孔不入的经济掠夺

十八中的党政领导,视江氏的“在经济上截断”唯命是从,对法轮功学员陈昌均的经济掠夺无孔不入,简直达到了疯狂,将人逼上绝路的地步。

二零零零年五月一日和二零零一年一月,陈昌均和妻子严光碧、以及另一名法轮功学员,两次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北京公安拘押,十八中副校长和保卫处人员,去北京将陈劫回重庆,两次共花差旅费六千元,全部从陈昌均的工资中扣除。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十八中硬性停发陈昌均工资二十五个月。

二零零五年三月至二零零七年六月,十八中只发给陈昌均每月六百元生活费,每月硬扣两百元,自二零零三年起,每学期期末奖,年终奖等数千元,不发给陈昌均。

二零零三年七月暑假中,陈昌均前往合川急救中心探望因车祸住院的姨夫,十八中故意派许多人四处寻找,每人每天补助几十元,共八百元,强行从陈昌均的工资中扣除,学校每年发给退休教师的福利费及物品四千元左右,学校一直不给不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的法轮功学员。从二零零四年至今,陈昌均没得到学校一分钱福利。

十八中还胆敢枉法,竟然私自扣下政府拨给陈昌均的住房补贴两万多元,陈昌均找学校要,中共邪党书记熊克容、校长马培高竟说:写了“三书”就发,不写就不发。至今未给。二零零三年下学期,学生处安排陈昌均整理档案、迎检,加班三天,别人都发给加班费,而陈昌均没有份,因主管副校长张帆不让发给他。

二零零四年下学期,由于陈昌均不写“三书”,学校就叫其下岗,只发生活费,说是半年后退回区教委安排,后因陈昌均符合提前退休条件,才办了退休手续,但十八中为了报复,硬是从陈昌均的教龄中减去好几年,从而减少陈昌均的收入,达到整人的目的。

将以上各项数字粗略相加,共约十万元左右,这对一个每月只有几百元低收入,甚至动辄就停发、扣发工资的人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长期监牢的迫害,加上这种疯狂的经济掠夺,给陈昌均他们家的生活和身体健康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

其实,类似于陈昌均遭遇的经济迫害,在法轮功学员中是比比皆是。

六、万州区

1.陈光富,男,五十多岁,司机,二零零零年三月进京上访后被治安拘留十五天,并被巨额勒索。(具体金额未知)

2.叶贞烈,男,退休干部,二零零零年三月进京上访后被治安拘留十五天,并勒索五千元。

3.谭风皓,女,三十多岁,西南师范大学毕业,万州英语教师。二零零零年七月被敲诈一千五百元。

4.张成英,家住万州区凉风镇,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年转发法轮大法真相资料,遭恶警绑架,并非法关入看守所三个多月。不法人员威胁其家人要判刑,尔后勒索钱财几万元。

5.杨玉英,女,家住重庆市万州区兰家垭口七十七号,个体医生。二零零零年三月底到北京上访,带了1两千元钱,被抓时身上还有约八百元钱也被重庆驻北京办公室处警察搜去。回到万州后,其所在的牌楼办事处勒索她交两千元,说是在回万州时路上的花费。在被非法关押了十天后,杨玉英被逼无奈就去交了两千元钱,当时两千元对一个普通老百姓不是个小数目,孩子又在读书,正是花钱的时候。在被关押的十五天里,龙宝区政一科的李隆全给杨玉英家人打电话,要她家里的人再送八千元去,否则不放人,家里实在是没钱所以就没给。

6.何正秀,女,六十多岁,万州区人,二零零零年三月因去北京上访被治安拘留十五天、勒索五千元。

七、永川区

1.二零零零上半年的一天,邓光其与西大街派出所团伙成员找代先明“谈心”,连哄带骗的把他扣押在戒毒所一个多月,受尽了非人的折磨,还勒索现金两百九十元。

2.二零零零年十月,代先明正在亲戚家吃饭,“610”邓光其与西大街派出所团伙成员突然闯进屋,把代先明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并勒索现金五百多元。代先明的姨侄女姚容,被关押二十多天,为了保释她早点出来带孩子,家中前后共花去一万多元。

3.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二日晚九时左右,邓光其、罗竞带着西大街派出所的团伙成员闯进重庆永川大法弟子许克勤家,实施抢劫,把家里翻得一片狼藉,抢走一台电脑。

4.二零一一年九月三十日上午约九点半,重庆永川区七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苏君儒外出,只有老伴一人在家,邓光其为首的团伙成员对苏君儒的家实施洗劫,抢走笔记本电脑一台,两台打印机。

5.六十五岁的戴大奎是重庆市永川石油钻井公司一退休工人。修炼法轮大法前疾病缠身,患有严重的胃病、肩周炎、关节炎等等。修炼后这些病都不翼而飞,就连高度近视都不用戴眼镜了,为人真诚、善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过后,戴大奎被四次绑架到戒毒所,二次软禁在永红机械厂洗脑班,五次被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拘留,还被非法判五年重刑,被敲诈现金一万四千八百三十九元,干了三十七年的养老金也被卡断。具体事实如下:

一九九九年九月五日至十月十一日,戴大奎被非法关押在永川市戒毒所,洗脑三十七天,被敲诈三百七十元生活费。

二零零零年三月六日至十六日,戴大奎被第二次绑架到戒毒所,洗脑十一天,被敲诈一百一十元生活费,另交四百元不上访“保证金”。七月十三日至八月四日,戴大奎第三次被绑架到戒毒所,洗脑二十三天,被敲诈两百三十元生活费。这三次都是邓光奇指使。时隔半月,戴大奎和妻子吴秀琼被绑架到永红机械厂招待所洗脑班,分别被洗脑四十六天、四十四天,又被敲诈三千三百元。这次是李作全总负责。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至二月二十一日,戴大奎被绑架到永红机械厂招待所洗脑三十五天,因他揭露天安门自焚伪案,被拘留十五天,敲诈两百元生活费。这次也是李作全总负责。四月三十日至五月十一日,戴大奎再次被绑架到戒毒所迫害十二天,被敲诈一百二十元生活费,另交三千元保证金。这次由杨军操办。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八日至十二月三日,戴大奎和妻子吴秀琼被绑架到拘留所迫害十五天,原因是他和妻子及另外三个法轮功学员去庙里观光,被强加个“扰乱社会治安罪”,公安局到处派人去寻找,还把找他们的一切花费都算到他身上,扣去他的养老金六千三百四十九元。这次是杨军、邓光奇二人操办。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六日晚十一时五十分,永川市萱花派出所廖副所长、董泽友等五人闯入戴大奎家,抄走了师父法像、炼功带等大量物品,吵的左邻右舍不得安宁,这些人反而给戴大奎扣个“扰乱社会治安罪”,非法拘留他十五天,敲诈两百六十五元生活费,由董泽友一手操办。

四月二十三日,永川要办一个茶文化节,戴大奎又无端被拘留十五天,期满又被转入看守所继续迫害二十八天。这次被敲诈四百九十五元生活费。

八、璧山县

1.王金修,重庆市璧山县青杠镇实验小学退休教师、近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曾多次被绑架、劳教、劳改,非法关押的日子达六年多;被迫流离失所五年;二零一一年六月她再次被绑架,她丈夫被警察勒索一万元后,才放他回家。王金修自一九九九年至今,被青杠镇实验小学校长曾随伦非法停发退休养老金十三年,从未领到一分钱。王金修在退休前一直是学生家长公认的好老师,因为教书认真负责,她当过县的人大代表,也被评过县的优秀教师。她在任教期间常常利用放学后的休息时间给差生补课,但从未收过补课费。由于对工作的兢兢业业,她常常累倒在三尺讲台上,最后病得实在不能上课了,学校才不得不给她办了病退。

2.谭贤开,家住璧山县,第二次遭非法劳改时被勒索一万元。
3.万传玲,法轮功学员王金修之女,被勒索现金四千元。
4.彭光水,家住璧山县,第一次被勒索现金两千元,第二次四百多元。
5.曹贤露,璧山县农民,九九年去北京上访被勒索现金三百多元。
6.魏勇,璧山县人,被勒索现金一万元。
7.李英,璧山县人,被勒索二次,共两万元。

九、北碚区

1.尹红容,北碚区滩口老年女法轮功学员,不法人员们曾对其非法抄家,没收大法书、金耳环等财物。

2.张平,女,北碚区水土农场法轮功学员,九七年得大法修炼、去掉了一身病痛,知道了大法美好。邪恶迫害大法时,她和同修一道进京讲真相,在天安门被恶党绑架、灌食;被劫持回北碚后又被恶党抄家,非法勒索两千多元,还在北碚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3.唐今碧,女,五十二岁,北碚区滩口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她和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访、讲真相,被邪恶关押在北碚拘留所迫害半个月,并被敲诈一千元;二零零二年二月三日,又被邪党恶徒绑架在水土镇派出所,次日被关北碚拘留所,抄家、勒索共损失九千元,拘留十二天。两次合计被榨取近一万元

4.段承琼,女,四十多岁,法轮功学员,家住北碚区水土镇万寿村六组,二零零零年四月十八日,水土镇洗脑班恶徒黄同山(龙山小学素质低劣的校长)把段承琼叫到二楼办公室,屋里已有好几个人。恶徒黄同山把眼睛一眨,将写有半篇字的纸放在桌上。这时陈均为首的几人蜂拥而上抓着段承琼的手按手印。他们人多,段承琼还没反应过来,更不知上面写的是什么,就这样被迫按了手印。当时段承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十分钟后发出声音来。后听家里人说逼家里交五百元押金才放她回家。

5.王钟葛,重庆北碚区水土镇万寿桥村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炼功时被天安门派出所恶警绑架。十二月二十七日,被劫持回北碚非法关押一个月,被水土镇政府杨武金向他勒索两千八百四十九元人民币。

6.白素英,女,四十五岁,家住北碚区,到北京上访送回后被勒索五千元。

7.重庆市北碚区法轮功学员李基凤,二零零三年五月一天下午,七、八名恶警突然闯入北碚区她家中,将她绑架到北碚区看守所,并非法抄走台式电脑、手提电脑各一台,三部手机,二个呼机,还抢走五千元现金。恶警把李基凤先后非法关进看守所、戒毒所,家人送的衣物长期扣押不转给她。恶警还让犯人强迫李打电话找家人要钱,李说家里没钱,犯人就气急败坏的用各种手段拼命打她。犯人还骗她家里人给李上生活费,然后把钱全部抢走。

8.北碚区张光慧等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去北京上访,被劫持回北碚,分别被敲诈两千多元。

十、巴南区

1.冯云珍,女,巴南区人,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去北京上访,被北京西城派出所警察强行送往重庆驻京办事处,第二天由重庆巴南区公安分局及政法人员接回直接送进巴南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六天,被勒索两千元。

2.黎正芬,女,巴南区人,六十四岁,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去北京上访,被北京西城派出所劫持,后由重庆巴南区公安分局及政法人员接回直接劫持至巴南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八天。当时身上带的现金被安分局及政法人员骗去至今未还。二零零零年八月下旬到十一月前,被绑架到由巴南区司法局、公安分局在俱乐部办的洗脑班强行洗脑三十多天,从工资中每月扣四百元,扣了十四个月,共计五千六百元。

3.苏平,重庆市巴南区李家沱法轮功学员,人称幺妹,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八日遭“610”恶警绑架,家中六千多元现金和一些设备、三部手机遭邪恶抢劫,价值近一万元。

4.李明聪,男,巴南区大江厂退休职工,现年七十三岁。二零零零年二月五日,夫妻俩到北京天安门为大法喊冤,被天安门公安分局绑架,分别被拘留四十天、三十天;被勒索四千元,被大江厂每月扣去退休金各一百元,直到二零零六年才恢复。

5.凌桂芳,女,现年七十三岁,巴南区大江厂退休教师。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老人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三十天,当时身上带的现金七百多元被重庆驻京办事处骗去至今未还,并被巴南区恶警强行交罚款两千元。

6.傅晓萍,女,现年四十多岁,巴南区大江厂职工。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去北京上访,被绑架非法关押二十八天。当时身上带的现金四百多元被重庆驻京办事处骗去至今未还,被巴南区恶警强行交罚款两千多元;连续一年每月只领取一百四十元生活费。

7.傅琼,女,现年四十多岁,巴南区大江厂技工校下岗职工。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二十八天。当时身上带的现金七百多元被重庆驻京办事处骗去至今未还,被巴南区恶警强行交罚款两千元。

十一、渝北区

1.王爱华,家住渝北区两路,原是川东石油钻探公司沙坪机修厂职工,被恶警恶人直接强夺三万两千六百四十元财物,同时还被买断工龄,至今无业。

二零零二年三月六日上午八点三十分,恶警非法搜身抄家,抢去王爱华的丈夫存款单一万八千元及卡拉OK带、盘,另有现金一千八百八十元,房屋产权证书、土地证书两套,各种电话卡、机号价值大约四千元,找补零钱约两百元左右,女儿学习用价值六千元的计算机、打印机及空白软盘、游戏软盘等。除去房屋产权证书、土地证书外,累计被抢夺三万零八十元的钱财。

二零零零年五月,王爱华到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非法拘留一月。重庆公安驻京办事处科长李某抢走王随身带的五百六十元钱,没给任何收据,保卫科科长乔述毅又向王爱华家人勒索了两千元。拘留一月回家刚刚几天,又将王爱华非法骗捕、抄家、劳教,并被逼买断工龄,导致她至今无业。

2.张中芬,女,五十多岁,渝北区洛碛镇太洪乡人,在北京打工期间,二零零四年一月二日上午讲真相时被恶警绑架,渝北区“610办公室”和公安局将她劫持回渝北,并敲诈一万多元。(张中芬于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四日,在迫害中含冤离世。)

3. 王贞宪,男,六十五岁,重庆天源厂退休高级工程师。二零零零年五月八日在重庆渝北区碧境公园被绑架后又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三年,每月克扣养老金,只有一百六十九元生活费。

4. 赵时芳、周昌森夫妇, 渝北区龙溪镇花园新村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六日清晨,家里闯进来七、八个龙溪镇国安、派出所及社区人员,将他们夫妻二人绑架,并将他们十多年来靠理发辛苦挣来的全部积蓄三十多万元现金,洗劫一空。

十二、铜梁县

1.铜梁县市政局职工阳琴,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未经正常法律程序,阳琴再次被绑架到重庆井口洗脑班,限制人身自由酷刑迫害七个多月。其间,邪恶之徒还对阳琴所在单位耍流氓,强行其单位每月必需交三千多元生活费和邪恶劳动奖金等。二零零四年,阳琴在小区发放真相,被中共毒害的世人举报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回家后单位不准上班,并扣押工资百分之几,几年来扣押奖金达几万元。

2.尹志海,男,六十多岁,铜梁人,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夫妇俩在家突遭绑架,抄家,抄走现金几万元。

3.重庆市铜梁大法弟子亢宏,二零零五年亢宏第三次被恶警非法抓捕时,同时被恶警抢走一千六百元钱,后来向恶警追要时,恶警只还一千元;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三日,恶党警察在亢宏的居住处抢走了身份证、电脑、存折,存折上有两千多元钱,亢宏的亲属找到当事警察追问所抢钱财,恶警不承认,只承认抢走了身份证。

十三、大足县

1.大足县教师刘书荣长期被非法停发退休金

重庆市大足县龙水镇法轮功学员刘书荣,历任教导主任、校长等职,龙西中学退休。自二零零零年一月至二零零八年九月被非法劳教两次,非法劳改一次,时间长达六年之久,零八年九月底从重庆市永川监狱出来后,直到现在退休金还在停发。

2.蒋宗良,重庆市大足县化龙乡一农村法轮功学员,年过六旬,修炼大法后,身心得到了极大的提高,为人真诚、善良、忍让。农历二零零零年四月八日,因参加心得交流会被恶警胡某用板凳猛打背部,后绑架到县拘留所拘留了十五天,敲诈了一千元钱才放人。二零零一年初,因蒋宗良张贴标语被恶警抄家,被绑架到看守所关了四十多天,蒋没有钱,后还是被敲诈了几百元钱才放人。

3.郑学琼,女,六十五岁,重庆市大足县龙水镇中和街居委居民,九九年十月冒着生命危险去北京上访,被大足县“610”的恶警李飞、周纪等强逼写不炼功保证,她毫不屈服,被非法劳教一年。到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她发出强大的正念,不能呆在这里,结果因体检“不过关”,劳教所拒收,又被退回县看守所,被敲诈勒索现金四千元才放回家。二零零零年五月,郑学琼与同修交流心得体会,被再次非法关进县看守所,由于坚修大法又被恶警周纪勒索现金二零零零元,恶警周纪还接受家人五百元才放人。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郑学琼在家做家务,被邪恶之徒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关了半年多,又被勒索现金三千六百多元才放人。累计郑学琼被敲诈了一万零一百元。

4.陈庆彬,男,三十多岁,大足县三驱一中学教师。陈于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到大足宝顶石刻弘法,向世人讲清真相时被捕,被劫持拘留一个月,勒索四千元。

5.郑学刚,大足三驱一中学教师(与陈庆彬是同一学校),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在大足宝顶石刻弘法时被绑架,非法拘留一个月,勒索四千元。

6.周忠新,女,大足县第一小学退休教师,因坚持炼功,九九年十月进京上访送回后被停发工资。

7.赵忠禄,男,四十多岁,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到宝顶石刻弘法被抓后,拘留四十天,勒索四千元。

8.李良端,男,四十多岁,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到宝顶石刻弘法后被抓,关押三十八天,勒索四千元。

除此之外,另有九名不知姓名的大足县法轮功学员,因于二零零零年五月在宝顶石刻弘法被劫持非法关押,每人分别被敲诈四千元;大足县还有近百人因修炼法轮功被勒索几百到几千元不等的现金。

十四、开县

1.王忠献,男,五十多岁,开县竹溪镇农技站职工,九八年得法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二年六月一日被抓公安局拘留十五天,勒索一千七百元。

2.魏久勤,男,六十多岁,开县人,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九日深夜,白合派出所所长贺明富带着十几个恶警非法闯入魏久勤家,贺明富持枪凶神恶煞地喊:“不许动,谁动我一枪打死你!”将正在炼功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到白合派出所,每二人铐在一起。七月二十日劫持至公安局,魏久勤被拘留关押,其余七人均勒索两至三百元才释放。八月二十日,恶警要魏交三千元保证金才放人。后又多次到魏家骚扰,随时传唤到派出所或公安局训话洗脑。

3.开县三皇村的魏久科、向世碧、陈小平等大法学员每人均被非法勒索三千元,任必琼、彭德培、徐国英三名女学员均被非法勒索六百元,并拘留洗脑。其中,魏久科的面坊在拘留期间(三十天)面粉霉烂,经济损失两千元。

4.二零零八年四月,重庆开县恶警绑架了六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熊国太,非法抄家,并非法勒索五千元,后将熊国太非法劳教一年半。因熊国太坚决不放弃修炼,李继安于三月二十三日宣布非法停发熊国太的退休金。从二零零八年五月起仅给每月生活费九百三十元,而且二零零八年五月至二零零九年二月未扣的钱,要在每月九百三十元中扣五百元,并从三月起,每月只发四百三十元生活费。熊国太说:“我也没有领这四百三十元,我根本不承认这种迫害。”

5.陈天凤,女,四十六岁,开县四马乡安康村小学教师,由于坚定修炼大法,不但身体多种疾病痊愈,连五百度的近视眼镜也不戴了。陈在讲真相中向同学彭洪春(浦里长沙镇派出所警察)写信劝彭不要参与迫害大法,彭将信交公安局举报。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九日,早晨“610”恶警将正在洗衣服的陈天凤强行绑架到洗脑班洗脑。恶警逼陈的家属交一万两千元才放了人。

事实上仅开县遭到各种迫害的几百名法轮功学员中,被非法勒索都是两百至两万元间,合计数十万。

十五、江津区

1.唐清乔,江津李市镇大桥万寿一组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三日,在江津洗脑班被非法勒索五百元,并抄家,被强行抄走了师父的讲法和经文,大法书籍《转法轮》一本,录音机一个,电子表一块,随身听一个。

2.王显安,江津区先峰夹滩镇豹泉村三组农民,因修炼法轮大法受了益,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和众多修炼者一样,自发的去北京上访,本着公民有上访的合法权益,说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允许我们炼功”,却遭抓捕关押。江津公安局一科科长刘光富、王干事把王显安拘留了四十五天。从此,王显安被他们时刻监视,当局经常打电话,上门骚扰,夹滩镇派出所王建生还向其家人敲诈勒索现金两千元。

3. 郑克模,江津红阳厂职工,二零零二年。郑克模夫妻俩被关押在看守所期间,不法之徒强行敲诈勒索家人钱财:公安局罗文刚收两千元左右,江津法院钟××(庭长)大约收两千元,均无收据。

十六、其它地区

1.袁荣,沙坪坝井口镇人,于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五日,遭井口“610”头目左劲等人勒索其女儿两万五千元现金,才结束了长达三年的冤狱囚禁。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七日凌晨,沙坪坝渝碚路派出所恶警将其绑架并非法抄家、抢夺个人财产,抢夺的有电脑、打印机,还有现金两万多元。两次合计被恶警抢夺四万五千元现金,财物若干,并因关押迫害导致袁荣开办的砖厂倒闭。直接损失数十万元。

2.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二日,大渡口公安分局抢走了法轮功学员刘范钦、高婕和李彰琼的生活费一万多元,抢走了手提式电脑一台、台式电脑一台、刻录机一台,还抢走衣物等东西。价值共两万多元。

3.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三日,合川区合阳派出所警察陈立等人把唐明碧从家中绑架到合川肉片厂洗脑班,关押五天。因为唐明碧拒绝所谓的“转化”(即放弃修炼法轮功),合川国安支队的兰奇峰等人又将她绑架到合川拘留所关押十五天,在勒索她的家人一千元保证金后才放她回家。

4.袁树兴,女,五十七岁,梁平县法轮功学员,家住梁平县核桃湾供电局家属院。由于坚定地信仰“真善忍”,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被县国保大队田胜文、冉丛波等恶警非法勒索一万元人民币。

5.周良珍,女,五十一岁,家住重庆南岸区弹子石。二零零四年三月五日,恶警非法抄家,周良珍家中全部大法书籍及四千多元现金被抢光。

6.徐辉碧,女,六十三岁,重庆市西南铝业集团有限公司(原西南铝加工厂)子弟小学退休的高级教师。在非法劳改期间,西南铝业集团有限公司还对徐进行经济迫害,非法停发、停升工资(该公司对所有被非法劳教、劳改的法轮功学员都实行停发、停升工资的经济迫害),她在该厂领的是最低的工资。按现有中国工资制度,她是高级教师职称,应享受高级教师的待遇,然而她的这些权利都被西南铝业集团有限公司剥夺。(徐辉碧现已被重庆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7.重庆市国安特务骚扰迫害高新区石桥铺法轮功学员刘虹每、致使她与人合开的公司陷入巨亏关门。此外,刘虹每在二零零七年的家庭财产案子中,法院判给她几十万,但重庆国安命令法院不得执行,法官也无可奈何,刘虹每现在被迫四处借债,生活非常艰难。

二零零六年刘虹每与人联合开办了一个公司生产凉垫,由于人手不够,招了几个法轮功学员在其公司工作。重庆国安特务得知这一消息后,经常指使石桥铺交易城治安室警察骚扰该公司,并且三次深夜象强盗一样潜入公司,破坏公司财物,盗取公司资料。治安室警察公开说这三次偷盗都是国安干的。

在二零零七年六月,重庆国安多次非法盘查刘虹每,问她为啥有法轮功学员在其公司工作,有何目的。刘虹每在不法人员的强大压力下,在销售凉垫最旺的季节七月,陷入巨亏,关闭了公司。

8. 彭琢玉,女,七十三岁,重庆市梁平县法轮功学员,家住梁平县人民路一百三十四号。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彭琢玉去北京上访,被北京恶警绑架到北京崇文看守所关押,六天后,由梁平县梁山镇第一派出所(简称一派)女恶警高亚林与一男恶警劫持到梁平看守所,途中铐上手铐,不准睡觉,恶警向家人勒索现金六千多元。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