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临沧市临翔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二零零五年一月中旬,云南省临沧市临翔区公安分局绑架了李鲜、杜彦强、杜映芳、朱兵、杨凤珍五位法轮功学员,临翔区检察院检察员李鸿芬作为公诉人对李鲜等几位法轮功学员非法起诉,临翔区法院非法秘密开庭,对五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李鲜、杜映芳更被判七年重刑,杨凤珍被非法判刑四年零三个月,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遭受严重迫害,一度小便失禁,一年后保外就医回家,因精神、身体受到的严重摧残,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八日含冤离世。

以下是几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迫害的经历:

李鲜遭非法判刑七年

李鲜,女,一九七三年十月出生,今年四十岁,汉族,出生于云南凤庆县,临沧市师范学校教师,家住临沧市华旭小区1片区,二零零五年一月七日被临沧市临翔区公安分局绑架,关押在临翔区看守所。二月四日被非法逮捕,之后,临翔区检察院检察员李鸿芬作为公诉人对李鲜等几位法轮功学员非法起诉。临翔区法院非法秘密开庭,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六日临翔区法院非法对李鲜判刑7年。审判长陈伟华,审判员李世俊、度金湘,书记员吕丹。

杜映芳家破人亡

杜映芳,女,一九六二年六月三日出生,今年五十一岁,汉族,原是临沧市公务员,家住临沧市华旭小区3片区。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二日被临沧市临翔公安分局绑架,一月十九日因身体缘故取保候审在家。以下是她自述被迫害的经历:

一九九九年7.20后,临沧市国安人员穆斌几次闯到我家里非法抄家,抢走了许多大法书籍。临沧市电视台(当时还只是临沧县)电视台也逼我在电视上表态放弃修炼大法,我没表态。之后县政法委办“转化”班,我被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十五天,我依然坚持信仰,没有被“转化”。县“610”头目向单位施压,单位领导要我说假话,我说在大是大非面前不能说假话,好就是好,单位因此没能评上文明单位,还归咎于我,给我生活带来许多麻烦。

二零零四年八月中旬,我上昆明办事,在昆明法轮功学员的帮助下自己制作真相传单和光盘。没想到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二日我却被临沧市临翔区公安分局绑架,关押在临翔区看守所,一月十九日因身体缘故取保候审回家。那段时间我地因此被前后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我哥哥杜彦强、李鲜、杨凤珍、朱兵。临沧市市委书记李国伟为首成立了专案组,其中包括临沧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科长彭孟瑜、临翔区政法委书记李明海、已故的“610”主任赵勇、临翔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曹陈斌、孔祥以及市委党校副校长黄文学等。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六日,临翔区法院非法秘密对我们几位法轮功学员开庭,开庭前就无理规定不准无罪辩护、不准定性辩护、不准公开开庭。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六日临翔区法院非法对我判刑七年。审判长陈伟华,审判员李世俊、度金湘,书记员吕丹。五月二十六日我就被非法关押到临翔区看守所,我不服邪恶判决,向临沧市中级法院上诉,二零零五年七月四日,临沧市中级法院(2005)临中刑终字第40号刑事裁定书依然维持邪恶的原判。

之后我被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四监区非法关押。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丈夫因精神压力太大过早离世,我母亲也因为我和哥哥杜彦强都被非法关押迫害而伤心过度,不久离开人世。丈夫去世后,儿子没读完大学就退学回家,回家后无依无靠,过着流浪般的生活,我在监狱听到这些消息也受到很大打击。就在我被非法送到监狱不久的九月二日,我单位临沧市委党校(2005)15号文件非法开除我的公职,对我的迫害雪上加霜。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七日我从监狱回家后,生活困难,至今仍在外打工。

杜彦强遭非法判刑四年半

杜彦强,男,一九五五年七月二十六日出生,今年五十八岁,杜映芳的哥哥。出生于云南祥云县,临沧市县乡企业开发公司职工,家住临沧市临翔区南天路。一九九九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身心健康,思想得到升华。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八日,杜彦强向世人赠送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临翔区公安分局绑架拘留,关押在临翔区看守所。临沧市市委书记李国伟为首成立了专案组,其中包括临沧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科长彭孟瑜、临翔区政法委书记李明海、已故的“610”主任赵勇、临翔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曹陈斌、孔祥等人。二零零五年临翔区法院非法秘密对杜彦强等五位法轮功学员非法秘密开庭。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六日临翔区法院非法对杜彦强判刑四年零六个月。审判长陈伟华,审判员李世俊、度金湘,书记员吕丹。之后杜彦强被送到云南省第一监狱非法关押。

朱兵遭非法判刑四年

朱兵,女,一九五六年三月二十四日出生,汉族,家住临翔区汀旗路。一九九九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疾病消除,思想得到净化。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二日向世人赠送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临翔区公安分局绑架拘留,非法关押在临沧市看守所。二月四日被非法逮捕。当时朱兵家亲戚想通过找关系找到市委书记李国伟,李国伟叫嚣:“她(朱兵)杀人我可以放,学法轮功就不放!”二零零五年临翔区法院非法秘密对朱兵等五位法轮功学员开庭。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六日临翔区法院对朱兵判刑四年。审判长陈伟华,审判员李世俊、度金湘,书记员吕丹。之后朱兵被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非法关押。朱兵被非法抓捕时,她的儿子精神受到刺激,手忙脚乱,行动失常,丈夫也在她被非法关押期间饱受精神折磨。朱兵原以开食馆为生,从监狱回家后食馆也开不成了,又没有经济来源。

杨凤珍被迫害离世

杨凤珍,女,一九四一年九月十日出生,今年七十二岁,出生于云南省南涧县,文盲,无职业,家住临沧市临翔区线务站宿舍区。二零零五年一月十四日被临翔区公安分局非法监视居住于家中。2005年临翔区法院非法秘密对杨凤珍等五位法轮功学员开庭。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六日临翔区法院非法对杨凤珍判刑四年零三个月。审判长陈伟华,审判员李世俊、度金湘,书记员吕丹。之后杨凤珍被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遭受严重迫害,一度小便失禁,一年后保外就医回家,但迫于精神、身体受到的严重摧残,今年九月十八日含冤离世。

李树春遭三次非法劳教

李树春,男,一九七五年七月八日出生,汉族,家住临沧市临翔区公园路。一九九六年接触法轮功,当看书后知道了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讲真善忍,能够使生命返本归真的修炼大法,从此走进大法修炼。一九九九年7.20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后,曾遭三次非法劳教迫害。以下是李树春自述其经过:

二零零零年,我在临沧市临翔区邦东中学教书,县公安局知道我有大法书籍后,邦东派出所及县教育局把我带到县拘留所,逼迫我写了悔过书。之后我被转到人烟稀少的南美中学。我心里知道法轮大法好,却不敢堂堂正正修炼,良心不安。二零零三年一月我向世人赠送了几份真相资料,被临沧县公安局(现临翔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曹陈斌、李宏登非法抓捕,并被非法劳教三年,送到云南省第二劳教所五队和三队迫害。在三队期间,二零零五年四月三队普大队长、狱警苏家山为了动员家人来让我“转化”、放弃修炼,就让我家里人大老远开车到劳教所来看我。但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看望我之后我表妹开的车翻车,我母亲、表妹夫、侄女车祸身亡,这巨大的噩耗令全家都悲痛欲绝。而劳教所及三大队却不负任何责任,相反以我有段时间抗工不参加劳动对我非法延期近七个月。二零零六年底才出狱回家。

二零零七年二月,我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被临翔公安局国保大队孔祥等警察绑架,再次被非法劳教两年,又送到云南省第二劳教所四大队,在四队得知队长刘光怀、副队长张开顺、狱警石怀林等残酷迫害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李文波、张良、胡今朝。我刚被送到四队的时候,有两个月左右的时间晚上不让睡觉,白天只给睡两个小时,还有宋小峰、普绍银等警察做“转化”工作,强制我放弃信仰,从精神上折磨我。

从劳教所回家后没多久,二零零九年二月我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又被临翔区公安分局曹陈斌、孔祥绑架并劳教三年。第三次非法劳教期间,劳教所驻所警察李某跟我谈话中知道我不“转化”,就说要联系我所在单位开除我工作。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临翔区教育局将我非法解聘,并且非法克扣我在劳教所两个时期工资七万多元,而且至今不发给我任何生活费,给我生活造成困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15/云南省临沧市临翔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2839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