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市王凤云等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抚顺市望花区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王凤云女士与丈夫,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屡遭迫害,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王凤云女士曾被非法拘留、非法劳教两年半;二次被诬判,现今仍被非法关在本溪监狱。

王凤云曾患有肺心病、心包炎、胸膜炎、关节炎、风湿性皮炎、贫血、失眠、低血压、偏头痛等多种疾病,被病魔折磨的生不如死。九七年七月炼法轮功后,只有几天的时间所有疾病全部不翼而飞了。以前上楼上两层就得歇一歇,炼功后,她曾经一气上过二十三层楼也不觉得怎么累。

一、王凤云女士遭受的迫害

九九年底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遭建设派出所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三日,因人事先恶告,遭建设派出所的警察蹲坑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六个月。送往吴家堡教养,因身体出现严重病态,于当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保外就医回到家中。

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五号,王凤云的丈夫因送资料被海城派出所跟踪,她和丈夫被绑架,被恶警打了好几个嘴巴子,于当天下半夜趁恶警睡觉之机,撸下手铐走脱。她丈夫被非法判刑十年。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日,王凤云被新华派出所恶警绑架,当时身上带的二百元钱被恶警搜走,手被铐在凳子上不能动,恶警把书卷成筒状往她头上脸上打,头被打的都是包,脸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恶警还用水瓶从头上浇水。第二天送往看守所,因体检不合格,看守所拒收,恶警走后门硬送进去的。

而后王凤云被顺城区非法判刑六年,送往沈阳大北监狱,又因体检不合格拒收,当天就被拉回看守所继续受迫害。由于病情加重,犯病时,戴着手铐或脚镣去医院检查。身体被迫害的皮包骨,只有六十来斤,还经常犯病。医生说: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直到二零零五年一月,看守所怕担责任,才给办保外就医回到家中。

二零一一年四月四日,王凤云的丈夫因贴不干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被绑架到望花分局,下午就被送到南沟看守所,被非法判刑四年,现在本溪监狱受迫害。

二、杨丽华、鲍奎丹女士遭受的迫害

抚顺市望花区法轮功学员杨丽华女士,五十七岁,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上的多种疾病如:产后风、头痛、附件炎等都好了。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当时就被110警察绑架到望花公安分局,半夜被送到建设派出所,第二天又被送往拘留所关押十五天,然后又被送到吴家堡非法劳教三年。期间,受到罚站、不让上厕所、坐小板凳等体罚,因身体出现眩晕症、高血压等症状。劳教所怕担责任,勒索二千元钱后让家人接回家(钱后被要回)。

抚顺市望花区法轮功学员鲍奎丹,女、四十七岁,她于九九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她患有盆腔炎、附件炎、严重的胃病、头痛、特别是严重的心脏病,严重的是只要吃了药身上就起大包,腰上起的包块有半个西瓜大,医院也治不了,只能等死了。这时经朋友介绍,鲍奎丹走入大法中修炼,第一天炼功就出现了奇迹,身体感到特别轻松,舒服,所有的病一扫而光,真是不可思议的神奇,真正的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七日鲍奎丹又一次去北京上访,刚上火车就被早已等候在那里的抚顺市公安局警察,以查身份证为由绑架到南站,而后被望花分局劫回。当时身上带的八百元现金被臧传芳搜走,后经她父亲多次找臧传芳要,臧传芳只给了六百元。第二天她被送往小白楼看守所,在那里被恶警(估计姓刘)把她打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回家后,和平派出所、和平街道及社区的人员经常到家骚扰,特别是书记郑桂兰在她母亲打点滴需要陪护的情况下,硬把她拉走去洗脑班,警察经常无理的到家骚扰、使鲍奎丹的父母非常担心女儿的安全,身心疲惫相继离开了人世。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