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的经历见证法轮大法的美好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五年修炼大法的,多年来,在师父的慈悲救度与呵护下,在经历了许多风雨和魔难中,走到了今天。

为了证实大法,让世人了解大法,我要把我自己的部份亲身经历与大法在我身上所能见证的超常神迹写出来,向伟大的师尊汇报,与全世界各位同修分享,让世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修炼法轮大法前,我不但身患严重的血液病,还是一个体质过敏的人。只要去医院检查血常规,医生就让住院治疗。记的有一次在二一一医院三楼住院,医生嘱咐连二楼都不要下,说什么随时随地都会有生命危险。当时,我听后,觉的可笑,因为我心里知道,今天活着,也许明天就死去,还在乎这些下楼不下楼干什么?这么重的病,想活也活不起。因此,我的性格变的孤傲、冷漠、烦躁,对人世间的一切看的很淡,病重时,无论在任何场合下,有时就晕倒,当苏醒过来后,我还是我,对一切都不屑一顾。

修炼大法 身心健康

当我第一次翻开大法书时,看到一个黄色的小法轮在书页上转,当时看到后,我很激动,觉的有点不可思议,还有点害怕,心里想,怎么会这样呢?现在想起来很惭愧,从内心深处感到对不起师父的苦心救度。

得法后,在我刚走入修炼的第六天,也就是在我还没有完全学会五套功法的情况下,师尊给我调整净化了身体,以前患血液病时的症状不翼而飞,是师父的慈悲救度和巨大付出,使我的身体才奇迹般的从根本上发生着超常的变化。我不再象过去那样,上半层楼梯就需要歇一会,走路走一会就需歇一会,修炼后,心情舒畅走路生风,一股劲能上到六楼也不觉的累,我不再是过去的我,我不再无视一切。

尽管身体变化这么大,我还是到各大医院去化验血常规,结果几个大医院的化验结果全部正常,我彻底相信了,只有师父能救我,只有大法能救我。也就是从我走入修炼的第六天开始,我再也没有住过院,我再也没有输过血,我再也没有打过针,我再也没有吃过药。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大法给了我新的人生,我要写出来,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是一个最幸运的生命!

我手腕酸痛多年因修炼消失

得法后,我天天坚持到炼功点炼功,看到炼功场周围的绿色草坪上,站着好多二尺高,方形脑袋,象石膏像一样的小白人在看我们炼功,看到师父在弟子之间来回往返纠正炼功动作。因我握笔时间较多,右手腕一直酸痛,重东西拿不了。在炼第二套功法头前抱轮时,师父走到我跟前,师父用他的大拇指和中指,轻轻的捏住我的右手腕转了三下,我当时只觉的一股热流通透全身,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我疼了几十年的右手腕再也没有痛过,恢复如新。当时师父那种慈祥、慈悲、温暖的笑容让我终生难忘。

信师信法,没有过不去的难

那是二零零一年的秋末初冬的季节,我拿着两大包真相资料往同修家送,在去的路上,不小心踩在冰水上滑倒,正好摔在室外两个台阶的角上,腰椎骨折了,我想站起来,但动不了。我很清醒,心里想:有师在不怕。我再看资料包的背带还在胳膊上挎着,我就说:“师父,快救我,我必须站起来,请师父帮我。”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呵护下,我把装有资料包的背带扶好(因我如果站起来,再不能弯腰去挎包),一只手捂着已经骨折的腰椎站起来了,当我站起来的一瞬间,那些高大的楼房都变的很低、很小。当时我想必须找打电话的地方,找同修帮助我(因为当时家人外出不在家),我就这样一步一步走了一百多米,找到了公用电话,同修接到电话后很快就到了,把包接过去,我这时就可以两只手捂着腰椎回到七楼家里,進屋躺在床上就起不来了。但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在床上躺着时,我看到金色的龙在我躺着的上空飘着,眼睛有鸭蛋那么大,一眨一眨的看着什么,原来龙也长着两只耳朵,一上午也没离开,还有绿色的、红色的大法轮在墙上慢慢向上移动,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让我站起来。

当同修帮我发正念时,我坐不起来,在同修的帮助下,费了好大劲靠在一位同修的后背上,支撑着坐了起来。在发正念时,我感到有四根针立着,一根挨着一根距离很近,每根针有一寸长,就是这四根神针连起来,从我的尾骨一直穿到颈椎就停止了。当时我觉的坐着不那么难受了。没几天,我就能下地走路了,家人和接触我的人都很感动。

没有师父,没有大法,我下半生注定就是下肢不能动。在修炼的路上我能走到今天,都与师父的巨大付出和辛苦呵护是分不开的,感谢师尊的救度之恩。

我一定不辜负恩师的期望,从“七·二零”大法遭到邪恶迫害后,我一直在默默无闻的做着大法的事情,我认为,这是我的责任,是我的使命,我无须去表白、去张扬,圆容师父所要的,学好法,做好三件事。我非常珍惜这一切,跟师父回家,这是我最大的心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