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五常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三)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五日】(接上文)

三、邪恶的劳教和奴役

* 赵玉霞,女,六十多岁,五常市拉林一小学校的优秀老教师。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二日赵玉霞正在家准备过年的东西,突然闯进三个拉林镇派出所的警察,以谈话为名将赵玉霞欺骗到拉林派出所后,将其强行绑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零七年五月四日赵玉霞又遭绑架,挟持至万家劳教所被非法劳教、奴役和酷刑迫害了一年。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六日被绑架后又被劫持到哈市前进劳教所非法奴役迫害了一年。

二零一一年八月三日早八时左右,赵玉霞在哈市粘贴不干胶贴时,被尾随其后的警察拦腰抱住,不容分说的强行绑架到哈市道里公安分局。 家人非常焦急,无数次的挂赵玉霞的手机,都是无人应答,四处找人也不知去向。直到第三天接电话的人才吞吞吐吐的说是哈市道里公安分局的,叫闫世伟。见面时恶警闫世伟态度非常恶劣,已答应的去取手机等私人物品不但不给,还野蛮的对家属拍桌子瞪眼,扯脖子乱嚷乱骂,气焰极其嚣张。警察明确说赵玉霞同意做内线特务就放人,否则就劳教。老人因坚持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二零一一年九月一日又被强行劫持到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再次被迫害了两年。

期间,单位停发了赵玉霞的工资,她给邪党干了一辈子,到头来,六十多岁的老人还要靠打工维持生活。

* 刘芳,男,六十多岁,家住五常市志广乡,九八年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八月初被志广乡派出所所长带人闯进家中强行绑架到志广乡派出所,之后警察又到家中搜查,之后又被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在此期间刘芳遭受了恶徒们的酷刑迫害,肋骨被打折,被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家属被看守所勒索了五百元现金。二零零零年二月去北京证实大法,被沈阳公车站警察劫持后,被五常市公安局政保科劫持到五常市第一看守所,刘芳绝食反迫害十天后,被政保科和拘留所勒索了一千七百元现金。回家后一直被志广乡派出所监视居住,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五常国保大队战志刚带佟伟宝、刘波等人谎称法轮功学员董晓东出车祸。骗刘芳前去探望。后将刘芳等三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后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拘押后,再被劫持到哈尔滨长林子劳教非法奴役迫害一年半。

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和基地之一。长期以来,大法弟子在那里遭受非人的折磨。特别是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新来的所长郑云峰更无人性。他上任后以“整顿”为名,给所有狱警施压,让他们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从那以后,奴工劳动时间延长了,从早上六点一直干到晚八点,完不成他们规定的定额或不干活的,就按所谓“抗拒改造”加期处理;不许法轮功学员随便说话;不许走动;规定去厕所时间,否则不许上厕所,二零零九年四月四队队长郝微命令法轮功学员到操场扫雪,法轮功学员衣着单薄,不配合,他就指挥手下把刘芳和另一同修绑在凳子上,用胶布封住嘴,其他人都逼迫到操场上冻着。

* 刘亚辉,女,六十多岁,家住五常市拉林镇八二三三家属区。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日被拉林镇派出所警察在家中强行绑架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后又被政保科杨松鹏等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了两个多月。二零零零年五月一日进京上访,被前门派出所警察绑架后又被五常市政保科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了四个多月,又被五常市政保科劫持到哈市万家劳教所迫害了四个多月。

* 魏亚云,女,一九五一年出生,家住五常市内,九八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五日准备去北京证实法,当火车到背荫河车站时遭一群警察强行绑架,后被五常市政保科爱春明、杨松鹏等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二零零零年六月末前进派出所三个警察到魏亚云打工的修理部强行绑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了一个月。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被绑架后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了两个月,家属还被勒索了两千元现金。二零零二年四月二日,被前进派出所四个警察堵在路上,强行绑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三个月后,又公安局国保大队战志刚等劫持到哈市万家劳教所迫害了将近三年。在万家劳教所期间,开始在集训队三个月遭受了610赵守庆、队长姚福仓等操纵的恶警和犯人的各种酷刑的迫害;之后在十二大队被队长赵秋云、翟淑萍等人用电刑、上大挂、蹲板凳等等酷刑迫害的不能自理。

王玉杰,女,四十多岁,家住兴盛乡七户村,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被广场警察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后劫持到五常市驻京办,再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期间遭受了戴五十斤的重脚镣等酷刑迫害。之后又被政保科勾结法制科劫持到哈市万家劳教所迫害一年。

* 符相杰,女,四十多,家住五常市兴盛乡,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冬季被五常市公安局政保科杨松鹏等勾结兴盛乡派出所所长刘英在家中绑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之后又被劫持到哈市万家劳教所迫害一年。

* 张淑文,女,五十多岁,家住五常市内。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去北京证实法,遭广场警察绑架后被五常市政保科劫持到五常市驻京办,办事处头目王志明对她又打又骂,强行搜身、翻钱,三天后又被战志刚等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家属被公安局政保科刘方强制勒索工资款一千元。 二零零一年一月七日晚,张淑文等向世人发放真相资料,被杜家镇派出所一群警察绑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在五常市公安局副局长宗艺文的唆使下,张淑文遭受了戴脚镣、强行野蛮灌食,用铁勺子打及拳打脚踢等酷刑折磨,一个多月后又被劫持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奴役迫害。在万家劳教所期间,五常610指使其单位非法扣去她一年的工资。单位纪检头目宋德旭还把她的工资降了两级。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晚为向世人发放真相资料被五常市常堡乡派出所一群警察绑架,次日上午被战志刚等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期间不许家属见人。八月四日又被劫持到哈市前进劳教所遭受预期两年的迫害。在劳教所张淑文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遭受着迫害,一次恶警刘畅用拳头打她眼睛,打得她眼冒金星,导致视力下降。

* 何耀铎,男,四十多岁,家住五常市牛家镇民兴村三小队,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年前,何耀铎去北京证实法,被前门派出所一群警察绑架,连踢带打,把他打倒在地,然后解下他的裤腰带,绑架后关进一个大铁笼子里。晚上又把他劫持到郊区一个大圈里,把他关进铁笼子里吊起来,非法关押四天,连饿带冻,他几乎被冻僵了。后来五常牛家镇大队书记陈波,派出所所长任忠带两警察把他从北京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对他进行多次毒打,折磨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万家劳教所迫害二十多天。四月份又转入长林子劳教所继续迫害。长林子一队队长李金华、教导员杨金堂令犯人对他进行包夹、逼背监规、写三书,不写就上刑,上大挂、逼坐小凳、罚蹲,从早上一直蹲到半夜,蹲不住就打;天天被迫听造谣诬蔑法轮功的录像;有一次普教犯人逼他穿狱服,他不穿,恶犯就对他左右开拳,打得他两眼肿的什么都看不见了。 一次四队队长石仓竟把他关进小号迫害,不让睡觉、坐小凳、罚站等。一个月后把他转五队加重迫害。对他进行的迫害有:罚蹲、不让上厕所、电棍电、犯人毒打,之后又把他在四队五队之间来回转换,反复迫害。在非法关押期间,牛家镇派出所所长任忠还向何耀泽家人勒索了现金七千元。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日,牛家派出所警察突然闯进他家非法抄家,陈波、任忠合伙到工地,把正在干活的何耀铎绑架到五常洗脑班进行迫害。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七日,牛家派出所所长梁春旭、610副主任莫振山,国保大队队长战志刚带领一群警察,突然闯到何耀铎家,把他绑架到五常洗脑班进行迫害一个月,然后转入第二看守所迫害十多天、万家劳教所迫害十五天,最后非法将他劫持到长林子劳教所继续迫害。他在劳教所整天被逼干奴工--挑牙签,干不完不让睡觉、不给吃饱饭。 一天何耀铎炼功,恶犯在狱警授意下把他打得鼻口出血,并逼他出卖法轮功学员,说给他减期一个月,他拒绝,劳教所给他加期一个月。何耀铎被迫害一年零一个月。

何耀铎回家后,大队邪党书记张波、派出所所长藤言等带领警察经常上他家去骚扰,弄得全家老少不得安宁。何耀泽为了还勒索后欠下的外债,把全家唯一能活命的地卖掉了,妻子也离开了他,何耀铎无家可归被迫流离失所。

* 李景成,男,一九五五年出生,五常市酒厂退休工人,家住五常市内。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五日李景成坐上五常至哈尔滨的火车准备去北京上访。在背荫河车站被上来的一群恶警强行绑架,又被政保科爱春明、杨松鹏等非法拘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两天后又被劫持到五常市第一看守所非法拘押。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晚,去五常市杜家镇发放真相资料,被杜家镇派出所所长佐凤和带几名手下强行绑架,佐凤和又勾结公安局、政保科将李景成强行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第二天清晨又被劫持到长林子劳教所关押迫害。李景成在劳教一次被警察打倒在地后拽着腿从楼上往下拖,李景成的头不停地磕在楼梯的台阶上,导致脑部受伤。二零零二年六月五常市曙光派出所警察邵立中等在晚七点突然闯进李景成家中,抢劫了真相资料后,强行将李景成绑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后又将其劫持到哈市长林子劳教所奴役迫害。

* 石淑清,女,一九五六年出生,家住五常市内。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五日准备去北京证实法,当火车行驶到背荫河车站时,上来一群警察强行遭绑架后被五常市政保科爱春明、杨松鹏等非法拘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被绑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后被劫持到哈市万家劳教所迫害一年多。

于桂芝,女,七十多岁,家住五常市内。二零零零年去北京证实法,被长春市铁路警察绑架后,被五常市政保科劫持到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三日,向世人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三轮车主构陷,后被政保科警察绑架到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期间被看守所的王姓指导员和刘雪峰戴上重脚镣后逼迫睡在地上进行迫害,一个月后又被战志刚劫持到哈市万家劳教所迫害了半年多,儿子怕高龄老母被迫害致死就多方奔走,先后被勒索了两万多元现金,最后还被五常市610勒索了五百元现金。

* 南粉玉,女,鲜族,七十多岁,家住五常市内。二零零零年夏季,被派出所警察骗到派出所,被警察强行逼迫诬蔑法轮大法。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三日,向世人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三轮车主构陷后被五常市政保科警察绑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一个月后又被战志刚劫持到哈市万家劳教所迫害了四个多月,儿女被勒索了一万多元现金。

* 张玉坤(梅):女,五十多岁,家住五常市内,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八月一日,去农村讲真相遭五常市公安局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期间她绝食抗议迫害,遭到东升派出所所长侯伟英和他手下的迫害。恶徒们用头套蒙住张玉坤的脑袋,拳脚相向,打得她眼冒金星。公安局副局长宗艺文指使犯人给她戴脚镣和手铐,并利用暴力插管灌盐水折磨她,犯人打来一盆热水,倒入二斤盐和一小点儿的玉米面,搅和搅和把她双手反扳背后,揪着头发按到椅子上就灌。一次她被灌的出不来气,眼睛憋的大大的,差点就背过气去。每次遭插管迫害后都造成她大口吐血、便血。 为达到非法劳教张玉坤的目的,610主任朱宪福怕劳教所因张玉坤身体不合格拒收,特地给劳教所送去了三千元现金行贿,把她非法劫持到万家劳教所迫害了一年。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晚向世人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五常市常堡乡派出所绑架。次日被战志刚等非法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期间不许家属见人。之后又被劫持到哈市前进劳教所遭受预期两年的迫害。二零一一年八月四日张玉坤被劫持到劳教所的当天一队恶警王敏、刘畅强迫她写“三书”,并逼迫她说侮辱法轮功以和法轮功创始人李大师的话,张玉梅拒绝。刘畅、王敏两人穷凶极恶的毒打她、踢她,逼迫她蹲着,刘畅把张玉梅的衣服撩起来,王敏用电棍电她肚皮。张玉梅承受不住违心地念了邪恶提前准备好的说辞。十一月初张玉梅被从一队劫持到二队,十一月二十八日队长王晓伟、警察王美英把张玉梅用手铐把她铐上,用电棍电。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一日至二十四日,张玉坤(梅)在前进劳教所再次遭到迫害,直接参与人有大队长王小伟、副队长吴宝云;警察王敏英、卢淑彬、丛志丽、李佩环。

* 徐长青,女,五十多岁,五常市安家镇人。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九日去北京证实法被绑架后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了五个半月,在这期间因炼功被恶警戴上脚镣子折磨五天,家属被强行勒索了一万多元现金。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又被安家派出所警察用欺骗的手段强行绑架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家属被强制勒索了一千四百元现金。自此警察经常去家中骚扰,使孩子和丈夫整天提心吊胆、怕被抓,导致十几岁的儿子在恐惧中不幸夭折。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六日去北京证实法,被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了八个半月,期间,被打、骂成了家常便饭。曾被看守所警察戴上脚镣折磨十天,政保科还逼迫徐长青的丈夫同她离婚,否则就停止她丈夫的工作。之后又被劫持到哈市万家劳教所非法劳役迫害了三年。

* 孙淑华,女,四十多岁,家住五常市内。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后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二零零二年二月七日,被突然闯进家中的警察强行绑架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了一个多月。二零零二年二月十七日,五常市东升派出所一群警察突然闯进孙淑华家,将孙淑华强行绑架到东升派出所,后被强行劫持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非法奴役迫害了三年。二零零九年一月孙淑华在山河镇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被山河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后又被战志刚等人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一月二十二日家人得知消息后来五常看望孙淑华,战志刚及他的家人都谎称已经送到哈尔滨前进派出所去了,不许家人见面。

* 吕志范:男,四十多岁,家住五常市二河乡双富村。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河乡派出所所长孔凡清和双福村大队王姓书记对吕志凡进行追捕拦截后被绑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吕志范的妻子被孔凡清强行勒索了四千元现金、政保科勒索了三千元现金,看守所勒索了一千元现金。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由于三番五次的遭受骚扰,父母妻儿的身心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被勒索的钱都是向亲属借来的,吕志范多次被绑架拘押,受尽酷刑,先后被勒索现金三万多元,导致其负债累累。二零零一年一月,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预计奴役迫害三年。吕志范在这里遭受了长期的酷刑折磨,他被上大挂,大蹶,就是把人双腿分开,脸朝下强行按倒在地,把胳膊拧到后背蹶到头部,腿弯处夹上木方儿,恶人握住小腿向下猛压,几个人一起站到人身上猛踩,当时就能使人髋关节脱位、骨盆骨折、韧带撕裂,疼痛难忍、立时昏迷,此种酷刑使吕志范两次昏死过去,导致一个多月不能动。另外早五点至夜里十二点蹲方块儿,木板子打脸,后门踹,拳打脚踢只是家常便饭。长林子劳教所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手段繁多:针扎手指、火烧指甲、牙刷把刮肋骨、踩手指、强行灌食、上背扣等。吕志凡被迫害到神志失常、不会说话,腿部肌肉烂到骨头,腿肿胀得裤子都脱不下来。

* 许连芝,女,八十多岁,家住五常市区。二零零三年五月,镇郊派出所警察再一次到许老太太家强行将她绑架后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期间被折磨的身体极度虚弱,一个七年来身体完全健康的老人,被邪恶迫害得送到医院抢救,警察还强迫家属拿钱治病,而公安局、610看勒索不着钱财,不但不放人反而将她强行劫持到哈市万家劳教所,由于身体状况极差,劳教所拒收,又被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继续关押,后经公安局拉关系、走后门,再次送往万家劳教所奴役迫害了两年。

* 曲传路:男,三十多岁,五常市牛家镇二屯村人,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牛家派出所的警察到曲传路家抄家,抢走了全部大法书。二零零零年一月被闯进家中的警察绑架到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了八十六天,身上因潮湿的环境长满了疥疮。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二日,被五常市610和公安局绑架拘押迫害,三个月后又被强制勒索了现金八千元。二零零一年二月被牛家派出所强行勒索了五百元现金。二零零一年四月被610办公室刘晓玲勒索四百元现金。二零零一年五月被五常公安局政保科勒索了一千五百元现金。

二零零四年四月牛家镇派出所的警察到村里挨家挨户的搜查,到曲传路家看到了《转法轮》书放在炕上。第二天早九点五常610的付彦春还有荆棘带了牛家镇派出所的警察,开了两辆面包车有十几个人把曲传路家包围,见门被反锁就开始砸门撬锁,把厨房的窗户和门锁撬坏了,僵持了一个多小时,因来看热闹的人太多,他们只好走掉。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七日,曲传路和朋友在哈尔滨平房区老五屯打工,晚上十点多本村的村长刘佩军伙同牛家镇派出所警察们将曲传路强行劫持到五常市第一看守所,非法拘押了两个多月。期间每天从早上五点到晚上九点坐在板铺上不许动,两个月后战志刚伙同五常市610的付彦春又将曲传路劫持到哈市长林子劳教所迫害。

曲传路到万家劳教所集训队的第一天,就遭到了一群人的殴打,让写“三书”,不写就遭受了叫开飞机的酷刑。第二天又被送到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非法关押。当天晚上被五大队的大队长赵爽指使一些在押犯人把曲传路的上衣全都扒光,用高压电棍电击他的上身和后脑还有脖子,一直电了二十多分钟。曲传路在长林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迫害了一年零十个月。期间经常遭受奴役和普通犯人的毒打与折磨。恶人用牙签扎头、坐铁椅子、用烟头烫手指、还经常遭到赵爽的恐吓、威胁和谩骂,从早上五点起床挑牙签一直到晚上九点,每个人都有定额,如果完不成任务就加班到后半夜三点,一天只能睡两个小时的觉。

二零零六年九月四日曲传路从劳教所回家,五常610企图再进一步劫持到五常洗脑班迫害,曲传路没有配合。之后的六年中牛家派出所的警察还是经常到曲传路家去骚扰。期间曲传路的妻子也因此被绑架并劫持到劳教所迫害,曲传路被迫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 张玉娟,女,五十多岁,五常市纺织厂工人,家住五常市内,一九九八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六日,张玉娟为了证实法进京上访,五常市公安局副局长陈树森、政保科科长刘方给张玉娟所在单位的保卫科施压,把她从北京绑架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迫害了七天,被敲诈勒索了一千元现金。二零零二年二月九日。五常市政府、公安局利用天安门自焚伪案对当地境内所有法轮功学员实施又一轮的绑架迫害。公安局通知张玉娟的单位“如果不写保证,就送劳教。”为了避开迫害,只好忍痛离开丈夫和儿子流落在外。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六日战志刚带领一伙手下开车去张玉娟单位实施绑架,预送洗脑班迫害,并直接向其单位施压。战志刚扬言:“不送洗脑班就开除她的工职。扣她的工资和奖金。”由于张玉娟没上班,恶人的行恶未能得逞。二零零三年六月,邪恶的610头子付彦春伙同莫振山到单位,以不让孩子上大学相要挟逼迫张玉娟写“保证书”。

二零零五年三月九日早八点,战志刚伙同610付彦春、莫振山等四人在张玉娟家附件蹲坑监控,张玉娟下午四点下班回家,发现后没进家门。这伙恶徒一直呆在她家门口监控跟踪,伺机绑架。二零零五年四月四日,战志刚、付彦春带人在张玉娟单位门口将她强行绑架后劫持到哈市万家劳教所迫害。从劳教所回家后,张玉娟被单位开除工职,从此失去工作,只能以打工为生。二零零八年七月份,恶党奥运前夕,街道居委会和片警又多次上门骚扰,因张玉娟外出打工不在家,才未能得逞!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晚张玉娟为向世人发放真相资料被五常市常堡乡派出所绑架。次日上午被战志刚等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不许家属见人。现正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前进劳教所遭受预期两年的迫害。

* 李素云,女,三十七岁,五常市龙头乡马安村人,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五年十一月,李素云在吉林省舒兰县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恶人构陷,被舒兰县北城派出所警察绑架,北城派出所从长春市雇来四个打手对她进行迫害:坐老虎凳、灌芥末油、抓住头发往墙上撞;四恶徒连踢带打折磨她一天一宿。李素云被绑架的第二天,警察又去她家非法抄家。 李素云又被劫持到舒兰县南山看守所非法拘押了一个月后再被劫持到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迫害了一年。劳教所将她封闭迫害三个月后才让她下楼,不让吃饱饭、不让上厕所、不许说话、干不完规定的奴工活儿就不让睡觉。她被非法关押迫害了一年零七天。 李素云被绑架后,两个年幼的孩子整天哭着喊着要妈妈,受到极大伤害。在有冤无处伸的情况下,她丈夫带着八岁的女儿和四岁的儿子到黑嘴子劳教所要人,孩子胸前挂着“我要妈妈”的大牌子,警察强行用车把他们拉回家。

* 于晓华,女,四十多岁,家住五常市内。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九日在五常市大市场讲真相,被警察强行绑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二月下旬又被战志刚等非法劫持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迫害。

* 徐晓燕,女,一九六八年出生,家住五常市安家镇南孟屯。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六日,被突然闯进家中的五常市国保大队警察强行绑架至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家中的电视卫星接收器等物品也被抢劫一空。之后又被战志刚等构陷强行劫持到哈尔滨前进劳教所迫害了一年半。在哈尔滨前进劳教所徐小燕遭受了以队长郭萍为首的狱警及其犯人长期的残酷迫害、被上大挂吊至双手黑紫还要在脚尖下加上搓衣板,直至昏迷还在继续吊。徐小燕还遭受了加期迫害。

* 许艳玲,女,一九五七年出生,五常市广播局职员,家住五常市内。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许艳玲和同修去杜家镇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杜家镇派出所所长左凤河带领一群手下强行绑架到杜家镇派出所,一个多小时后被又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在看守所里,许艳玲因绝食抗议,遭到狱警、刑事犯灌食迫害,看守所所长白云飞还指使人给铐上了三十八斤半重的脚镣,被迫害十天后才给取下来。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下旬,被付彦春带领手到单位将许艳玲强行绑架到五常洗脑班迫害了两个月。付艳春还给许艳玲单位领导施压,不许给许艳玲开工资,广播局的领导配合邪恶,停发了许艳玲的工资。从零四年开始战志刚就叫嚣“如果许艳玲上班,就上她的单位去抓她。”致使许艳玲有班不能上,有家也不能回。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战志刚与付彦春相勾结,谎称法轮功学员董晓东出车祸骗许艳玲等三人前去探望。公安局副局长冯志民,刑警队的佟伟宝,国保大队的刘波还有诚信派出所的警察,开着三、四辆警车包围董晓东家的外围。恶徒们事先藏匿在屋内,让董晓东的弟弟去开门。许艳玲等三人一进屋就遭到恶徒围攻绑架,劫持到五常市第一看守所。二十天后许艳玲又被强行劫持到哈市前进劳教所奴役迫害了一年。 在哈市前进劳教所二大队,大队长姓霍,副队长是臭名昭著的万家劳教所调过去的张波。许艳玲遭受了邪党的奴役迫害,糊纸袋、挑牙签、挑筷子,每天被强迫干十三、四个小时的活儿。完不成任务还罚,打骂更是家常便饭。

* 卢清波,男,六十来岁,家住五常市长山乡七星村。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晚九点多,五常市长山乡派出所所长梁庆德带领一群手下突然闯进卢清波家砸门,还没等卢清波家人穿上衣服,他们就破门而入将一家四口人都绑架到派出所,把卢清波双手铐在办公桌腿上,让他蹲着,梁庆德就开始拳打脚踢,打了一个多小时,把卢清波打得遍体鳞伤,右侧软肋给踢断。然后梁庆德双手叉腰气势汹汹开始问卢清波的妻子康秀芝炼不炼,她说“炼”,话音刚落,梁庆德一脚踢去,康秀芝被踢的倒在正在办公桌前作笔录的警察身上,警察也被砸倒在地。紧接着梁说:我让你炼,又一脚踢过去,正踢在康秀芝的肚子上,当时被踹的小便失禁,裤子被尿湿了。邪恶的梁庆德还不算完,接着又拿起一寸半宽,半寸厚,一米半长的木板开始在她头上、脸上乱打,把下面中间二颗牙给打活动了,脸被打得肿起很高,头被打起很大的包,就听那板子打得啪啪作响,站在一旁那名警察也惊的目瞪口呆,康秀芝被打得嘴中鲜血直流,邪恶的梁庆德却不让吐,硬逼迫康秀芝咽下去!直到他打累了才住手。这些邪恶之徒连他们十岁的小女儿卢佳佳也不放过,问炼不炼,说炼,就拳打脚踢。小女孩的脸都被打得变了形。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下午两点多钟,战志刚伙同长山乡派出所和七星大队书记张树春,将卢清波绑架到国保大队。后又强行劫持到绥化劳教所继续迫害 。绥化劳教所是黑龙江省集中关押迫害法轮功男学员的黑窝,一大队是绥化劳教所专门集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一大队的石剑、金庆富、范晓东、毕飞等警察是绥化劳教所培训出来的“职业打手”,这些警察专门强制高压迫害法轮功学员。几乎每一个被绑架进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不论年龄大小,都会先经历被石剑、金庆富、范晓东、毕飞等警察长时间的吊铐、毒打、电棍电。一次卢清波,只说一句:“我们一点人权没有吗?”金庆富就开骂,卢清波说:“你怎么骂人呢?”警察金庆富就让刑事犯姜俊伟将卢清波架出去,后遭金庆富毒打,卢清波当时脸被打肿,腿被打得瘸了好长时间。

* 郎淑英,女,五十多岁,家住五常市拉林镇内。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下午,五常市战志刚带领手下伙同拉林镇派出所警察突然破门闯入郎淑英家,抢走郎淑英的私人财物后将郎淑英强行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数天后又将郎淑英劫持到哈市前进劳教所预期非法奴役、迫害两年。

* 乔丽华,女,四十多岁,家住五常市兴隆乡。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五日乔丽华进京上访,被五常市政保科绑架后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了十六天,家属被拉林镇派出所先后强行勒索了三千元现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乔丽华被战志刚带一群手下在家中强行绑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拘押,后又被强行劫持到哈市前进劳教所预计非法劳役、迫害一年。

* 关云华,女,四十多岁,家住五常市拉林镇西黄旗村(张延超之妻)。二零零二年四月因张延超下落不明,关云华四处打听,被中共不法人员劫持后秘密非法拘押在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后被劫持到万家劳教所迫害了两年,期间受到电击、上大挂、殴打致昏等折磨。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一日上午十点多在家被五常610、国保大队伙同拉林镇派出所李洪宇、玄立志等五人强行绑架到五常洗脑班遭受迫害。

* 刘慧芹,女,四十多岁,家住五常市山河镇内。二零零零年一月五日去北京证实法,被强行绑架后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了十五天,家属被五常市国保大队勒索了现金四千三百元。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山河镇派出所一群警察强行闯进家中,将刘慧芹绑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了三个多月,遭强行灌食等酷刑迫害,家属被强致勒索了二千三百五十元现金。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五日刘慧芹又被警察骗到山河镇派出所,说是取材料,被绑架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这期间绝食抗议二十多天要求释放,被戴上脚镣子折磨四天也没放,后又因炼功被戴上脚镣子折磨十天。

二零零九年八月四日早七点多,五常610伙同山河镇派出所韩晓宁等人纠集郑家屯村干部白辉,共去两辆警车,到五常山河镇郑家屯企图绑架、抄家三名法轮功学员,另两人不在家,再闯入刘慧芹家将其强行劫持,并抢走了刘慧琴的大法书籍等物品。

二零一二年八月六日上午,刘慧琴在楼道口迎面碰到山河镇派出所副所长赵俊民和警察卢洪彦,他们又叫来一辆警车和几名警察,将刘慧琴强行绑架到山河镇派出所,然后又勾结战志刚等,将刘慧琴非法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关押。后战志刚又勾结山河镇派出所张姓所长,再将刘慧琴劫持到哈市前进劳教所奴役迫害。

* 沈秀丽,女,四十多岁,家住五常市内。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四日沈秀丽在回家的路上被巡礼派出所警察强行绑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家人几次去要人都不放。沈秀丽现被劫持到哈尔滨前进劳教所预非法奴役迫害一年。

* 孙强,男,三十多岁,家住五常市内。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被常堡乡派出所绑架,第二天被战志刚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不许家属见人,后又被劫持到黑龙江绥化劳教所预计非法劳教迫害两年。

* 高洪霞,女,四十多岁,家住五常市兴隆乡。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战志刚带人将高洪霞强行绑架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迫害了十五天。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五日中午兴隆乡政府几个人到高洪霞家没见到高,后来恶党书记来一趟,后不到一小时五常市政法委,610、国保大队,兴隆乡政府,派出所大约十来人到高洪霞家将其绑架后劫持到哈市第二看守所(鸭子圈)非法关押。现已被非法劫持到哈市前进劳教所正在遭受迫害。

附:五常市直接参与迫害者下载(17KB)

(待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15/黑龙江五常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三)-2697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