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肥东县部份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综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安徽报道)肥东县是安徽省合肥市管辖的一个小县,自一九九二年法轮功传出后不久,也传到了肥东,使得当地百姓深深受益。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血雨腥风中,肥东县的法轮功学员饱受中共的迫害。

以下是明慧网报道的发生在肥东县的部分迫害案例,从中可见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惨烈程度。由于中共极力封锁消息和掩盖迫害真相,肥东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真实情况还远不止于此。

一、张桂琴被中共酷刑虐杀

张桂琴,女,三十七岁,合肥市肥东县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底,法轮功学员张桂琴,只因为表明继续修炼大法,在做家务时,被强行带走,非法拘留十五天。在肥东看守所,张桂琴被发现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在继续炼功,一姓宣的狱警,先抽打张桂琴她们嘴巴,见仍不见效,就用竹片打学员的手心,直到学员的手青肿为止。就这样狱警仍不停止暴行,强制将三位学员用脚镣铐在一起。在以后十五天监禁中,张桂琴她们全被戴上脚镣,不得不睡觉,吃饭,大小便等都在一起。


张桂琴

二零零零年三月底,张桂琴由于到北京上访,在肥东看守所又被非法关押二十四天。每天强迫进行体力劳动在十一个小时以上。一次,她和其他五位弟子集体背法被发现,六人又一次被戴上脚镣。一个姓吴的狱警狠狠地踢打学员,直到踢得累了,便开始搜书。当搜到法轮功学员戚洁[化名]时,为护住大法书籍。戚洁以头碰铁柱,血流满面,其他弟子则大声背书。狱警恼羞成怒,用大镣把戚洁手脚铐在一起,这让人非常难受的。腰弯着,站也不能站,坐也不能坐,一走路则更难受。

中共酷刑:
中共酷刑: 戴手铐脚镣(绘画)

回牢房的一小段路,戚洁半个小时才拖到牢房。狱警又对其中三人在大院体罚。第二天看守所王所长,威胁张桂琴和其他两人,不见效果,就用电棒电三人。但三人毫不动心。他又用手脚铐到一起的办法折磨她们。法轮功学员们不屈不挠,绝食抗议。蔡医生和六、七名男狱警动手鼻饲灌食。这样绝食了一星期后,有些弟子由于被强行灌食太久,生命出现危险。看守所狱警怕弄出人命,才陆续开始放人。

二零零零年七月底,张桂琴由于向功友送经文,被功友家人出卖,再次被关进看守所,由于长时间绝食和强迫灌食,张桂琴身体极度虚弱,高烧。狱警强行把她送到医院检查,发现张桂琴已经肺叶穿孔。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看守所怕出人命,以得传染病的名义,在八月中旬送她回家。张回家后一直卧床不起,骨瘦嶙峋,讲话都困难。检察院提起诉讼后,法院派人到张家一看,看后人摇头就走。此案因为张桂琴身体太差,一直没有开庭。张桂琴的身体状况仍然极差。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下午两点,骨瘦如柴的张桂琴溘然辞世。

二、触目惊心的迫害案例

1、张玉书七次被绑架 惨遭多种酷刑摧残

张玉书,女 ,安徽省肥东法轮功学员。张玉书七次遭绑架,在肥东看守所关押期间受尽折磨。

第一次被非法关押进去,张玉书被强行戴上镣铐,同另外两个法轮功学员铐在一起,生活无法自理,并且有个姓宣的女狱警还用约一百公分长的竹片,打她们三个人的手掌,还叫她们伸直。

第二次被无故关押,又将她铐起来,好几个学员被镣铐铐在一起形成一个圈(中间有根柱子)。

第三次,被关进去之后,他们对张玉书拳打脚踢,又把她们的手脚铐在一起,十一天不能吃也不能喝。张玉书表示抗议,他们不但不减轻,反而加重迫害,让她睡大板(手和脚都被固定起来,呈大字形钉在板上),长达9个多小时,造成她生命垂危、呼吸极度困难。在同室在押人员的强烈要求下,才放下一只手,过了好一会又在别人的要求下放下一只脚。另一只手和另一只脚到天亮以后才放下。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第四次张玉书绝食表示抗议,绝食的第十一天对她暴力灌盐水,以姓蔡的为首,把她的头发都揪掉了许多。

第五次进去,以姓王的所长为首,七、八个狱警用电棍击打张玉书的头部和脸部,导致她三天不能吃喝,不能说话。他们还将她戴上脚镣手铐,七、八个男狱警对她拳打脚踢,使她当时就吐了很多血。

二零零一年元月二日上午,早饭后静坐,肥东看守所要求所有的人面对“监规”,当时同号房有五名法轮功学员:丁奇志、张玉书、孙守芬、何继明和张君如。当时张玉书没有按照要求坐,一会所长带着几名干部冲了近来,一把抓住张玉书的后衣领从铺板上拽到地上往外拖。

其余四名弟子看到这情景就从铺板上下来不允许他们拖人,结果他们就把所有学员一个个拉出去,打的打,铐的铐,六十多岁的孙守芬被打得吐血,当时在院子里吐了许多鲜血,张玉书被拖到走廊里毒打,一直打到连喊叫的声音都没了。最后又把她的手和脚铐在一起和丁奇志一同转到隔壁的11号房。张玉书的脸和嘴肿得厉害,连一滴水都喂不进去,身上出冷汗,人要昏过去了。

法轮功学员们喊狱警要求把两人送医院去,可是喊了许久,才来一个狱警对她们吼道:“喊什么,死了活该,谁叫你们到这来的。”就这样过了三天,在学员们一再要求下检察院来了两个人,张君如和张玉书分别向他们反映了事情的经过,并要求他们对学员的生命安全负责,因为学员们在这没有生命保障。但检察院对此未置可否。

张玉书因为在看守所受尽折磨,身体异常虚弱,家人知道情况后,怕她有生命危险,用公职把她担保回家。回家后,张玉书仍不能正常进食,但她仍然心系其他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于是她去肥东县公安局要求释放被无理关押的学员,并要求返还被无故没收的大法书籍。后肥东城关派出所到其家企图将她带走,但未成功。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二日下午,肥东县公安局来到张玉书家中又要将她带走劳教,后因其丈夫没有开门,未能得逞。三月十三日上午,其丈夫外出,张玉书从家中第六次被抓走劳教。

在安徽女子劳教所,恶警不让张玉书睡觉,故意指使犯人在困了的时候就用脚跺她,张玉书常常在半夜被打得痛苦大叫。

酷刑演示:踩脚
酷刑演示:踩脚

第七次是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晚,张玉书被肥东恶警从家中绑架,劫持至合肥市监狱管理培训中心(即洗脑班)迫害。

2、时长英遭灌食、禁闭、灌浓盐水、两个脚和手捆绑在床角上进行折磨

时长英,女 ,五十七岁,合肥市肥东县法轮功学员,多次遭到绑架迫害。二零零六年五月,时长英被非法送进合肥女教所。恶警每天派出三名犯人将她按倒在水泥地上,由邪悟分子张君茹给她灌食。张君茹受恶警周明凤的指使,以喂饭为由实则对时长英进行精神和肉体双重迫害,致使时长英连走路都困难。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六日,女教所开会,时长英是由两人架入会场的。因她在会上喊了“法轮大法好”,就被关进禁闭室(会场舞台背后的小牢房)一个星期。后来时长英被迫害致双目失明,一个月后才放回家。之后情况不详。

演示:关小号
演示:关小号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五日下午三、四点钟恶党人员又一次突然闯入她家,其中有肥东公安局姓赵的警察、国保大队姓陈的、政法委书记姓杨的、桥头集派出所所长姓王的,还有司机。他们闯入后非法抄家,抄走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两个空白本子、空白糖果袋、小闹钟、VCD机(家中无电视机)、MP3音乐播放机。制造并摄录假相,然后强行绑架法轮功学员时长英到桃源宾馆,第二天绑架到看守所。

时长英对他们的迫害,绝食抗议。看守所的蔡医生每天进行强行灌食,有几次灌浓盐水折磨,致使时长英上吐下泻吐鲜血,他们仍然进行灌食。大年初一把她劫持到肥东县中医院打吊水,看守所刘所长把她两个脚和手捆绑在床角上进行折磨,致使她舌头发硬,两腿也发硬疼痛,不能走路。

这还不说,恶徒们把绝食中的奄奄一息的五十多岁大法学员时长英绑在长条椅上,逼着她看谎言录像,进行洗脑。

3、大学生李刚峰被毒打、不让睡觉、弹击眼球、狠踹、关小号禁闭、加脚镣手铐

李刚峰,男,肥东人。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他还是个高中学生,得法后他身心受益,学习成绩不断提高,于一九九八年九月顺利考入安徽农业大学。在学校,他乐于助人,处处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老师和同学们对他印象都很好。

一九九九年底,李刚峰前往北京,用他修炼大法亲身受益的实际情况向政府讲清真相,结果被中共抓到安徽省驻京办事处遭到毒打,后被押往合肥市螺丝岗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期间他遭到受恶警操控的犯人殴打,并被逼迫每天做奴工长达十几个小时。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零零年十月下旬的一个夜晚,李刚峰陪同另外一人在肥东县一家网吧上明慧网时,被不明真相的网吧老板举报,警察赶来将他们非法抓到城东派出所关押并严刑审问。凌晨,他们二人趁看守的警察睡着,想办法打开手铐,走出派出所。天亮后,警察和安徽农业大学保卫处到处安排眼线,企图再次抓捕他们。几天后,恶警在农大附近绑架了李刚峰。在城东派出所,恶警为逼迫李刚峰说出另一个人的下落,动用刑具将他打得浑身伤痕累累、奄奄一息,但他始终不说一句话。恶警恼羞成怒,将他送入肥东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李刚峰因为绝食抗议,被恶警多次灌食;因为抵制邪恶迫害,他还被恶警用手铐和脚镣将手脚捆在一起,好几天无法直立行走。

二零零一年春季,在被关押长达几个月后,肥东恶警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处李刚峰劳教一年,并将他押入安徽宣城市的南湖劳教所继续迫害。在那里,他经常遭受长时间罚站、辱骂、毒打等残酷折磨,同时,他被强迫每天做十几个小时的重体力农活。二零零二年劳教期满,他返回学校继续读书。

二零零二年十月底,邪党十六大前夕,合肥市“610办公室”和公安局警察再次闯入他就读的农业大学,从学生寝室里将他绑架到合肥市邮电宾馆内的警察专用秘密审讯室。恶警将他的双手背铐在专门用于审讯的铁椅子上长达几十天,为阻止他睡觉,恶警只要一见他合眼,就用手指弹击他的眼球或者用脚踹他身体。由于长时间不能正常睡觉,李刚峰全身浮肿,精神恍惚,手铐都深深地陷进浮肿的皮肉中,惨不忍睹。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二零零三年八月,在被非法关押近一年后,中共“610”在毫无证据、同时李刚峰驳回一切指控的情况下,仍旧非法判他三年徒刑,关进安徽宿州第三监狱。

因为拒绝“转化”,李刚峰被恶警所操控的邪悟者多次毒打,直至几年后出狱,他的头部仍旧经常疼痛。

二零零五年下半年,李刚峰刑满出狱,为了谋生,他开过小店,做过销售,日子过得很艰苦。在这期间,他无论身在何处,每逢所谓敏感日,“610办公室”的人就会前去他家骚扰威胁。为避免再次被绑架,他不得不很少回家。

二零零九年,李刚峰无意中听说合肥步瑞祺电脑城一家店铺低价转让,为了糊口,他接手后开始做起电脑销售的业务。然而时间不长,九月二十二日下午,李刚峰在步瑞祺电脑城被合肥“610”再次强行绑架,一度下落不明。

4、大学生温燕自述被残酷迫害经过

温燕,肥东人,合肥工业大学学生。因修炼大法曾多次遭迫害。二零零三年,她曾以自述的形式向明慧网投稿,揭露迫害。原文如下:

我叫温燕,女,一九七九年出生,现年三十四岁。因修炼法轮功,被学校非法开除已有三年了。我因讲清大法真相,被恶人跟踪、绑架,受尽了折磨。现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下面谈一谈在中共“十六大”召开之前,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又一次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日下午四点多,我到一电脑培训学校去拿考试通过的会计电算化证书,刚到校门口就被两个便衣恶警绑架。他们光天化日之下干着这见不得人的勾当,没有任何证件、手续。我问恶警: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这样对待我?那两个恶警一句话不说,反而还打我,我被打得两眼冒金花。

恶警把我铐在椅子上,每天二十四小时不断换人来审问我、折磨我,我来例假也不放过,我痛苦不堪。我用绝食来抗议他们这种违法行为,他们就对我进行野蛮灌食。十几天后,他们干脆把胃管插进去就不拿出来。

双手反背铐在椅子上
双手反背铐在椅子上

一次,他们把我双手反铐在椅子上,使我的身体向后仰着动不了,手铐铐进了肉里,我的一只鼻孔被插上胃管,另一只鼻孔被粘胃管的胶布粘住,我只能用嘴呼吸,不时的反胃想吐。就在这种情况下,看管我的公安一处的恶警还审问我,并说:“你还想睡觉呀,今天再不谈问题就别想睡。”我闭眼不理他们,那恶徒就用手敲我的前额。我就这样坐在椅子上痛苦的承受着。在看管我的两个巡警睡着后,我用两腿把那长管拽掉了,可在我挣扎中,手铐却越铐越紧。第二天,我的手全肿了。后来,他们又找来女教所的那些邪悟的人轮番的、整天不停的给我洗脑。后来,在他们的威逼、恐吓、精神摧残下,我的意志慢慢开始崩溃……七十多个日日夜夜,我被双手铐在椅子上,不给睡觉,还被威胁、恐吓。

直接参与这场迫害的恶人是公安一处的丁涛(可能是处长),陈松,罗健,梁文明,姜怡(女),史××,张××,王××。在此我要正告这些人:不要再继续迫害我们修炼法轮功的这群善良的人们,不要再继续在无知中作恶了。否则面临你们的是正义的审判,那时后悔(有删节)。

5、武玉兰被恶警当着她丈夫的面用不明药物致昏迷

在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二中午十二点左右,由肥东县城某派出所带领十几个恶警和恶人(穿便衣)闯入法轮功学员武玉兰家。

在武玉兰向恶警讲真相,其丈夫在问此原由时,恶警们不由分说将武玉兰绑架,手段残忍,首先用几名恶人将其丈夫看管,又用两名恶人将其十岁儿子抓着,然后用此不明药物(是白色)撒遍法轮功学员武玉兰满身包括脸面。

据其丈夫和孩子说此药撒到人哪儿,哪儿疼痛难忍,并且有一种气味能使人立即处于昏迷状态,就这样使武玉兰立即昏迷,被抬走。

6、郑顺兰六年前去北京上访失踪

郑顺兰,安徽合肥市蜀山区,肥东县人,随儿子住在昌河汽车修配厂职工宿舍,以个体裁缝为生。二零零六年九月份,郑顺兰和同修去北京上访,在迫害中失散,至今下落不明。

近些年来,随着中共暴力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在国际上曝光,那些在迫害中被中共大量失踪的大法学员的安危是让人现在最关心的。郑顺兰现在到底哪里呢?

三、部份绑架、抄家、骚扰、迫害案例

肥东县“610”成员武必珠多年来一直参与绑架、洗脑法轮功学员,下手狠毒。不听劝告,与恶人高理刚、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赵恩峰都是一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以下是肥东县发生的部份绑架迫害案例。

◇丁奇志,女 ,三十多岁,安徽省肥东县店埠镇人。二零零零年(具体时间不详)丁志奇家像往常一样晚上七点正常学法。八点钟时忽然有敲门声,丁姐开门一看,十几个便衣一拥而入,丁志奇被几个人强行架起想拖到门外停着的警车上。丁姐家的房子在马路边,围观群众有一百多人,丁姐说:“大家抱成一团,不要被邪恶带走。”这些警察冲上来连撕带打,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围观群众默默地叹息摇头,丁姐最后被按倒在地,拖到车上,一屋子十几个学员全部被带走(大部份人光着脚没有穿鞋),关进肥东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三日上午,张玉书从家中第六次被抓走。同期被抓走的还有法轮功学员丁奇志,该学员曾步行进京上访,被多次关押,也是刚被家里担保出来,和其哥哥在去菜市场的路上遭到绑架。后得知丁奇志被送至合肥女子劳教所,劳教两年。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六日,一位法轮功学员在肥东散发大法真相资料时被恶警非法抓捕,在被恶警审问过程中,该法轮功学员携带的传呼机频繁响起,其中有一电话显示为张朵云家的电话号码。由于张朵云曾是安纺法轮功炼功点辅导员,恶警怀疑她与该法轮功学员有联系,就到处抓捕她。

◇因为恐怕其邪恶罪行的曝光,肥东县恶警对在二零零一年一月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张桂琴(明慧网有详细报导)的丈夫、法轮功学员管学怀又进行迫害,他于二零零一年二月十六日在家被非法带走,很长时间下落不明。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日晚十一点,法轮功学员马元中,宋玲,李翠萍被肥东恶警强行从家中抓走,没有办任何手续。其中马元中已经是第四次被抓,李翠萍是第二次被抓。

◇二零零八年元月十日,在肥东县八斗镇镇政府任干事的法轮功学员邵世元,在讲真相过程中,被恶人举报。合肥市国保大队,伙同肥东县公安局、八斗镇派出所等恶警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强行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及大法真相资料,邵世元被关押在肥东县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肥东法轮功学员武玉兰(女,三十五岁)在忠庙散真相材料时被抓。被非法关押在巢湖看守所。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二日,合肥市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合肥市黄山路青苹果快捷大酒店洗脑班,并被非法抄家。其中包括肥东县城法轮功学员武玉兰。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三日下午六点左右,法轮功学员杨树贵(杨旭东)于在合肥步瑞琪大厦被绑架,一直被关在肥东看守所迫害。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晚,安徽省肥东县法轮功学员张玉书被肥东恶警从家中绑架至合肥市监狱管理培训中心(即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四日,安徽省肥东县法轮功学员李翠萍在讲真相时被恶警跟踪绑架。参与绑架的是肥东县恶警,大约有近十人。李翠萍被绑架具体位置在肥东县粮食局车队恢复楼六零一室。

◇二零一二年八、九月份,安徽肥东县国保大队警察于绑架四名法轮功学员,其中三人是撮镇的,一人是县城的,先关在拘留所,后转至县党校洗脑班迫害,逼写 “四书”后才放她们回家。

结语

人在做,天在看。迫害法轮功恶有恶报,这是迟早的事。江泽民、周永康等犯罪团伙犯下如此残害无辜善良人的反人类重罪岂可无报?这些年,罗京、任长霞等众多迫害打手相继遭恶报身亡,如今上天的清算利剑已经直指迫害恶首,对所有参与迫害人员的最后大清算也即将到来。二零一三年年底,迫害元凶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和中共“610”头目李东生相继落马,表面上看是他们在中共内斗中落败,实际是其迫害法轮功导致恶报的开始。作恶者必自毙!迫害善良的罪犯必将受到追究和审判,江泽民及其帮凶即将面临全球的公开审判,我们坚信,在合肥,那些作恶者同样逃脱不了历史的审判!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