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寿光市李国俊女士生前遭残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六日,山东潍坊寿光市被迫流离失所的李国俊女士在潍坊租住的房子里,再次被中共警察非法抓捕,关押在潍坊看守所一个月,再一次遭受种种酷刑折磨,为了抗议非法关押,李国俊绝食十二天,又被劫持到六一零洗脑班(设在寿光市党校院内)继续迫害,直至迫害致死,时年三十七岁。

李国俊全家合影(右:李国俊;左:孙读贤,李国俊丈夫)
李国俊全家合影(右:李国俊;左:孙读贤,李国俊丈夫)

二零零二年六月初,寿光镇镇政法委书记崔建军到李国俊家说她现在在寿光六一零” 洗脑班,跟她丈夫说拿二千元钱便可放人。李国俊的丈夫信以为真,借了二千元钱给了他,等着放人。然而,让她丈夫和家人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等来的却是一个天大的噩耗。六月九日,家人被告知说李国俊去世了!而且遗体已被送到寿光市稻田镇火化厂!李国俊的丈夫要求看遗体, 中共政府人员们不同意;在她娘家人的坚决要求下,只好让看了一看:李国俊的遗体遍体鳞伤,嘴角还在流着血,脚心和身上都象被电棍电过,前身和后背有一些红点点,脚心发白。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日(农历四月三十日)上午,寿光市中共政府人员们胁迫李国俊的家人匆匆送葬,当天公安局、六一零都来了,还有三、四辆警车,一些警察站着岗、不允许家人哭。村民们无不掉下同情的泪水,都暗暗议论:好端端的一个人被它们打死了,还说是“自杀”,俺打心眼里也不信!

李国俊于二零零二年六月五日被迫害致死,直接责任人:寿光市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李同忠、田庆春。

李国俊女士在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前由于身体多病,不能下地干活,修炼后一身的病不翼而飞,成了一个健康的人,能操持家务,能下地干活,同时也给她的家带来了欢乐。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镇压迫害法轮功后,李国俊本着修炼人的善心,向政府讲清事实真相,反而被镇政府非法关押迫害。

李国俊女士生前投稿明慧网说:“只因为我不放弃修炼,被寿光市镇政府非法关押五次,有一次长达八十天,共勒索现金一万四千元,寿光镇政府办公楼成了人间地狱,被邪恶利用的坏人用胶皮棍、电警棍、竹竿、湿木棍、酒瓶子等毒打,不准睡觉等各种恶毒的方式毒打折磨我和其他不放弃修炼的功友。”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二日下午二点,寿光镇政府办公楼一楼,寿光镇党委副书记刘锡忠指使监察大队长暴徒付令国拿来胶皮棍,叫我脱下鞋,我坚决不配合,说:‘我不脱!’付令国急了眼,用胶皮棍在我身上猛抽,计划生育组的徐伟和另一名暴徒按着我的肩不能动,当时我被抽的突然间耳朵什么声音也听不清了,两眼紧闭,身体直立,只感到他们几个慌慌张张地把我架到了床上,一瞬间我身上象刀割一样,全身虚脱,当我醒来时,他们狡猾地问我:‘你怎么了?’我说:‘你们打我。’他们说:‘谁打你了’。刘锡忠不怀好意一副流氓相说:‘找老付(指付令国)给你挠挠痒’。他们害怕出事,找来医生检查。下午五点左右,又指使暴徒张国忠打,打我时嘴里还说:‘你上哪告也告不着我,你去告吧。’说完,抡起他手中的胶皮棍在我身上一阵猛抽……

“八月份,……三根粗竹竿打成了竹条,竹条又打成了竹段,半个小时没停。到晚上,邪恶又一轮迫害我们,有两个鬼鬼祟祟的陌生人出现在这里,郑建萍指使一个姓魏的(女)把我叫到一处没开灯的房间,在黑暗中,看到两个黑影,黑影是打手,他们把我按倒在地,用枝条抽打,随后把我按到椅子背上,头顶着椅子座,脚离地,用竹条猛抽,被打得裤子上都是斑斑血迹……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酷刑演示:抽打

“(二零零一年)六月四日,我与同修们在一起交流时,不幸被邪恶全部抓走,其中两名同修不配合邪恶,付出了他们的生命(李银萍和王兰香),坚定的维护了大法,从而震慑了邪恶。这件惨案是寿光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毛德兴一手促成的,邪恶把我们带到孙集镇派出所,毛德兴把我叫到屋里审问,我不配合也不回答,公安局恶警吴官正看着什么也问不出来,气急败坏的拿起一把扫帚,疯狂的在我身上乱打,扫帚被打成了两截才住手,还邪呼呼的骂了一阵,我只想清除邪恶什么也没有听见。后来邪恶把我们送进了看守所,我们不是犯人,不吃犯人的饭,他们的提审我们不承认、不配合,就抱成一团,不让他们带走,看守所看守气急败坏地说:‘叫江泽民来提他们。’”

关于李国俊女士这几次遭受的迫害情况,请参考她的自述文章《山东潍坊寿光惨案的铁证》

李国俊这次闯出魔窟后,有家不能回,漂泊在外流离失所,那时她的儿子才十岁,丈夫一人在家既当爹又当娘,好端端的一个家被江氏流氓集团被逼的不能团聚。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六日,在租住的房子里被潍坊恶警绑架,关押在潍坊看守所,同时绑架的还有大法学员张发香,她们两人拒绝关押迫害,绝食十二天,潍坊看守所眼看要出人命了,就送回寿光,被“六一零”劫持到寿光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于二零零二年六月五日被迫害致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