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山东潍坊诸城洗脑班的罪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自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山东诸城公检法系统不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迫害,十多年来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无计其数,直接迫害致死的近三十人,如杨桂真、马艳芳等,非法判刑的人数居整个山东省之最,直到今天还有近十人被关押在济南监狱遭受迫害,包括:李亮、卢桂娟、台桂山、王丽丽、林术华、李文胜等。

尤其二零零九年春季,在邪党书记邹庆忠的淫威下,不法人员对诸城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拉网式的疯狂搜捕迫害,整个诸城公安局都参与了,停止一切正常公务,全部警力用来对全市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抄家、抢劫,直接非法关押、劳教、判刑的多达五十多人。当时最卖力参与的公安局副政委孙玉龙,国保大队长郑大庆,国保恶警范作本、崔波、毛玉龙等。

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诸城洗脑班。此洗脑班是由古城子一所小学学校改建而成。最外层的大铁门什么牌子也没挂,进了第一层大铁门,在第二层大铁门上挂着“法制培训班”的牌子。里面养着多只猛犬,凶残骇人。原来的小学教室被间隔成单间,以便单独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院墙上、房间内均安有监控摄像头,戒备森严。在这里他们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逼供,一天二十四小时不许睡觉,有的不许上厕所,吃饭不给吃饱。他们打学员耳光,逼迫、利诱、恐吓学员;把学员身上绑上铁丝,通电电击学员。有一种电刑俗称“摇把子”,人被电击后,肠道内的东西都被电出来了。王成、任炳玉、李文胜等法轮功学员被逼供时就遭受了这种电刑,衣服被体内电击出来的粪便弄脏,也不给衣服换。虽然是春季,天气还很寒冷,人们还穿着毛衣毛裤,恶人却逼学员脱掉衣裤,用水龙头的水冲洗后直接穿在身上。电击学员时撕心裂肺的喊叫声隔好几间房都能听到。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刑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刑

洗脑班恶徒们把女法轮功学员双手铐在窗上,只能脚尖着地,24小时就这样吊铐着,一铐就是数日,腿脚肿的又粗又大,鞋都穿不上。卢桂娟、马洪英等都被这样吊铐过。一王姓恶警在范作本、孙玉龙的授意下逼迫孙启梅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手铐在床腿上,姓王的恶警还不停的用凉水把她坐的地面泼湿,开着门窗冻她。隋洪菊被警察用一种手电筒式的电器电击,她在那里九天九夜没让合一下眼,当她困乏闭上眼时,恶警就往她脸上泼冷水,或把一铁盆扣在头上使劲敲。当她关到看守所后绝食抗议这种迫害,遭到看守所狱医李新明两次毒打。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二日中午隋洪菊因绝食被李新明酒后毒打致 休克,全身青紫,头上身上全是伤。

酷刑图:吊铐
酷刑图:吊铐

李文胜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十二天,被恶警樊杰、崔波等毒打大小便失禁。李亮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四天不让睡觉,用手打耳光。马洪英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四天不让睡觉,手吊铐在窗户棂子上。

诸城市国保大队恶警范作本、樊杰、崔波、李红河、毛玉龙等,对法轮功学员施以毒打、假伪善、不让睡觉、吊窗户棂子等,恶人们的所作所为,犯下至少十条罪状,都应受到国法惩处。原公安局长张兴业、副政委孙玉龙、国保大队长郑大庆在此次迫害中也都犯下数条罪状,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在此也奉劝所有参与迫害的人,停止迫害。这场迫害是违法的,不要再走文革时期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的路,不要当江氏流氓集团的打手。善恶必报是天理。而且法轮功不仅是一个信仰问题,而且是佛法修炼,自古以来迫害修炼人的罪过都是极大的。奉劝诸城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政法委书记刘作勋、610头子孙培玲、洗脑班头子徐岩、国保大队长鹿建华等人,保持人性正义、善良的一面,不随波逐流做历史的罪人,不步你们的前任之尘,当历史走过这一页,你们能够无悔今日。


附十三年来诸城历届
邪党书记:陈光、张江汀、刘德成、 邹庆忠、陈汝孝。
政法委书记:宋瑞亮、李宏德、王洪伟、刘作勋。
610头子:惠建华、 孙培玲
历届恶党公安局长:明中良、 薛林、张兴业、赵立德
历届国保大队长:朱鹏德、 梁振法、郑大庆、赵立荣、鹿建华。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