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小同修成长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喜得大法的老弟子,得法不久就引导我儿子和我一同走進大法修炼中来。那时儿子十二岁,我领着他到处去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孩子上学早,五岁就上学了,总是有做不完的作业,一写就写到晚上九点钟左右,但我还是让他抓紧一点一滴时间学法。每天炼功也不停,没时间五套功法都炼就能炼几套炼几套。

小孩单纯,你让他干啥他就干啥,但自制力差。所以不但要常督促、还要及时督促。有时孩子晚上写作业写到十点多了,早上还得起早上学,完成作业后就不想学法炼功了。我就督促他炼功学法,但我的做法是适度,不是逼他必须还象平时那样,还学炼那么长时间,可以少学点、少炼点,但每天学法炼功尽量不间断。天复一天,年复一年的坚持。哪怕是我不在他跟前,我能和他联系上时,第一句话就是问他学法炼功是否坚持了。

师父说:“这个社会对孩子的影响确实很大。因为整体社会的道德都在下滑,小孩子没有抵挡能力,一進入这个社会,就進入大染缸了。如果能够象以前那样对孩子督促学法、炼功,那就不容易随着社会滑下去了。很多大法小弟子,长大了,反而变的很不行了,都是这个原因。”[1]

我觉的光要求他不行,必须在具体时间上帮助他抓紧。比如说他写完作业了能有十几分钟闲暇,我就让他休息一小会马上学法,哪怕学上一小段也行。所以孩子从上小学到现在几乎很少有时间看电视或玩儿。除了学习,就是学法炼功。时间长了,他也就习惯于这种生活节奏了。我也利用可利用的时间和他交流,给他讲同修学法修心的心得体会,在心性提高方面也让他严格要求自己。和他一同商量安排学习和修炼的时间关系,让他能抓紧时间既学好法又学习好。

小同修不象大人那样有那么多观念,没有那么多常人的执着,用常人的话讲可塑性大,但自主性差,求安逸心较强,容易放松自己,容易受外部环境的影响。这是孩子“通病”。长期一起生活,我知道自己的孩子执着状况,他的问题刚一表现出来,我就及时指出,提醒他去除执着心,不至于时间长了问题积累大了不好去除。比如,我因为忙没有督促他学法,他就放松起来,几乎只想着玩儿,我就给他提出具体安排,给他制定出“作息时间表。”但不能要求过高,那样会适得其反。这样坚持不懈的引导,大法在孩子幼小的心灵里打下了深厚的基础。因为引导得当,孩子也乐意和我交流,现在有什么事都和我交流。他妈对他那份常人爱那么浓,大法和常人的事情他分得很清楚,大事小事都愿意和我商量,这对我们沟通非常有好处。

孩子和大人不同,一旦认同大法就很坚定,也很纯正。那颗坚定信师信法的心有时我也很受感动。举几个例子,如“殃视”播放天安门自焚伪案时,我当时由于法理不清,虽然也知道邪党不会说什么真话,但也想看个究竟。可当时孩子马上告诉大家:“这都是假的,都是骗人。”告诉客人不要看。当然他连正眼看一下都没看。一次网上有个人给他发来一封信,让他发一个帐号,说给他八百万美金,那个人说自己得癌症将不久离世,丈夫因车祸刚去世不久,身边没有亲人,孩子连理都没理这事。我对儿子一点没动心很高兴。还一次我正在给他上课,遭到绑架。他当时读高三,面临高考,当时一些同学和老师都对他另眼看待。他心理压力很大,但他什么都没说,表现的非常平静。我闯出来后,单位不让我上班,预谋开除我,我背着他妈对他说,我不能上班没经济来源,你上不了大学咋办。当时我还不知道否定旧势力。他只是笑笑说,不会的,到不了那个地步,再说不上就不上呗,我去打工。

修炼十六年了,他从来没吃过一次药,没生过一次去医院的心。一次他发烧起不来床,他妈逼他吃药,又是哭,又是哀求他,跪在地上给他不停的磕头,他躺在床上劝他妈说别这样,但无论他妈怎么闹,孩子一点都没动心。但他也有执着心很强的方面,比如色欲之心,因为是正当这个年龄,色欲这个执着心比较强。我儿子在别人眼里看来一表人才,修大法的人气质又好。所以无论读高中还是读研期间,总有一些女孩子追他,他也是人心难去的。他也知道这个心较重,也尽量把握自己,但还是犯了色欲之戒,不得不结了婚。

师父说:“再有呢,如果家长哪方面做的有问题,小孩也会有表现,也会有意表现给大法弟子看、给家长看。”[2] 孩子哪做的不好时,我首先检查自己哪里修的不好,认为一定与我的修炼状态有关。所以我一方面告诉他要精進,自己多学法,做好三件事,同时也找自己的不足。我觉的我做好了,他那里也会变好。

现在儿子在国外已四年了,我怕孩子产生惰性,经常督促他多学法,做好三件事。我知道我几天不督促他,他就可能松懈一些,因为他学习压力大,每天很晚才睡觉。真是时间很少的,这就要求他少休息,挤时间。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坚持这需要毅力。我就在这方面提醒督促他。

我发现有许多大法弟子家的孩子修来修去不精進了,这需要家长督促一定要及时,放松一点可能就是大问题。今天看到什么问题了今天就告诉他,督促他立即去做,不能放松。因为他们也是师父的弟子,师父把他们交到我们手里,托付我们看护,我们带不好是有罪呀!所以我就随时告诫自己。他虽然是我的儿子,他更是师父的弟子。我没有资格在这里掺杂私我因素。所以一旦在他的修炼上与我个人利益发生冲突时我首先想到怎样按法的要求去做。比如他做证实法事时,我虽然为他很担心,但我也不能因为担心他遭到迫害而阻碍他走自己修炼的路。但有时真是哪个担心的执着很难放下的,比自己对自己都担心呀!

现在儿子已经成年了,自己已经能处理好自己的事了,在修炼上也算平稳了。我虽然不再象过去那样看管他、督促他,但还是对他要求很严,对他修炼抓的很紧。现在他马上就要博士毕业了,在国外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他找到了一个比较理想的工作,他虽然一开始学习上不是很突出,但学习成绩越来越好,他在国内硕士没读完就考取了去国外读博士,不但有工资,学费也不用家里出。现在他在国外承担着越来越多的证实大法的项目,学习、工作及科研方面也都很顺利。亲友们连连表示:你这真是修炼法轮功带来的福份呀!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