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话组平台讲真相的修炼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来海外已有5年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同修的帮助下,我有幸与海外同修一起参与助师正法的项目,在救人中不断归正自己,修好自己,与同修配合好,多救人。

去年10月我参与了全球电话组手动广播平台项目,从平台的策划、建立到现在平稳的发展,磕磕碰碰走到现在,在此过程中,有很多次的心灵碰撞、两难中选择。在此将这段历程和其中的感悟与同修们分享,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1)否定迫害,艰难起步

因为手动平台主要传播的是大法弟子被中共活摘器官的真相,这正是让邪恶害怕曝光的震惊世界的真相。所以从平台建立前,参与的同修就感受到邪恶的压力。当时自己由于也参与另一项目,邪恶也是虎视眈眈。那一个月,小孩出现病业一周不能上学的假相,生意出现严重下滑,神韵推票也是处于繁忙阶段,我参与的另一项目也是需要自己快速提高的时期。

有同修说因为直击邪恶就会遇到难,我发正念不承认这一切,有师在,有法在,一切都是为救人开路,只有师父说了算,曝光邪恶活摘大法弟子器官这是邪恶最害怕的,是让世人看清邪党面目令邪恶解体的死穴。坚定这一点,我们初期几位同修就是默默坚持着在下面自己拨打,播放广播过程中我们专注发正念。活摘器官证人录音和专业制作的真相录音发挥的巨大作用,某种程度甚至是我们口讲都做不到的。

初期时许多同修不理解,我们不仅要正视邪恶,还要承受来自同修的不解和压力,开始那几个月真是艰难的坚持,上平台的同修有时只有一、二个人,那时体会到师父在法中说的:“修炼中啊,大家都知道吃苦很难,实际上吃苦还不是最难的。苦嘛,再苦哪,过后也明白过来了,可是在无望的寂寞中默默的修,看不到希望,那是最难的。”[1]慢慢的在拨打过程中越来越多的同修意识到这个法器的重要性和除恶的力度。大家心纯念正,不断的有新的同修進来,也有同修主动问起。在师父的安排下,有做技术的同修,有做广播的,有协调同修不断的加入,平台更多的同修们也带动认识的同修加入。每周二次的专案行动让更多同修感受到救人的急切和整体出击时同修相互配合的力度和自身修炼的提高。

2)修去人心,一切都是好事

参与手动平台的运作过程中,特别是前期,人手少,认识到此项目意义的同修不多,技术同修很缺。当有同修需要安装播放软件时,我自己以前装卸软件都是先生(同修)帮着做的,为了让同修能尽快上手進入拨打,我就只能现学现教,后来自己也成了技术组的一员了。

有时碰到晚上自己正在打营救电话,见有同修在线需要帮助,没有其他同修回应时,开始时我想不能让同修等,就立即回复帮着解决。后来我发现因为面对的都是老年同修,都是电脑不熟练,有时会用去一到两个小时帮着解决。而我手头的每天迫害案例只能在国内上班时间打,这样我手头的案例就打不完了。后来再有同修在这个时间寻求帮助时,我就想我是现在帮同修呢,还是打我的这个电话呢,权衡后我就告诉同修等十二点后我与她联系(那是国内午休时间,办公室无人)。有时碰到同修急于下线或她时差不便,她就不等下线了。过后我内心很内疚,自己还是有私心啊。以后再有同修线上需帮忙,若她急需我就马上与她联系,不能让同修等,我可以晚上少睡些,把落下的营救案例电话打完的。

一次晚上我打完电话想睡了,见同修发出消息请求技术帮助半小时后还没人回音,我想同修的事就是大家的事啊,众生也等着她唤醒。与她联系后用一个小时帮她解决了问题,她对我说:我没有其它项目,能参与这个项目太好了,以后我天天领案例打,我也介绍认识的同修来参与。当时我听了,心中充满了对师父的无限感恩,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啊。此时的我毫无困意,又接着打营救电话。此时我们是下半夜两点,可这是国内的下午上班时间,我又打了两个多小时电话,平台的事和营救电话两事都没误。与其说我帮同修,不如说是同修也在帮我提高,在此过程中我也去掉急躁的心、私心和安逸心。在帮同修解决技术问题过程中,我从老年同修身上看到她们救人的急切和对同修的体谅和关心,我的容量也在渐渐的扩大,也体会到与同修一起证实法的珍贵。

平台建立时人手不足,我因为大多时间在线,就主动帮助协调同修承担一些平台管理的事。有一段时间真的是焦头烂额,因为没有与另一项目的协调同修处理好关系,我被从那个花了半年心血全力参与的项目中赶出来;这时平台上又出现了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同时又逢离当地神韵演出只有二周,忙得不可开交。多重压力压在身上,当时感觉真是很难受,但修炼人只能向内找。

师父说“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无论你是出自于为救度众生,出自于为证实法,或者是出自于为个人的修炼提高,魔难是一样的,不会因为你觉的我是在为大法做什么、我是在为救度众生做什么,这个魔难就应该让路。”[2]我感到难受,就因为我心中有不平,认为自己在尽力付出,怎么还有这么大的魔难,感到委屈。通过学法我明白了,我是修炼人,不能有丝毫的患得患失的念头,自己修不好,我救的众生去哪呢。该我修的,该我承受的,我一定无怨无悔的做到。我跪在师父法像前,我问师父,师父我错了吗,我不应管手动平台的事吗?我真的是想带动更多同修也加入救人的行列啊,我没有占用做其它项目的时间,我只是自己少睡些。我感到师父慈悲的看着我,目光中期待我走过去,鼓励我不要受影响。我默默告诉师父,我一定行,这也是我放下自我的时候了,无论同修如何误解我,个人的荣辱在救人面前什么也不是,我知道我要走的路,我一定走正它,去掉人心。

我深挖自己,看到自己的求名的心,不能宽容同修的心,证实自己的心,还有对同修有分别心。当我找到自己的这些不好的心,对当事同修没有了抱怨,只有对同修缘的珍惜,想到自己参与平台管理遇到的类似事更能理解协调同修,不再有不平的心,平静的继续做手动平台的事。不久另一项目的负责人又让我从新回到项目中,直到现在我们都能默契的配合,一起去兑现当初下世同心助师的誓约。

3)打电话、参与推广神韵,两不误

我们当地学员少,神韵推票的任务也很重。先生的英文比我好,我总是让他在外多跑些,我做些辅助的。因自家开一便利店,营业时间长。有时他出门一天,我就一人工作一天,从早到晚有时十多个小时。上班时没有客人时我就打电话放广播给大陆迫害单位,到了整点就为当地神韵推票发正念。

BOX DAY那天早上,我本想打电话,负责人说一个票点没有人卖票,因店中事必须先生处理,我就赶紧赶去。那天是节日,商场已有人在走动了,我就赶紧整理票点,一边发正念,让有缘人别错过,票点还没收拾好,接下的一个多小时来了三批顾客,有买票的,有取票的,有换票的。因参与手动平台的事,平时与同修一起工作配合时注意观察同修的工作特点,学习同修在管理上遇事不惊,沉稳有序,在此时我也能够井井有条的处理好现场的多头绪工作。在与热线联系过程中因顾客选票时间长,又是长途电话,我的手机因话费不足无法继续進行时,顾客主动拿起电话让我用,我为自己走时匆忙没有换另一手机向顾客真诚道歉,他反而谢谢我的耐心。我想我的耐心也是与帮手动广播平台的老年同修安装播放软件离不开的,这一步步离不开师父的苦心安排。

我们当地同修不多,九个人有三个常在电话组平台上打电话,平台上整体配合的经历让我们在参与当地神韵项目配合上也是很默契,也带动其他的同修。我们当地为了照顾我们俩人都参与当地的集体学法交流。到我们店晚上十点关门了,常人都要休息了,这时当地同修来我家一起学法交流,常常大家回去是下半夜两点,有时还是下雪天。本地同修无怨的付出也让我们深受感动,在与大家配合做神韵和共同参与打电话项目时我也能放下自己,以同修为镜子为了整体去正念支持和配合。

今年一月本地的三场神韵演出场场爆满,后来把边上或太靠后的不卖的票也取出来卖了。演出一结束,当地另一位阿姨同修和一位西人同修也开始领案例拨打手动广播了。在与本地同修一起走在助师的路上,看到同修在法上的精進和救人的急切,更加激励自己做好手动平台的后补工作,更加珍惜同修相遇的圣缘。

4)放弃才能提高

在手动平台这段时间,有许多次面对挫折和同修的非议时,有多次我想退出,但一想到自己的责任和众生的期盼,同修间的正面鼓励和支持让我很快从低谷中走出。特别是当因项目运作中我坚持己见时同修的那种放弃,也让我看到自己放大的执着心和党文化的影子。在与同修的配合中我开始改变自己,试着去看同修提出的想法好的一面,不足之处我去默默补充,而不是全盘否定。有时这种放弃还有一点不满,可为了整体我只有做出选择,过后发现其实放下了真是云淡风清。

我在平台上主要负责将新来同修加入各个组,但因为平台上年轻人少,实际上要做的事情很多。我常面对不同国家的同修,在与他们的接触中我看到自己的分别心和戒备心,同修的真诚和救人的急切让我得以敞开自己的心胸,我感谢同修对我不保留的直言,让我看到自己这些人心。

平台由开始的十几人,到几十人,发展到后来几百人,今年纽约法会后一个月中参与進来的同修就有一百多人,非常迅速。我常常一坐在电脑旁,就无法脱身,要回复十几个甚至几十个的信息,安排新人加入及上手拨打,帮同修联系技术同修,帮着老年同修领案例 ,安排每天平台值班及学法主持和交流等。

初期平台人少时,我还能安排好自己的学法和炼功,后来纽约法会后平台每周以二十到三十人的速度進来,平台各小组负责人当时都面临很大的压力。我的晚饭也没有了固定时间,因要回复同修的问题,常常是晚饭做好没来得及吃,在微波炉中热了一次又一次,有时吃时已是几个小时之后了。因学法炼功没保证,忙于做事,当时感到自己快到极限了。

那天晚上十点多刚吃完热了几次的晚饭准备打电话,先生(也是手动平台的负责人)下班回来,将我数落一顿,说我没有及时将每周新進平台的人员信息报告传给他,说我就管理好平台的人员信息就好了,不用管其它的。就在此时平台负责案例同修又打电话过来问我第二天的专案电话整理了吗,其实几天前已告诉她让她安排了,现在很快要拨打了她却来问我。我当时感到自己快崩溃了,心里非常委屈。

但作为修炼人只能向内找。其实先生这半年经常也是一天要花七、八个小时在平台上,他每天还要在店里工作七、八小时,付出也是很大。我只想到自己的委屈和承受,没有想到同修的难处和承受,同时也暴露自己的大包大揽,自以为是的心。师父说“每个大法弟子都得让他们走自己的路、给他们威德。自己拢着,太多了其实也不一定做的好。从另一方面讲,是不是自己有什么心才这样做?反而是修炼中一个没过去的问题。我就敢放手,我什么都敢放手。本来就是锻炼人,为什么不放手呢?都是修炼人,有法在,怕什么呢?我什么都敢叫别人去做,为什么不能呢?师父的本意就是要锻炼大家,为什么不叫大家去做呢?”[3]从法中我看到自己自以为是,执着于自我,怕同修做不好的心,其实也隐藏着证实自己的心、求名的心。

当我意识到自己这颗心后,准备找合适同修承担口讲跟進的协调工作,几乎同时一起参与另一项目的一位同修打电话说看我一直很忙,是否需要帮助。我当时忍不住泪涌上来,此同修负责是最合适不过了。我明白一切都安排好了,就差我走出自我,放下人心,走出那一步,慈悲的师父在等着我提高!在随后物色平台其他小组的负责人时,当我抱着纯净心态就想为了整体救人更有力度想找同修协助时,常常是同修主动找到我或有同修介绍或同修的名字就在我的网络联系人中冒出来,我与她们交流,鼓励同修开始分担平台的各部份的运作,开始时我会带同修上路一段时间,当同修能自己承担时,慢慢我开始退出,让同修自己负责起来,走出自己的路,承担起与平台同修助师的责任。当同修在负责过程中有需我协助时我也默默配合做好,那时我只知道我们是大法的一粒子,聚之成形,正念支持同修,配合好,救人的力度就更大。

现在在大家同心共同配合下,发挥更多同修的力量、更多同修的智慧形成整体,平台的运作由开始的紧张无序,到现在已步入分工有序,有条不紊,这段历程也让我感到放下自我的那种轻松和整体配合的溶入法中的救人力度。谢谢师父的苦心安排和同修的宽容,让我得以在与同修配合救人中洗净自己。

在手动平台的这段历程,也是我真正开始正视自己好好修自己的时候,我很荣幸与平台的同修们在这个环境中相互配合,一起除恶救人。谢谢同修们给我这个机会,更感谢无量慈悲的师父一次次将我唤醒,将我一次次沐浴于法中洗净。

最后谨以师父在《祝贺台湾法会》的法,与同修们共勉:

“大法修炼与历史上的任何修炼在形式上都不同,是因为你们有大法弟子的责任——在人类关键的历史时刻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把真相传给世人,看似简单,却关系到众生的未来。要想做好这件事,就必须修炼好自己。”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