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教制度解体 继续曝光唐山开平劳教所罪恶

更新: 2016年10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四日】从明慧网上看到:河北省唐山开平劳教所在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六日解散了。这个罪恶的黑窝从一九九九年开始到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四年中曾经关押迫害过数百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的有名有姓的就有近十人。

中共邪党在末日将近的时刻,为了掩盖罪行,苟延残喘,今年宣布取消各地劳教所,将劳教所里被关押的人员全部释放,也包括法轮功学员。劳教所改名戒毒所或法制教育基地,目的还是打压民众,这一举动被老百姓称为换汤不换药。各地对法轮功学员的抓捕还在进行着,而且更加邪恶,对抓到的法轮功学员直接判重刑,投入监狱。这只能说明中共邪党已经到了悬崖边上,崩溃的前夜,是在末日的恐慌中做着歇斯底里的挣扎。

那个罪恶的唐山开平劳教所不能因为改换了招牌就掩盖了对法轮功学员所犯下的滔天罪恶,天理昭昭,人在做,天在看,无论是谁做了什么都得偿还。我于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在唐山开平劳教所被非法劳教,我觉的我有责任将我在开平劳教所看到、了解到的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揭露出来,让上天也记录下唐山开平劳教所恶警所犯下的罪恶。

二零零一年夏天,我刚被非法送进劳教所没几天,就听到同监室的法轮功学员说起她们被迫害的经历,她们是唐山市的法轮功学员,因上北京证实法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被抓到唐山开平劳教所,其中我记住名字的有郭丽霞、段晶晶、王芙蓉,还有俩个叫不出名字了,她们因为抗议劳教所对她们的非法关押迫害,绝食抗议,并集体抗议劳教所的迫害。据说那次有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吊起来绑在房子后面的一排柿子树上,唐山的冬天可是很冷的,零下十几度,她们被吊绑在柿子树上一整夜,就连劳教所里养的狗都被恶警的举动震动了,它们发出凄厉的吠声,追着咬那些恶警,恶警还奇怪:这些狗都怎么了,怎么还咬我们呢?其实劳教所那些恶警的表现真的是丧尽天良,丧失做人的底线,连畜生都不如了。后来恶警们把那些狗就都处理了,不知弄哪儿去了,后来劳教所就不再养狗了。

二零零二年八月,又有一名秦皇岛的法轮功学员被送进去,名叫赵玉环,是秦皇岛市某学校的一名非常优秀的教师。她一进去就表现的不配合恶警的任何要求,根本不听犹大的邪悟言论,而且不时的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怕她影响一大片,就单独把她关押在一个单间,相当于禁闭室。让两个普教犯监视着。几个月后,恶警组织所有法轮功学员在大教室听课,也让赵玉环参加了,当时所有的恶警也都在教室里,讲课的人是劳教所女队的头目周俊明,正当她讲的很起劲的时候,赵玉环突然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吓的恶警们慌忙把赵玉环拖出教室,在走廊上,恶警杨海峰和另一恶警每人各拽赵玉环一只胳膊,一直将她拖到关押她的禁闭室,据普教讲,恶警将赵玉环的嘴用胶带封住,全身用绳子捆绑起来几天几夜不松绑。

酷刑演示:用胶带封嘴
酷刑演示:用胶带封嘴

还有一次,赵玉环又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周俊明、杨海峰和其他几名恶警让普教把赵玉环拖到楼下操场,把她的嘴用胶带封住,用军用绳子把赵玉环绑在一棵树上,几个恶警就开始满脸堆笑的当众侮辱她,说她象个泼妇等等,说她给人民教师丢脸等等。其实怎么是赵玉环丢脸呢?中共统治下的中国黑白颠倒、善恶不分,恶人当道,把好人抓进监狱、劳教所迫害。警察本来是惩恶扬善、社会正气的卫护者,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警察却成了邪恶势力的打人的凶手,警察明明知道那些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无罪,可是,在利益的驱使下,他们还是象对待那些普教犯一样对待法轮功学员。不就是赵玉环为自己的信仰和人权抗争,恶警认为妨碍了他们的切身利益吗?所以才反咬一口说赵玉环丢脸。真邪恶啊!

唐山古冶区赵各庄矿医院的一名医生,名叫王玉船,毕业于华北煤炭医学院,工作非常出色,深受病人的信赖和领导的信任。她大概是在二零零一年八月底被送进开平劳教所的,她很坚定,一直不听犹大的邪悟言论。恶警魏涛用伪善、欺骗、暴力威胁、扇耳光毒打等手段都没能改变她的信仰,她绝食抗议劳教所非法迫害,恶警就指使普教犯给她灌食,双手被俩个男普教犯抓住,由另一个普教犯从鼻子插管到胃里灌糊状的东西,那种场面简直就是对生命的摧残!后来她就被转到邪恶的保定劳教所继续遭受迫害。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在二零零二年从廊坊又送来一名法轮功学员,不知道叫什么名了,这里用L学员来称呼她吧,二十多岁,还没成家呢。刚进去的时候,很苗条、很漂亮也很文静、清纯的一个年轻姑娘,在劳教所里由于她绝食反迫害,劳教所恶警就指使男普教犯给她灌食,也不知道那个灌食里放的什么药,不到半年时间,L 学员的体型就变了,身体虚胖,腰粗胯大,走路象五十多岁的妇女,而且也不见了她刚进去时文静、清纯的笑脸,表情象是麻木了,对人笑也是僵硬的咧咧嘴,那些恶警看着她的表现还假装惋惜,说什么“年轻轻的就给毁了”等话。那么,L学员的境遇是谁毁的?不就是中共邪党给毁的吗?不就是江魔头给毁的吗?不就是劳教所的恶警执行邪恶的中共江魔头的迫害政策给毁的吗?没有了人性的恶警面对她们自己所造的罪孽还在厚颜无耻的指责受害者,这真是十八层地狱都装不下他们的罪恶啊!

同样遭到灌食迫害的还有唐山的段晶晶,二零零一年八月我在劳教所里,听她本人讲,她每次被灌食都是一大盆糊状的东西,灌完后肚子一下就鼓起来,一天灌一次,那时她的体型也变了,那时她也只有二十多岁,体型变的很难看,也和廊坊的L学员一样,身体虚胖,腰粗胯大,失去了二十多岁女孩的苗条身材。

我在劳教所受到的都是心灵和精神上的迫害。我是在工作时间被抓的,原因是散发法轮功的真相资料。被送到劳教所,恶警们根本不管你是干什么工作的,只要是因为法轮功被抓进去的就一律当成共产邪党的敌人,怎么侮辱你怎么来,你不是有学历吗?你不是在机关工作吗?恶警们采取的侮辱、迫害手段就是让我们这些女法轮功学员挖下水道,掏厕所。最残忍的就是去掏厕所了。在农村,掏厕所那可是男人们干的活。人站在粪池边上,要用一个拴上绳子的桶从粪池中往上掏粪,再让我们俩个人法轮功学员一组抬着满满的一桶粪往房子北边的菜地里去送,女子没那么大劲啊,因为那个粪池很大也很深,一不小心就会掉进粪池中,是很危险的。更邪恶的是,在我们掏粪的过程中,恶警们都站的远远的用手捂着鼻子,还不时的督促着:“快点干,别偷懒。”这真的胜过法西斯的暴虐啊!这种掏厕所的迫害一直到劳教所盖了楼房我们都搬到楼上不让我们出屋了才结束。

我只是将我所知道的唐山开平劳教所的恶行揭露出来,这只是劳教所所犯罪行的很少的一部份而已,随着真相的不断的被揭露,劳教所的恶行还会有更多的知情人揭露出来,到那时,那些作恶的恶警们就会遭到人间法律和天理的严惩,无辜的受害者也会得到应有的名誉和经济等各方面的恢复和赔偿!因为天理是公正的,对那些作恶多端的恶人就是要严惩,这样才能彰显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宇宙法则,才能匡扶人间的正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