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暴者对被施暴者的哀求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四日】

恶警给他找来了《转法轮》

长春电视插播播放法轮功真相震惊海内外。其主要参与者刘成军,曾于二零零一年十月一日只身一人第三次来到天安门,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高高举起,喊出了发自心底的呼声“法轮大法好!”他绕广场跑了三周,一群恶警追赶,最后将他扑倒。他不报姓名,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绝食抗议这种无理的非法囚禁。恶警们将他衣服扒光,一丝不挂铐在北京一公安医院的病床上。他躺在那里动不了,就不停的向周围的人讲法轮功真相。邪恶之徒用各种酷刑折磨他,他抗拒暴力灌食、输液,每天都与邪恶做着生死的抗争。多日后,因强行灌食,他的面部、鼻腔、口腔、咽喉都严重受伤,全身更是伤痕累累。邪恶之徒从疯狂到佩服最后变成了哀求,问他怎么才能吃饭,只要吃饭就放他回去。他要求给他找《转法轮》看。大家知道,法轮功在当时正受到中共的极端迫害,《转法轮》作为法轮功的核心著作,正被恶徒们收缴并进行销毁。可是在他以生命抗争的要求下,恶徒几经周折给他找来一本《转法轮》。

为了颜面的哀求

甘肃省会宁县法轮功学员陈淑娴,为躲避迫害流离失所到银川市。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二日晚,她在悬挂真相横幅时遭绑架。在银川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银川市公安局政委张勇、处长张安忠、胖子李处长、副处长靳春花、恶警余光龄等,把她关进市公安局办公大楼五楼一间刑讯室,开始了疯狂的迫害。

陈淑娴绝食,胖子李拿来一壶热开水,说道:“你不吃,我拿开水烫死你,看你吃不吃。”胖子李倒了一杯滚烫的开水强行灌入陈淑娴的嘴里,当时就把她的脸部、嘴巴烫伤。她又被恶警用四个手铐铐住四肢抻直,越拉越紧,只感到身体被拉裂似的疼痛。胖子李叫道:“把你往死里打,打死了,就算你炼法轮功炼死的;疯了,就是你炼疯的。”他们一边折磨一边盘问陈淑娴是哪里人,叫什么名。

逼问无果后,恶徒又将她的双手背铐,悬空吊起,不断的向上推她的双臂。当时疼的陈淑娴满头大汗,不停的呼喊。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恶警们一看这一招又不灵,又把她半蹲式的双手拉开,分别铐在两面墙上。这使她的身体即站不起又蹲不下,十分难受。他们接着逼问她是哪里人,陈淑娴仍然不予理睬。快天亮了,仍无收获的胖子李发了疯一样,用警棒狠命的抽打陈淑娴的双腿,两大腿外侧被打的皮开肉绽。胖子李歇斯底里的吼叫道:“你到底说不说?我现在求求你了,这行业我干了三十年了,拷问了一夜,居然问不出你是哪里人?你还让我怎么去见人?”恶徒们最终没从陈淑娴口中得出他们要得的答案。

“求求你等我先出去后你再站起来”

因遭酷刑迫害被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备案的周向阳,是铁道部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程师。他曾在天津双口劳教所遭迫害,二零零零年秋,恶警魏威在天津市双口劳教所一间密室里殴打周向阳,逼迫他放弃法轮功。恶警一阵拳打,将周向阳打倒后,逼问:“还炼吗?”周向阳慢慢地站起来,看着魏威,不答理他。魏威叫道:“双口劳教所还有不怕我魏爷的!”又开始拳打脚踢,将周向阳的脸打出血,又将周向阳打倒在地,逼问:“还炼吗?”周向阳又慢慢地站起来。魏威见周向阳依然如故,发疯般地抽打周向阳的脸,周向阳又一次被打倒在地。过了一会儿,周向阳慢慢地站起来,魏威就又抽打,周向阳倒地后又爬起来,魏威疯狂的叫道:“我今天打死你!”

恶警魏威拿起一根镐把殴打周向阳。这一次,周向阳被打昏在地。过了一会儿,开始抽搐。抽搐了一会儿,周向阳渐渐地苏醒了,在地上挣扎着,挣扎着,晃晃悠悠地挣扎着准备站起来。这时魏威叫道:“等一下,我服你了行吧,求求你等我先出去后你再站起来。”魏威说着一溜烟儿先跑出去了。

施暴者向被施暴者哀求,这看似颠倒的常理中却隐含着另一个道理。如果被施暴者真的犯有罪错,他会这样坚守吗?他坚守什么呢?如果施暴者面对的是一个真正的罪犯,他会哀求于他吗?恶警疯狂施暴后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哀求中,包含着他们对正义的畏惧。法轮功学员对“真、善、忍”信仰的坚守,说明了一切!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