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优秀营业员王淑英屡遭中共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王淑英,四十九岁,原是佳木斯市百货大楼针织商场的一名优秀营业员。只因为从切身体会认定“法轮大法好”,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就遭到中共四次绑架,被非法劳教,并被无理开除。

王淑英原本体弱多病,尤其是有了孩子后,不但要面对繁忙的家务,还要面对工作,深感力不从心。修炼法轮功后,严格按照“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身体很快得到康复,在家庭中担当起主妇的职责,成为典型的贤妻良母,一家三口快乐地生活着;在工作中兢兢业业,获得领导和同事的好评;在邻里之间乐于助人,是众人心目中有口皆碑的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自江氏流氓集团利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以来,她们一家平静安宁的生活被彻底打碎了。自从,善良的王淑英不断遭到中共的绑架、劳教、开除公职等各种迫害。

西林派出所恶警入室抢劫,绑架好人

二零一零年九月八日晚七点左右,王淑英正在家中吃饭,佳木斯西林派出所副所长邵昆海、片警田为民闯入王淑英家中,在未出示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开始抄家和绑架。

邵昆海叫嚷:“有什么东西赶快往出拿,别等我们翻!”当他们翻出床头柜里的法轮大法书籍时,又叫来楼下等待命令的两名不法警察,抢走了柜里的法轮功真相光盘,背兜里准备办事用的户口、身份证及相片等物品,并将王淑英劫持到西林派出所。

当晚,西林派出所警察兴师动众,对王淑英进行非法审问。王淑英质问他们:你们为什么抓人?我没犯法。副所长邵昆海拿出一张向阳公安分局长邹强批示的纸,说什么邹强责令西林派出所处理的所谓举报信:“有人举报你涉嫌参加法轮功活动……”

期间,邵昆海象征性的问了几句,然后自己就在那编造所谓询问“笔录”然后让王淑英签字,王淑英拒绝他的无理要求,邵昆海气急败坏地叫嚣:“不怕你不签,等我给你凑好了材料判你三年。”

其中一个警察跟王淑英说:“大姐,你签不签都得进去(指看守所),因为你被顶指标啦!”一个女警察让王淑英按手印、滚指纹、签字,男警察拿着“犯罪嫌疑人”的牌子,让王淑英拿着照相,遭到王淑英的抵制,拒绝了他们的一切无理要求。这时,他们开始动手推搡、捶打、撕扯王淑英,以此强行得到他们所需的手续。

王淑英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前,让家属签字,家人不签,又让家人拿一千元所谓“检查费”,家人不拿。邵昆海咆哮,让王淑英的家人滚。整个一副中共流氓警察的嘴脸。

阴暗潮湿的房间,猪食一样的饭菜,奴隶般的劳动

在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王淑英被强迫做奴工,牙签上缠上一种光亮彩色装饰纸产品,从早干到晚,不完成“任务”就不让睡觉。一天两顿饭吃的是既黑又牙碜的玉米面窝窝头,猪食味的黑色白菜汤,菜汤里还有杂质,难以下咽。监室狭小,阴暗潮湿,只能洗冷水澡,洗完澡以后,全身被冻得麻木。在这种吃不好、睡不好的恶劣环境下,王淑英被迫害得患上高血压、心率过速,看守所多次反映到派出所、公安局,但中共公安不准放人。

十一月三十日早六点多钟,看守所的值班警察催促王淑英收拾东西,谎称让她回家。下楼一看,等待她的竟是向阳公安局、西林派出所的四名不法警察,她被劫持送到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继续迫害。

因拒绝洗脑遭受刑罚

王淑英被非法关押到哈尔滨戒毒劳教所的四大队(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大队),随后遭一帮邪悟犹大包围。邪悟者们试探着劝她在“五书”上签字,没有达不到目的,于是在恶警的指使下,一哄而上,有拽胳膊的、有抱着身体的……,把笔硬塞入王淑英的手中,攥住王淑英的手,在复印好的“五书”上签字。

王淑英被关单间,封闭起来,邪悟犹大和不法警察跟她“谈话”,让她认同他们的歪理邪说。他们逼迫王淑英看变异宗教的光碟,还有乌七八糟的与法轮大法背道而驰的东西。她还整天被强迫码坐在凳子上,时间久了,腿肿了,血压升高了,心率过速更严重。为了改变她的信仰,大队的教导员、警察等轮番找她谈话,妄图让她在思想上认同邪恶的东西,想方设法扭曲她的心灵。

每天早晨五点钟就起床,晚十点回监室。她早上起床比别人早三十分钟,晚上等要别人睡着了,才让她回到监室,目的是不让她接触任何人。这样的迫害持续了一个月左右。

早晚洗漱时要经过一个长廊,长廊棚顶上有监控器,洗手间也有监控。洗脸、刷牙、上厕所一律不准超过五至八分钟,轮流洗漱,稍微慢一点儿,就遭到警察的训斥。不服者被扣分加期。恶警让邪悟者或“表现好”的犯人担任早晚洗脸时的值班,防止熟人或法轮功学员在此彼此说话或传递消息。洗漱完毕、清理床铺后,面向监控码坐小凳。板凳小的坐时间长了,臀部就被硌的流血。人人都不能幸免,警察稍不顺心,所有的在押人员全部罚坐小凳,法轮功学员自不例外。

一天晚饭后晚六点多钟,恶警不让大家坐床上,而是码坐小凳。已被强迫看了一天电视的王淑英,眼睛已异常疲劳,就闭一会儿眼睛,结果被四大队(“转化”大队)警察陆博雅从监控中看到。她将王淑英叫到办公室,强迫王淑英立正站好,说:你已被重点监视等等,训斥两个多小时,直到王淑英站不住了,才让她回监室。

每星期警察都要抽查几个监室看是否有“违禁品”,实质是在搜查有没有法轮功师父的经书和新经文。特别是到了接见日当天晚上,凡是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监室必翻无疑。三、五个警察会突然闯进来,搜身、翻被褥、床下、连枕头都要捏几下,翻过来看一看,这种紧张、恐惧的气氛,使人透不过气来,让人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一样。

多次被绑架对王淑英及家人造成巨大伤害

二零零零年,王淑英去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被佳木斯百货大楼相关人员劫持回来,劫持到佳木斯向阳公安分局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才回家。

二零零一年,在大法中受益的王淑英,想到自己曾经在压力下违心写过一些对法轮大法不利的话,后悔不已。因此写了“严正声明”,表示自己在压力下所说所写都不是发自内心的,是被强迫的,所有这些全部作废。结果再次被佳木斯百货大楼邪恶之徒劫持到向阳公安分局,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又被强迫交一千五百元所谓的保证金,才被放回家。

王淑英的丈夫原是佳木斯糖酒公司的职工,一九九二年单位倒闭,从此一家人靠王淑英一个人的收入维持生活。王淑英被单位无理开除,一家人生活完全没了着落。为了挣钱养活这个家,她曾经推着自行车沿街卖袜子,还摆地摊卖豆腐……,一分一毛的攒钱供儿子上学和一家人吃饭。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不法警察仍然多次对对她进行勒索,使王淑英家被逼举债过日子。

二零零二年王淑英在家炼功,被不明真相的邻居举报(后来得知是社区给邻居奖金,指派邻居对王淑英进行监视),再次被非法关押。这一次佳木斯恶人妄图对她非法劳教两年,因她被迫害得心脏异常,劳教所拒收,恶警才未得逞。

王淑英回家后患上了严重的痔疮,终日奇痒无比,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时,她发现自己竟然怀孕好几个月了,面对当时家里的窘迫状况和自己的身体情况,她不得不向别人借钱去做了人工流产手术,王淑英所经历的这种伤痛,真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几年来王淑英和家人由于中共邪党的迫害,受到了巨大伤害,每次王淑英被非法关押,家人都焦虑万分,心急如焚。尤其是王淑英的儿子,当时正在上小学,看到妈妈一次次被绑架,从此变得郁郁寡欢,老师和同学又给他施加压力,孩子甚至恐惧去学校。

在此,劝那些还在配合中共邪党参与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所有的警察和世人,“善恶有报”是天理,是任何人也逃脱不了的。出路只有一条:赶紧悬崖勒马,为自己赎回未来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