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清除诽谤条幅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九日】有一天,我从市里回来,当走到楼下大队部门前时,抬头看到大队部窗户上挂着一幅污蔑大法的条幅,我心中一惊:哎呀!怎么以前没有注意到呢?今天才看到。

既然看到了就不是偶然的。是不是师父的安排,叫我把它清除掉呢?又一想这个东西清除难度太大了。因为大队部门前安装了四个摄像头。向西、向东、向南、向下。在距离大队部二十米处,还有一个公安部门安装的大摄像头,大队安装这四个摄像头就是保护这个邪恶条幅的。

就这个问题在我思想上考虑了几天时间。清除的危险太大,不清除,对世人的毒害更大。因为这个地方是人们坐车、赶集的必经之路,只要经过这里的人都能看到。最后还是正念占了主动。我想我修了这么多年了,对师父的这点安排还不能完成么?这也是在救度众生啊,再说,我们大法弟子都有师父的法身保护,邪党的安排都不起作用。最后决定清除。

第二天早上四点二十分起床,穿上登山服,戴上帽子,口罩,拿上壁纸刀就出发了。当走到离大队部还有三四十米的时候,我停住了,我白天去看的时候四个小摄像头没有红光,我还以为坏了,可今天到那一看,四个摄像头全部启动,发出红光。屋里还有微微的灯光,屋里还有打更的,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去还是不去?去危险太大。又一想,师父就在我身边,什么也不怕,马上求师父加持保佑。求护法神护法,摄像头对我不起作用,我就大步走了过去。开始解拴在铁棂子上的条幅,根本解不动,我马上求师父帮助,再一解松动了,就这样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把条幅往怀里一揣就朝南边的厕所走去,这也是提前计划好的。从厕所内扔到了大墙那边一个废弃的工厂内,叫恶人永远也找不到了。

到家后,舒了口气,总算把这件事办完了。可是又一想这是我办的么?仔细想想还不是我自己办的。因为我从小就受邪党迫害,家庭成份高,父亲经常挨批斗,我也挨过批斗。一开群众会,一听到鼓响,心就哆嗦。别说破坏邪党的东西,就是现在和大队干部说话,心都不自然,还在害怕,就在这样心理作用下,去清除有五个摄像头保护的一个邪党条幅,这根本不可能的,吓死我也不敢,如果没有大法,没有师父的法身保护加持根本不可能,一切一切都是师父安排,师父在做。我们只不过是动动嘴、跑跑腿而已。还真是这样。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批评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