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冤狱 山东蒙阴县吕霞遭种种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现年四十二岁的吕霞女士,原山东省蒙阴县棉纺厂职工,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一家人过着宁静祥和的生活。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这十四年里,吕霞女士多次被绑架、毒打、勒索、被迫流离失所、被非法判刑八年,好端端的一个家被拆散。

一、遭蒙阴县“六一零”迫害:关禁闭、毒打、勒索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蒙阴县四警区警察突然闯进吕霞家中,将吕霞绑架送到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在洗脑班,吕霞被单独禁闭在一间小屋内,二十四小时监控。在蒙阴县“六一零”头目类延成等策划下,白天灌输诽谤师父和大法的语言,强迫吕霞洗脑,随时伴有打手的恶骂和毒打。晚上,吕霞等大法学员只被允许在12点以后睡在1.60米长的小木板上,门外民工每隔五分钟查看一次,查看时踢门、辱骂、怪叫,随便对大法学员拳打脚踢。早上四、五点钟便被打手吆喝起来。二十多天后,吕霞被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勒索三千元现金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三月四日,蒙阴县“六一零”和以李健为首的四警区公安恶警十几个人突然闯进吕霞娘家,企图绑架吕霞的父亲吕佃义。恰好吕霞回家碰上,便对恶徒说:我爸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你们有话好说,为什么大吵大闹的?就这几句话激怒了恶徒,恶徒们一拥而上,不由分说骂骂咧咧把吕霞拖走。当时吕霞只穿着裙子和拖鞋,一只拖鞋被拖掉。当时吕霞的母亲的胳膊也被拧紫了,这些恶警真是一点人性也没有了。

当天在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吕霞遭到了暴力毒打:原蒙阴县“六一零”头目类延成、蒙阴县“六一零”小头目房思民指使打手把吕霞用手铐铐在电线杆上,一群打手轮流着拳打脚踢,蒙阴县“六一零”小头目焦玉香也参与毒打吕霞。吕霞被毒打的浑身是伤,满头满脸的是血,头发散乱。

三月五日上午,吕霞被扣上“影响公安人员执行公务”的罪名刑拘一个月。同时蒙阴县“六一零”向吕霞家人索要五千元所谓的“保证金”,家里实在拿不出来那么多,最终被非法勒索二千元。

二、被迫流离失所、好端端的家被中共拆散

二零零二年三月份,吕霞又被蒙阴县“六一零”绑架,吕霞绝食反迫害十六天,期间在蒙阴县中医院遭野蛮鼻饲,在鼻饲过程中,蒙阴县六一零人员野蛮的摁着吕霞的胳膊、腿、头部,蒙阴县六一零副主任邢宪英用手掌猛击吕霞的头部。最终蒙阴县“六一零”怕吕霞有生命危险须承担责任,才将她放回家,同时不忘向吕霞家人勒索二千元钱。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回家后仍不得安宁,蒙阴县公安“六一零”恶警经常酒后半夜三更去她家骚扰。醉醺醺的砸门叫骂,发疯般吵闹,不仅吓坏了吕霞的父母和孩子,也惊扰了邻居不得安宁,更有人以为谁家遭了窃贼披上衣服前来观看。一次恶警半夜三更砸门入室,把吕霞仅五岁的女儿从梦中摇醒,追问孩子:“你妈到哪去了?”吓的孩子瑟瑟发抖。

公安“六一零”恶警土匪行经让吕霞幼小的女儿时常处于恐怖中,造成极大的心灵创伤。吕霞被逼无奈,不得不流离失所。

在吕霞流离失所期间,蒙阴县“六一零”在没有找到她的情况下,宣布非法劳教吕霞三年。在这期间,吕霞的丈夫承受不住中共铺天盖地打压迫害法轮功的恐怖压力离了婚。但这种离婚是单方离婚,法院既未通知吕霞和她的家人也未下离婚判决书。吕霞的父母是听别人说吕霞离婚了,到法院打听,才知道女儿已经被离婚了。

三、遭酷刑折磨 被冤判八年

二零零四年七月四日,吕霞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在资料点遭到泰安几十名公安恶警野蛮绑架。在泰山区的一个派出所,以张峰为首的恶警对吕霞拳打脚踢、扇耳光。后来吕霞被套上黑头套劫持到一家酒店的客房进行非法审讯,吕霞拒不配合,嘴里一直喊着“法轮大法好”,恶警怕酒店的人知道,惊恐的用被子捂住她,狠命的用脚踹、跺她,用拳头砸她的头,就这样折腾了大半晚上。

第二天吕霞被劫持到新泰看守所,吕霞绝食抗议无辜被关押,看守所恶警教唆在押的男犯人给吕霞插管子灌食,男犯人把管子插进去又拔出来,故意折磨吕霞,吕霞几近窒息。恶警也被吓坏了,赶紧送吕霞进新泰中医院,到医院时吕霞已休克。即使这样,这些恶警还把吕霞“铐”在床上。在新泰看守所里,吕霞因不穿囚服不打报告被戴上大镣三天。

酷刑:趟大镣
酷刑:趟大镣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吕霞等人被泰山区检察院非法批捕。同年九月二十三日,泰安市泰山区法院非法对修炼“真善忍”的七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也就是在法庭上,吕霞才知道丈夫已于四个多月前同自己离婚。

非法开庭期间,法院旁听席多被公、检、法便衣填充,外来人员很少而且要通过登记、搜身、搜包检查后方能进入,每位法轮功学员只允许两位亲属进入。这些外来人员都被指定坐在后几排座位上。庭外由公安人员及便衣巡逻把守,外人不能随便靠近及进入。最终泰山区法院执法犯法,非法判处赵卫东有期徒刑12年;宋其爱、侯庆圆有期徒刑9年;宋富荣、瞿贝贝、吕霞、瞿晓彤有期徒刑8年(《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04)泰山初字第134号》)。吕霞等法轮功学员集体进行了信仰无罪的上诉。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八日,泰安市中级法院下达刑事裁定书(《山东省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2004)泰刑一终字第93号》),“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称“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四、狱中遭奴役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日,吕霞被劫持到山东省女子监狱(大门上挂着“山东省兴业发展公司”的牌子,现已搬迁章丘)关押。在那里,吕霞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历经了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摧残。

在入监队,吕霞被关押了半个多月,后转到集训队(即现在的十一监区,在里面关押的大部份是法轮功学员),吕霞被单独关押在一间屋里,三、四个犹大(背离大法的人)围着她向她灌输歪理邪说、逼迫她看诽谤师父和大法的录像,不让吕霞睡觉,犹大和刑事犯对吕霞随意打骂。因恶警制定了转化法轮功学员加分减刑制度,促使这些普通刑事犯拼命整治法轮功学员,以达到他们减刑早日回家的目的。

在集训队被迫害了二十多天后,吕霞被分到八监区(所谓的邪恶的巩固监区,早已解体),二零零五年三月份吕霞被分到因劳动强度最大而被称为“魔鬼监区”的三监区。三监区在二零零五年、二零零六年工作时间很长,多干到深夜十二点收工,经常通宵干活,在车间干不完的活拿到宿舍里干。恶警们榨干了被关押人员的血汗,每一件从监狱出来的产品都浸透着这些关押人员的血和泪。因超负荷、高强度的奴役劳作,三监区被关押人员的发病率在监狱里是最高的。

随着山东监狱的一些黑幕被曝光,恶警们耍诡计表面缩短了工作时间,但工作量丝毫不减,自然而然地,劳动强度变得更大。因车间工作是流水作业,哪个工序不能及时完成工作,都影响着整个流水线,因而车间里时时充满着打骂声。这种高强度高紧张恐怖的环境让人透不过气。被关押的人员说:这里哪是人呆的地方,简直是人间地狱。

二零零八年年底,吕霞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声明从新走回修炼,恶警扬言送吕霞到集训队,把减刑撤回来。派人贴身监视,走到哪跟到哪。

后来吕霞抗议恶警对另一位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而进行罢工,抗议成功后吕霞遭到了报复。收工后吕霞不准出监室门,等别人睡觉后才能洗涮,洗刷时间5分钟,长时间不让吕霞给家人打电话,一个月不让吕霞订货买日用品,加上会见室装修房子,接近十个月吕霞和家人没有见面。后来传出吕震被山东监狱迫害致死的消息,家人担心吕霞的安全,直接到了山东女子监狱,恶警才恢复吕霞给其家人打电话的权利。

二零一一年七月吕霞坐完冤狱回家,家已经没了,女儿判给了丈夫,一无所有的吕霞只好住在娘家。

吕霞的父亲吕佃义不仅承受着无名的压力,而且多次遭关押迫害,本该属于他颐养天年的退休工资一直被蒙阴县“六一零”非法侵吞十余年。长期生活拮据的压力,加上多次无辜关押迫害、上门骚扰,老人承受着肉体、精神、经济上的多重摧残,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含冤离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