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佳君在伊春市洗脑班遭受的殴打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按: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非法组织在各地私设了很多黑监狱,打着“法制教育学校”的幌子,肆意绑架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对于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则野蛮的殴打、折磨。黑龙江省伊春市洗脑班就是这样一个罪恶的黑窝。

以下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吕佳君自述在洗脑班的遭遇。

我叫吕佳君,是黑龙江省佳木斯郊区的一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四日上午八点左右,我被本地区国保大队的两名警察从本单位强行戴上手铐,绑架到伊春市洗脑班。

在洗脑班的一间小屋里,我被洗脑班人员强行搜身、录像。当天下午,我在寝室的床上正盘腿坐着,门突然大开,洗脑班梁“校长”和几名“帮教”凶神恶煞地闯进来。梁校长一把把我盘着的腿拽开,随手照胸一拳把我打倒在床上,声嘶力竭的对我大声吼叫,说了许多洗脑班的规矩。不许炼功,不许盘腿,在床上坐着把腿放下来,必须在指定地点坐着(对着监控器)。

从那以后,由于违反“规定”,第二天我就遭到省六一零头目顾松海、洗脑班梁校长的轮番扇耳光,扇的我眼冒金星,耳内鸣响。第二天耳内发沉,听力大降。

当时顾松海指着墙上的“邪教六大特征”(中共是真正的邪教)骂师父,并让我认同。我说墙上说的全是假的,我师父是世界上最好的人。遭到顾松海的疯狂毒打,现在左耳听力仍然没有恢复。

第三天上午,我开始绝食反迫害,梁校长恶狠狠的说:“你绝吧,我有的是招治你,三天以后给你弄到医院灌食,两、三天灌一回,让你半死不活,让你活遭罪。”想到灌食被迫害致死的同修,想到灌食的痛苦,内心有所顾忌,在绝食的第六天开始吃饭。

从进洗脑班,每天上午八点,“陪教”人员一对一“上课”,讲栽赃陷害法轮功的歪理邪说,看录像。我拒看拒听,就给“帮教”讲真相。七、八天,恶人一无所获,“帮教”恼羞成怒,通过调监控录像观察我,发现了我夜间炼功的画面,连续两天,晚上睡觉我被他们铐上手铐,一头铐在手腕上,另一头铐在暖气管子上。早上由顶班警察解除手铐,听“帮教”上课。

大约第九天,两名“帮教”一个姓袁,另一个叫石剑,把我带到东走廊的一间空屋子,屋里一张桌,两个凳子,东墙上挂着一张大地图。“帮教”石剑打开在笔记本上事先写好的八条转化项目,逐条逼我承认污蔑大法、陷害师父的条款。我拒不承认。石剑暴跳如雷,瞅着窗户上面的铁栅栏恶狠狠的对我说:“我去拿手铐把你铐上吊起来。”说着就出去了。不一会儿回来了,说顶班警察不在。这时,他接了一个电话,态度缓和下来,说你的家人和单位领导来看你来了。

妻子见了我声泪俱下,在众人和妻子的劝说下,我违心的转化。“帮教”人员从监控中看到我的态度,马上由“莫帮教”拿来事先写好的六书让我抄。从那以后,每天早起第一件事写六书。八点钟“袁帮教”端着茶水来说教,看洗脑录像,内容全是邪党污蔑大法,诽谤师父的歪理邪说。看后谈体会,写观后感。因是违心转化,内心异常痛苦,真是生不如死。有时夜深人静,我捂着被任凭泪水流淌,心中一遍又一遍的呼喊师父:“师父,弟子对不起你!”

以上是我在洗脑班中一个月以来的被迫害经历,内心的创伤和痛苦是笔墨难以表达的。善恶有报是天理,希望还在追随中共邪党迫害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员,不要再助纣为虐了,赶紧悬崖勒马,弃恶从善。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赶快顺天意而行,选择三退,让自己和家人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