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哲学老师:改变观念 改变自己 神路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我原为一名大学哲学教师。从97年得法到现在,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走过了从个人修炼到正法修炼的历程,也基本上走过了从思想到观念的转变这个过程。正因为有了这种不断的改变,我才能始终不渝的、稳定的走在大法修炼的路上。

现在就简单的谈谈自己在修炼中如何实现的这种转变以及修炼中的一点体悟,与同修们交流、切磋,共同提高,以便共同圆满的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

“唯物主义”哲学教师脱去了“无神论”的壳

共产党的那套哲学理论。其核心是“无神论”和“阶级斗争”,其实就是“唯我主义”,“唯权主义”。当出现气功热的时候,我什么都不相信,也没有接触过。可是当儿子向我介绍法轮功时我不但没有反对,还相信和接受了。也许是冥冥之中有定数吧。

看了《转法轮》之后,我的思想改变了。我相信神佛的存在,相信大法中讲的都是真的,相信师父给我们讲的是天理,都是对的,抛弃了“无神论”。由于从思想上、观念上发生了根本转变,行为上自然也就变了。因此。从得法到今天,无论我个人、家庭和社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饱经风霜,历尽沧桑,甚至到了家破人亡的地步,我仍然义无反顾的走在神的路上,证实着大法,不断的归正自己、同化大法。

大法修炼带来的思想境界的提升,使家庭环境和工作环境都有了改善,都变得越来越好。原来和丈夫很是计较,怨丈夫有私蓄,对我不够体贴,经常闹的不愉快。学了大法以后我懂得了事事为对方着想,宽容别人,理解别人,胸怀宽大开阔,真心实意的去对待家人和其他人。所以尽管家人分住几地,相聚时都很和睦,其乐融融。

99年“7·20”后我去北京证实大法。心里清楚,作为大法弟子就应该保护大法,证实大法。第一次去北京被天津公安局警察劫持送回当地。当非法讯问时,我毫不犹豫的回答:“炼,继续修炼。”之后家人把我从公安局接了回去。

一次,我和儿子在家看电视,警察闯進家来将我俩绑架后非法拘留,理由竟然是什么“扰乱社会秩序”。我们质问:大门没出,坐在家里怎么扰乱社会秩序?警察执法犯法。警察则说“现在对法轮功就是这样”。

我由于被单位和公安局警察从外地劫持回本地,由此在当地出了名。单位领导怕连累他们,坚持要公安局再次拘留我。全市的有关头头们还召开紧急会议,专门研究我的问题。但我心里很平静。

一个我教过的学生是市公安局副局长。他知道我的为人,帮我说话。我顺利的回家了。

单位派我的同事去接我。我不断的和他们讲法轮大法是什么,江泽民为什么怕法轮功等真相。我心态祥和,对他们影响很大,都说我这个人真好。一个同事说:我就看你对校领导的态度怎么那么善。我相信你说的,我支持你炼。这位教师一直没有反对过法轮功。学院搞大批判那一套,她从不参加。后来她顺利的被评上了正教授。

回校后领导不让我讲课。我心想不是学院不让我讲课,是师父安排我不让我讲了。那个课还能讲吗?那共产党的所谓“哲学”是邪说,除了诡辩还是诡辩,是为了它的“专政”服务的一言堂的宣讲,我当然不应该再去当它的传声筒。

因我拒绝写不修炼的保证,被扣发工资近两年。在这两年当中我不断的给单位邮真相信,讲真相。我问:哪条法律规定可以无故扣发工资,断绝生活来源?真相讲多了,单位没说什么理由就把扣发的工资全部补发了,还把早先从我的工资中违法扣除的钱(单位和公安局人员去堵截我上访来回的费用)全部退回给我。

其实给不给我工资,并不是最重要的,让他们明白真相是第一位的。我借此机会,理直气壮、面对面的和他们讲真相。从2002年以来单位再未找过我麻烦,我心里也祝愿明白真相的他们都能有一个好的未来。

当我们的念正,做的对的时候,就能解体邪恶,改变环境。

感受修炼中的神奇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1]

2001年的一天,我无意中和同修说到我想要去北京证实法,同修说:“知道你要去。大法的条幅都给你准备好了。”要问我有没有怕心呢,我也有。可有些事情不由我多想。只要我发出的是正念,就有人帮我,推着我走。于是我毫不犹豫的去了北京。我把“法轮大法好”的条幅挂在天安门前金水桥的柱子上,在武警跟前走过时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做完,当天我就顺利的返回家中。

我也曾去把“法轮大法好”的大横幅挂在了市委的大门口和高校的大门口后神奇的离去。

儿子被迫害走了以后,我发愿要成立一个资料点加大讲真相的力度。正念一出,就有同修帮我。帮我买来了笔记本电脑的同修说:这电脑就象给你准备的。因为当时3000元是买不到新电脑的,可她却给我买来了。另有同修教我上网。虽然那时连鼠标都不会拿,但我有正念。是啊,有的农村大法弟子目不识丁,竟然能很快的就把《转法轮》完整的读下来了,我当然也能做到!果然没几个月我就能做好多事情了:上网、打印、做小册子和大法书等等,越做越好,越做越精。后来还学会给电脑装系统。我帮助好多同修买电脑、上网,为资料点遍地开花而奔忙。大法给了我的智慧,给了我超常的能力。

做出了成绩,人心就上来了。觉得自己了不起,听不進别人的意见,学法也变的走形式了,欢喜心、显示心、嫉妒心等等各种人心都出来了。“人心勾的鬼上门”[2],2008年奥运会前,我被绑架,身陷囹圄。在广东女子监狱这个黑窝,在三年多的时间里,我遭受了各种非人折磨。有正念强的时候,也有私心上来,不清醒的表现。现在反省自己的那段经历,真的都是自己的错。痛定思痛,只有在法上提高上来才能弥补修炼上的损失。

走出对儿子同修的情

儿子早我两年走入大法修炼。他在大学读书时得法,而后将大法介绍给我。我看到儿子修炼后的变化有时都不相信,怎么这么快会变的那么仁义,那么和善,那么的懂事和孝顺,也变得聪明了,真可以说是“德才兼备”。99年以后,儿子六次被绑架后非法关押。在中共邪党的四个劳教所遭受迫害,零四年终于被迫害致死。他的爸爸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坚决要和我分手。我家破人亡。

儿子走后,我很痛苦。我知道必须放下这个情。修炼大法是我和儿子的终极目标,要更加精進,做自己该做的。可是难啊,嘴上说放下了,实际上没放下。我一度回避、掩盖内心的痛苦,也没有想收集和整理一下儿子被迫害的情况,他本来和我说的也不太多,可能怕我为他担心。后来,曾和他被关在一起的同修谈了儿子在劳教所遭受的残酷迫害的一些情况,我真的受不了了,简直过不去了。理性上我知道我应该把他被迫害的情况写出来揭露和控告邪恶,可几次拿起笔来却写不下去,甚至跪在师父法像前,哭的泣不成声。但我和师父说:“师父放心,我会放下的。”

经过了很长一段痛苦之后,协调人找到我说:“我们每个人都写一下被迫害的情况吧。”是的,我应该把迫害儿子的这些邪恶罪行和我本人遭受的迫害揭露出来。邪恶是怕曝光的,只有揭露出来,曝光它,才能解体它。我写了几篇揭露邪恶的文章在明慧网上发表了,同时我又向有关机构写了控告书。控告邪恶迫害的我家破人亡的罪恶。这个过程,是讲真相解体邪恶的过程,也是我自己从感性走向理性从情中解脱出来的一大步。但还是不彻底。

我到了国外。但每当与同修提起儿子,或看到儿子的照片,心里依旧难过。我知道,只有在法上提高,突破亲情这个网,才是真正的修炼,才能修炼。我想,儿子是修炼人,为法付出了生命,他不是为了救众生吗? 我要和他一起继续做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于是我就手捧他的照片去中领馆,述说我们被迫害的事实,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邪党的邪恶。中共是强盗、流氓,无人性,这是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我和儿子的遭遇是真实的见证。

在做这件事时,我才感到自己是真正的超脱了、轻松了,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我消去了很多不好的物质。“情”就是私,放不下私,脑子里想的就是自己的那些事,还有心证实大法吗?师父告诉我们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3]。想到有多少同修与我有相同的经历,更有多少同修被活体摘取器官活活被折磨致死,还有多少大陆同修在被非法关押,遭受着残酷迫害,我不能总想自己呀,我必须彻底解脱出来,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师父已经给我安排了继续修炼的路

辗转漂泊,越洋来到海外。这个环境是和大陆截然不同的,我似乎一下子变成了文盲,不识字了,变成了哑巴,不会说话了,不会开车,就象没腿了……,面对一系列的困难,我心想大法弟子在哪里都要做好三件事呀,可是在这里怎么做呀?什么都不会了,心里真着急。

其实师尊已经为我铺好路了:到美国一个月,就有机会参加纽约法会,我第一次见到师父!心中的激动就别提了。开完法会,不知是谁就把我领到了一个电话组的交流会场。听完后,我心里一亮,哇!这就是我要做的,这就是我要走的路!这就是师父给我在现有的环境和条件下安排的最好的修炼路!

很快同修就帮我装上了电脑,但我不知怎么用,就去一个同修那学。让我吃惊的是,这位同修连拼音还都不会呢,边查字典边学习,照样能把真相播出去。我感动没的说了,只有做好。

半年多的平台讲真相,体会很多。听到我们的真相广播我自己都感到震撼,同修写的非常好,简单、明了,具有强大的震慑力。决心把这个电话录音大面积的播出去。把宇宙中最邪恶的,最没有人性的中共的罪恶——“竟然贼胆包天活摘大法徒器官,而且数量非常大,全天体的神都在看着这罪恶”[4]尽快播出去,让全天下人都知道这个超过人类道德底线的罪恶,认清邪党,让人别对邪党抱有任何幻想,看清它从本质上,从根本上它就是邪的恶的。

我开始参加了电话讲真相的项目。打的多,打的时间长,有时从晚上一直打到早上三、四点钟。

我们手动平台整体配合非常好,协调同修、技术同修付出都很大。有次协调同修告诉大家要珍惜这些电话号码,有的是还没拨打过的。我一听,精神起来了,很认真的拨打那几包电话。效果非常好。接听率接近90%。协调同修、主持人、技术同修、拨打电话的同修几方面整体配合,整体提高。在这个平台上我感到了一种巨大的能量场,我的能量也越来越强,有时好象使我没办法不做好,没办法不坚持下去。虽然我们看不到自己努力所作的成绩、结果,但我却感受到了大法的能量场之强大。

师尊所要的,我去做了,有的做到了,但是还有很多不足,还有很多执着,但我在这个整体中升华着,改变着自己。我的身体也在变化,不断的净化,每一包电话打下来,感到一身轻松。有时懈怠了,师父就点化我,打坐腿痛,盘腿往下掉;精神起来了,坚持用心去打电话时,腿不痛了,又稳稳的坐住了。师父讲过修炼如初的法理,我理解一方面是从修炼开始到最后一直要勇猛精進,另一方面每一件事都要善始善终做好。“坚持”是很关键的,认准的事一定要坚持做好、做到底,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这个东西给你摆在面前了,你可能还反应不过来,你到处拜师,花多少钱,你找不到。今天给你送到门上来了,你可能还认识不到呢!这就是悟不悟的问题,也就是可度不可度的问题了。”平台同修在家里不出门就可以做大法的三件事,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做人家动手动脚都做不来的事情”[1],这还不是神在做吗。

在海外救度大陆众生

改变观念,适应海外修炼环境,依然能做好大法的事。我们学法小组的辅导员,每个星期六、日都拉我们一车不会开车的老太太去景点讲真相,去各个城市征签,每个星期不落。有一次,他说大一点城市可以看到神韵艺术团演出,有得救度的机会,偏一点的,没有大法弟子的地方,机会很少。一段时间他就带我们去很远的地方做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征签,把大法的美好和被中共迫害的真相带给那里的人们。虽然做的很辛苦,但看到那里的众生得救了,我们深感欣慰。

一次去征签,我不会讲英语,就把事先写好的英文“请伸出援助之手,帮助制止活摘器官”给一个美国白人先生看。他看后说一些话,我根本不知他说的是什么,我拿英文传单给他看,他看后深深的给我鞠了一个90度的躬。我不知所措,什么意思呢?赶忙说了自己仅会的一句英语:“谢谢!谢谢!”事后我忽然想到,他真的明白了,得救了,是在表达他的感激之情。他的这一举动也是师父在鼓励弟子,说我做的好,要坚持做下去。

总之,我们每天都在平台打电话,去景点讲真相,发单张,征签,十几年来重复做着同一件事。看似单调,但我们乐此不疲,因为我们是在救人!因为我们明白师父说的:“越在无望中,可能希望就在眼前。越在觉的很无聊中,可能就是在建立你的威德。”[5]

和同修们一起,无私无我默默的付出,感到在大法中修炼真好,有师父管着真幸福!用大法法理指导我们去修炼,按师父要求的去做,不管走到哪里,不分国界,不分人种,都把大法的美好带给那里的众生,一句话,愿众生得救。这就是我们来世的誓约,就要在这条路上跟着师父走到底!

请同修慈悲指正。

感恩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警醒〉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