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馆陶县法轮功学员十四年被迫害综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馆陶县公安局局长耿风海、朴振光、政委孙银盘、政保股股长杨朝生、郭玉珍及政保股的孙明然等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就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导致馆陶县众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劳教、判刑,有的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有的被迫流离失所。

据不完全统计,十四年来,馆陶县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案例达到一百三十五宗,其中一人被迫害致死,至少十二人被非法劳教,经济敲诈至少五十多万元。

以下是馆陶县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情况。

一、被迫害致死案例

郝玉枝被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迫害致死

郝玉枝,女,五十多岁,是邯郸馆陶县法轮功女学员。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六日下午,郝玉枝被馆陶县国保大队队长李俊山一伙绑架,恶警在郝玉枝家非法搜走大法书籍,光盘等物品。李俊山等恶警捏造罪名把郝玉枝非法劳教一年半,投入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迫害。

二零一二年五月某日晚上,郝玉枝被女子劳教所三大队恶警吴丽娜用棍棒毒打胸部,之后郝玉枝胸口疼痛,并出现下身出血现象。大队长臧志英带郝玉枝去劳教所医院看看,没有治疗,之后又强迫郝玉枝去地里干活,并派犯人赵娜娜做包夹监控郝玉枝。

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郝玉枝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石家庄)被迫害致死,年仅五十八岁。

二、馆陶县法轮功学员遭受严重迫害案例

1、王爱巧——经历老虎凳、皮带打、抓住头发撞墙、打耳光的酷刑

王爱巧,女,二零零五年一月十六日早上六点多钟,馆陶县公安局一中队恶警郭玉珍、陈佩义、孙明然闯到王爱巧家,不出示证件,象土匪一样抢走了大法书、师父法像。并使用卑鄙手段让家人请他又花费了四千元。在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的四十八天里,恶警对王爱巧使用多种酷刑对她进行折磨,如:老虎凳、皮带打、抓住头发撞墙、打耳光把耳底打坏,使她的听力受到严重影响。

2、张怀俊夫妇的遭遇——酷刑、酷刑、还是酷刑

张怀俊,男,馆陶县徐村乡西马兰村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一天,张怀俊被马头派出所恶警非法关押一天。十月份张怀俊被县公安局恶警孙明然勒索现金三千元。

二零零五年农历正月十五日半夜,以馆陶县公安局朴振光(副局长)、郭玉珍、孙明然为首的公安局、“610”、国保大队、防暴大队、刑警队、徐村乡政府、徐村派出所三十多人闯进张怀俊家,将他们夫妻同时绑架到县刑警中队进行迫害。

恶警强迫张怀俊坐老虎凳三至四小时,还往他的头部浇热水,用手拧大腿内侧,还用铁棍敲打腿骨。他的妻子同时也被罚坐老虎凳;还被两个恶警打耳光。第三天下午把他们二人送往县看守所。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在这次迫害中,恶警将张怀俊家洗劫一空,抢走了复印机、电视机、VCD机、切纸机、复读机、订书机、两个高级充电灯、一根气管、两把切菜刀、身份证、行车证、户口本、人民币六百元、硬币三十元等其它物品。恶警数人并在他家骚扰四~五天。

二零零五年,县公安局恶警郭玉珍用权力将张怀俊非法劳教三年。张怀俊在劳教所因不放弃修炼,被非法加期四个月。在劳教所因不写“认识”,被恶警左涛用橡胶棒将他后身下部打成黑紫色。还有一次被恶警教导员王志明用电棍电击他上身前后部,直到休克才算停止。有一次因张怀俊不唱中共邪党歌曲,被恶警高金利、贾迎彬限制他每顿只让吃一个馒头,还得打扫卫生达两个星期,恶警经常让法轮功学员打扫厕所,干脏活、累活。

二零零五年,张怀俊的妻子在馆陶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被送往石家庄劳教所,因检查身体不适,拉回来后继续在看守所迫害。在这期间副局长朴振光和警察孙明然知道张怀俊家里有残疾孩子不能自理,他们欺骗说,“如果拿5000元钱,就让你老伴回家。”可是他们把钱骗到手后,又把他的妻子送往邯郸劳教所洗脑班继续迫害,在洗脑班期间他的妻子拒绝写所谓“四书”,绝食五天。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八日,张怀俊被邯郸劳教所恶警高金利、曾毅伟毒打,强迫他放弃修炼。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七日晚八点多,张怀俊由于和学员说几句话被恶警王志明电两个多小时。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张怀俊的儿子被马头派出所非法勒索现金两千元。马头派出所恶警李清兵、苗付强、丙建利、徐配军,把他们夫妻同时绑架到马头派出所,两天后张怀俊被放回家,他的妻子被送往县看守所。在县看守所因她不穿号服,被所长张建利打了一拳。并威胁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要给你们戴大镣。在看守所一个月后又送往西沙河洗脑班继续迫害。直到奥运结束很多天才放回。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早上六点左右,邯郸县国保大队大队长游勇带二十多人将在邯郸县东辛庄开小家电门市的张怀俊绑架。

初步估算一下,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张怀俊夫妇历尽各种酷刑迫害,被馆陶恶人所诈骗的钱财和抢劫的各种贵重物品价值达两万多元。

3、马金秀——孩子被绑架虐待、不修炼的丈夫遭酷刑、恶警叫嚣“不说扒光她的衣服打。”

马金秀,女,年龄未知,河北馆陶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正月十五深夜十二点三十分左右,馆陶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柴堡派出所等一伙恶警,翻墙砸门闯入马金秀家,强行将她绑架到城关派出所。同时被绑架的还有马金秀的丈夫徐延立和儿子。恶警把马金秀十二岁的儿子从被窝里拉出来,不让他穿棉衣,抓住他的头发往车上拉,把孩子也抓进城关派出所铐了起来。当时正值寒冷的冬天,天寒地冻,寒气逼人,十二岁的孩子只穿着秋衣秋裤,挨冻受饿,在城关派出所被铐了两天两夜后才被放回。马金秀的孩子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从此失了学。

当时恶警把马金秀一家三口绑架走时,家里只剩下两个幼孩,无人照看。

马金秀被抓进城关派出所后,公安副局长、所长陈培义用酷刑对她逼供,陈培义让人搬来“老虎凳”放在他的办公室里,强行将马金秀绑在上面,然后用铁棍别住马金秀的身体使他不能动弹,再一块一块的加砖,直到马金秀疼得昏了过去。

陈培义等恶警还用一种酷刑,把马金秀的双臂捆绑到背后,再往上提拉“吊绳”,恶警陈培义对马金秀用尽了酷刑并大声喊道:“不说扒光她的衣服打。”动用一系列残忍的酷刑后,马金秀被恶警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这期间,马金秀丈夫徐延立也遭到恶警的酷刑摧残,他被坐两次老虎凳,戴大型脚链手铐,恶警打的他无法正常呼吸,甚至精神失常不能正常生活,家中老人被吓得卧床,多日打点滴才恢复。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在被非法关押在城关派出所期间,恶警陈培义还侮辱马金秀的人格、挑拨他们夫妻关系,对徐延利造谣:“你媳妇都给你戴绿帽子了,你还不知道咧。”二零零九年十月马金秀解教回家后,丈夫徐延利多次审问她此事,并经常为此打骂,令马金秀家至今无法正常生活。

当时马金秀家三口人被恶警抓进城关派出所后,所长陈培义令六、七个恶警强行住进马金秀家,大吃大喝一个星期左右,把马金秀家过元宵节的肉、鸡、鱼、海鲜、鸡蛋等吃了一个精光,把他家折腾得乱七八糟。

城关派出所恶警霸占马金秀家吃住期间,一副书法家的“忍”字价值无法估计却被恶警抢走了,马金秀家的饲料也丢了二、三袋,铁板丢了两块,当时正是饲料生意旺季,一有客户到马金秀家买饲料,陈培义手下的恶警就说“她家不卖料了”,从此无人再到马金秀家买饲料,使马金秀家受到了极大的经济损失。

4、郭洪庆——屡被绑架、勒索,在三个劳教所都受到残酷迫害

郭洪庆,男,馆陶县人,邯钢工人。一九九九年九月,郭洪庆被馆陶县城关派出所恶警徐省军勒索803元;一九九九年十月十日,郭洪庆又被馆陶县公安局耿凤海、孙银盘、杨朝生、孙明然绑架勒索8800元,非法拘留三十二天,曾被辱骂、被郭玉珍、徐省军上绳、毒打;一九九九年大约元旦前被徐省军等人由邯郸带到馆陶县非法拘留一个月;后被邯钢无理开除,

二零零零年十月三十一日,郭洪庆被邯山区派出所非法扣留并转到庞村派出所,又被送到邯郸二看,被非法劳教二年。期间多次被辱骂、用木棍打、拳脚毒打、强制劳动方式“转化”。参与迫害的有二队队长、普教人员。

二零零一年十月,郭洪庆被送到高阳劳教所迫害。期间被长时间罚站、埋地环、木棍打、电棍电、用拳打脚踢、辱骂等手段残酷迫害。参与迫害的责任人:大队长胡X。

二零零二年郭洪庆又被从高阳劳教所五大队送到六合屯劳教所继续迫害,一直被强制高强度体力劳动,被段主任、李队长、王队长、毒打、辱骂强制“转化”。

5、张云先——老虎凳、上绳、打耳光、坐椅子、扒上衣受冻的迫害事实

张云先,男,馆陶县法轮功学员。先原有严重的肠胃病,经常犯病,冬天犯了病一躺就是十天半月。张云先于一九九八年春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得到康复。张云先老伴从前有腰椎间盘突出病,经常疼,修炼大法后得以康复。张云先的小孩一九九八年得股骨头坏死,通过学法也好了。张云先一家人受大法恩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张云先家经常受到当地派出所、乡人员的干扰,有时一天干扰4、5次。在二零零五年,张云先被马头派出所郭保华等绑架,在馆陶县国保大队遭恶警打耳光、上绳两次;被绑在一中队部铁椅子上一天、上老虎凳两小时。张云先后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3个月。主要迫害责任人是恶警郭玉珍、孙明然、朴正光。

后张云先被劫持到邯郸市劳教所洗脑班非法关押,遭受了两个月的折磨,身体受到严重伤害,恶徒还向家人勒索五、六千元。张云先被非法关押期间,张云先老伴被非法关押一天,张云先的孩子被非法关押七天。

张云先被马头国保大队绑架送馆陶看守所刑拘90多天,遭国保恶警酷刑:老虎凳、上绳、打耳光、坐椅子、扒上衣受冻,恶警还把张云先妻子绑到国保大队拘留一天,儿子拘留一星期,然后把张云先送邯郸洗脑班迫害两个月,并勒索六千元现金,主要参与人员:郭玉珍、孙明然。

二零零七年,张云先被绑架,非法关押一个月,被勒索二千五百元。

二零零八年邪党奥运期间,张云先多次受到骚扰。八月十六日晚,恶警几辆车、几十人包围张云先家,把张云先绑架到西沙河,非法关押一个月。非法关押张云先长达七个月,共勒索钱财九千多元。

6、李国华——被猛打耳光、罚跪、用绳子捆绑

李国华,男,居住在馆陶县(原山东郊南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李国华夫妻二人到北京上访,被劫持到廊坊,后由本县徐省军等人将他们劫持到馆陶县马头关押十五天,放时勒索三百元。

第二次到北京上访,被北京火车站恶警劫持,后又被本县派出所劫持,恶警徐省军等人抢走他身上现金六百元(说回来给,到现在也没给)。因说大法好,李国华被徐省军猛打耳光,后罚跪,到晚上送看守所,期间十几个人用绳子捆绑李国华二、三个小时,关押了四十天,出来时这对夫妻各被罚款五千六百元,押金五千元(押金以后给)。后来恶警以李国华接到经文为名,又各罚夫妻二人三百元。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恶警杨朝生、孙明然带了几个人翻墙入李国华家,抢走大法书九本,并把李国华妻子带走,当天交款七千三百元才放回家中。

7、李爱莲——被恐吓、勒索有20多万元之多

李爱莲,女,馆陶县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因上北京上访,从北京被强行劫回拉到馆陶县马头关押二十天,罚款几百元。第二次上北京被当地警察强行拉到邯郸打、骂并罚款八千八百元。

中共十六大期间,李爱莲被当地非法关押在县招待所十五天。期间因身体不好回家看病,结果公安局从家把李爱莲抓走,不让看病。公安局长陈启明、政委孙银盘变本加厉恐吓并勒索她们家4500元。

二零零八年不知什么单位派了一男一女,专门在李爱莲家盯着不让出门,强行限制人身自由多日。

二零零九年李爱莲在同庄村同修家学法,突然闯进四-五个人强行把李爱莲和同修绑架到冠县公安局看守所,家人又被敲诈勒索三万元,冠县“610”陈月芝主参谋。

在中共迫害的法轮功的十几年里,恶党对李爱莲及家人恐勒索多次,大概有20多万元人民币。

三、馆陶县部份被中共劳教的法轮功学员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馆陶县公安局局长耿风海、政委孙银盘、政保股股长杨朝生,还有政保股的孙明然都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零五年,郭玉珍任馆陶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朴振光任公安副局长,孙明然等继续跟随行恶,在全县范围内疯狂的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这几个恶人非法劳教了十几名法轮功学员,有:法阔、海军、郭洪庆、杨玉玲、刘梅先、张云士、李俊梅、刘秀英、郭贵兰、李关起、刘贵芬、郝玉枝等人。

四、部份法轮功学员迫害情况

1、乔永芹,女,馆陶县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八日,乔永芹被馆陶县城关派出所恶警耿风海、徐省军、殷振仓勒索一千元;一九九九年十月八日,乔永芹又被馆陶县公安局恶警耿风海、孙银盘、杨朝生、孙明然绑架,被非法拘留十七天,勒索一千元。

二零零零年一月六日,乔永芹被馆陶县公安局耿风海、孙银盘、杨朝生、孙明然勒索一千元。

二零零九年四月八日至四月十三日,乔永芹在山东冠县被冠县恶警陈月芝、杨军等人绑架,拘留六天;并被勒索四千五百元。

2、孙九玲,女,馆陶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九月八日,在北京被邯郸住北京办事处人员搜身抢走八百多元,在北京扣留一晚放回;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日,孙九玲被馆陶县公安局恶警耿凤海、孙银盘、杨朝生、孙明然绑架勒索3800元,非法拘留三十二天。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四日晚上,以郭玉珍为首的几个恶警入室抢劫,强行把孙九玲带到刑警大队扣留一晚,还经常被公安人员上门骚扰。

3、李国华。男,馆陶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年赴京上访,被馆陶县马头派出所伙同县公安局带回,受迫害十天,被罚款二百七十元。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七日,李国华再次被馆陶县公安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33天。恶警抢走他大法书又罚款五千元。且未开任何收据。参与迫害人员是杨朝生、孙明然、徐生军。

4、王香云,女,馆陶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一日和当年九月二十七日,王香云被馆陶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恶警耿风海、杨朝生、徐省军、孙明然、石计田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等。在以后的几年时间,王香云先后又有四次遭到恶警绑架迫害,家属受牵连被罚一次三千元,两次五千元。王香云依次被罚款两百七十元,四千元、两千元、八千元,累计142700元整。

5、李少峰,男,馆陶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七月二十一日,李少峰被馆陶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恶警耿风海、杨朝生、徐省军非法关押在馆陶看守所迫害十七天。李少峰家属被勒索8000元,本人被勒索两百七十元。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七日,馆陶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恶警耿风海、杨朝生、徐省军又将李少峰非法关押在馆陶看守所迫害一个月被勒索三万八千元。

二零零一年阴历二月初二,李少峰被山东冠县公安局管县国保大队非法关押在山东冠县看守所两个月,后被勒索一万一千元。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李永朝、石计田、白海滨与馆陶县公安局馆陶县国保大队,寿山寺派出所把李少峰非法关押在馆陶看守所迫害四十五天。

6、谭银锁,男,馆陶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被迫害一个月。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七日被迫害一个月,并超期关押。后又三次遭到馆陶恶警耿风海、杨朝生、徐省军以各种形式和理由加以迫害,迫害期间家属被勒索四百元、八千八百元、六百元、五千元。恶警从他家里抢走师父法像、大法书、炼功服等。二零零一年九月,邯郸丛台区派出所多次来他家门市骚扰,恐吓。

7、李文举,男,馆陶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份,李文举被马头派出所郭保华所长拘留七天释放回家,当时李文举家被拘留三人,释放后勒索六百元钱。一九九九年十月左右,李文举被绑架到县公安局。释放后恶警勒索一千五百元。以后恶警又多次上家翻书。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份晚十一点,马头派出所所长徐保军,孙明然等人进李文举家翻走大法书,把他绑架到马头派出所迫害,过年后释放,勒索8000元现金。

8、杨清钦,男,馆陶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因去北京上访,遭馆陶县马头派出所、县公安局迫害三次。恶警杨朝生、徐生军、孙明然从他家抢走大法书九本。杨清钦三次被非法关押共计五十一天,累计被敲诈12870元。

9、郭清印,男,馆陶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郭清印去北京信访,被馆陶县公安局从北京带回来,非法关进县看守所的,被县公安局罚款六千元。二零零八年在郭清印路上被房寨镇派出所恶警绑架,关进看守所被县公安局罚款一万五千元。参与迫害人员是馆陶县局长耿风海、政委孙银盘、治安股长杨朝生、看守所长郭玉珍,局长李永朝,国保队长史继田,看守所长张建立。

10、李桂香,女,馆陶法轮功学员。大概在二零零一年八月份,馆陶县和平派出所所长张国辉、指导员牛卫芝等恶警强行对李桂香抄家和绑架,把李桂香带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三日,罚款五千元。

11、韩秀芳,女,馆陶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三月四日,韩秀芳进京上访,被非法遣返绑架至邯郸第一看守所,丛台区公安分局罚款两千元。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韩秀芳再次进京上访被绑架至邯郸一看守所,丛台公安分局罚款两千元。二零零一年五月,韩秀芳因不背监规,坚持炼功被一看狱警马俊霞强行戴手铐,脚铐二十七天。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初,韩秀芳被联东派出所恶警徐志强及一伙人抄家,抄走部份大法书,还有师尊法像、收录机,同时被绑架至市法制学校强行“转化”。(有抄走东西的收条)时间不到一个月,工厂交三千元,派陪教每天四十元。

12、王艳霞,女,馆陶县陶西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去北京上访,从此遭到一连串的迫害。二零零六年九月份,馆陶恶警在抄家时居然绑架了王艳霞十几岁的儿子。二零零七年八月份,王艳霞和两同修在工业区租房处学法,被恶警蔡燕飞、孙明然等绑架,在看守所被关押五六天。恶警纵容吸毒犯用鞋猛扇王艳霞,打的她身上都是黑紫。后被送到石家庄劳教所迫害一年半。

13、陈焕福,男,馆陶县卫东镇人。二零零六年陈焕福被马头派出所恶警郭徐华带人绑架到馆陶拘留所迫害15天,因病放出被勒索五千元钱。二零零八年八月初,马头派出所李清兵等恶警又到家非法搜查,被勒索5000元钱。

14、严贵义,男,馆陶县卫东镇人。在二零零九年严贵义被恶警绑架到三东派出所走脱流离失所两年后,被送邯郸洗脑班迫害十天,勒索一千元钱。

15、魏桂红,女,二十九岁,邯郸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三十日,魏桂红在家学法炼功,被恶人举报。馆陶县公安局政保股邪恶股长杨朝生带人闯到她家,将魏桂红强行绑架。家中四岁的儿子无人照管。房东宋玉娥(未修炼法轮功)不知何故也被绑架。这足以证明中共迫害法轮功不只限于大法修炼者,连街坊邻居都要受到牵连。

16、李金莲,女,馆陶县城关镇人。十六大期间,在馆陶县公安局、“610”的预谋下,将李金莲关在馆陶县招待所,被非法软禁关押十五天。二零零九年黄历三月十二,李金莲在同庄村同修家和几位同修学法被绑架。后来才知道是被冠县古城派出所送到冠县公安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期间被谩骂,被非法罚款一万元,没有罚款手续和单据。直接参与迫害人:吕书光、王书光、陈月芝、杨军。

17、肖玉城,男,七十多岁,馆陶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八月五日馆陶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李俊山老人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二十二天,家庭经济受到损失,家庭成员受到精神上的刺激与创伤。

18、高秀梅,女,七十多岁,馆陶县人。二零零四年八月五日,馆陶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李俊山带恶警将老人绑架,关押在看守所迫害二十二天,家庭成员受到精神损失并勒索老人五百元。

19、王爱巧,女,馆陶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一月十六日早上六点多钟,馆陶县公安局一中队恶警郭玉珍、陈佩义、孙明然闯到王爱巧家没出示证件,就象土匪一样抢走了大法书、师父法像。并使用卑鄙手段让家人请他又花费了四千元。在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的四十八天里,恶警对王爱巧使用多种酷刑对她进行折磨,如:老虎凳、皮带打、抓住头发撞墙、打耳光把耳底打坏,使她的听力受到严重影响。到期不放人又加期二十天,勒索一万一千元。直至王爱巧的身体被迫害的三至四个月不能干活,心脏病频频发作。吓的两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吃不下饭、睡不了觉、骨瘦如柴整天泪洗面、活不下去。不修炼的丈夫亦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可怜她十二岁的孩子无人照顾,常常惊恐不安。

20、张怀俊,男,四十八岁,家住馆陶县西马兰村,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四日下半夜一点多钟,恶警非法闯入家中,把他和妻子强行抓走,一个弱智生活不能自理的孩子无人照管。

21、巧女,女,法轮功学员,家住馆陶县中马固村。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四日早五点多钟,恶警非法闯入家中,把她和丈夫抓走,丈夫不炼功,也被关押在馆陶县城关派出所。

22、二零零七年九月,法轮功学员王香云、张艳霞、秀平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迫害。

23、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九日凌晨,馆陶县法轮功学员赵银强在家中正在睡觉,被王桥乡派出所所长刘培英(音)带领恶警恶人跳墙入室将赵银强绑架,非法关押到馆陶县看守所迫害。

24、二零零八年六月七日早,馆陶县王桥乡北留庄村郭清印(男,四十六岁,法轮功学员),被房寨派出所绑架,关在馆陶县公安局。

25、吴金江,男,馆陶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阴历三月十二日,冠县东古城派出所杨军、陈月芝将在家中的吴金江无故非法抓捕,走时将师父法像,大法书籍,真相光盘一并抢走,非法关押两天,被敲诈勒索三千元放回。

26、李俊梅,女,五十多岁,邯郸馆陶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七日上午,李俊梅在馆陶街上讲真相时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恶警不跟李俊梅家人见面,也不让李俊梅家人见李俊梅。并把李俊梅的家翻得乱七八糟,把电脑给抢走了。十月二十日,李俊梅被送往劫持到石家庄非法劳教1年零9个月。

27、黄玉臣,男,馆陶县路桥乡人。二零零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晚,黄玉臣在乘坐芜湖至北京1414次列车回家,在火车上被安徽四名恶警绑架(为首的恶警警号是083338),被非法关在合肥第一看守所迫害了二十多天。后被本县公安局接回关在县看守所,又关了一个月。在被迫害期间,同时又被非法抄家,电脑和打印机被抄走。后经家人多方请客又交了两万元的保证金,才得以回家,经过这次非法迫害黄玉臣家里共损失了三万多元。

28、孙兰英,女,年龄未知,馆陶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上午,孙兰英被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李俊山伙同防暴大队长王占明绑架,恶警李俊山向孙兰英家人敲诈勒索一万五千元,将孙兰英放回家;恶警在实施绑架的同时又骚扰了法轮功学员班秀玲家(当时班秀玲不在家,恶人抢走了师父的法像)和王江燕家。

29、班秀玲,女,馆陶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上午,恶警李俊山在班秀玲家抢走大法师父法像和平安护身符,当时班秀玲没在家,李俊山以抢走大法师父法像和平安护身符为证据,给其家人说不能算完,不拿钱就给班秀玲上网通缉,结果恶警李俊山敲诈了班秀玲家人一万元才了事。

30、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下午,馆陶县法轮功学员王金荣、王金增在大名县做真相资料时被大名县邪恶之徒绑架迫害。

31、赵银强,男,邯郸市馆陶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馆陶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王桥乡派出所在史纪田带领下,若干人闯入赵银强家中非法抄家,从此赵银强被迫流离在外。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份赵银强回到家中凌晨,被史纪田等恶警绑架到王桥乡派出所。在派出所又被史纪田等人施以酷刑:坐考虑凳,打几十耳光等,下午被送到馆陶县看守所迫害一个月,在期间被他们唆使犯人对赵银强多次毒打,后敲诈勒索家人一万元后,才将人放回家。背后直接指使人为馆陶县公安副局长陈配义。

二零一三年九月五日上午十一点左右,馆陶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李俊山带人去赵银强非法抄家,找出真相资料作为证据恐吓。为了抓捕赵银强,李俊山伙同王桥派出所宋和波(可能是户籍警)先后数次到家中实施抓捕,赵银强家里的亲人被他们搞的胆颤心惊,精神极度恐慌和紧张。最后逼迫家里人拿出两万元才肯罢休。

五、外地法轮功学员在馆陶被迫害案例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一日晚九点,山东冠县法轮功学员李德利骑摩托车在桥头西被馆陶县恶警绑架,送到河北馆陶看守所。他的妻子、儿子三次去要人,恶警就是不让见。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三日,第四次李德利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和他的儿子又去要人,馆陶县看守所恶警说今天不上班,过两天再来。他母亲说;来一趟不容易,让俺见见儿子吧!最后恶警说;你儿子前两天已关到邯郸劳教所。恶警拿出劳教决定书,让他母亲按手印。

二零零八年四月一日,馆陶县公安局以举办奥运为名,在106国道与309交叉路口设置了一个奥运检查站,恶警以检查证件为名劫持绑架了三位河南籍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在馆陶县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八年三月三十一日,天津蓟县张延斌(音)于开车途经河北馆陶县城时,因车手续不全,某部门查车时没停,被警察追上,查车发现大法书籍或其他资料,被劫持在县城看守所。车子也被恶警扣下,家属多次去要人,恶警不放。后来了解到此次共有三人被绑架,除了张延彬外,另外两人(非法轮功学员)一个是其儿子,一个是其女婿。

六、馆陶县恶人恶警

一九九九年,馆陶县公安局局长耿风海、孙银盘、杨朝生、孙明然等对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用皮鞋往脸上摔和上绳。当时,男学员都被上了绳,几个男人一起用绳子绑一个学员,把绳子刹得很紧;女学员被强制跪在砖铺的地上,不让动。上完绳,他们就开始打法轮功学员,强迫学员脱下衣服,用绳子摔。有一位学员被打的几乎疼晕过去了。当时,打手有杨朝生、郭玉珍(当时的看守所所长)、徐省军等几个人。他们轮换着打一个学员,学员脊背都是被绳子抽得紫黑色的,疼得学员好几天不敢碰衣服。

然后,恶警就让学员游街、罚款。大概是六、七名学员被罚上万元,其他的是几千元,生活费比平时犯人高出许多;事后又把在家的学员勒索了一遍。

武金良,男,馆陶县县委书记,馆陶县迫害法轮功学员主谋。
贵董东,男,馆陶县纪委书记。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九日,馆陶县主谋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李永朝,男,馆陶县公安局局长。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九日,馆陶县主谋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赵瑞海,男,馆陶县县长。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九日,馆陶县主谋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耿风海,男,邯郸馆陶县公安局局长,积极迫害法轮功。
李俊山,男,馆陶县国保大队长,对法轮功学员绑架、抄家、勒索,无恶不作。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郝玉芝就是被李俊山绑架的。
徐省军(徐保军),男,馆陶县公安局副局长,原城关派出所所长,洗脑班头目,多次绑架法轮功学员。
陈培义,男,馆陶城关派出所所长,其人罪大恶极。
朴振光,男,馆陶县公安局副局长。
杨朝生,男,馆陶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多次绑架、毒打、骚扰法轮功学员,勒索钱财达数万元以上。
王占明,男,馆陶县公安局防暴大队长,原清苑县国保大队大队长,曾经迫害过多名法轮功学员。
史纪田,男,馆陶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在馆陶县主谋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郭玉珍,女,河北省馆陶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
孙明然,男,四十多岁,河北省馆陶县公安局政保股恶人。
孙银盘,男,馆陶县公安局政委。
陈佩义,男,馆陶县公安局政委,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杨英,馆陶县公安局防暴大队长。
张建立,男,馆陶县看守所所长。
郭保华,男,邯郸市馆陶县马头派出所所长。
张俊蛮,男,邯郸馆陶县“610”。
吕曙光,男,邯郸馆陶县“610”主管。
徐配军,男,邯郸市馆陶县马头派出所员警。
丙建利,邯郸市馆陶县马头派出所员警。
苗付强,男,邯郸市馆陶县马头派出所员警。
李清兵,男,邯郸市馆陶县马头派出所员警。
李海生,犹大,助纣为虐,参与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转化”。

结语

十四年过去了,这场邪恶的迫害运动还在维持着,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中共邪党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已经把自己迫害倒了,中共恶党的解体已经不是什么悬念了。

自古以来,迫害佛法正信和修炼者都遭到天谴报应,中共如何能够例外?天灭中共是佛法威严的体现,是善恶必报的体现,是天定的。现在,中共即将灭亡,最后留给世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每一个人必须做出选择的时候到了。

对于中国人只有声明退出中共,才能远离这个即将被淘汰的邪教组织,才会给自己和家人带来美好的未来。当最终的真相显现在世人面前之时,每个人的命运也就此最后敲定,不会再有机会了。所以请你千万不要错过这稍纵即逝的最后机会!为自己的生命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