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湖北省副省长郭有明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湖北省副省长郭有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免职。据传,郭有明被查或涉三峡全通工程。

郭有明从二零零零年六月到二零零八年三月任宜昌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二零一一年八月为湖北省副省长。在郭有明任宜昌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期间,积极执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宜昌市众多法轮功学员遭受过绑架、关押、劳教、判刑、骚扰恐吓、抄家、经济勒索,在洗脑班被强制洗脑等迫害。据不完全统计,宜昌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七人,被酷刑致伤、致残、致疯三人,被强行投入精神病院四人。

据《宜昌日报》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四日报道,中共恶首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二月十七日至十八日流窜至宜昌,十八日下午,周流窜至宜昌市西陵公安分局云集派出所,一段时间内,宜昌地区疯狂地迫害法轮功。《宜昌日报》二零零四年三月二日刊登了宜昌市政府代市长郭有明二月二十一日在宜昌市第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做的《政府工作报告》,郭有明在报告中公开叫嚣迫害法轮功。

'郭有明'
郭有明

郭有明对以下迫害事例负有一定责任:

一、善良妇女沈菊、王正秀遭迫害去世

三十四岁的沈菊女士,原来患有肺结核,鼻息肉等病,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完全恢复了健康。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她数次去北京依法上访,为大法伸张正义,被警察劫持回宜昌本地,遭到葛洲坝集团第二工程公司“六一零”、国保警察徐红等人的非法关押和巨额罚款。二零零一年,沈菊被当地六一零强行绑架到宜昌市戒毒所非法关押达八个月之久,期间她的一岁多的儿子没人照看。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二日,沈菊等六名法轮功学员又被葛洲坝集团公司六一零及夷陵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沈菊绝食抗议迫害六天,最后闯出洗脑班。二零零三年,沈菊走在马路上被本地六一零人员绑架,劫持到武汉洗脑班继续迫害,身心受到巨大伤害。

二零零五年,沈菊在深圳市因讲真相,再次被警察绑架到当地看守所,在那里她染上了疥疮,长期未愈合。二零零六年元月上旬,她病情发作,卧床不起,送到医院后出现昏迷状态,不久在医院去世,年仅三十四岁。

二零零五年七月的一天晚上,葛洲坝基础公司居委会主任何婴同西坝派出所恶警程锐等,伙同基础公司保卫处余猛等来到法轮功学员王正秀家门外大声敲门,让王正秀开门。遭到拒绝后,程锐等人拿来专门撬门的撬棍、千斤顶等工具,强行将王正秀的防盗门撬开(防盗门扭曲变形,至今不能恢复原样),非法抄了王正秀的家,并绑架了王正秀的丈夫。王正秀老人一生遵纪守法、为人善良,见邪党政府如此的“土匪”行径,再加上亲人遭绑架迫害,精神上遭受很大刺激。之后,身体一天比一天差,虽然家人精心照料,但是,最终二零零六年腊月十二日含冤离世。

二、迫害致疯赵国元 《三峡晚报》污蔑自杀

郭有明任宜昌市市长期间,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湖北宜昌《三峡晚报》正版及第三版刊登了一篇署名湖北日报记者赵良英写的文章,在报纸上煽动仇恨,诽谤法轮功。该文对“湖北宜昌市葛洲坝一公司退休工人赵国元因为修炼法轮功而多次遭中共非法迫害,导致精神失常并自杀”的事实进行歪曲,谩骂大法,并制造无耻的谣言。

事实真相是:从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五年期间,葛洲坝一公司任邪党委书记兼“六一零”主任熊勇及“六一零”人员积极配合宜昌市“六一零”、平湖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先后四次将赵国元非法关押于宜昌看守所进行迫害。熊勇多次指使葛洲坝一公司保卫处恶人计宗友、胡双喜、代某对赵国元骚扰、监控并劫持赵国元到“分乡福利院”洗脑班、“杨家场村村委会”洗脑班、“夷陵区梅子垭”洗脑班迫害,并胁迫其家人长期监视他、不许他和法轮功学员接触,不准他炼法轮功。长期的迫害导致赵国元精神出现异常。最后家人在居委会、派出所唆使下强制把赵国元送宜昌市精神病医院注射精神药物达几个月。二零零五年,赵国元被迫害去世后,熊勇又配合葛洲坝“六一零”、宜昌市三峡日报等单位,恶意歪曲事实,采访赵国元家属污蔑法轮功。

三、非法关押、刑讯逼供、判刑、劳教

宜都市法轮功学员赵举才二零零六年七月初,被宜都市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八月三十一日宜昌市邪党中级法院又加刑二年。此前二零零六年三月,宜昌市法轮功学员张永红、贺敬燕被秘判七年徒刑。

赵举才自二零零六年三月份在家中被宜都市六一零、国保和红花套派出所绑架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宜都市第一看守所。赵举才被迫害得全身浮肿、酸软,吃不进饭,一吃就吐,完全丧失自理能力,只能靠打点滴维持,情况非常危急,四十岁出头的他看起来就象五六十岁的老头,十分衰老。在看守所内,赵举才遭到不法恶警的酷刑逼供,如“背宝剑”,在红花套派出所柳姓恶警曾用文件夹狠打赵举才的脸等。

赵举才先后至少五次曾被恶警绑架,其中非法拘留三次、劳教两次共三年,身心遭到严重的摧残。

宜昌市夷陵区第一看守所不经任何法律程序,就长期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最长的已知有四年。保守统计,自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五年六月以来,有超过六十人被非法关押,其中近二十人则是长期关押。期间,有多人被暴力灌食、强制重体力劳动、五花大绑、背轮胎(一种酷刑,把四~五个轮胎叠起来,让受刑者臀部下沉到中间,手脚固定,无论吃喝、大小便都是这姿势)、吊飞机、掴脸、上大镣等。对于家庭条件好的,则伙同六一零办勒索几千元至上万元罚金后放人。

宜昌市中心医院、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宜昌市第五人民医院、葛洲坝集团中心医院都列在追查国际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第一、第二调查列表中。

一位宜昌法轮功学员在揭露劳教所的罪恶时写道:“劳教所刘姓狱医说我是高血压,并且高达一百八十—二百四十。我说:‘我没有高血压,在家里找医生量过很正常,如果有这样高的血压还能做事吗?’刘某就把桌子一拍,咆哮道:‘我是医生,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言外之意就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连辩解的权利也没有。每天恶警教唆吸毒人员强迫我喝不明药物,如果我不喝,每晚十二点过后,超负荷的奴役劳动任务完成后,就授意所谓的‘包夹’把我拉到卫生间,五个人强行的灌药。”

四、强制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搞图片展毒害世人

九九年至二零零五年六月,仅宜昌市夷陵区六一零办在区委副书记宋秀钿、六一零头目龚兵华负责下陆续办了九期洗脑班,多位法轮功学员(主要是农村学员)被非法关押洗脑,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送往武汉洗脑班。滥用私刑、吊打、掴脸、罚站是常事。其中五十多岁的杨素琼老太太曾被六一零办强行送往宜昌精神病院非法关押三个月,之后老太太又因不转化被毒打致残,凶手在宋秀钿的庇护下至今逍遥法外。

据洗脑班附近的人说,经常可以听到他们被打得惨叫声。“六一零”打人的手段狠毒,还强迫法轮功学员自己拿钱付食宿费,一般都要几千元。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或辖区也要出资,单位、辖区拿不出钱也要拿,否则就辞职别当官。

此外,很多法轮功学员被送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六年农历新年期间,宜昌市西陵区六一零、政法委系统在给居民的“维护稳定常识”中最后三条全是诬蔑法轮功的言论,毒害不明世人。二零零八年至二零一零年十月,宜昌市西陵区“六一零”操控在樟村坪镇、分乡镇、乐天溪镇、三斗坪、兴安居委会,西陵区星苑小区、夷陵广场,伍家区宝塔河社区,宜都、远安等多个乡镇、宜昌三峡大学等学校搞反×教图片展,内有诽谤法轮功的内容,毒害世人。许多宜昌市老百姓看到后纷纷骂道:共产党就知道瞎折腾,我们早就明白真相了,他们还在那里颠倒黑白污蔑别人,现在对共产党的言行要反着看了,谎言重复一千遍也成不了真理,现在都经济危机了,也不为人民做点好事,看来是要完了。

原湖北大学党委常委、副书记陈少岚,二零零零年六月任三峡大学书记兼校“六一零”头目。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在教育系统迫害法轮功学员,搞所谓的校园签名活动,全校组织开展了十多场次所谓“反对邪教、崇尚文明”展览毒害全校广大师生,并亲自参与迫害在校修炼法轮功的学生和教师。该校校长刘德富还是宜昌市反邪教协会理事长(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二零零六年七月陈少岚因贪污受贿被判刑六年,遭了恶报。

恶有恶报,善有善报,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郭有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免职接受调查罪有应得,表面上是在中共的权斗中被处理,实际上是受到天理的冥冥报应。迫害法轮功的千古大罪更必须偿还,等待他的将是更严厉的审判。越来越多的人已经从中共散布的谎言中觉醒,正在以种种方式揭露和制止迫害:一些地方干部与警察主动保护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有的甚至修炼起了法轮功。很多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已经看清了继续参与迫害的结局,所以他们中有些人已开始“留后路”,并私下整理收集文件,以证明自己无辜。在善与恶、正与邪之间,每个人都面临着选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