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受迫害十几年 我为何还坚持修炼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六十年代初,我出生在当代中国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小山村。由于贫穷,天生体弱。也因贫穷,我八岁就得参加生产队集体劳动(那时是早晚出工,上午上学)。十来岁时的一场“脑膜炎”病,虽保住了性命,却使我本来弱小的身体留下了腰酸头痛的后遗症,疾苦劳累刻记在我幼小的心灵中。那个时候,我唯一的愿望是长大后能跳出“农门”。电影幻灯片上的“纱厂女工”是我的偶像。因此,我忍苦出工劳动,也用心读书,在那个不讲学习成绩的年代,保持着好的学习成绩。有幸的是,通过一九七九年的高考,我考入了一所省属工业中专学校,虽然与当时学校及自己的预期相差很大,但毕竟是我们山村里也是我们全校第一只飞出来的“金凤凰”。随之,我進入工厂(一个很大的国有企业)当技术员、做厂报编辑,穿上工作服,实现了儿时的唯一愿望。后又调(考)入市级政府机关工作。看似一路顺当……

但是,進入机关工作没有让我感觉太多的荣耀,却让我生出了妒嫉、自卑、愤愤不平之心。于是,我拼命的工作学习,为的是要靠自强不息来弥补自己没有后台、没有靠山的缺陷而达到出人头地的目地。几年间,我通过自学考取了与我工作有关的两个专科文凭和一个本科文凭,也很顺当的通过了初级、中级职称资格考试。工作能力也算得到单位领导、同事的承认。可这种拼搏,对我身体损害很大。不但多年的腰酸头痛加重,且贫血、胃痛、盆腔炎、宫颈炎等多种慢性疾病相继滋生,特别是无原因持续大量的流鼻血弄得我苦不堪言。儿子也因由奶奶照看长期与患肺结核病的爷爷接触染上了肺淋巴结核(这成了我心中最大的忧患)。家中也传来母亲(父亲早年去世)病重且经算命先生算命说是命不久长了(活不过六十六岁)的消息。生命更多的感受到了无助、无望与无奈。

一九九七年七月,修炼法轮大法的小姑子将福音传给我,我有幸得法。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一天晚上洗脚时,我不经意间发现自己左脚脚背左侧很早时期就长有的一个纤维瘤不见了,我惊奇的叫过丈夫来查看核实(丈夫是学医的,也是他说的我脚背上长的肉瘤是纤维瘤我才不当回事),得到确认。认真回想,自己这些时间来,上述的病痛也都没有出现过,经多方治疗未见好的鼻出血也没流过血(现在快十五年,再没有病痛过)。丈夫见证了我的奇效也走入了修炼。

更有幸的是,我深刻体验到了:“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1]

得法修炼的第二年,我将母亲从乡下接来,让她与我们一起学法炼功。不长时间,母亲身体就健壮了许多,回到家中(回家后,因故没有坚持修炼,但一直坚持念法轮大法好),家中兄弟都感觉到她身体的变化(母亲现在八十岁了,身体还很好,一人在乡下独立生活)。

最庆幸的是我儿子因支持我修炼成了最大的受益者。

坚信大法,儿子有了健壮的身体

九八年秋的一个晚上半夜时分,我儿子惊恐的叫声把我从睡梦中唤起。来到儿子床边,只见儿子正趴在床头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已吐了许多。儿子很是惊慌。

大法给了我胆量与果断,我一点也没害怕,想都没想过要送儿子上医院,就将儿子扶起坐稳,拿纸擦掉儿子口角的鲜血后,就捧着《转法轮》坐上儿子的床头,抱着儿子给他读法听。

的确神奇,我一读法儿子立即就止住了吐血。读了不到一讲,儿子就睡着了。我也就打扫了一下房间,回房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晨,儿子脸色还不是很好,但看不出生过大病。我也没有一丝想送他去医院的念头。就给儿子吃了个蒸鸡蛋,让他坐在火箱旁,用随身听放我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音给他听。让儿子的同学带个口信给儿子请一天假,我就上班去了。

孩子很听话的在家连续听了一上午师父的讲法录音后,身体奇迹般的恢复了,吃过中饭,儿子就自己背着书包上学去了。由此,儿子也深知大法好,(迫害前)空余时间也看大法的书了。自此,我儿子的结核病彻底好了(儿子大学毕业后曾在一家五星级酒店上班,每年体检都合格),且很健壮:体重由高考时一百来斤增长到了一百三十多斤(身高1.75米)。

儿子的奶奶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但我当时还是挨了她的一顿痛骂:骂我胆子太大了,责怪我看到儿子生这么严重的病,也不送医院。我却很庆幸:庆幸自己是大法修炼人,师父为我去掉了心中最大的忧患。庆幸自己一人得法,全家受益。

放下人心,儿子神奇的有了常人求之不得的工作

因我坚持修炼,两次遭受绑架关押迫害都处在我儿子人生转折关键之时(临近高考与临近大学毕业分配),给儿子造成的伤害与影响很大。我因此很内疚,很执著儿子的前程。儿子高考结果不理想――只考上专科,毕业后要找理想的工作困难可想而知。多少次看中的职位就因没有全日制本科文凭被拒之于报考的大门外;更有适合条件的职位就因我修炼儿子不能参与竞聘;期间也曾经历过儿子经公务员公考取得笔试第一的成绩却因我人心被带动,走了“常人之路”而功亏一篑。但也正因为我是修炼人,能在师父的指导下明悟法理。儿子也没有对因我修炼遭受迫害所遇不公有过怨言,且一直默默为我运用电子设备助师正法与救人提供常人技术上的帮助,也没有放弃求职考试的机会。

师父告诉我们:“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2]“我们在失的过程当中,我们真正失去的就是那种不好的东西。”[2]“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2]“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2]

当我在“失意”与“魔难”中真正放下人的执著心后,儿子神奇般的找到了常人求之不得的工作――很顺利的考入了我市城区财政局。幸遇大法,坚持修炼,庆幸生命不会再感受到无助、无望与无奈!

诚然,在大法蒙冤的日子里,我也因修炼大法遭迫害而损失了一些未修炼前所追求的东西:九九年我通过公开招考考取了我所在单位副局长职位第一名的成绩,因坚持修炼未能得到所考职位;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五年曾两度因讲真相遭非法关押迫害,被降级降职失去了科长职务与相应的级别工资与奖金福利。但我已不再感到失落与不平。因为这些就算是损失,也是迫害所致。而真相终究要大白于天下,迫害是不可能长久的。因为今生幸遇法轮大法,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有大法师父管我,已得到了诸如上述人们想得而得不到的许许多多。

文章的最后我引用我师父《洪吟三》中的歌词《义无反顾》来总括全文,解答我这篇文章的标题“遭受迫害十三年,我为什么还坚持修炼?”暨对关心且尚不理解我的常人同事与朋友释疑。


人生为何总是苦
拼搏更不是幸福
我们来自何处
求索中反而走上歧途
人为何而生
没人能说清楚
修炼使我理悟
为何迫害指向大法徒
因为我们走了神指的路
我们已经知道了人为何苦
了悟了生命的归宿
明白了宇宙的成住
灌输不再是真理
迫害更不能使我变糊涂
正念使我走在神的路上义无反顾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济南讲法答疑〉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